林飞青阳

林飞青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章 杂碎

“咦,雷骆他们还真进毒蛇峡谷了…不行得去通知他们躲藏起来,不然撞上雪羽门的弟子,怕很难收场。”

林飞向左边峡谷行进没多远,突然,右边峡谷方向传来阵阵暴喝声,听在林飞的耳朵中,立刻让他分辨出来发声之人,胡烈,雷骆小队中的大胡子。

原本向左边峡谷前行的林飞立刻止住,转身向着右边峡谷狂奔而去。

毒蛇峡谷因毒字而让修士轻易不敢深入,可真要论起蛇兽品级,峡谷内随处可见的异蛇,大都还没能迈入一级妖兽的门槛,这也是林飞从谷口前行到分岔口一直没受到异蛇攻击的原因。

可随着深入,右边峡谷内的异蛇渐渐多了起来,而且实力也逐渐变强,一阶的蛇妖随处可见,虽然仍旧畏惧笼罩在林飞周身上下的一缕缕灰蒙蒙的尸气,可不再像前谷那般,远远的避开。

“哗啦啦…”

潺潺溪流,突兀冲起一道数丈高的浪花,浪花之中一头身躯巨大,脑袋呈三角状的青色蛇妖,如一支激射出弦飞箭,狠狠的撞向林飞。

即便他将全部骷髅集在青色蛇妖撞击而来的位置,也仍旧被撞飞数丈,狠狠的砸在峡谷的崖壁上,体内气血一阵剧烈翻腾,差点喷射出来。

青水莽,一级上阶的青水莽。

躯干粗大,身长数丈,刚刚发动的雷霆一击,整个身子都未完全脱离溪水,此时缩回身子立在水中,三角形的头颅高高的昂着,俯视着极速冲过来的一道血红身影。

“唧唧…”

血红身影是林飞祭出的血蝠王。

只见血蝠王一个俯冲,飞到青水莽头顶丈许位置,突然一记音波冲击过去,当头笼罩向青水莽三角头颅之上,只见巨大的青水莽身躯先是一僵,随后重重的砸落进溪水之中,荡起漫天水花。

而林飞借着这个空档漂身向前,向着峡谷内部奔去。

与此同时,毒蛇峡谷离溪流分岔口数十里外的一株高耸的苍松下,郭真手刀连挥,一道道气劲激射而出,将数十条极速逃窜的飞翼蛇兽斩成两段。

“嗯…”

突然,郭真眉头微皱,目光看向前方。

“郭师兄怎么了?”

跟在郭真身后被唤着王师弟的雪羽门弟子,见郭真皱眉赶紧上前,殷勤的问道:

“前方好像有打斗声。”

郭真目光仍旧望向前方,淡淡的道。

毒蛇峡谷纵横数百里,他们此时不过才深入数十里,再加上峡谷崎岖蜿蜒,苍松绿竹成片,目光所及不过里许,就算筑基大修感知强大,可相隔数十里远,也不尽然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可敏锐的感知,还是让郭真发现了些许异样。

“噢,那其不是有人比我们先入谷,若是他们也奔玉蛇兰而来,可如何是好?”

王师弟顿时急了,来回渡着步子,他们一行人来毒蛇峡谷采摘玉蛇兰,是为了献给门内身中剧毒的余长老,这可是大贡献,先不说雪羽门的赏赐,单单攀上余长老这株大树,就让他们激动万分。

“哼,抢夺玉蛇兰者,杀无赦…”

“轰”

右边峡谷深处,一处崖壁前,嫩绿的竹林成片倒塌,一条条水桶粗细,躯干上交织着黑绿色斑驳纹路的巨莽倒在地上,在莽尸前方不远处聚集着六人,个个脸色苍白,气喘吁吁。

特别是跌坐在地上的瘦小老头,不仅神色疲惫,衣衫褴褛,而且右臂血淋淋一片,不时还有血液滴落下来,只是鲜红的血液中,还泛着一抹青绿。

“林飞,你没事就好,当初风魔窟可让我们好找,哈哈…”

雷骆,中年汉子,脸色虽然苍白无比,可仍旧蹒跚着走到林飞面前,重重的拍了几下他的肩膀,其他几人也都投来关切的目光,让林飞心中暖暖的,不过众人在他下一句话出口后,脸色再度苍白,快速起身,向着峡谷深处奔去。

“雪羽门的人进谷了。”

毒蛇峡谷纵横近百里,从谷口深入,到分岔口这一段还算安全,可再深入就危险多了,蛇兽渐渐多起来,而且越来越强大,一级的蛇妖随处可见,时不时还会从隐蔽之地冒出来,袭击进谷之人。

“这样不行,黑道人中毒太深了,不能再走动,需要马上调息,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林飞几人没有选择绕回左边峡谷,因为那样有很大可能撞上雪羽门的人,而继续深入行进速度确又非常慢,突然,走在中央的胡烈,开口叫住众人,被他搀扶着的黑道人,黑瘦的老脸己然变得铁青,薄薄的嘴唇黑紫黑紫的,而且透过破烂的衣衫还可以看见干瘦的皮肤己经有溃烂的迹象。

“好,我们找个地方躲起来,黑道人你别再乱动了,我背你上路。”

黑道人在几人中修为最高,达到炼气十层大圆满地步,本不该受如此重伤,可在半个月之前他们刚从风魔窟出来后,遭到了袭击。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雷骆几人在一个个洞窟内寻找,可就是没能寻到张雷,无奈之下几人只好撤离风魔窟,可没想到刚一出风魔窟就遭到了一名青年人的偷袭。

那名青年人的修为好生了得,御使一柄火红的飞剑,神出鬼没,若不是黑道人拼死抵挡,几人怕己被斩于飞剑之下,虽然经过黑道人的拼死抵挡,与几人的合力,最终将青年人击退,可因此黑道人也身负重伤,更为严峻的是青年人飞剑之上涂抹了毒药。

而且是剧毒,即便黑道人修为达到炼气十层大圆满的境界,也无法将剧毒逼出体外,不得己几人只好冒险深入毒蛇峡谷,寻找蛇涎花。

蛇涎花,根株不高,整体呈紫红色,顶端形态像一把小伞,生长在毒蛇盘踞之地,据说是毒蛇口中滴落的蛇涎,孕育而生的。

不过,蛇涎花本身蕴含剧毒,正常情况下服食将会中毒,稍有不甚就有生命之危,可用来解毒,效果极佳,虽然比不上玉蛇兰,可也是解毒的灵药,颇受修士喜爱。

此刻,雷骆几人己经进谷半月有余,可就是未曾寻到一株,不得己几人只好继续深入寻找,可不曾想从溪流分岔口走来,蛇妖越来越多,特别是刚刚遇到的一群绿森蚺。

单单数量就有十数条,身躯力量虽没有青水莽那么大,可也有水桶粗细,蛇躯上交织着黑绿相间莽纹,呼啸而过,成片的竹林都被蛇群碾压成平地,而且绿森蚺还能喷吐蛇息,具有极大的腐蚀之力,一般的防御法器都受之不住,只有灵光类防御法器能够抵挡。

若不是林飞及时赶过来帮忙,几人怕是要饮恨收场。

“我没事还撑得住,等绕过前方那一大片竹林,再找地方休息吧!”

黑道人虽然身中巨毒,可神智清醒,颤抖着开口说道,林飞随着他的目光向前方看去,果然前方有一片嫩绿的竹林,而且茂密占地又极大,深入其中若许可以找到藏身之地。

“雪狼去将黑道人驮起来赶路。”

没有妖宠和有妖宠就是不一样,只见林飞随手祭出拘兽符将小牛犊子般大小的雪狼放了出来,尽管雪狼咆哮着不愿驮扶黑道人,可在林飞的“威逼”下,雪狼妥协了。

拘兽符这件法宝,本身品阶不高,而且也只能拘禁九头妖兽,且拘禁的妖兽死亡后,内中禁制将会随之破损不能使用,先前紫魔噬血兽死,拘兽符内的第一道禁制己经破损了,现在只能拘禁八只妖兽。

而且只能拘禁一级妖兽,因为二级妖兽的血魄太强大,血祭符文无法压制住,自然也就收服不成功,至于血蝠王是一个另类,这种妖兽至所以划入二级中阶完全是因为妖兽的灵识足够强大,音波冲击能够伤害到筑基境的修士,至于是血蝠王本身血魄强度比二级下阶妖兽还要弱一些,再加上收服血蝠王时,它己重伤昏迷,所能才能够成功,不然拘兽符的第三道禁制定会血蝠王震破。

另外拘兽符这件法宝,是靠血祭符文压制、拘禁妖兽的,妖兽并未能从心灵深处服从,所收妖兽尽皆有一股强烈的怨念,一旦有机会定会反噬主人,所以大部份时候,林飞还是不愿使用这件法宝的。

“林飞,你尽然还收服了一只雪狼,了不得,这下黑道人不用辛苦赶路了,而且我们的速度也可以加快一倍,雪羽门那群杂碎想追都追不上喽,哈…”

看见林飞祭出雪狼将黑道人驮起,搀扶着黑道人的胡烈高兴的大笑起来,可还不等他说完,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

煮酒泡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