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知人魔

焉知人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道盟

小院回廊,假山怪石,石桌小亭,看久了终是会看厌,岁月再抹去这种思绪,最后到无感,但不管怎么看,这里都是家,他的家,只有远方的游子,才会对“家”这个字特别有感触。想到这里,史青玉突然有了要回家的感觉,这些年,她好像都忘记了家的滋味,但是她不敢多看,她怕再看下去她就舍不得离开了,她还有一些事要去做,一些人要去面对,比如恩重如山的师父,情同姊妹的同门以及那忘恩负义的男人。

王大虎虽然生的粗壮,但绝非傻子,他知道她会走,就像以前一样,所以他从来也没挽留过,因为他知道史青玉决定的东西任何人都改变不了,不过既已知道她的决定如此决绝,他这时候也是很高兴的,就像她说过的那个“好”字一样,虽然他也不知道是否是其一时兴起之言,还是安慰之语,她说过就行了。

所以此刻他问道:“要去中州?”

史青玉道:“是的。”思忖片刻,接着道:“顺便找那个人。”

“帮我打听下二弟的下落。”

“一定。”

“何时启程。”

”明日待他酒醒之后。“

“那小子还真是有趣,你朋友。”

史青玉道:“对的,我朋友,不对,应该是好朋友。”

她今天是怎么了,她本可以不解释的,但还是解释了,朋友和好朋友的确是有区别的。

王大虎笑道:“很好!”

“很好什么。”

“没什么。”

“那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

一声痛呼,然后就看到二虎帮帮主的头从池子里露了出来。

翌日,城门口,一辆马车,马车上有鲜花,有胭脂,这次还多了几坛子酒,离别最是伤感,王大虎知道史青玉最是讨厌这种情绪,也不多说,道声“路上小心”便拍马而去。

车厢内,李知焉捂着自己头痛欲裂的脑袋,此时想着,爹当时喝酒时是如此的写意和享受,而自己却这个样子,还真不算是个男人,以后得多练习练习,有酒方为好男儿,不错,得多练习,所以想起多练习,就抱起了旁边的酒坛。

看着李知焉这番举动,史青玉似笑非笑,道:“想不到你不是色胚,也不是钱奴,倒是个酒鬼。你现在脑袋应该疼的厉害吧。“

“你怎么知道?”

“因为十个酒鬼有十个酒鬼宿醉之后第二天脑袋都是会疼的。”

“难怪。”

“你第一次喝酒?”

“是的。“

“好喝?”

“不好喝。”

“不好喝还喝。”

“有酒方为好男儿。”

史青玉大笑道:“真是有趣,谁给你说的。”

“我爹。”

“好吧,你可以先试着少点喝,好男儿。”

她本可以说喝酒对身体不好,最好是不要喝酒,但是他不愿违背别人的意志,也不想拂了他人的意,这就是史青玉。

相顾无言,李知焉便取了酒坛来到马夫位,赶马而行,他突然觉得这样子也很不错,做一个马夫,有一坛子酒,边看风景边赶路,这时候就有点矛盾了,那还回去打猎不呢,管他呢,先做马夫吧,好像又想通了其中关节,所以他又笑了,笑的是那么开心。

不知什么时候,已是有人落座于他的身旁,车厢内,史青玉已暗提内力,只见此人已过而立之年,但还打扮成负笈游学的样子,此刻他高声道:“好景佐美酒,赶马逍遥笑。妙极,妙极。”

李知焉问道:“你想喝酒?”

这一问,就有点让这位大龄书生老脸嫣红了,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自然而然的把对方的酒骗过来喝了,然后对方还得跟他称兄道弟,但是被人这么一问就有点那个了,怎么说呢,大煞风景吧。

说完李知焉顺手在里面捞了一坛递过去,道:“你应该不会喝我喝过的。”

的确,这位大龄书生不会喝他喝过的,但是他怎么知道的呢?故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身上的衣服,缝缝补补了这么多次,都还是那么整洁干净,我猜你一定不会喝我的。”

是的,看似毫无道理,又好像隐隐有一些联系。所以大龄书生拍手道:“妙极,妙极,真是有趣,我叫范举,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李知焉哪管的了这许多谦辞,所以不管谁问他,都是那句,道:“我叫李知焉。”

“好名字。”

“哪里好。”

“不知道,来,喝酒。”

“好。”

说完一声大笑,酒坛就碰在了一起。

“李老弟,看你也不像是马夫,你们此去何方。”

说完不经意间看了下帘后。

“我有一个朋友在青云派,她有一件东西落在了我这里,我准备上青云交还于她。不知范前辈、、、”

“停,不介意的话叫我范大哥。”

“好的,范前辈,不,范大哥,你要去哪里呢?”

“我此去中州京安城,参加道盟的学术考试。“

“什么是道盟,什么是学术考试。”

“你不知道?”

'”不知。”

范举道:“那听范大哥跟你慢慢道来。”说到这,饮下一口酒,接着道:“道盟成立于数十年前,由于一场大战而建立,当时所有的宗门派别都有加入,当结束那场大战之后,各宗派发现这样的联盟对于整个修行界更有凝聚力,而且更有益于培养修行界的明日之子,冉冉新星,也更能促进各大宗门的交流发展,所以那时建立的道盟就保留了下来,现在道盟的盟主是德高望重的栖霞寺方丈普正大师,听说当时各门各派因为这个盟主之位,硬是差点酿成不输于魔族入侵的人祸。“

“为了不让天才湮灭于世俗凡尘,道盟建立并支持各门各派以修行法术,学习武技为主的各大学院,其中最出名的当属道盟自身的天道学院,以及一直领袖群伦的青云派青云学院。还有以南方望月斋,天香俺合力共建的南院等等。当然,也不乏有一些特殊的学院。其实我也有想加入的门派,比如点墨门,它根本没有学院,因为它每年只招一人,有时候一人都不招,而我至今也未曾如愿,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说完饮一口酒润润喉咙,继续道:“其实不是最好的学院就是最好的。”这句话听着有点拗口,所以等李知焉稍微适应一下,接着道:“而是适合自己的学院才是最好的,比如你体质为水属性,加入天道学院还好,毕竟天道学院集合天下大多数修行门派的秘籍心法,以及修行界最深厚的宗门底蕴,还有教习资源。而加入青云学院就不一定了,青云派擅长的一流,不擅长的也是太多,而水属性就不在此例。”

李知焉认真听着,只是对这个倒是没什么兴趣,仅仅的兴趣,想必也只是因为好奇,他本身就准备把“麻藤参”送还于莫姑娘后,就再回到他的深山中。只是他永远也不会想到,出来容易,回去难,当再回首整个人生时,他也不知道出来是对,还是错。不过依他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后悔吧。

不过刚听范大哥提起点墨门,遂问道:“点墨门?范大哥你应该知道李乘风前辈吧?”

范举道:“这个自然知道。”

“你能跟我说说他吗?”

“要说这李乘风大师兄,还得从点墨门说起、、、”

李知焉打断道:“等等,范大哥是李乘风前辈的师弟?”

范举干咳一声,讪讪道:“未来的,未来的,说起点墨门,这个我未来的师门,就了不起啦,点墨门门主墨翟先生精通之广,所学之杂,真是令世人望其项背,天文地理,谶纬之学,奇门遁甲,傀儡之术,农艺药学等等,点墨门有九座山闻名于整个修行界,除老师自己的擎天峰,其八大弟子各居一峰,而老师的首席大弟子就是李乘风大师兄。“

李知焉就这样直直看着他,道:“老师?大师兄?”

“都说了一定会是的。有志者,事竟成嘛。“

说完了自己还给自己打了一下气。

李知焉就一直这样看着他,直到看到他心虚,才岔开话题,继续道:“而墨翟先生几名弟子各有所长,大弟子李乘风就是一功法大师,年幼时就自创功法,比如望月斋的《清水经》以及望月剑阵都是李乘风所创。可以说望月斋能有今天的地位,是与李乘风大师兄分不开的,在哪个年代,可说是属于李乘风的年代,生于其同时代的青年才俊,莫不是一种悲哀,有时候真的怀疑错生在了哪个年代,不过在那场大战后,李乘风就消失了,有人说死于魔族魔主之手,有人说是殉情自杀,都不得而知,但终究江湖中再没有李乘风,哪个温文尔雅,哪个白衣胜雪,哪个剑法超群,哪个法术惊天的李乘风,想想真是风华绝代。”

此时,范举负手而立,四十五度望向天空,轻闭双眼,无限神往,只是刚过一个洼地地形,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下马车去。

太阳西斜,一路行来无事,将近夜色时分,这个时候不找个住宿地,可能就要露宿野外了,只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李知焉倒不怕野外露宿,毕竟这数十年来,好像都是这种日子,李知焉不在意,不代表范举不在意,不过还好他人缘广,见识宽,他知道附近有一座小庙,可暂时供三人栖身。

夜竹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