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孙吴我做主

三国:孙吴我做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5章 蒋钦与周泰

“将军,我们不去徐州了?”回程的路程,祖冲还有些蠢蠢欲动。

“徐州有什么好去的?人生地不熟的,再说曹操正是气头上,逮着谁打谁。”孙暠随口说道,主要他也没想到事情会那么顺利。

眼瞅着休战了,联姻也完成,这个时候不见好就收,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当然他也没有忽略这个交好曹操的机会,派人过去,告诉曹操,有人要偷家。

至于他信不信两说,甚至差点忍不住,写希望他能干掉那个不靠谱的大耳贼。

身为未来江东的霸主,立志要统一天下的穿越者,竞争对手少一个是一个,与正邪对错无关。

再次和袁术军会面,是在历阳,当时孙暠已经登船,随时可以渡江。

等了两天左右,袁术那边带了一支送嫁的队伍来,顺便接收孙暠这边的俘虏。

“不是说有两千的吗?为什么只有一千?!”负责过来交接的是袁术麾下大将张勋,派人清点了俘虏之后,直接上前质问。

“路上缺乏治疗,有人撑不住死了,很正常。”孙暠随口回到,“要说当时纪灵将军也挨了两箭,若非我出手治疗,他怕也死了。”

“这……”张勋很想吐槽,就算有类似情况,也不可能一口气死那么多人啊!

可随即明白过来,对方就是那纪灵的事当借口。

咬了咬牙,只能把送嫁的队伍送过去。

孙暠看了看规模,随嫁的嫁妆还挺多的样子,就算这‘袁氏’是假的,他也认了。

不如说,假的更好,反正是给孙权的。

双方交换完毕,孙暠也把送嫁的队伍迎上船。

婢女五个,下人十个,挑夫什么的十几个,驽马十几匹,嫁妆足足十几车。

不过要说联姻,这规模也算是‘简陋’。

只是这联姻从一开始,就有交易的成分在内。

袁氏女没有戴盖头,话说这年头也没有这玩意。

不过到底是待字闺中,是以盖着面纱。

年纪看不太出来,只能大概估算在十来岁上下,反正孙权那货也才十二岁。

“如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将军,孙某备了酒菜,要不要喝一杯?”孙暠微笑着看向张勋。

“哼,免了!”张勋冷哼,带着俘虏告辞离开。

两家这次联姻,到是什么原因促成的,张勋还能不知道?

就是知道,才觉得憋屈!

这种级别的联姻,可以说是一点效力都没有。

改天袁术喘过气来,还得继续攻打孙暠。

到时候,说不定袁氏就要作为牺牲品,说不得还要被拿来祭旗。

对方不来,孙暠也不说什么,笑了笑,带着本部兵马开始渡江。

半日后,抵达春谷县范围。

“没想到,你在江北闹出那么大的阵仗!”岑溪亲自出十里相应,见到孙暠直接抱了上去。

当初这货亲自作为诱饵,吸引袁军,岑溪是反对的。

可以的话,他宁可自己当诱饵。

就没想到,作为诱饵的孙暠,居然把袁术派出去的部曲打败了,顺便还勒索袁术同意联姻。

多少有些遗憾,当初自己也在江北就好了。

“哪里,如果不是百川镇守春谷县,我可没办法安心对付袁军。”孙暠笑道,“我离开这段时间,袁军主力什么情况?吴县那边,又如何了?”

“似乎还在溧水以北交战,黄校尉和程校尉已经过去支援。程校尉下令,让我在这里镇守,不要让袁氏渡江,情况有变立刻告知他。”岑溪当即回道。

“袁术没打过来?”孙暠追问,要说前后六七天的,袁术找地方南下还不容易?

“哈哈,这个的话,得多谢伯符!”岑溪闻言大大笑,“来,我介绍两位壮士给你认识!”

孙暠闻言一愣,这个和孙策有什么关系?

好奇跟着岑溪过去,却是看到两个‘流寇’装扮的男子。

主要是他们身上也穿着甲胄,但明显没穿过,或者觉得不舒服,所以改动过。

只是这种改动,在真正的军人看来,就有些不伦不类,更像是缴获了甲胄的流寇。

“九江蒋钦/周泰,拜见府君!”两人见到孙暠,上前见礼。

只是孙暠听到两人名讳的时候,却是有些愣住。

之前还想说组建水军,可要说水军将领,蒋钦算一个,潘璋和凌操也算,当然少不了甘宁,关键还是‘大都督’周瑜。

本来就想着,回来的时候就寻找这些将领,谁知道蒋钦和周泰,却是送上门来。

蒋钦姑且不说,周泰得要过来,作为亲卫统领。

反正,不能便宜了孙权。

“两位义士的大名,孙某也曾听人说过,一直想要找机会认识认识来着。”孙暠当初表现出一副热切的表情,上前见礼。

蒋钦和周泰闻言一愣,自己那么出名的吗?

想了想,觉得可能是人家客套而已。

“哈哈,正是这两位,以上百条船,在江上多次击败袁术南下的船队,才让对方数次渡河失败,不得不望江兴叹!”岑溪则是介绍两人,在这场战争之中的功劳。

要说按照袁术的速度,真要全力南下,那么孙暠到阴陵那阵,对方都够渡江七八轮了。

可最后还不得不接受联姻,正是在渡江过程中,被蒋钦周泰不断击败。

袁术麾下没有水军,只是依靠收集过来的船只,也没有擅长水战的士卒,这才吃了大亏。

眼看南下无门,而后方寿春危机,袁术最终才会选择妥协。

否则以他那傲气,怎么说都要先把丹阳郡搅得鸡飞狗跳,鸡犬不宁,才愿意收兵回去。

可以说,仅仅是袁术军方面,蒋钦和周泰可以说是立了大功!

否则就岑溪来挡,就算能挡住对方南下,也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只是,两位是为何来到这里?”哪怕孙暠知道,两人的到来与孙策有关,也难免好奇。

“我等原本在江上做买卖,这段时间盘踞在庐江一带。偶遇孙司马,闹了点误会,也是不打不相识。”蒋钦有些不好意思。

孙暠却是恍然,怕是抢劫结果反而被孙策教训了一顿。

也是,足足五百骑兵,五百匹战马,这要卖出去,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按照这个说法,事情应该是发生在巢湖一带。

算算时间,孙策北上,大概一两天左右,就该和这两人遇上。

“我等一见如故,主要是我们两人佩服孙司马,想说投入其麾下。他只说,让我们来春谷县帮忙,见到府君,自然会安排妥当。”蒋钦小心翼翼的说道。

本来是带着儿郎们过来等待,结果遇到袁术南下,就帮了忙。

“这也是巧了,两位对我来说,却是立了大功。有功,则当赏!”孙暠笑道,“正好,孙某近日打算组建水军,正好网罗人才,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到两位,正要找机会去请。”

“哦,那的确是挺巧的。”蒋钦有些意外,没想到还有那么巧的事情。

反而是周泰一直沉默寡言,不如说他的性格本来如此。

“我打算任命蒋壮士为水军统领,以你麾下士卒为核心组建一支水军,不知壮士意下如何?”孙暠当即开出价码,这官职,至少得是别部司马,甚至是校尉级的。

“愿为府君效犬马之劳!”蒋钦大喜,不仅能洗白,还能直接当校尉,这当然好。

以前活不下去,没办法做掉脑袋的买卖。

可换了谁,不想有一天,能光宗耀祖,衣锦还乡?

“至于周壮士,不知道勇力如何?”孙暠看向周泰。

一米九左右的身高,肌肉虬结,虎背熊腰的。

丝毫不怀疑,这货一拳头能打死个人。

“府君可以找人试试!”周泰缓缓说道,不温不火。

“我需要一名亲卫统领,不知周壮士可否屈就?”孙暠笑了笑,当即询问。

真要试探的话,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输了自己丢脸,赢了也不好安排人家。

“感谢府君提拔!”周泰闻言一愣,随即应承下来。

亲卫是孙暠最后一道防线,自然是由最亲近的人担任。

眼看才初次见面,就任命自己为亲卫统领,多少有些动容。

“少主,那我怎么办?”祖冲上前,之前都是他担任这个职务。

“当然是独领一军,好好在前线立功啊!”孙暠笑骂道,祖冲这性格根本不适合当亲卫。

主要是太跳脱,而且莽起来自己的命都不顾,更别说顾及要保护的人。

“谢谢少主!”祖冲大概是早想着独领一军,闻言当即拜谢。

说真的,就冲着对方这一声‘少主’,孙暠也不会亏待他。

目前在他麾下,大概有两个阵营,一部分以‘少主’称呼他,相当于是孙家的家将门客。

另外一部分以‘府君’称呼他,为下属。

家将门客,那当然是生死相依的关系。

上下属不同,找个借口就可以离开,比如回去守孝。

“对了,伯符在庐江郡,情况怎么样了?”孙暠少不得问了句。

“孙司马进入庐江,对当地百姓秋毫无犯,买卖公正,宁可淋雨也不愿意强占乡民的房屋。是以百姓不说欢迎,至少不会畏惧,甚至愿意与其交易。这年头,这样的军队太少了。”蒋钦感慨。

当初收到消息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假的,毕竟这年头的官兵,哪有那么仁义的?

可实际和孙策接触两天,才发现真是如此,才知道孙策与那些官匪不同,是真正的义军。

多少有些惭愧,自己居然打劫一支义军。

好在没打过,反而被人家俘虏了。

“这样你们就有了投效的想法?”孙暠神色有些古怪。

他这边也基本是这样来着,怎么就没有人传他仁义之名?

转念一想明白了,这一路北上,他对百姓秋毫无犯,却搬空几座城池的钱粮。

以袁术的性格,少不得要在乡民和豪族身上找补。

袁术本身的名声受损不说,间接造成这一切的孙暠,也有责任。

没有什么不良的名声传出来,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还指望有人说他仁义?

可既然双方已经开战,还不想办法给自己捞点好处,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孙策那边是物资是他来补给,自然可以随意。

他家大业大的,什么都要考虑,这不得精打细算来?

也多亏孙策不是主君,否则就他这不会过日子的行为。

名声赚够了,日子怕也要过得紧巴巴的。

只能说凡事有利有弊,最重要的还是看你怎么取舍。

“府君,将士们刚刚渡河南下,也不好一直在外面。”陈端上前提醒道。

“哈哈,这怪我!”孙暠闻言笑道,“大家好好休息两天,然后……随我继续出战!”

袁术那边算是告一段落,许贡那边,还有账没算呢!

隔壁的小蜥蜴

作家的话
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原来还有一千多字没复制上来……好在还没上架,否则得亏死
求收藏,求推荐,求追读!
江东这偏僻的地方,人才也就那么几个,将就一下哈……到明年刘繇到了,再把太史慈给招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