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挑天

第28章 正月不剃头

走进李家大厅的李鱼看了看众人,“安静城没几个高手了,只有两个人嚷嚷着要带人来血洗李家,我已经把他们杀了。”说完丢了两个戒指到那堆东西之上。

李家三个老人都站了起来,李成湖嘶哑的道:“那就好,安静城现在没有人能威胁到我们李家了。”

李成河身躯都在颤抖着,“我们不去杀他们那算是仁慈了!”

外面风有点大,断了一臂的袖子飘摇不止的李成海,神色复杂的看着李鱼,叹了一口气,“都把东西分一分吧,天辰,你把那功法给李鱼。”

李天辰点了点头,“是。”然后上前几步,拿出一本书,递给了李鱼,“这是那卷功法,我……只背熟了一大半。”他神情带着愧疚和自责。

李鱼没有说什么,接过去摊开一看,发现是新写的,字体之间犹带着墨香。

看完了后,李鱼想了想,拿出一卷功法,“这卷功法不全,好在基础篇完整,我这还有一卷天阶功法,也是水属性的剑法,你们拿去练吧。”

那卷功法浮在空中,李成海三个老的激动不已,李成湖更是老泪纵横,“我们李家未来可期啊,未来可期。”

李成海喟然长叹,“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他咳嗽了起来,咳得腰都完了下去。

李天辰上前一步,颤抖着接过那卷卷轴,“完整的天阶功法?”

李鱼点了点头,“嗯。”又看向凌霜,“这是凌霜身上的功法。”

李天辰给凌霜鞠了一躬,“多谢你,凌霜。”

凌霜赶忙摆手,“不是的,是公子给我的。”

李鱼看了看凌霜,转头对李家的人道:“这些东西你们分了就好,李家还有很多亲戚朋友,都分了安抚他们吧,我回西院休息了,有需要再叫我。”言罢,李鱼拉着凌霜的手走了出去。

李天辰转头看着李成海,“二爷爷,该如何处置?”

李成海一脸疲态,坐回了主位,“你安排吧,我们三个耗尽了真元,寿命最多只能支持个一年半载,还好还有你们,总算对得起列祖列宗。”

李天辰深呼吸一口气,开口道:“把所有东西整理出来,都拿去分吧,所有人都平分。”

李鱼和凌霜回到西院,李鱼当即把那卷天阶功法的口诀默写了出来,凌霜好奇不已,“公子,你有时间默诵这卷功法?”

李鱼笑了一,“公子我几乎过目不忘,看了两遍,就记住了。”

凌霜瞪着大眼睛,“公子,你……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

看着凌霜,李鱼想起了很多年前他学过的“记忆法”,只不过此刻却不能和凌霜说就是了,笑了笑,李鱼转移话题,“这卷功法着重变化之道,你自己多琢磨琢磨。”

凌霜接过功法本子,“公子你教我嘛。”

“我自己都摸不透,哪有能力教你,自己摸索去,对了,贪多嚼不烂,基础篇可以练,其他的你挑一卷练到家了再练另外一卷的;我真的累了,要睡觉了,你别打扰我哈,不用你铺床。”

凌霜眼珠子一转,“公子,我刚刚烧了热水,你不是要天天洗澡的嘛,这两天打了那么久的架,不洗洗?”

李鱼点了点头,“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那你去提水进来吧。”

凌霜三两下就提着四桶水进来,倒进浴桶后,又拿出各种花瓣丢了进去,李鱼赶紧阻止她,“又来,都说了不要这花瓣了,随便洗洗就好。”

凌霜丢了许多进去,拍了拍手,“都放好了,你可不能捞起来哈。”

李鱼无可奈何,”行行行,那你出去。”

凌霜轻哼一声,“好勒。”

李鱼躺坐在舒服的浴桶里,洗完身体后,拿出五彩石,左看右看,左试右试,最后有点恼怒的往水里一丢,“这究竟什么跟什么啊?怎么我就用不了里面的灵气了?”

叹了一口气,李鱼又捡了起来,“行,大爷我靠自己!”收了五彩石后。李鱼盘起腿来,静气凝神,吸纳天地灵气。

不知什么时候,李鱼听到开门的吱呀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一脸好奇的凌霜,“霜儿,有吃的吗?”

凌霜好奇的看着李鱼,“公子,你一整晚就泡水里了?”

李鱼点了点头,心念一动,穿上了衣服,然后从浴桶里飞了起来,整个身体干净清爽。

凌霜走过来,上看下看,“公子,我给你绑头发。”

李鱼笑了一下,“不用了,就这吧,散着挺好。”

“那可有点长呢。”

“那就修一修。”

“公子,正月里不适合修头发呢。”

李鱼看了看凌霜,“那就不修了,吃早饭吧,吃完还要去办事呢。”

两人吃完早饭后,李鱼带着凌霜走去李家的主院大厅。大老远就看到人群来来往往,人人身批缟素,有道士、和尚一样的人在那吟唱着什么,到处都弥漫着香火蜡烛的味道。

李家的人带回了如李家主母,李天辰父母等重要成员的尸体,昨天担心其他家族带人来报复,就没有办理丧礼,拖到了这年初三。

李家三位老人脸色看起来如常,在那接待着各种各样的人,李鱼看去,却觉得他们三人死气沉沉,那架势,恐怕都难以熬过这个正月。

李鱼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拿五彩石的灵气出来试一试,看能不能帮他们疗一下伤,但五彩石毫无动静,他哪里还有法子。

修行人元婴境界之后,理论上活个千年不是问题,但元婴境界的往往数百年也就走到了尽头,绝大多数人在三、四百年就一命呜呼,绝大多数里面又大部分在一、二百年间就走到了尽头,其原因也简单,和别人打斗,一次又一次的透支体内真元,损耗了寿龄。

修行之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为了些许修行资源大打出手,别说损耗寿龄,丢了性命那都是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

李鱼跟着李家的人办了各种各样的琐碎之事后,已经是夜幕降临,众人在李家主院那吃那办丧的酒席丧宴。

天色有点阴沉,寒风瑟瑟的吹着,仿佛为这满城的哀愁再添上些许压抑。

天空中,一道人影衣袂飘飘,那模样却是一名老者,毛发灰白,一脸怒容,他身形直线下坠,如巨石掉落水里,“砰”一声,砸在地上,卷起李家门前的尘土。

李鱼心里一紧,蹭的一下飞了起来,黑铁剑在手,“你们赶紧走。”

同一时间,外面传来怒吼的声音,“李鱼出来受死!”一道刀罡气轰然砸下,“砰”一声,李家的庭院大门口轰然炸裂开来。

李鱼长剑一个劈下,刀罡剑气相接,强烈的劲道弥漫开来。

所幸李家大门到主厅这院子中间的宴席桌子摆设是左右分开来,刀罡剑气虽强,也只把靠近中间过道的两边的人卷了起来,加上修行人众多,虽然人仰马翻哀嚎着的人多,但好在都没有人丧命。

那老者冷哼一声,一刀横扫,“砰”一声,大院门口的柱子和部分围墙瞬间损毁,强烈刀罡再度席卷众人。

李鱼一剑同样横扫的同时,“全部趴下!”

人在情急之下迸发的能量是匪夷所思的,许多人没有修为,本能的就往地上一趴,速度竟然不比那些有修行的人速度慢,一些修为高些许的已经飞了起来。

刀罡剑气再度相接,这次没有了大门的阻拦,李鱼的剑气瞬间被破,闷哼一声,李鱼身形倒退,砸到了后面主厅的大门之上,“砰”一声,撞破大门的李鱼的身躯砸到了地上。

余劲震得主厅内的神牌全部倒塌,灯台蜡烛倒下,烧了起来,一个瞬间,宛若灭门之灾!

院子内一片哭爹喊娘的哀嚎着,处处一片狼藉。

李天辰从空中降落后,朗声大喊,“来人究竟是谁,何以如此对待我李家!”

那老者手中长刀往地上一插,怒声道:“老夫符广同,符清霖的父亲,符溪南的爷爷!”

李天辰纳闷不已,“姓符的?我们李家什么时候得罪过姓符的人?”

李家三老挤过人群上前,身躯虽然颤抖,李成海却还是保持着一家之主的气势,拱手施礼后,李成海声音略微嘶哑,“老夫李家的家主李成海,不知前辈何以来我李家,我自问李家没有得罪过姓符的人。”

符广同冷哼一声,“你们李家小儿李鱼设计坑杀我儿子和孙子,老夫是来寻仇的,你们三个垂死的老家伙给我闪开,杀了李鱼再杀你们李家,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交出李鱼,我允许你们李家的人逃跑一个时辰我再追杀!”

他气势一放,李成海等人宛若汪洋中的小艇,摇摇摆摆,李天辰等人暗暗托住了前面的三名老人。

李成海颤颤巍巍的道:“真仙境?天要亡我李家啊!”其声悲哀不已,李家众人和在院子里的人也倒抽一口凉气,这种修为的人,谁也不知道他出手究竟顾不顾及其他人。

真仙境界在这安静城是什么概念?这安静城建城这么久以来,修为最高者只不过是飞升境界。

这几百年来,化神期在这安静城已经是最顶尖的存在,一个真仙境在这种地方就是一座永远也攀登不了的高峰!

眲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