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寡妇后我以德服人

第55章 任务重新进行中

尤三三的话音不过刚刚落下,她的裙摆便被少年攒紧了。

他之前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惶恐。

他不想死!

尤三三被拉住裙摆后,也能感觉到他的害怕。

恰好此时秋丫也走出来了。尤三三连忙同秋丫招了招手道“秋丫,你先过来,帮我将人一起弄进去吧!”

秋丫点了点头,随后她一把将尤三三推开道“小姐,这个放着我来就好。”

说完这话,看起来瘦瘦小小的秋丫居然十分轻易的便将那少年一把公主抱了起来。

眼下别说是尤三三了,便是被抱起的少年只也不可置信的看着秋丫,这丫头看起来无论是年纪还是身形都比自己小多了,可他居然就这样被一个小丫头给扛起来了。

秋丫见少年一脸质疑的眼神,还以为对方是在怀疑自己,她甚至还十分轻松的将少年掂了掂,随后道了一句“没事,你不重!”

听到这话,少年一时不知是该震惊于这丫头的力气,还是该为自己居然被一个丫头抱了起来而感到羞耻了。

秋丫将少年扛进了院子里,随后只还顺便单脚将这座小院的院门也一并合上了。

看着秋丫将人抱了进来,尤三三一时也陷入了为难之中。

她不禁在院子四处打量起来,随后她的目光不自觉便落在了那石磨不远处的一堆草垛子后。

那草垛子虽然不能容身,但看起来至少还能藏上个把人。

而自己显然也根本无法将少年从这里带进内院。

毕竟这一路上,她根本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遇到人。

就算路上不遇到人,内院里的丫鬟婆子们却是不少。

她若贸然将人带进去,流言蜚语只会比柳玉娇遇到的更多,而且柳齐氏恐怕都不会站在自己这边。

想到柳齐氏,尤三三只觉自己眼前突然一亮。

如果自己能说服柳齐氏,那眼下她还用得着偷偷摸摸藏一个少年吗?

意识到这一点,尤三三只立刻对身边的秋丫道了一句“丫儿,你将人先藏在这草垛子里,也顺便帮我盯着点人,你若做的好,我下次请你去玉竹馆吃饭,东西随便你点。”

听到尤三三这话,秋丫眼中的小星星瞬间噌的亮了起来了,玉竹馆可是清平镇出了名的美味佳肴馆。

自己以前跟着师父在街头卖艺的那段时间里,她可是最喜欢在结束表演后跟一群乞丐混在一起,赖在玉竹馆门口闻里面食物传来的香气。

不过可惜那里面的食物价格昂贵,所以她根本都只有闻到食物咽口水的份。

而如今尤三三居然说要带自己去玉竹馆吃饭,秋丫又怎么可能不激动。

她不禁下意识咽了咽口水,随后道了一声“小姐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看好他的!绝对不会让他出一点意外。”

尤三三到底还有些忌惮春芜刚才的那件事,故而她只又对秋丫警告道“你不能让他出事,如果他出事的话,别说是去玉竹馆吃饭了,便是你从今往后一顿都只许吃一小碗。”

一听这话,秋丫像是听到了什么恐怖的刑罚一般,一顿一小碗,这不是要被活活饿死的节奏。

故而秋丫只立刻道了一句“小姐放心,就算我出事,我也不会让他有事的!”

“好,那他就先交给你了。”尤三三只出言道了一句。

随后她又看向那惶恐不安的少年道了一句“你放心,我很快便会回来的,到时候你就可以得救了。”

虽然少年仍旧惶恐不安,然而尤三三的话语却让他莫名有种尤三三是可以让人信赖的存在。

故而虽然他仍旧害怕被抛下,但这次他却并没有再拉扯尤三三。

尤三三交待完相关事宜后,便一路小跑着往内院去了。

不过在到达柳齐氏的院子门口,尤三三便停下了步子,整肃了一番妆容,随后她重新做出一副端庄的姿态,她开口问门口的婆子道“不知母亲可在这院里?”

听到尤三三的问话,那婆子立刻轻轻点了点头。

“太太正在院里同袁家大少爷说话,这一时半会子的他们怕是不会结束谈话。少夫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吗?”

这婆子问这话,言下之意明显就是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话,那她最好还是自行离开。

尤三三又怎么可能会自行离开呢?

毕竟那少年多在那里待一分钟,便多一份未知的风险。

她低声道“是有很重要的事。”

婆子只低声道“少夫人可以将此事告诉我,我替少夫人传达吧。”

她这话音不过刚刚落下,门内却是突然传来柳齐氏与一名男子的声音。

听到那声音,尤三三只下意识便朝门内看了过去。

她先是朝着柳齐氏福了一礼,随后又朝着那留着八字须,看起来斯文儒雅的男子行了一礼。

那男子只面露一分讶色,显然他没想到自己会遇上院里的年轻女眷。

不过既然见了,他也不能装作视而不见,故而他只看向柳齐氏道“不知这位是?”

柳齐氏虽然也惊讶尤三三会往这边来,不过她还是主动介绍道“这位是我们二郎的新妇。”

听到这话,袁思泉只也朝着对方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他只轻轻道了一声“弟妹好。”

接着他便在柳府的内管事的引领下,离开了柳齐氏的院子。

柳齐氏是直待袁思泉离开后,才对尤三三道了一句“三娘来我屋子里,可是有什么事要说?”

尤三三也不藏着掖着了,她只低声道“母亲,其实我要同您说的是关于娇姐儿的事情。”

一听是柳玉娇的事,柳齐氏只立刻让所有下人们都直接离开了。

直待这些人走远之后,柳齐氏方才轻声道了一句“娇姐儿怎么了?”

“倒不是娇姐儿怎么了,我只是想问一声,不知母亲打算怎么处置了那与娇姐儿往来的少年?”

听到尤三三这问话,柳齐氏的目里现出一丝狐疑“你问这事做什么?”

尤三三知道自己贸然提及那少年,柳齐氏难免对自己会有些不好的联想。不过她既然开了这个口,自然也没有退缩的意思。

南风回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