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仙帝当代氪

第92章 科幻大片

竟然这么容易就开门了?

涉世未深的楚止几人并没有思考这其中会不会隐藏有什么陷阱的问题,几个愣头青就那样闯了进去。

“嘎吱——”

魏连走路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这会儿还在距离不远的地方,旁边又是一辆黑色的车子,紧急制动停到了路边上。

这辆车让魏连有些眼熟——和刚才那群愣头青开的一模一样。

车子里面的两个人相当焦急,副驾驶的女人甚至开始手舞足蹈。

“楚止那孩子,怎么自己就闯进去了?那儿可是别人家里,很危险的!就算在大马路上争执也好……”

驾驶位的是楚止的父亲。

他盯了楚止母亲一眼:“他这么大了还一点警惕性没有,都是被你惯的。现在正好让他长长记性。

就一个院子而已,还有我们在旁边蹲着随时准备救他,不会出事儿的,你放心吧。”

魏连刚将目光从这辆车上挪开,一抬头,在后面看到了接连而来的许多辆车。

都是同样的品牌,同样的型号,甚至同样的颜色。

换句话说,除了车牌号之外,别的所有地方都一模一样。

从前挡风玻璃上可以看到驾驶位和副驾驶位上的两个人。

这让魏连的目光有些呆滞。

他简直觉得,连里面坐着的人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些人看起来身材相当魁梧,穿着同款的黑色衣物,像是一只手就能将人的脑袋从头上拧下来的类型。

已经拨打了第二次,房先生的电话终于接通了。

“房先生?我是魏连。我现在在苏毅家附近的街道。

这边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觉得有必要给您汇报一下……”

包括楚止在内的四个人,手持铁棒,或是搭在肩膀上,或是直接拿起来朝着苏毅,相当有气势的往前走去。

“好了,乔拉,把视觉屏蔽重新打开吧。外面的显示屏也顺带修复了。”苏毅的声音比较大,朝着天空中喊道。

这莫名其妙的行为让楚止疑惑了瞬间。

不过他很快又露出了笑容,刚刚那气势十足的模样重新挂在了脸上。

“哟,你这是被我们吓到说胡话了?”楚止喊道。

这四个人一齐大笑了起来。

周围忽然之间暗了一瞬,在这刹那之间天空似乎变得模糊了,有一种隔了一层磨砂玻璃的感觉,但又很快恢复了正常。

至于外面那块显示屏,自己用一种难以解释的方法修复起来,在一阵蠕动之后恢复如初。

楚止他们当然不会将这怪异的天象归咎在苏毅的身上。

他们只当这是乌云路过的插曲,没有放在心上。

“苏毅先生~

乔拉检测到有许多双眼睛正在注视着您的别墅。

请问您希望怎么处理?

乔拉最近在影视剧集和剪辑教程里学到了许多小技巧,可以帮助您伪装任何的情景。

您可以模拟出他们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甚至和您成为朋友,一块儿吃顿火锅;也可以让他们被您教训一顿,头破血流。

当然,乔拉还有更加夸张的做法,您可以让他们表演一个原地飞升,或者羽化成仙;变个身成为高大威猛的巨人、直接返祖变成一只没有驯化的大猩猩也是可以的!”

楚止的身上传来一阵凉意,哪怕他的后背已经湿透。

四个人往周围看了看,浑身颤抖。

这个声音明明只是相当可爱的声音。

放在他们的耳朵里面,却变得相当惊悚。

这声音就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根本感受不到它具体的来源,只能感受到每个方向都充斥了它。

话语里的内容更是让他们恐惧。

虽说前面带了句“伪装”,但是他们一时之间不能确认那是什么意思;对形容出来的这些场景,他们倒是理解得清清楚楚,配合着这空灵的声音,让他们不得不想象起话中形容的场景,然后生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在不久之前,这四个人还相当自信,总觉得前面不远处站着的那个男人软弱可欺,凭借他们的拳头,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场子找回来,报了前面的两拳之仇。

但是现在,他们不由得心虚起来,手握得更紧了,只有这武器能给他们增强一点点信心。

将里面的场景屏蔽了,却没有带来任何的恐慌,楚止的父母坐在最前面的那辆车上,依旧在仔仔细细的观察着。

闯进去那四个人呆呆的站在院子里,什么动作都没有。

虽说奇怪,却也足够谨慎,楚止父母并没有冲进去的想法。

听到了乔拉这相当丰富的讲述,苏毅都惊讶了:“你还会这么多呢?都给他们安排一下吧,先是被我打到鲜血淋漓,然后突然之间爆发力量,变成超级英雄。你应该看过这方面的电影吧?就按照那种来,把牌面拉满,反打我,把我打得不成样子。

然后在他们快成功的时候,变出一个飞鹰或者巨型猩猩之类的东西,一下子把他们抓走,弄成功亏一篑的样子……

能做得到吗?这可能都相当于一场科幻大片了。”

“没有问题!”

苏毅仿佛看到了乔拉那跃跃欲试的样子。

但他不知道的是,不知道有多少台闲置的电脑,要在此时遭殃了。

“喂,你在那装神弄鬼干什么呢?怎么,弄个环绕式的音响,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就想吓唬住我们?告诉你,我手上这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你居然敢无视我,我告诉你,你——”楚止的声音相当大,似乎这样能增强他的信心;只是这些狠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那这几个人已经进来了,拿他们怎么办?”另一个声音传来,一只兔子从苏毅身后的门里蹦了出来,扑向苏毅,在碰到他的一瞬间变大,属于兔子的特征只剩下了尾巴和耳朵。

胡洛柏趴在苏毅的肩膀上,一双媚眼看着前面那几个人。

“我还没有想好。”苏毅懒得回答这几个混混,只是对胡洛柏说到,“先将他们找个地方关起来,拷问一下他们的身份?”

一双大耳朵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耳边传来了胡洛柏的鼻息,她似乎对这种处理方法不太满意。

张米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