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学者的非日常

第18章 白镜是谁(1)

江然正在家打着游戏

是一款魂系游戏,名字叫做亡者之诗

它的趣味和套路都是非常普通的魂系游戏,几乎没有任何新奇的地方

但它的敌人AI很高,还有,画面很棒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真实感

关于这点,江然有点耳闻:制作人使用了神奇道具提升游戏的“真实感”

至于说敌人AI很高只是程序员写的代码厉害,制作人还不敢用活的神奇道具制作敌人

关于游戏的介绍就到这里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

江然暂停游戏,走向门口

他打开门,那个奇怪的白发女人正拎着一个黑色手提箱站在门外

江然默默握住了口袋里的神奇道具

“对不起”白发女人给江然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这个角度···

江然默默移开了视线

神奇学者愿意主动进入别人的主场一般来讲都是示好,极少数是偷袭

“上次我对你说了一些出言不逊的话,真的对不起”白发女人将手提箱放在了客厅的桌上

“这些是给你的赔偿”

她打开了手提箱,里面是一沓沓红色纸币,堆满了整个箱子

江然皱起了眉头,无功不受禄,这钱他如果收了,根据寻宝猎人的“代价”世界下一秒就会毁灭吧

“你来这里干什么?”江然翘着二郎腿坐在了电竞椅上,看着在一旁站着,显得坐立不安的白镜

“那个,你,不,您知道米特纳吗?她大概是一千多年前的一位魔法师,活跃在世界各地”

“米特纳?”江然歪着头在安告诉他的神奇学者历史中思考了好久,随后他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有····吗?”

没办法,他那时才20岁,会在安的讲述下睡着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好吧,江然觉得自己那时有些问题,不过这不重要

说不定,就在他睡着的那个时间点,安讲了关于这位魔法师的故事?

在经历了一些事后,他已经不敢十分确定的下结论了

“她做过什么事吗?额,我是指比较出名的那种”

“她曾经在极寒之巅杀死过巨龙,也曾用实际级魔法摧毁陨石···”

“魔法?不是神奇道具吗?”

江然的表情有些不确定,据他所知,在这个世界里,魔法是不存在的,取而代之的超凡力量是神奇道具

神奇道具的种类和能力几乎涵盖了一切,那么,有几个能力看起来很像魔法的神奇道具,应该也是很正常的吧

还有巨龙······应该是有智慧的神奇道具吧?

“我记不清了,那让我来问一个问题吧”

“那位大魔法师,米特纳是谁?”

白镜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门外,随后长叹一口气,坚定的说道

“我就是米特纳”

·······

“我在摧毁陨石后就因魔力透支死了,在临死前,我把我的灵魂寄宿到了一个人上面,之后我的灵魂随着那个人的血脉流传下去···就这样,我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千年”

“那么,促使你醒过来的契机是什么呢”

“那个人的后代,除了我以外,都死绝了,所以我分散在外面的灵魂检测到只有我一个人活着时就全都聚在了我身上”

“还有,我看到了我的遗物,这么说好像有点奇怪,总之就是非常熟悉的神奇道具,我激活了它,它得以让我完全苏醒“

“嗯····你能把那个神奇道具给我看一眼吗”

“····”

白镜很谨慎,她闭口不言,分明是不想给

原因也很简单

江然嗤笑了一声,从百宝箱里随便拿了几件神奇道具丢在地上,丢在白镜脚下

“如果我抢走了你的神奇道具,那你就把这些拿走吧”

白镜低头拿起脚下的神奇道具,她感受到了这是真货,一方面对如此珍贵的神奇道具被扔在脚下感觉不可置信,一方面又全身颤抖,动弹不得,站立在原地

江然站了起来,走到了白镜面前,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了镜子

随后,他坐回电竞椅,开始端详起镜子来

白镜抱着那些神奇道具瘫坐在原地,仿佛全身的力量都被抽走

那一刻,她从江然身上甚至感受到了杀意,只是被掩藏在了平静的表情之下

当然,这只是白镜的错觉,她被江然如此自然的动作给吓到了

简单来讲,江然就像从自家的衣架上掏出衣服口袋里的手机,那么自然

模糊的镜面渐渐凝实,好像浮现出一个吊坠········

江然用手捂住了镜面,同时看向茫然的白镜,似乎在观察她有没有偷看

那个是江然的底牌,甚至可以说是他的勇气

“这面镜子”江然看着这面不规则的镜子

是的,不规则,这面镜子是一块非常大的“碎片”

形状类似于单手拿的那种镜子,但是非常重

镜子虽然不是恨规则,但“镜面”还是被弄成了圆形,那些空缺的地方由金属填充,

江然估量,这面镜子好像有两斤重,已经算挺重了

“·····”江然捂住了镜面一会,直到上面显示的画面不再是吊坠才松手

老实说,这有点像白雪公主里面的魔镜,只不过魔镜还有一个语音播报功能和预言能力

现在只剩下“映出人内心想要的事物”的能力了,还是弱化版

那么这面镜子究竟有没有让意识苏醒的能力呢?

江然还不清楚

他将镜子丢给了白镜,白镜手忙脚乱的接住,没有让它掉在地上

“钱你拿走吧,那些话我已经忘记七七八八了”江然看着手足无措的白镜说道

当然,有一二句还是记得的,因为它刺痛了江然可怜的自尊心

“好吧”白镜的脸上出现肉眼可见的失望,随后对着江然鞠了一躬,便向门外走去

“那个,我虽然有些失礼,但我能去你家看看吗”江然站了起来

“可以,当然可以”白镜的脸上浮现出了肉眼可见的欣喜

····

水文的碧彤

作家的话
如果所有神奇学者只有寻宝猎人一个人可以知道什么是真货,那这个世界的超凡侧就不要混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