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知人魔

焉知人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8章 上古世家

袁府,迎客厅内。

众人目光如炬,死死盯着这道盟来的方主事。

不错,要是袁家三杰尚在,岂能容他在此地撒野,现在见人家婆孙俩势单力薄,就行那趁火打劫之事,这道盟行事,未免也太过分了些。

方主事亦有些露怯,讪讪道:“这魔族不是被我们道盟赶跑了吗?现在我去哪里给你讨公道?”

柳家主道:“为我袁家讨不来公道,就来我袁家讨公道?方主事,是这个意思吗?”

方主事道:“不可能你救了人,就可以任意去杀人,这事,得一码归一码。”

袁小洁道:“如此说,今天你怎么都要带小女子走了?”

方主事道:“自然,民间有谚语,‘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袁家主,还是跟本大人走吧。不要让大家都难做。”

此刻,被下人唤来的崔少爷,已来到场间多时,也已听到了上面的对话。

只见他走到方主事近前停下,道:“难做?这可是我未婚妻,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却要将她带走,这不是让本少爷更难做?”

方主事见来人是个少年,冷冷道:“谁家野孩子,聒噪。”

崔少爷怒极反笑,道:“小小道盟主事,竟也如此猖狂,没有魔族后,看来这道盟的风气,真是变了不少。”

方主事道:“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妄议我道盟行事。”

崔少爷道:“刚柳家主已然说了,这道盟,可是天下的道盟,不要总是我道盟、我道盟,让人听了烦躁,这才是聒噪,懂吗?”

方主事双眼眯起,杀气毕露,冷冷道:“没大没小,谁家的野孩子,如若无人管教,说不得本大人要为你父母代劳一二。”

崔少爷怒道:“野孩子?你要代我家大人管教我?尼玛的,你这老货算个什么东西。”

所谓遇文王施礼乐,遇桀纣动干戈,说的便是这上古时期之事,文王制礼,自然以礼相待,桀纣残暴,自然揭竿而起。

崔少爷对人对事,同样如此,他连齐云榜上,那大境界高手都敢惹,更别说一个小小的道盟主事,激动处,自然脏话招待。

场中之人,算不算的上文明人,不知道,但装文明人的功夫,绝对是一等一的。

方主事也未想到,这锦衣玉服的少年说起话来,怎的如此粗鄙不堪,怔了片刻后,怒火攻心,也不再说话。一只手,便探了过去。

他知道,今日要立威,必须杀鸡儆猴。

如若今日袁家之事奏效,还得仰仗这些家主做事,自然不能拿这些家主开刀,这袁家小姑娘,也不是首选,在此地,小姑娘就是这许多人的颜面,伤了她,容易引起公愤,至于堂中那老太婆,不讹你就算不错的了。

一直找不到绝佳下手对象的他,没想到刚好冒出这么一个愣头青,真是天助我也,方主事如此想着。

崔少爷也未想到,此人说动手就动手,他虽是水之宠儿,但也只是刚进阶,对于近战肉搏,更是毫无经验可谈,一下就被方主事抓住了衣服领口。

突逢变故,崔少爷显得慌乱不堪。

也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如此,崔少爷一下就被浓郁的雾瘴包裹。

方主事见此,手中也已传来不适感,皱眉后,变爪为掌,一掌,就把崔少爷拍了出去。

崔少爷一众仆人中,那被崔少爷称为刑叔的人,急忙赶了过来,将其护在了身后。

袁小洁也奔了来,怒道:“敢在我袁府伤人。”

说完,默念咒语,便准备启动袁家的上古阵法。

方主事道:“袁大小姐,我劝你莫要如此,你看我这身服饰,如果我等在你袁家丧命,就不再是我这个小小主事来此了,我也相信,经此后,袁家不会再有机会炫耀你家数千年的历史。”

看来这方主事暗下杀心,刚才动了杀意,崔少爷被这一掌,震的气血翻涌,有血迹,已从嘴角处溢出。

袁小洁见此,忿忿道:“真是卑鄙,堂堂道盟主事,俨已有了观星境后期的修为,还对初程境行偷袭之事。”

以前总觉得奶奶处事过于软弱,此刻她才明白,奶奶经营袁家的诸多掣肘了。

不错,她能逞一时之快,将此人杀掉,但接下来,风雨飘摇的袁家,势必会受到来自道盟,狂风暴雨的报复。

方主事道:“自古以来,武道皆是以胜负论英雄,哪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道理。这次是给他一些做人的教训,让他知道,做人不能狂到没边。”

袁小洁咬牙道:“今日你方矩行对我袁家羞辱之事,我定要告到道盟长老会去。“

方矩行笑了笑,根本不在意,对于袁家,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这些年,稍微有点实力的家族和宗门,均是脱离了袁家,为什么?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这袁家,没了破空境强者,自然也就没有长老会成员的资格,就拿温家来说,这一家族最近就诞生了一位破空境强者,试问,你一个破空境强者都没有的家族,凭什么领导我一个有破空境强者的家族。

当然,你说你有上古世家的底蕴,甚至有击杀破空境强者的实力,但这怎么去长老会登记注册呢?登记注册不了,又怎么成为长老会成员呢?不能成为长老会成员,又怎么在长老会有话语权呢?

方矩行笑道:“你找的到道盟长老会吗?要不,在下为袁家主带个路?”

袁老太君道:“方主事,你这意思,是欺我袁家长老会无人吗?”

方矩行没有说话,却点了点头,意思很明显,就是如此。

袁老太君叹息道:“我本以为,凭我处处忍让,就能让袁家稍微喘口气,韬光养晦一段时间,等袁家人丁兴旺了,再作计议,但这世间,终究还是逃不过一个强者法则。”

说完,便从衣襟处,掏出一枚符篆模样的东西,犹豫片刻后,继而捏碎,道:“老身最不喜麻烦他人,终究还是逃不过麻烦他人........哎!”

就在此时,迎客厅外,小园内。

朝上方虚空看去,此时这虚空,像是花瓶被人打碎,裂痕正慢慢朝花瓶周围延伸,直到全部裂开。

徐家主就在厅外小园,见此,大为震惊,对旁边那黄家主,支吾道:“黄兄,你说这.....这....这不会吧。”

黄家主感慨道:“亲眼所见,还有什么不会,要在大陆破开空间通道,所耗之大,实非你我所能想象,真是大手笔。”

徐家主道:“倒的确如此,不说建立传送通道的阵法,就说这传送一次的消耗,也够我们辛辛苦苦干一年,你说,会不会是道盟总部的人来了。”

黄家主道:“应该不会,袁家与道盟交集甚少,道盟没必要在此地耗费巨资弄个传送阵。即便弄,也不会将坐标定在此处。”

说到这,径直朝方主事那里努嘴。

空中裂缝在变大,大到能走出一人时,也真的从空间裂缝处,走出了一人,一位女人。

这女子,再无妙龄芳华,不过却保养得当,看上去与年轻女子无异,

当然,比起年轻女子,又自有一股年轻女子所没有的成熟风韵。

只是眉宇间,好像锁住了许多往事,看上去愁容满面。不过一见到堂中正坐的袁老太君,这愁容,又舒展开来,有了些笑意,只见她道:“倩儿拜见姑姑。”

袁老太君同样一笑,不过泪花隐现,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并在椅子上,挪了半个身位,让她坐下,像是有许多话要说,急道:“我的倩儿啊,真是苦了你了。我们许久没见了吧。哎,天意弄人,我们本可以天天见面的........”

来人正是崔家三公主,崔倩儿,也是下面躺在地上,那崔少爷的姑姑,更是一位破空境强者,自然也是道盟长老会的成员。

若那场意外没有发生,她也嫁到了袁家,说不得与袁家三爷的爱情故事,已传为江湖中一段佳话。

毕竟两夫妻同时登顶人间强者的,在大陆不是没有,至少应该很少,凤毛麟角。

只是可惜,世间,哪有如果?

崔倩儿在笑,不过听到此话后,笑容却有些惨淡,道:“每个人的命,都不一样,姑姑不需如此感怀。”

袁老太君道:“你劝我如此,你何不先劝劝你自己。”

崔倩儿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话锋一转,道:“话说凯小子到了这里,他没弄出什么事,给您添麻烦吧?”

袁老太君刚欲答话,崔少爷就在下首处,接过话头,气喘吁吁道:“姑姑,你能...不.....能稍微把本天才....想象的正面一些。”

崔倩儿循声而至,见到崔少爷后,本已蹙起的眉头,此时蹙的更紧,道:“谁将你打成这样的?”

闻此,场中数百根手指头,便齐齐指向一人。

这女子来时露出的破空境气势,再加上这大手笔的空间通道,再结合袁家这些年那个“秦晋之好”的传言。

场中之人只要不是傻子,应该都知道这来人是谁,这来人来自哪里,这来人又代表哪个家族。

不错,场中之人,均非傻子,所以他们知道,这女子,定是来自那上古世家,崔家。

夜竹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