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罗杨

刑警罗杨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0章

罗杨和宋远山,回到了办公室,看到办公室没有人。

“咦?领导,他们人呢?”

罗杨向宋远山问到。随手把去学习的文件,放到了自己办公桌上。宋远山直接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

“他们俩去审艾达厅了。”

说完,宋远山又拿起笔,继续他的工作。

“哦,那我也去看看。”

“嗳,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宋远山头也没抬的叮嘱了一句。

“好嘞。”

可当罗杨的说话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人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门却依旧敞开着。

宋远山没有听见关门声,抬起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办公室,又看了看距离自己差不多有十米远的门,内心开始纠结……

杨娜和张振,应该是在三号审讯室,罗杨直奔这里而来。路过一号审讯室的时候,透过窗口,他看到了里面坐着一个女的,正是孔庆功的情人,友邻宾馆的经理汪春华。

罗杨只是看了一眼,就径直走到三号审讯室门口,门口一名执勤的干警,看是罗杨,两个人只是微笑的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了,罗杨直接推门进入了审讯室内。

杨娜和张振正在和艾达厅较劲呢。听到身后开门声,两个人都回头看了一眼,看进来的是罗杨,又都扭回头,盯着艾达厅。

艾达厅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靠在审讯椅的后背上。

“好像不太配合啊?”

罗杨拉开椅子,走到审讯桌后,还没坐下之前,瞟了一眼空荡荡的审讯笔录。然后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

“除了一句他没杀人,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张振说着,拿着笔录放到了罗杨面前,罗杨扫了一眼,把笔录给张振推了回去。抬头看了一眼艾达厅。

“抽烟吗?”

“抽。”

呵呵——

罗杨笑呵呵的又站起身,走到艾达厅近前,掏出烟,给艾达厅递了一根,艾达厅一看,不是华子,有点不情愿的接过来。

“我们可没那么富余,对付冒烟儿就行了。”

罗杨见他接烟时的表情,就知道艾达厅怎么想的了,一边解释着,一边掏出火机,给艾达厅点着了香烟。

然后看着艾达厅,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之后,罗杨转身走回到审讯桌,把烟放到桌面上。

“张哥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么跟咱们大记者扣帽子,搁这我,也不会说我杀人滴。你说是吧艾记者?”

罗杨自言自语的说着,最后问向艾达厅。

艾达厅见终于有个人肯定了自己没有杀人,不知道是看在罗杨给他烟的面子上还是出于其他想法,他终于开口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就是,我一直说我没杀人,可是两位警官就是不信。这回连你们自己都说我没杀人了,那就快放了我吧。”

罗杨露出一副惊慌说错话的表情。

“哎哟,我可没说你没杀人啊,我是说你不会承认自己杀人的。你可别乱说啊。”

顿了一下,罗杨继续说到。

“从目前的现成证据,确实没法立刻证明你杀人了。不过……”

罗杨说着把桌面的一叠审讯稿纸拿起来,翻了翻,杨娜和张振都注意到,那就是一叠空白的备用稿纸。

“哎呀,这上面法医说的是……死者生前有被侵犯的痕迹。”

放下手中的稿纸,罗杨看着艾达厅。

“我说你强奸了被害人,你没意见吧?”

杨娜和张振好像明白了罗杨的意思,也一同看像了艾达厅。在这种目光的逼视下,艾达厅心里立刻就乱了。

“我没有强奸,我们是你情我愿的。”

“对嘛,我也觉得是,毕竟你是知识分子,不是歹徒,那你能说一下吗?”

艾达厅像是遇到了知音一样,立刻扭转了之前的态度。

“我和老孙……哦,就是孙立峰,你们的宣传科长,一起在宾馆的餐厅吃饭……”

艾达厅就将怎么和孙立峰吃饭,饭前给房间打电话叫刘夏,而刘夏没接电话,一直到自己喝完酒回去房间,怎么和刘夏发生的关系,再到自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醒来就是被警察叫醒的这个过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艾达厅说着,张振认真的记录着。

“就这样我醒了,就看到你们了。”

说完,艾达厅就这样看着罗杨。

罗杨一脸差异的看着艾达厅,表情那叫一个认真。

“说完了?”

“嗯呐,说完了。”

“不对吧,她那么年轻,你又有媳妇儿,她怎么会跟你呢?不可能吧?”

“她是为了留在我们报社,那我又是领导,所以她就跟我了。”

“你们报社没有其他领导吗?你这么说也不合理啊。”

“我是她的直接领导,如果我在她的评语中笔尖一歪歪,那她别说留在我们日报社,就是其他报社也难……”

说到这里,艾达厅好像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就不继续说了。

罗杨却是适时地补充到。

“当你把这一切后果,都跟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说了的时候,这个女孩子也就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吧?”

艾达厅低下了头。

啪——

罗杨一拍桌子。杨娜和张振都吓一跳,艾达厅更是被吓的一个激灵。

“你利用职务之便,威逼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逼得她和你发生不正当关系,这不是犯罪是什么。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小女孩被你逼得跳楼了,你知道吗?”

罗杨义正严词的说到,杨娜和张振也愤愤的盯着艾达厅,艾达厅看着三个人愤怒的目光,缓缓用手捂住了脸。

“我有罪,可是我真的没有强奸刘夏啊呜——”

艾达厅哭了。可能是罗杨的话震慑了他,也可能是他良心发现。哭了几声后,艾达厅抬起头说到。

“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如果不是喝了酒,我也不会做出这么……这么下作的事。我跟刘夏,其实是想建立一种相互喜欢的感情的……”

艾达厅断断续续的说着。

按照艾达厅的说法,艾达厅有妻子,还有一个儿子,现在在读高中,是早年父母给介绍的,自从怀孕生孩子之后,就待岗在家了,每日里除了相夫教子,就是唠叨艾达厅。

应酬喝多了要唠叨,和女同事出差要唠叨,下班晚了要唠叨……

码字不用名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