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创业指南

江湖创业指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9章 颖水截杀

许昌前往洛阳,路上要走四百里,对于马老六大概要跑一个时辰,如果马老六遭遇生命威胁,可能半个时辰就够了。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个路程就有些过于遥远。

为了保持战斗力,不至于浪费太多体力在路上,乌长老特别协调了许昌武林盟和许昌驻军,调动了四辆大车和五百军卒护卫,先去新郑,再经登封前往洛阳。

这个安排也是有考量的,登封城就在嵩山脚下,属于少林寺和嵩山派双重保护的势力范围。之前与酆都城的作战,少林和嵩山虽然遭遇重创,但好在两个超级门派距离如此之近,报团取暖之下自保应是有余。

将大部队前进的路线规划为途经登封,乌长老的意思,多多少少有考虑树的影人的名,少林和嵩山威名尚在,至少可以保全大部队很长一段路途的安全。

对此,我持保留态度。我很理解乌长老的心情,但我更能明白酆都城的心理。一个敢于直接袭击洛阳这种都城级重镇的组织,本来就不畏惧越塔强杀,更何况少林和嵩山都受到了重创,即便酆都城在他们的脚下袭击武林盟车队,少林和嵩山也未必敢于下山援助。

因此,在行动命令下达之后,我找到了乌长老,向他分析了我的担忧,并向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乌长老听完之后,将近五十岁的人了,眼眶里竟然涌出了泪水。他紧紧抓住我的手,热泪盈眶说:“姬掌门,你该不会是想跑路吧?”

我说怎么可能,我完全是根据我对战场形势的判断作出的合理建议。

乌长老说要不然,你让花火和无天留下?

我说那不行,我也需要有人保障我的后路啊,战术能否成功,细节很重要。

乌长老气急败坏说:“可是这样谁放心啊,你让我们留下慢慢走,你带着你们轩辕门一系直接离队,你很难让我说服自己,你们不是跑路啊!”

花火掀开帐篷门帘走进来说:“可是你现在不相信也没办法了啊,我们要走,你们这里所有人都拦不住。怎么,难道你们还打算先内讧一把?”

乌长老眼神灰暗下去,他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末了,他挥挥手说:“你们走吧,想怎么样都是你们自己的自由……”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得相信我,所以,你们自己得先别垮。”

乌长老茫然地看向我说:“你说这句话,我很想相信,但能不能请你说话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睛啊?”

我偏过头去,说:“好的。”

从许昌出发,沿颖水向西北前进。为此我特别联系了之前遇到的郾城县令,向他再次请求了他的那艘官船。船很快到了许昌,乌长老上船看了看,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根据我的计划,乌长老带领十二名武当弟子和王君剑,乘坐郾城县令的坐船向西北逆流而上,五百许昌骑兵在颖水北岸护送,峨眉掌门北斗和陶白义在南岸警戒,百花谷韩靖歌和武当李玉府在北岸警戒。

而我和花火、无天,在前一天深夜离队,先向西北而去。

中途,我留下花火和无天在颖水南岸的禹州警戒,而我骑着马老六一夜之间赶到登封。

天快亮的时候,我看到了登封的大门。

相比于天下的其他城池,登封显然武林气息更加浓郁。城头上不仅飘扬着朝廷的旗帜,几座低矮一些的角楼上还悬挂着许多面武林世家或者大型门派的认旗。比如说我不仅见到了少林和嵩山派的旗号,还见到了诸如五虎断刀门、混元形意门、永春会馆、金正会跆拳道馆等的旗招。

甚至城门口的守门人,除了官府的戍卒之外,还能看见几个包着头巾,兵器各异的江湖人士,三五成群,站在兵卒的身旁,有说有笑聊着天。

城门外直接有一条路,通上嵩山。

虽然登封算不上是一座大城,夹在洛阳和许昌之间,并没有什么存在感,但对于中原武林来说,尤其是对于武林盟而言,它就是一座堡垒。

我只身进了登封城,在靠近城门口的早点摊点了一碗阳春面。

吃到一半时,我忽然看见登封城门口乱糟糟起来,人群从城外乱糟糟地涌进来,守门士卒惊叫着关门,骚乱迅速从城外延伸进城内,尖叫声淹没了整条街道。

我放下面碗,走到城门口,看见十几个士卒已经惊恐狂叫着将城门关上,抬上了一根腰那么粗的门闩插上。

透过门缝,我看见一大堆黑衣骑士正风卷残云般,沿着颖水向东南方向卷去。

一个头戴角冠,身披黑袍,肩膀上伸出十数根扭曲怪角的首领一马当先,在他身后是一名头戴天平式样高冠,裹着黑袍,背负两柄铁锤的骑士,在之后便是一名黑袍覆面,身负重剑的剑客。此后的骑士,人人身穿黑袍,或黑纱覆面,或顶盔掼甲,或戴着牛头、马面式样的头冠,上百匹黑马轰隆而去。

我站在成本这边,默默等待马蹄声远去。

登封城中已经嘈闹无比,老百姓哭成了片,城头的士卒们手持武器虚张声势一番,便开始叽叽喳喳聊起来。

我回到座位打算继续吃完剩下的面,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碗面已经被店主收走了。

看见我看向他,店主挤出一个谄媚中带着警惕的鄙夷笑容。

我摸摸肚子,没吃饱打不爽啊。

于是毫不顾忌店主脸上的表情在抽搐,我去到他正咕嘟咕嘟煮着开水的锅里又捞起半碗馄饨。

一边挑着馄饨,我一边在脑海中过方才所见的画面,以及骑手众人所散发出的神识气场。

没有猜错的话,黑骑就是酆都城的主力。从衣着打扮上看,为首的那个应该就是鬼王,如假包换的天道境,带着麾下神通境巅峰的平等王、转轮王,以及少数停留在罡气境,多数还是气击境的牛头马面。

这其中并没有判官和夜叉的存在。

我没有见过判官和夜叉,但其中的确并没有两个介于罡气境和神通境巅峰的人。

我笑了起来,对手还是很聪明的,这应该就是一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先后手,就如同我现在所做的一样。如果我所料不错,判官和夜叉应该也是脱离大部队行动,作为大部队的监视和预备队。

我坐下来继续吃早饭,马老六在旁边打了个响鼻,表示他也想吃。

辰时过了,我才骑上马老六,沿着颖水慢慢吞吞往回走,一路上我收敛起自身的神识气场,就仿佛一个赶路的寻常路人。

很快,我就沿颖水来到了北岸一座低矮山丘。这里有一座荒废已久的山神庙。小山不高,但视野广阔,我在这里,远远看见了乌长老所乘坐的坐船正逆着颖水缓缓而来。

在河岸上,一队十余人的黑衣骑士已经蓄势待发。

剩下的骑士去哪了?

我闭上眼睛,神识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很快,我就探知到,在河边停泊的十几艘小船里,藏了三十多只牛头马面,在高地下方的民宅里,坐镇着平等王,在民宅后院有几具身体正在逐渐失去温度,应该是民宅原先的主人。

更远一些,颖水畔的小树林里,端坐着转轮王。此外,还有差不多五六十名牛头马面,分散藏在颖水两岸。

我没有发现鬼王的踪迹,这令我不由有些紧张。我们天道境的人,只有像我此刻一样,在刻意隐藏自身气息的时候,才不会被同等级的对手发现,这也是在登封城中,我能感觉出鬼王境界气息的原因。

现在,我找不到鬼王了,是不是说,他已经有所警惕了呢。

我往林子深处缩了缩。

乌长老的座船越来越近,我慢慢调整呼吸,直至屏息。气氛逐渐凝重起来,杀气开始在颖水两岸弥漫。

或许是杀气太过浓烈,忽然,一群在林中栖息的鸟叽叽喳喳叫着,轰地一声冲天而起,仿佛平地起乌云。

此时,乌长老的座船还没有进入牛头马面藏身的渔船包围范围,但因为这蓬乌云般的鸟群突然出现,乌长老显然发现了不妥,船夫开始停止撑船,座船的速度缓缓降了下来。

我看见乌长老走出船舱,站在二楼顶端观察四周。

突袭就是这一刻发生的。

停泊在颖水两岸的渔船突然斩断缆绳,箭矢一般顺流而下,向座船逼近。他们行动的那一刻,乌长老就迅速意识到了危险正在来临,他大吼一声,疯狂挥手,同时拔出了腰间长剑,在他身后,同一艘船的十二名武当弟子和王君剑都涌出了船舱,在船舷两侧戒备。

渔船很快越过了座船的位置,牛头马面们干脆大大咧咧站了出来,撑住船,将座船包围起来。

有四五个性急的,直接从小船上一跃而起,扑向座船。

乌长老长袖一挥,袖中剑光一闪,将两名迎面扑来的牛头在半空中便斩为两截,血雾喷洒开来,将座船的船头都染成一片血红。

而两侧跃来的马面,也在空中便被几名达到罡气境的武当弟子挥剑拦阻。武当气息坚韧绵长,罡气交织成两道气墙,将马面们震下水中。

其他的牛头马面很快意识到直接突入是无效的,他们从渔船中拾起投枪、铁锥,近距离向乌长老座船两侧船舷的水线砸过去。

这些重武器在牛头马面们的手中突然就附上了一层颜色各异的光华,那是气击境将真气附着在武器上的技巧,虽然除了增强力道和穿透力之外并无大用。

可是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这就是最有效的方式。

我看着在被附着真气的重武器攻击下,船舷很快被洞穿。水流汹涌地涌入坐船,很快,船身就下沉了至少三尺。

我已经可以想见郾城县令得知座船沉没的消息后,该是多伤心。

座船沉没,船上的人跌入水中,自然就会沦为小船上的牛头马面屠杀的对象。

乌长老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率先跃下座船,踏在最近的渔船上,长袖一挥,就将船上的三个牛头马面挥下了船。

我叹了口气,乌长老还是在办公室坐久了,面对你死我活的敌人下手还这么仁慈礼让,他以为这是在比武招亲呢。

果然,被挥下船的牛头马面很快爬上了其他的渔船,继续对座船的攻击。

乌长老夺船成功,很快得到了其他武当弟子的模仿,我看见有一名衣饰明显比其他弟子要尊荣一些的武当弟子挥舞长剑,轻飘飘飘向一艘渔船。风姿绰约,宛如神仙中人,看得我摇头叹息,这又不是泡妞,这是死斗呢,飞那么慢还那么张扬,生怕自己不会被集火吗?

果然,这名武当弟子的风姿绰约成功吸引了周围牛头马面们的仇恨,一时间十几根投枪朝他砸了过来。好在这名武当弟子功力还算可以,挥剑一抹,身周泛出一轮太极阴阳鱼虚影,将飞射过来的投枪统统偏转开去。

即将落在渔船上时,船上的马面看准时机,趁他即将落脚之际,一钢叉刺向武当弟子的小腹。角度刁钻,下手阴狠。

武当弟子却凭空拔高了半尺,一脚踩在了钢叉头上,正是武当独门轻功梯云纵。

接着又是一个千斤坠,将端着钢叉的马面猝不及防之下踩得跪倒在地,抬手一剑,斩落了这颗马头。

我点了点头,这家伙虽然喜欢装壁,但为人清醒下手果决,且看上去竟然已是虚神境初阶的实力,未来只要成长起来,必然也是一方诸侯的人物。

座船的战斗很快吸引了两岸的注意力,北岸随船护卫的韩靖歌和李玉府策马而来。

但即将抵达小树林时,两个人却齐齐勒住了马。

林中慢慢走出转轮王,他身负的重剑已经出鞘,紧紧握在了手里。

我看见韩靖歌推了一把李玉府,示意后者快去救援座船。

李玉府犹豫了一下,但或许考虑到韩靖歌毕竟是七大宗掌门之一,如果质疑留下,对方面子上不好看,另一方面在水面上剧斗的是自己的武当弟子。李玉府向韩靖歌一拱手,直接踏水而去。

转轮王并未阻拦,他的主要目标似乎就是韩靖歌。

我为韩靖歌捏了把汗。

我和他是十几年的好兄弟了,所以我知道,他在武道一途上并不算多么擅长,这些年最多也就是神通境中阶的实力,主要的造诣还是在炼药和医术上。而对方是酆都城中杀气浓烈的转轮王,神通境巅峰实力。

我脑中第一次掠过一个念头,韩靖歌不会也折损在这里吧?

轩辕姬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