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大海旳传说

蓝色大海旳传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蓝眼泪的传说·其三

到山海城已经有半年了。

可我还是没找到有关于蓝眼泪的任何线索,反而慢慢适应了在山海城的生活,我能感觉得到弋明也喜欢这样子。但我不能懈怠,我必须找到传说中的蓝眼泪。

弋明的状态让我既高兴又担忧。我很高兴他也有了笑、有了幸福,但更糟糕的是,他身上的死气也越来越浓了,尤其是他不能接受自己这种状态去面对自己心爱的姑娘。

大概是爱屋及乌吧,我对锦珠也有着莫名的好感,当作亲妹妹一般疼爱怜惜。但总觉得她身上也有着隐秘,我试着问她,可她自己也不清楚,估计他的兄长还隐瞒着她。我有试过给她占卦,却呈现出朦胧而不可尽知。

他的兄长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我靠着光团,那个所谓死神的灵识,我获得冥神的传承,才达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他的兄长凭什么呢?

次日又给锦珠送药的时候,她正在收拾行李。

原本以为她要离开山海城。

“不是的哈。我只是搬到海边的小竹屋,那里离弋悠姐也近嘛。”锦珠解释说。

“那你哥呢?”我将篮子放在一旁,问。

“他回无忧谷取东西。”锦珠放下手中的活,给我倒了一杯水。

“无忧谷?”我不由得皱眉,好像在哪里听过。

“就是我们搬来山海城之前住的地方。师父去世后,我们就离开了无忧谷。”说到这里,她神色一暗。

“师父?”这应该就是她兄长为什么有一身好功夫。要是他能助我一臂之力那就好好了。

“对呀。师父收养了我们兄妹俩,还教我哥功夫。”

“那你怎么不学?”

“我不喜欢打架。我喜欢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嘻嘻。”

或许,正是她这种天然可贵的善良,才是那么招人喜欢的原因吧。“我帮你一起收拾吧。”

“谢谢弋悠姐。我经常到自己的小竹屋去住。那里有东西。所以我也只是带一些换洗衣物,没多少东西。”

“锦珠,锦珠。”这时,外面脚步声传来,人还没进院子,就先喊了起来。是锦珠的闺中密友杨媛媛。

“哎,这里呢。”锦珠应道。

杨媛媛走了进来,又说:“都整理好了吗?”

她说话的声调有点高。

杨媛媛性格有些大咧,甚至有几分粗犷。我跟她也不是太熟悉。我不太喜欢跟不熟悉的人多相处,于是起身,对锦珠说:“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就过去找我。”

“好的。那弋悠姐慢走。”锦珠送我出了院子,回去就和杨媛媛唧唧喳喳说着闺中密语。

回到家里,弋明正在床上修炼。

“姐,你回来了。”他收功,睁开眼睛说。

“嗯。”我点了点头,把买的吃的放在桌上。

“姐,刚才那个光团又来了。”一会儿,他说。听到这消息,我吓了一大跳,着急着问:“啊,那你有没有什么事?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没有。它今天帮我调理了一下身体,又传了我《易林占法》,然后说让你回山洞找一下它。”

“呵呵,它有这么好心。”我还是拿起弋明的手,号脉检查。但我很快皱起眉头,确实没有任何不好,死气反而被压制了几分。

“姐,我真没事。”弋明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可就算是不打断,我也想不明白,那个光团到底是什么心思。看来,这一趟我还不得不去。

“那我过去了,你自己多加小心。”

“我会的!姐,你要保护好自己!”

我点点头,当下就出门了。

当夜,我抵达那个山洞。

月光洒落下来,洞口还可看到,而洞里一片黑暗。

“你来了。”那道厌恶的声音从洞里传来。

我没有应答,它又说道:“怎么,不敢进来?”

收拾下情绪,掀开藤蔓,我拾步走进去。

我并不是怕它。自从母亲去世后,这世上唯一害怕的便是弟弟受到伤害。至于这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家伙,我除了厌恶外,便觉得恶心,我又怎么会怕它。

我踏进山洞之后,洞里瞬间亮了起来。

我才发现,山洞和以前截然不同:之前只是一个屋子一般大小的山洞,四周藤蔓蔓延;而眼前的山洞,洞口较之前狭窄,却向里面纵深蜿蜒。

我深呼吸一口气,向里面走去。

大约走了一刻钟,出现了岔口,但只有其中一条道还是亮的。

我继续顺着亮道往里走。

又走了十七个岔口,大概是走到底了吧,只见一个极其宽敞的空间,八个方位八扇门,每一扇门分别对应着乾兑离震巽坎艮坤八个卦,正中间是一个大的太极八卦图,太极八卦图上空悬浮着那个光团。

“你来了。”那个光团又说了一遍。

“你又想耍什么把戏?”我警惕地看着它。

“别误会。我并没有恶意。”那个光团说。

“误会?你折磨了我们姐弟这么多年,算哪门子的误会?”我冷笑盯着它看,有了那些多出来的记忆之后,我甚至怀疑我们的家变也是那个光团有心设计的。

“你真的误会了。你之前见到的不是我。”那个光团说。

“不是你?不是你,那会是谁?”我依旧没放松警惕。

“它应该跟你说过冥神和死神的事情吧?”它问。

“是。”我点点头。

“你们也多了好几世的记忆?”它又问。

“是。包括末法时代之前的记忆也有。”我又点了点头,反问:“难道这些都是假的?”我倒是希望一切都是假的,这些年经历的一切都只是噩梦。

“都是真的,但又有很大的残缺。”它一颤一颤的,似乎在点着头说。

“残缺?”我不解,残缺,却又是真的,那我们完整的记忆又是什么?难不成我们真的是神灵的转世之身?可如果是神灵转世之身,又凭什么让我们承受这种苦难?

“对,残缺。因为它只是死神的残灵。”它又说。

“死神的残灵?”

“对,天道灭世的的时候,众神凋零。从此进入末法时代。也就剩下众神的一些支离破碎的灵识苟延残喘。我和死神的残灵正是如此。”它解释道。

“那您是?”我问。

“我是冥神的残灵,也就是你的前世,大破灭之后,我一直在这太极八卦阵中沉睡。要不是冥神残灵强行贯穿你们的前世今生,或许我还沉睡着。”它说,它的语气确实比死神残灵慈祥、亲和多了。我下意识就选择了相信,但是这些信息深深的震撼到了我,我原本一直以为神话故事只是神话故事,没想到我现在不仅见到了,甚至自己可能就是参与其中。

“也就是说,去山海城找我,并不是您?”想到山海城遭遇,我本能地觉得惊恐,哪怕后面帮弋明调理身体,我也不相信那个死神光团会是好意的。

“确实不是我。还是死神残灵。”它说。

“那岂不是说,它还在山海城,那我弟……”听到它的肯定,担心和恐惧瞬间涌上我的心头。

“无需再担心它会再来害你们,它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什么回事?是您帮我们消灭了它吗?”

它并没有直接回答我,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是结束了,却也是开始。”

“您什么意思?”

“你们姐弟出现了,也就意味着我们都要消失,一切重新开始。只不过找上你们的是死神残灵恶的一面。在山海城,它已经被人击溃。临近泯灭之际,它在弋明身上种下了血咒,以待它来日回归。”

“血咒?哪一种血咒?”我心下一慌。

“禁忌之咒——血魂咒。”

“啊!”我一下子跌倒在地。

“你也不要太着急。我所感知到弋明身上的血魂咒是子咒,可以转移出去。”

“转移?那要怎么做?”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盯着它。

“用蓝眼泪布阵,以长生一族为转移目标,这样就能把血魂咒转移出去。”

“我连蓝眼泪都找不到,更何况是什么长生一族。”救命稻草转瞬成空,我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搬到山海城半年多,附近的海域、深海,我都去过了,但是并没有任何发现。要不是那个光团折腾,我都起了陪弟弟在那里度过余生的心思。

“长生一族,是海蓝树的伴生族群,常年生活在无尽深海。”

“海蓝树?无尽深海?”我没有丝毫印象,难不成是因为记忆短缺?但总算是有希望,我眼巴巴地看着它,希望它告知我方向,告知我具体的解决方法。母亲去时候,我只剩下了弟弟,我没办法接受弟弟有任何的不好。倘若有一丝改善的机会,我绝不放过。

“蓝眼泪是海蓝树精华的结晶,每一千五百年结一次果,伴随着天地异象——蓝光耀天。你可以以此为凭,找到海蓝树。”它抖动了一下,左右晃了晃,似乎在摇头,又说:“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到不了无尽深海。”

“我可以继续修炼!我会努力修炼的!”

“在末法时代,再怎么修炼也是有限的。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吸收我的力量,你就可以达到道劫,到时你就可以去无尽深海了。”

“吸收你的力量?道劫?”

“对。也就是当今世界最强的存在。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我愿意!我愿意!”我虽然是真的愿意,但我并未真正相信天上会掉馅饼,更对光团形式的它们并没有真正的信任,我甚至怀疑我们姐弟俩所遭遇的一切不幸,都是它们设计的。

“好。那你敞开识海,同时运转九幽法诀。”

“嗯。”我点头照做,但警戒心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很快,它进入到我的识海。我假装自己全心全意配合。果然它开始露出了獠牙,想趁我不备,直接抹杀我的灵识。好在多年苦难的经历,早已将我的意识磨炼得坚不可摧,再痛苦我都能忍受!所以,最终是我吞噬了那个光团。

我所学的一切法术,都来自于光团,它自以为我会被克制得死死的,但它忽略了一点,我既然是冥神的转世之身,那我才是真的冥神,残缺的记忆,只能是我的养分。虽然我很奇怪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许长久使用冥神的法诀,渐渐唤醒我的冥神意识,那些光团刻意给的记忆开始慢慢融合成我真正的记忆。但它们也没错说,大破灭之后,众神陨落,确实只剩下灵识的碎片苟延残喘,如今也确实是一个无神的时代。

我继续运行九幽法诀,越转越快,八卦阵被启动,汇聚而来的灵气涌入我的四肢百骸,游走在奇经八脉,很快就突破到道劫境界。但很可惜的是,并不是真正的道劫。在末法时代,这已是极限了。

离开了山洞,我很快回到山海城,再一次检查了弟弟的身体,果然发现了问题,的确是众神时代的血魂咒。冥神残灵、死神残灵,长生一族,还有同样一身奇能异术的蓝天佑,难道又要进入封神时代了吗?但对我来说,这些对我都不重要的,今生我是弋悠,我只想守护好我的弟弟弋明!

那两个光团的话没错,惟有蓝眼泪!

这次,我带上弋明一起出海。

无尽深海无穷无尽,我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回来。我是想过让他在山海城等着,他也可以守护着他想要守护的锦珠,但他却坚持着要跟我一起去。我们没有跟锦珠告别,买了一条船后直接出发。

朴田

作家的话
感恩大家的支持哈!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