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木雕师

第35章 狂飙突进

又听得师傅说道:“早就与你说过,石远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偏不听,差点上了他们的当吧!”

他们石家犯下了大罪过,所以必须找个替死鬼为他们顶罪,你要是听他们的话,逃跑了,就成了他们的替死鬼!”

陈川一时间晕头转向。

石远的表现不似作伪,可知人知面不知心,痛苦是真,不代表他所有的话都是真的。

只将真话讲一半,也可以达成误导他的作用。

并且他说的话又神神秘秘、遮遮掩掩。

师傅的解释虽然有一些奇怪,但至少给他一个完整的解释。

那师傅的话就更可信了吗?

骗他伐了那么多树,不就是为了因为别人不愿意做这个沾染罪孽的脏活吗?

就算他再怎么往石家父女身上泼脏水,洗脱不了他身上的疑点。

陈川感到了心累。

他现在很想整出来一个天眼什么的,把这群黑心人的心脏脾脏都照出来,看看这些人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看他又明显没有什么天眼。

记得之前有个金甲神人曾经查过他底细。,说什么‘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他一个穿越客当然不在这个世界的五行之中。

那金甲神人竟真以为他是什么大能,真是可笑。

如果他真的是大能,岂会被眼前这事给难倒。

“师傅说的是。”

一家之言,听也无用。也没必要在师傅面前提出质疑,显现出自己对他的不信任,只会给自己的逃跑之路增添几分困难。

刘师傅满意的说道:“你先收拾一下东西,我这就给你拿布匹。”

刘师傅离去之后,陈川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会。

他很快就摸到了一块清凉的硬物,陈川放下心来,“那玉石还在。”

他又钻到床底,拉出来一个布包,打开之后,就见到几许黄白之物。

那是之前从陆家叔侄那里得到的金银。

他将布包又掖好,裹在衣服里面,用黑布一包,背在身上。

这时候,师傅也回来,他拿了一匹纯白的丝绸,对陈川说道:“也不知道你家需要什么颜色的,索性拿了一匹白布,拿回去用什么颜色,染染就好。”

陈川在心底默默说道,这颜色可不吉利啊,

可能此世并不讲究这个吧。

他接过丝绸,就意识到这匹丝绸的珍贵,料子顺滑,白如冰雪般洁净。

刘师傅又拿出几块碎银,塞到陈川的手里。

“虽然没有称过,但也应该有个四五两,你且拿回家去吧。”

陈川接过银子,用布袋装上,用绳一扎,收进衣服的内兜里面。

陈川又在师傅的操持下,带了一天的食物,并一葫芦水,全都带在身上。

他带着这些东西,出了铺子。

临走之前,他又望了铺子一眼。

“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原身的家离这里只有两座山的距离,但他并不想回那个家。

他捡了一根较粗的树枝做手杖,翻山越岭,先是经过了原身的那个村子。

望着在田野中劳作的农夫,他只看了一眼,就钻进了林子里。

陈川很怕遇见‘熟悉’的人,原身的熟人不代表是他的熟人。

遇上了只会让他无所适从。

陈川继续赶路,翻山越岭,一直到了傍晚,寻到一所破庙,才停下脚步。

他抱着对付一宿的想法走了进去。

推开尘封的大门,便见一股灰尘铺面而来,将他呛了个不轻。

他躲在一边,待尘埃散尽,方才进去。

一进门,就见得到处都是枯草,角落处有一个无头石像,看形制像是一个佛像。

陈川在一旁见到了石像的头部,那是一个宝相庄严的佛陀。

一见那佛像的模样,陈川就感到一种熟悉感

“地藏菩萨像。”

而在他的灵台之中,也有一个类似的雕像。

他笑道:“这不会和我灵台那个有关吧。”

他马上收起笑意。

还真有可能。

这地藏菩萨像破碎之后,与地藏菩萨本身失去了联系,然后让孤魂野鬼占了形体,篡夺了形象。

然后又因缘际会,进入他的识海之中。

“此事倒巧得很。”

他敲了敲自己的头,自语道:“若你是你的本体,你尽回去。如果你想要回到里面,我还可以赠送你一点灵性,就当临别礼物了。”

识海没有半点动静。

陈川失笑道:“倒也是。你在我识海里待得好好的,哪里看得上这座断了头的雕像?”

“既然不想回去,那就在我的识海里好好待着吧。”

“若是有什么妖啊,鬼啊什么的,要袭击我,到时候你可别掉链子。”

自言自语了一会,陈川盘坐在地藏菩萨像前,他从包裹里拿出面饼,就着葫芦里的冷水,凑活着先吃了一顿。

天马上黑了,陈川和衣而睡,他靠在菩萨像上,进入了梦乡。

……

依旧是内视。

陈川操控出来的气血漩涡此时似乎遭受了重创,已经没有了昔日汹涌之势。

那一缕缕气流,也从血红色变作纯黑,围绕着菩萨像流动。

飞剑依旧在吐出灵性。

菩萨像从昨日纯黑之色,染上了几层金粉。

身后血红的光环,也镀了金。

陈川的心中闪过一丝担心。

将灵性全部交给这菩萨像真的好吗?

会不会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临到想要祭炼飞剑的时候,这灵性就抽不出来了?

更让他担心的是,由于走的匆忙,他已经断了大部分的气血、灵性来源。

单凭他的力量,去补充这两项东西,不知道要花多少力气。

祭炼的进度,就不得不推迟了。

“看来得想办法补充一点气血了!”

“可除了朱果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补充气血?”

灵台的东西已经做好了,陈川也没什么可做的。

没有师傅接引他进入白猿梦境,陈川很快从内视脱离,正要进入睡眠。

就在这个时候,一缕白烟从外面飘了过来,在菩萨像前绕了几圈,钻进了陈川的鼻孔里。

陈川也再次进入了陆青的经历。

……

陆青完成‘猿神’第一变之后,就一直在积攒着气血,打熬着气力。

虽不用和过去一样,和山下那些刚入门的猴子比斗,来竞争果子。但还是要与那些同样完成‘第一变’‘第二变’的猴类进行切磋,磨砺武技。

陆青的战斗经验和家传武技,依旧能让他在战斗中占到便宜。

连胜了五次之后,他的敌手就悄然变成了‘猿神’第三变的猴类。

现在战斗比之前的更密集,强度更大。

猿神宗,竟然一日给他配发了三个果子,以补充他们的消耗。

就算这样还不够,到后面,他已力尽。

他的敌手也从‘第三变’变成了‘第五变’。

每经历一次变化,猴类的力量都会经过一次大的提升。

战到‘第五变’,他甚至接不下对方的任何一次攻击。

他只能兵行险着,破坏了对方的武器,方才险险赢下战斗。

在切磋结束之后,藤甲猴子为他带来了额外的朱果,让他补充了气血,以应对晚上的战斗。

还是那些猴山之猴,还是那些黑影。

陆青拎着火刑棒守在山道旁,将黑影一一干掉。

在杀掉五只黑影之后,他也凑够了猿魔第二变的灵性。

他就这样开挂似的,连胜了几天,对手居然变成了‘第九变’的猴类。

陈川已经无法计算对方到底给他输送了多少灵性和气血。

现在的他终于有了一丝躺赢的感觉。

“没想到这个脑子不大好用的陆青,居然会这么强。”

陈川在一旁加油助威,并看到了一些与他有关的片段。

草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