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孙吴我做主

第63章 顾家认怂

顾家的产业,当然也不仅仅是粮食。

粮食加工,甚至布帛他们都有参与,也有些是和其他三家合作经营。

正是商业方面的合作,以及不断的联姻,四家的关系才能如此紧密。

“与三家联姻,在商业方面进行合作,孙家如今已经是四家之外的第五家。”孙暠看着眼前的纸张,上面都是顾家产业的记载。

只靠粮食的话,赚到的利润并不大,哪怕走量。

顾家在江东扎根也过百年,真正的支柱产业其实是布帛。

尤其是丝绸,质量一直很好,中原的达官贵人也喜欢采购。

“问题来了,你打算怎么对付顾家?”吕炽询问,这也是方便她运作。

“从现在开始,走丹阳郡和吴郡北上的粮食,税都按照三倍来征收。反过来,运输到两郡的粮食,可以免税。”孙暠早有想法。

江东这块,粮食怎么都卖不出价钱。

真正值钱的还是江北,尤其是关中,据说都十万钱一石。

听着夸张,却和董卓有关系,大量小钱在关中泛滥,钱是越来越不值钱。

“那么多粮食出不去,我们能消化?”吕炽好奇问了句。

“粮食再多也不多,会稽郡和豫章郡还要想办法拿下来。有条件还要想办法打下江夏郡,甚至把荆州打下来,军粮多少都不够,常平仓也需要囤粮。反正我们的财政收入,也不靠这玩意。”孙暠无所谓,商业收入方面,的确有在提升。

“那顾家就算这样,还要往江北运粮呢?”吕炽反问。

“三倍的税收,我为什么不赚?”孙暠端起面前的茶水,张滢为他倒的。只是这样一来,顾家不把粮食卖到关中,能赚几个钱?就现在这世道,他们也卖不过去。

走私倒是不错的办法,不过这个时候蒋钦就有了用武之地。

走私那就全面收缴,在游戏规则下,顾家也奈何不了他。

“只靠粮食,没办法逼迫顾家妥协。”吕炽摇了摇头,在这瞬间,她就想好四五个更黑的手段。

“事情做到这一步就好,说到底,我们也没想过要弄死顾家。”孙暠摇了摇头。

可以整,但不能弄死,否则其他三家唇亡齿寒,肯定有顾虑。

凡事要有度,除非不死不休,那么做事要留一线,否则就真把对方逼到对立面去了。

‘妥协的艺术’什么的,孙暠觉得自己还是玩不太来。

目光不免朝着庐江方向看去,若是把那里作为试点,让孙策自由的挥洒……

反正,弄砸了他正好过去收拾残局。

开春之后,丹阳郡和吴郡的税率就开始调整,相比吴郡那边,丹阳郡这边只能算小范围修改。

这边的豪族已经习惯这个税率,当然没有问题。

粮食这一块,他们‘暂时’放弃了。

吴郡这边反应……好像也没那么大,三大家族孙暠已经提前通过气。

说服三大家族的,是一份《江南开发》计划。

孙暠表示要在未来三十年内,修缮江南,主要是江东四郡的道路和水利。

尤其是开荒,并且发展林业资源,重点是纳税大户有优先准入资格。

也就是说,不仅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而且谁纳税更多,谁得利越多。

过年期间,孙暠可花了四天之间,才说服三大家族。

别问为什么是四天,要问找朱家问去。

真正有意见的是顾家,本来是做粮食买卖的,去年徐州兵灾,好几郡粮食绝收。

不仅导致徐州的粮价上涨,也导致青州,豫州和兖州粮价上升。

毕竟,徐州是中原重要的产粮区。

反之,江东去年丰收,顾家囤了不少粮食,就等着好好血赚一笔,结果三倍的税收什么情况?!

若拉出去卖,扣除成本赚不到什么钱。

可不拉出去卖,这笔粮食就要砸在自己手中。

若是顾家的也就算了,四大家族收上来的粮食,都交给顾家代售,这可怎么交代?

“可打听清楚,这政策是年年有,还是只是今年?”顾家家主,也就是顾雍的父亲询问下人。

“丹阳那边,去年就已经是这样,怕是一直都是这样。另外,奴还打听到,宛陵还开了个常平仓……”下人连忙把打听到的消息汇报上去。

“常平仓,你确定是常平仓?”顾家以粮行起家,对常平仓自然是熟悉的。

“是的,太守府给出的说法,是用于平抑粮价,赈济灾民。”下人点头。

“孙暠怎么敢!?”顾家家主震惊,汉帝都没能恢复的常平仓,孙暠恢复了?

难怪要针对粮食下手,那倒未必是专门针对顾家。

只是他这个政策,显然伤害到了顾家的利益。

“父亲,常平仓对百姓有利,对官府和豪族却弊大于利。他这样做,不会是故意?”顾雍出面。

上次参加婚礼,孙暠都没有见到,就不得不离开。

现在又出这样的事情,不免让人怀疑。

“你的意思是,他其实就是针对我们顾家?”顾家家主反应过来了。

毕竟顾家的粮食生意,甚至达到江东的七成份额。

这可不是单指吴郡,而是整整江东四郡。

“不管是否故意,顾家以后在粮食这块的利润大减,却是事实。”顾雍回道。

扣掉这部分利润,本来一部分可以吃肉的族人,只能变成喝汤。

习惯了吃肉,突然改成喝汤,族人愿不愿意,当然不愿意,最后只能找族长评理。

也就是说,这直接威胁到了顾雍这一脉的话事权。

“我得去拜访一下其他三家!”顾家家主咬了咬牙,是以下人为他更衣。

傍晚回来的时候,顾家家主一脸铁青,顾雍和顾徽两兄弟出迎,也很好奇结果如何。

“他们三家,都收了孙暠的好处,都不打算帮我们!”顾家家主非常不满。

去拜访的时候,大家依然很亲切,可是要说粮食的问题,就避而不谈。

哪怕他已经点名,他们的份额也在这批粮食里面,亏本是大家一起亏本。

直至联姻的族亲,偷偷给自己塞了一封信,才知道原来三大家族已经和孙氏商量好了。

商业合作,族人出仕,后续的道路水利,以及有限入场福利,唯独没有顾家什么事。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顾家被针对了。

“元叹,莫非是你的事情,孙暠才故意针对顾家?”顾家家主看向顾雍,孙暠招揽过他两次的事情,也有耳闻。

只是当时顾雍说得也有道理,孙暠招揽的想法并不太强烈,就算投效怕也得不到重用。

再说孙暠重名,一直在邀买名声,知道的都知道,可没法说,毕竟大家都这样。

还想着他那么重名声,给他一个千金买马骨的机会,也是双赢。

买马骨的故事其实还有后续,说出这个故事的郭魄,是这样告诉昭王的:大王要招揽到贤才,可以从重用我开始。我这样的人都能被重用,传出去那天下贤才一定蜂拥而至。

也就是说,买马骨的故事只是铺垫,郭魄自己要上位才是核心。

对于顾家来说,名气他们不缺,尤其顾雍是蔡邕弟子,名气不缺。

可那么高的名气,如何换取更大的好处,这才是核心。

只是谁知道,对方招揽两次就不招了,还算计上了顾氏。

“父亲,我们是否要反击?”顾徽询问。

“拿什么反击……”顾家家主脸色几度变更,叹了口气,“你们两兄弟,给我明天去宛陵!”

隔壁的小蜥蜴

作家的话
以前一直知道,顾雍是孙吴的丞相,却不知道他还有个弟弟顾徽和族弟顾悌。
顾徽为拜辅义都尉。遥领巴东太守。顾悌官拜郎中,领偏将军。
只是顾徽——骨灰,也多亏汉朝的官话和现代普通话不同,否则就闹笑话了。
千金买马骨的事情,只是一个前奏。真正重要的是后半部分,郭魄借着买马骨的故事,顺利让自己上位,这才是这个故事的核心。
对郭魄来说,买不买马骨他都没损失,可大王被说动真的买马骨,那他就大赚。
顾雍是不是那么想不知道,反正我设定就是这样。毕竟和陆家比起来,顾雍的名气和实绩更丰富,他自然也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就那个时代求贤若渴的常态,君主也要摆出足够的诚恳。反正也没损失,就如同买马骨,顾雍赚到,可君主本身也有赚。
那为什么孙暠不那么做,我的意思是……首先得水几章……咳,借助四大家族的名义推广科技技术,另外粮食垄断的确有些恶心,要整治。
最后顾氏既然已经是江东四大家族之一,那么就不能太惯着他,否则其他三个家族肯定不服气,也要被惯着,这不是个好头,不能开!
求收藏,求推荐,求追读!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