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创业指南

第43章 难忘的一夜

灰袍。玉剑。闭目的人。

他在水面上缓步走来。

少年英雄大会上,我就感觉似乎少了一个人,但想想武林盟能拿得出手的高手本来就不多,怎么也要留几个压箱底的守住后院,也就释然了。后面一阵忙乱,我挂心阿青的事情,根本就没工夫想那么多。

但在向孟婕妤逼问的时候,我一边说脑子里就一边在分析,话说到最后,我也就隐约想明白了一些东西。

随后,我就感觉到隔着浩淼的水面,在洞庭湖边,有一柄飞剑正在以闪电般的速度向我袭来,风涛都被它直接斩开,一分为二,甩在身后。

所以我才捡起一块石子,在飞剑掠至一里多之外,运剑者一口旧气用完,一口新气将生的时刻,弹出那枚石子,拦截了在空中的飞剑。

飞剑跌入湖中,本可以再度射出,但可惜那是一柄温养多年的本命飞剑,全靠剑士的自身神意运转,才可以用得得心应手神出鬼没。我在弹出那枚石子时,已经用我的神意碾压过去,斩断了那柄本命飞剑与剑客之间的连接。这柄剑,从此就是无主之物了。

也就是这样,那名剑客走上了台面。

只是我没有想到,居然会是幽冥山庄的燕洛尘。

燕洛尘穿过慢慢熄灭的火光,还没开口,先叹了口气:“可惜啊,我想象中的决战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我说你完全可以不用出来啊,这么月黑风高的天,我都特意跑到湖中央来了,你站在岸上说听不见很正常啊。

燕洛尘摇摇头,侧过身说:“没办法啊,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是我的剑道剑心,不可毁弃。”

我摇摇头说那你完犊子了,你是这样的剑道剑心啊,那就算上了天道境也是早晚让人撅了剑气死的命。

燕洛尘点点头:“我也知道,可是没办法,路都走到这里了,再回头来不及了。”

我说:“不是来不及了,而是舍不得吧,你这个就叫做沉没成本你懂不,就是你已经投入过时间和精力的东西,即便你都知道是错误的了,你还舍不得放弃,就容易被他们拖着沉没。”

燕洛尘沉默了片刻,低头说:“我还站在水上,还没有沉没。”

我笑了:“你个大冤种。”

燕洛尘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是半步天道境,你是天道境,按规矩,得让一招。”

我说哦。

然后燕洛尘开始举起双手,在他身后,湖水开始汹涌沸腾,最后竟然树立了起来。

一面水墙在他身后一丈之地缓缓形成。

他说:“我这招,为你准备很久了,叫……”

他没能说出口。

因为我已经一步迈出,跨过了我和他之间近十丈的空间,到了他的面前,一拳直接击碎了他仓促间在胸口凝聚出的剑气铠甲,重重地砸进他的胸膛。

我甚至感觉到,这一拳之下,他肋骨都断了三根。

他直接被我从原地打飞,重重撞进身后那树立起的水墙里。水墙被这一击重创,从他撞入的点开始,向四周产生了不断放大的涟漪,旋即支撑这堵水墙的剑气片片破碎,清脆如同琉璃山崩塌。

刚刚悬浮起来的水墙一下子轰然落下,夜幕下的洞庭湖上,一时间水雾飞溅,小雨开始淅淅沥沥落下。

他居然真的以为我会让他一招。

我猛地折转过身,扑向身后孟婕妤的所在。速度之快,洞庭湖方才被搅乱的湖面在我的脚下被犁开了两条波涛。

一个青衣男人正面向靠坐在石头上的孟婕妤胸口扬起一拳。

他身周碎石悬浮,低矮的灌木连根拔起。

“撼山!”

是死海绝域秦撼山!

来不及了。我长啸一声,一掌在三丈之外排空而去,玄凤真气从我的掌心迸发,瞬间化为一支火凤凰的羽翼。在这个深夜,这支突然展现的赤黄凤羽映亮了半片夜幕。

凤凰羽刺入了青衣男人这一拳和孟婕妤之间的空间。

轰然一身震响,相比于方才投机取巧一拳击退燕洛尘,我硬挨的这一拳直接令我神魂震荡,周身气息开始出现了轻微的混乱,在我的经脉运转时一连串磕磕碰碰,让我右臂到胸腹处一连片的酸楚和钝痛。

但不是没有效果的,青衣男人被我冲开十丈开外,孟婕妤呻吟了一声,头歪向一旁,似乎是晕了过去。

我脚踏实地,站在孟婕妤面前,看着左右两个方向先后在水面上站直身子的青衣男人和玉剑剑客。

一个是当代魔宗除宗主之外杀力第一的天道境,一个是武林盟名声鹊起的天才剑客。

我深吸一口气,玄凤真气从脚下燃烧起来,逐渐化成一只蹲伏的凤凰,将我包裹在其中。

燕洛尘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水,寒声喝道:“秦撼山!你站开,他是我的,你不要插手!”

青衣男人呵呵一笑,沉声道:“燕洛尘,要不是有言在先,我肯定先把你给拆了……呵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这样和我说话?”

燕洛尘没有再接话,他扶住了腰间的玉剑,死死盯着我说:“姬掌门,刚才该算是我让了你一招?你的颜面何存?”

我恍然道:“哦……原来你是说要我让你一招?你不早说啊,我没理解对,好好好,你来吧,这次我一定!”

燕洛尘一矮身,下一刻竟然出现在我的右侧,腰间长剑出鞘一半,他的背后一轮烈日升起。

我没有接剑,任由这剑斩击在我右侧的护体真气上,果然,就在我身体微动的瞬间,在我的左侧,另一个燕洛尘从虚空中浮现,随之而来的是他随手挥出的两剑。

似乎是非常平常到三岁稚童也能挥出的两剑。

我的额头却突然冒出了一层冷汗。

我向前急冲,回头,护体真气果然被这两剑轻易洞穿,不仅如此,两剑破开赤黄色的玄凤护体真气之后,先前被压抑在剑身的气流猛然间失去了束缚,激射而出,在我的护体真气内部狭小的空间里来回激荡斩击,许久方才消失。

我的真气内部,已经被搅成了一团。

燕洛尘回剑入鞘,再次偏头,寻找我的方向,既而再度于原地消失不见。

这次不同方才那一剑,这一剑是直奔我而来。

我和他之间的空气被他近乎瞬间移动般的身体所挤压,化成一束强劲的空气槌,冲击在我身上,巨大的风压在撕扯我护身真气的同时,也束缚了我的行动。在我脑子产生应对的条件反射之前,燕洛尘已然疾冲至我面前。

他矮身拔剑,那一刻,巨大的威胁直逼我的眉心。

我伸手在虚空中一抓,玄凤真气迅速凝聚出一柄软白色的,缓慢燃烧的火焰长刀。

我想到了阿青的刀法。

一刀斩出,我面前的空间出现一道倾斜的裂隙,裂隙当中,洁白的火焰俏皮地跳动着。裂隙延伸向前,下一刻就要落在燕洛尘的身上。

这一刻,燕洛尘睁眼了。

他的身后,那轮烈日猛然一亮。

如果说之前,那轮烈日只是一轮炽热的光球,那么在这一刻,就是普照世间的煌煌大日。

一瞬间,我身前的护体真气就仿佛是疾风暴雨中的枯叶,迅速破碎,残败,无数道日光一般明亮的剑光洞穿了那些绚烂的光华,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肩头和大腿上仿佛被人狠狠地扯了一下,一瞬间就麻木了起来。我的脑子嗡了一下,剑光持续不断地落在我身前,我被剑气的长虹冲上了半空中。

而燕洛尘,则被那束燃烧着的裂隙直接冲入湖水中。

湖水仿佛一块墨玉,突然被劈开两半,两侧的水体凝固在原先的位置。湖面上留下一道幽深漆黑的裂隙。

裂隙中的湖水,全部蒸发了。

我从高空落下,重重砸入洞庭湖中。凉飕飕的湖水瞬间让我脑子一个激灵,痛觉回来了,肩头和大腿仿佛被烙铁狠狠烙了半烛香的时间,又好像时时刻刻有无数毒虫猛兽在啃噬撕咬。我偏头看去,借着护体真气的光亮,看见伤口处的衣衫已经破碎,一道巴掌长短的剑伤向上撕开,皮肉外翻,伤口外缘焦黑,还在滋滋冒着热气。

我脚下一蹬,将一块湖水踏实,破开湖面飞了上去。

看见秦撼山并没有趁机向孟婕妤动手,而是还抱着双手站在水面上,冷冷盯着我。

他说:“把那个小朋友解决了?”

我说差不多吧,一时半会儿动不了了。

秦撼山点点头,环抱在胸口的双手放了下来,一拳向前,一拳后置,瓮声瓮气道:“那我们开始吧。”

我说不用吧,你想杀孟婕妤灭口你请便就好了,我就当没来过。

秦撼山一怔:“怎么,你不保护她了?”

我说保护肯定还是想保护的,天知道这样一个污点证人有多重要,但为此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太不划算了。

秦撼山点点头:“这样也好,那我就把她带走好了……”

说话间,秦撼山已经一拳打爆了我急速后退留下的一连串幻影。

他甚至还有力气冷笑:“我就知道,你这么狡猾的人肯定不会像那个小朋友一样傻。”

我说这也是我想说的话。

他一连出了二十四拳,拳拳杀机毕露,但每一拳都轰击在我退后时留下的幻影上。

最后一拳轰出,这口真气到了头,秦撼山松开双拳,从空中自然落下。

这时候,他先前飞跃起身的湖面,才向下凹出一个巨大到四五丈直径的球面,他拳击过的空中才响起一连串空气爆震开来的雷鸣。

一连二十四声雷鸣,如一连串炮仗,直冲上天。

我深吸一口气,玄凤真气全开,凤翅凰羽火焰尾绦迅速张开将我包裹,我一展双翅,直冲向天。

秦撼山此时才落回到湖面,他没有半刻的停顿,而是紧接着便是一矮身,身体再度在湖水向下凹出的一个新的球面中央消失。

他再度出现在了我的脚下,一拳向天轰来。

“开天!”他怒吼一句。

你见过从下而上旋出的龙卷风吗。

你见过倒挂向天的龙吸水吗?

我见过。

秦撼山的这一拳轰出,他脚下的湖水整个一空,全部向上疾冲而去,我甚至还能看见上升的湖面上,两个他先前踩出的球面还在扩大,但扩大到了一定程度,就又被卷入逆旋的水龙卷。

至少可以填满半座岳阳城那么多的湖水,在秦撼山拳劲的引导下,化作一柄骇人听闻的水枪,从下而上,刺向我这只凤凰的腹部。

二者相撞,我眼前一阵剧烈震荡,视野里全是水!

水枪崩碎,化作一场豪雨蒸雾,凤凰飞天,化作一片火烧云。

百丈之外的湖水这时向我们的脚下呼啸涌来,化为一座巨大的漩涡,要填补这一块被挖空的水体。

结束了吗?

汹涌倒流的漩涡中央,一个青色人影再度破水而出。

他上半身的青衣已碎,露出岩石一般块垒分明的肌肉,那前胸后背,分明都是一道道纵横交叠的伤疤。

其中最新鲜的两道伤疤,便是胸口一横一斜交叉的刀痕,那是前不久阿青一刀斩出来的伤口。

此时的秦撼山,遍体鳞伤,却浑身青气环绕,他仰天大笑,喊着“痛快痛快”,继而将整个身体化为一枚炮弹,向虚脱地从云端往下落的我撞来。

他的身后,再次出现了被压缩成伞状的乳白色空气。

而这时,天地之间突然响起了两三声通透清远的拨弦声。

我低头,看见孟婕妤正抱着半只竖琴弹拨。那琴破碎了一半,只有三根弦还连接着。

就是这三声拨弦声,让一层半透明的涟漪在空中飞速传递。

秦撼山飞撞而来的速度突然就慢了下来,乳白色的空气伞扩散开去,他怒吼一声:“贱人何敢!”

旋即便舍弃只有五六丈距离的我,转而俯冲向小岛方寸之地上的孟婕妤。

他四肢张开,又猛然收紧,一拳高高扬起。

龙卷再现,只是这次,是从天而下。

“碎星!”

大水轰然合拢,又向四周排开,碎浪冲天,洞庭湖上,水雾朦胧,天上的雨水淅淅沥沥,至晓方霁。

轩辕姬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