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软在我心上

第2章 是害羞

黎星沉:“……”

他的声音像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来,让黎星沉彻底清醒,她急忙松了手,后果就是重心没稳住,还是摔了一跤。

江从正了下裤子,不咸不淡看她一眼,非常高冷地选择了袖手旁观。

其实也没什么,他的T恤下摆够长,外部视觉上别人只能看到裤子被往下扯了一个档次,黎星沉是因为离得近且角度又比较低,才看到了他的...

黎星沉整张脸都晕上一层绯红,扶着墙慢慢站起来,一时间垂下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道歉。

这边的动静太大,终于有老师注意到,从走廊那边赶过来询问情况:“快上课了,都围这边楼梯口干嘛呢?”

见有老师来,想吃扒大佬裤子后续瓜的人都纷纷脚底抹油,识时务地溜了,空气终于重新流通起来。

待这位老师走近,已经没剩下多少人了。

看见又是江从,老师眉皱得很明显,先把后面杨浪那几个男生打发了回去。

最后就剩下他俩,目光在俩人之间转悠了下,老师叹了口气质问起江从:“你怎么还欺负女同学呢?”

江从:“?”

这次江大佬还真是被冤枉...

但也不能怪老师误会,这俩人站一块儿,身形差一大截不说,一个手插口袋眉目冷冽,看起来拽得不行,一个跟被人提着后衣领的小白兔似的,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再加上江从过往的种种恶劣行径,欺负女同学的结论也不难下。

眼见老师误会了,黎星沉更加内疚,忙跳出来解释,可又着急得磕磕巴巴:“不...不是,老师你误会了,他...他没有欺负我,是我...”

不知道怎么说,黎星沉后面的音量越来越小,江从眉毛拢着,偏过头看她,有点命令的口吻说道:“你要解释就好好解释。”

黎星沉抬起头,眼神中蕴着对他话里的不解。

“你这样显得我在威胁你。”

黎星沉:“......”

“难道没有吗?”老师瞪他一眼,一把将黎星沉拽到自己身边来,“这位同学你别怕,有老师在这儿呢,有什么尽管说。”

她手指在身前绞着,实在难以启齿:“就...就是...”

不说可能就要给人家扣上一顶校园霸凌的帽子了,黎星沉眼一闭心一横,“就是我...”

“就是她看上我的裤子了,跑过来问我要链接。”

老师:“......”

“你瞎胡扯什么呢?”

江从朝黎星沉微扬了扬下巴,“不信你问她。”

老师狐疑地看向黎星沉。

黎星沉此时脸已经红透了,知道他在给自己找台阶,低声打配合道:“是这样的,我觉得...他的裤子...”

为显真实,黎星沉又打量了一下他的裤子,接着说:“口袋挺多,还挺时尚的。”

“......”,老师紧锁着眉,明显不信:“要个链接这么卑微?还有...你脸怎么这么红?”

“…啊?”黎星沉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脸,温度烫得惊人,“我...这裤子...他...”

江从看着她脸越憋越红,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有些带不动的心累。

不想说实话吧,还一点谎都不会撒,也不知道是乖还是怂。

他很无奈,不想再浪费时间,“是我欺负的她,行了吧?”

反正多件欺负女同学的履历也不是什么大事。

老师一副破了大案的表情,黎星沉却急得往前迈了两步,突然提高音量:“真的不是,我...我不是卑微!”

音落,江从和老师同时把目光投到她身上,似乎都在等她接下来的话。

老师是听取证言般的认真,江从则是饶有兴味。

头脑一热,黎星沉想起刚刚的表白事件,莫名找到一个借口,硬着头皮往下扯,“其实是...是害羞。”

老师有点没懂:“什么?”

“我...我一想到能和他...穿同款裤子,就...就还挺害羞的。”

老师:“......”

江从眉梢挑起来,脸上表情颇有种“哦...原来你也觊觎本少爷”的意味。

说完黎星沉就懊恼了,唉...还不如直接说扒裤子呢...绕这种弯干什么?

“学校禁止早恋!是要受处分的!”老师义正严词地跟她重申九中校规。

“我没有...”黎星沉小小声地说,算了,不解释了,越来越乱,她深深地埋下了头,明明只是想去三楼报道而已。

老师告诫完又转向江从,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无声胜有声,那眼神就像是在责怪他:干嘛长这么帅祸害人家小姑娘?

江从还是那副很拽的样子:我的错?

老师正欲再开口说些什么,上课铃响了,她手里抱着课本,应该是这节还有课要上。

这俩人毕竟不是她班上的学生,既然没出什么恶性霸凌事件,警告也警告过了,她催促道:“赶紧回去上课!不许在外面逗留了!”

她看了一下腕上的表,随后匆匆转过身要回去上课,但没走多远又想起什么事,回头冲他俩补充道:“也不许带手机!要什么裤子链接...”

说完还略有嫌弃地看了一眼江从那全是口袋的裤子,“快点回去!”

等到老师走远,进了某个班门口,黎星沉忽然朝他鞠了一躬,“真的很抱歉。”

江从现在才注意到她背上的书包,问:“新来的?”

“嗯。”黎星沉闷闷地回应。

“…你能不能先平身?”江从看着她甩到一边的马尾,“本来就挺矮的,我现在和你说话脖子很累。”

黎星沉:“......”

她站直身子,又道了一次歉:“对不起,你的裤子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要有用的话,那他江从这么多校霸行为还真是白干了。

“对不起这三个字能让你心里好受点,可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啊。”他语气闲闲。

黎星沉还没有听过这种“说不出来哪儿不对但听起来就是很有道理”的话,一时哑口无言。

口头道歉不行的话…沉思了几秒,她忽地抬起头,“那我赔你吧。”

江从哼笑一声,“赔什么?赔我个同款裤子?”

黎星沉:“......”

目光移到他裤腰那块儿看了会儿,黎星沉缓缓对上他的眼,神情认真道:“要不...我赔你个腰带吧,下次...没这么容易掉。”

江从:“......”

酥九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