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尊从游戏里跑出来了

我家师尊从游戏里跑出来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28. 孙砸,爷爷来看你啦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干什么?

……

自打从堂里出来,徐念人就傻了,满乃子都是脑子,呸,满脑子都……

……他狠狠薅了薅头。

妖精!绝对是妖精!

刚刚那场面,但凡再多看一眼,系统制裁怕是就要砸下来了,那可是无差别秒杀的天罚,自己都多久没死过了,这要被天罚劈死一次,不得被他们笑话一年??

她肯定是故意的!

故意…那个……“卧槽!游戏里也可以流鼻血的吗?!”徐念忽然感觉鼻头一热,抬手一抹一摊血红,当即捏了个坎卦洗了洗,然后反复重复“绝对不能再想了”,要找点事儿分散注意力……

打开系统通话:

“简…简笙。”

电话那头隐约觉得他语气不大对劲,但也没多想,回复道:“怎么了?”

“你现在有空吗?”

“有啊。”

“叫…叫上斐廉,咱们去一趟西野矿山,我看能不能查一查神之厌的去向。”

“好,那星陨城见。”

使劲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揉了揉脸蛋子,让自己看上去正常点,然后徐念开始捏卦印,结果花了比平常多两倍的时间才成功拉起术式……

脸色顿时一垮:

看看,妖精!红颜祸水!仅仅这样就影响到他结印的速度了,这要是……

哎呀…造孽啊!!

——

片刻后,星陨城南城门。

等了老半天的简笙和斐廉终于等来那熟悉的袖珍龙卷风,可眼瞅着徐念朝他们走过来,总感觉有什么问题。

“你这是……让盐堂主给榨干了?”斐廉挑着眉问。

“啥??”徐念也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没反应过来。

“你俩午后回的往生堂,现在太阳都快落山了,嘿嘿,挺持久的嘛……”

“滚,系统天罚让你吃啦!”徐念飞起一脚,却被斐廉躲开了。

“所以说,不要入戏太深啊徐憨憨,周围这一切可都是梦幻泡影啊!”

梦幻泡影?

徐念忽然送给对方一个古怪的眼神,冷哼一声,先一步朝城外走去。

后面俩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他这是咋了。

西野矿山其实是游戏里一个挺有名的地方,因为它出产灵域中铸造武器最常用的一种材料——暄铁。

魇杀们用的武器,主体都是用能够贮存阳光的材料打造的,可以对魇造成更为有效的杀伤,而这类材料中,暄铁是最基础的一种。

挖矿这种活计,那肯定没什么玩家愿意干,所以矿山和矿镇这边基本都是npc,之前简笙提到的有关跟烟火社的分成,其实就是收购份额,毕竟青冢是最早保护过镇民的公会,所以镇民的主要交易一般会从他们这里过一手。

昨天玩家们跟神之厌和伥影集交手的地方,主要在矿山西侧山脚位置,天色完全暗下来时,三人来到这里。

从周围坑坑洼洼、狼藉不堪的情况,也能大致推断昨晚的战况有多激烈。

“从始至终,没有对神之厌造成任何伤害是吗?”徐念问。

“可不,也不是第一次跟五更交手了,但压迫感还是那么强,每次靠近都感觉自己要被秒杀了一样。”斐廉很少说这种有些挫败的话。

他上次交手五更好像是两年前,五更之五——疯叉,也是当年暮行山事件最主要的刽子手。

往事不提,昨晚那么多人、又不乏高手,居然都没能划拉到神之厌哪怕一下,可见五更有多强。

“伥影集呢?”徐念又问。

“快被我们砍成人彘了,不过既然被救走,应该还能再生。”斐廉愤愤道:“你说这些狗东西,一次砍不死,再见就又生龙活虎的,是不是变态过头了?”

“那对面呢?就算把你砍死了,居然还能复活,你说气不气?!”徐念调侃道。

斐廉顺着胸口:“嘶…你这么一说,舒服多了……”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能复活了,你们还会这么义无反顾吗?”忽然,简笙的一句话让两人陷入沉默。

不一会儿,斐廉笑着打趣:“开什么玩笑,不能复活谁还玩这破游戏。”

简笙点头:“也是。”

另一边,徐念松开紧皱的眉头,对两人说:“走吧,去那边看看。”

矿山脚下原本应该有一些窝棚、脚手架以及大型器械什么的,现在已经全部被毁掉了,战场从西侧一路蔓延到北侧,甚至半山腰还有些痕迹。

眼下,在一处倒塌的瞭望塔旁边,三个人蹲在地上,简笙和斐廉聚精会神地做着吃瓜观众。

徐念在他俩中间,手里端着一块司南,从地上捏起一撮被血液染红的砂土,放在勺子里,静候片刻…

“啵…”

一道若有似无的水滴声响过耳畔,司南勺突然晃了晃,然后无风自动,摇摇曳曳地转了两圈,最终停在西南方向。

三人齐刷刷抬头朝西南望去,赫然望见西野旷镇的百家灯火。

“走。”

徐念收起司南,率先动身。

两人紧随其后,斐廉忍不住说道:“妈的命系真神奇,每次看我都想删号重来!”

“就你?结个印都能让手指打结,老老实实在洪系待着吧。”徐念毫不留情地嘲讽。

“你特么每次都说一遍,烦不烦!”

“其实他说的没错,命系于你而言弯弯绕太多,并不适合。”简笙劝道。

“诶呀我知道,就那么一说,我才舍不得我的夯昊棍呢。”

说笑间,三人迅速接近镇子。

神之厌没有受伤,所以刚刚司南定位的目标是伥影集,现在三人只能祈祷他俩还在一块。

生意上的事有系统和专人打理,三人都没怎么来过这地方,所以跟镇民谁也不认识谁。而且刚刚入夜,这边差不多饭后不久,街上也没啥人,三人一路收敛气息,跟着司南的指向来到镇北头。

最后,停在一座茅草房院外。

“就是这里了。”徐念悄声说。

“昨天打成那样,都以为他们跑掉了,结果神不知鬼不觉藏在这里,他们到底要干什么?”简笙也看不懂了。

“附近没有听到有关转生之药哪味药材的消息吧?”徐念问。

简笙摇头:“从未听说。”

俩人都陷入不解中。

过了几秒,徐念忽然意识到一件事:“那二货呢?”

简笙闻言来回看看,忽然,俩人视线同时定格在左前方、倒吸半口凉气:

只见斐廉蹑手蹑脚地靠近茅草房房门,抬腿“嘭”的一声一脚踹开:

“孙砸,爷爷来看你啦!”

火烧长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