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巅峰,开局被神仙校花所坑

第42章 徒儿,你为什么不早说……

一天晚上的功夫便是在参悟巫蛊换血大法的过程中过去,期间的话,做生意是完全不受影响。

视频不是一次又一次地循环播放。

这样并没有什么意义。

陆远看一些视频需要暂时停下来去思考一下其中的缘由,接着再去回味。

单纯一遍又一遍的去观看,这样除了浪费时间之外,就没有一些其他的好处。

现在已经是晚上的十二点多钟了。

今天的生意只说是一般般。

没有办法,这也不是他陆远这边的鸡肉卷出现了问题,也不是他这边加了柠檬的鸡肉卷比以前更难吃。

而是因为现在的天气就是处于连绵不断的下雨过程中。

每时每刻这天上都在下雨,严重怀疑这世界上出现了很多的悲情。

老张那边也是开始收摊了。

最近他的大排档生意也是受到了影响,连平时准备的食材都比之前少了一倍还要多,现在这是收拾着锅碗瓢盆,顺便对着在做同样事情的陆远随意地喊了一句:“远啊,你可千万不要对林鹤动手动脚的啊,你起码先看过我女儿们的形态和实力,你再去做考虑,你不要在林鹤这一个女孩的面前吊死了啊,等我过年!”

陆远听后也是无奈的笑笑。

他也不知道老张为什么要执着于将他的女儿介绍给他认识。

他不是不知道老张现在是狩猎团的人。

而老张平时来的那些客人,本身的实力也还算是勉强勉强的可以吧,普遍的实力也都有小几十点的。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狩猎团的人为什么要将同样都是狩猎团的女儿们介绍给他认识呢?

想不通。

真的是没有办法想得清楚老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远:“最近的生意不好做哦。”

老张:“是啊。”

另外一个小贩也是跟着说道:“这该死的天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想起来我小的时候还喜欢下雨天,到处蹦达的,还在想着下雨天的时候去街道上去踩水玩的,但现在长大了之后看见下雨就心烦,真就是影响我这边做生意的。”

老张附和道:“对啊,夏天的时候,踏马的三个月不下雨,将人热的就像是狗一样的!”

“等到冬天的时候又开始下一个月的雨!”

“你说这鬼天气到底是不是跟着我们人对着干的?”

“我都不知道平时我烧的香有没有什么用,难道我烧了一两根香这是没有办法感动天地?”

“难道我直接要将这些香炉都直接拉满,买踏马的几百根香插在这香炉里面,那么这贼老天才能够知道我的意思到底是什么的吗?怎么的?这天道不渡穷鬼?”

小贩:“别说这天道不都穷鬼,你看咱们夜市的这些狗子,这些狗子们也是狗仗人势的。”

“平时吃我们的这些东西吃惯了,你看看其他的那些客人给他们吃东西,这些狗脸上的不屑。”

小贩说完了之后,无语的盯着一只吃的肥头大耳的大黄狗。

而陆远就听着周围人的骂骂咧咧。

哈哈。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就感觉挺开心的。

这才是生活的吗?

一年365天,一年365种不同的样子,尤其是他们这些做食品生意的。

平时嘴巴上要能干净一点,那么也就是属于他们不算是一个人。

这不骂两句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人都给憋坏。

他这两天则是少进货,今天晚上不能说是亏吧,只能说是小赚了一点,现在时间也差不多。

东西收拾完了便是对着其他的小贩随意的喊了两声,其他的小贩也是点头让他这边慢慢走。

最后就顶着一把雨伞回家了。

路上走着的时候还能够看见有一些俊男靓女们,他们享受着自己的年轻。

年轻真好啊。

这也是因为下雨,不下雨的话,这霓虹灯下的各种情景会更加的迷人。

“回去了,林鹤应该还等着我吃饭呢。”

“今天不知道她做什么饭给我吃。”

“希望不要再是那着火的碳烤鱼,那么就没有问题了。”

陆远淡淡的笑着。

……

晚上1:30回到家的时候,陆远输入了指纹锁的密码,伴随着这一扇防盗门的打开,他的面前忽然直接杀过来了一股清风,眼神一紧,条件反射的认为家里面难道是出现什么歹徒了吗!

再到一手抓住对方的攻势,伴随着将对方压在玄关的墙壁上,身躯紧紧的贴住。

伴随着一声女子轻轻的呵气。

陆远的这一只手已经是扣在对方的脖子上,冷漠的一双眼睛看着对方的面庞。

他的语气可不算是好:“你到底是谁?林鹤在哪里?”

前些阵子有这种入室杀人的案件出现,难道这种案件真的出现在他们身上了吗?

不可能的。

这种事情虽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但要真的发生,那么绝对是让他怒火攻心的一件事情。

而就在陆远的手指逐渐发力的时候,他则是发现现场的情况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眼前的这一位如此漂亮的女子到底是谁?现在这女子的脖子被他扣住压在墙壁上,发丝略有散乱,身上一袭淡白色的长裙,更是阑珊的很,柔弱无骨的肌肤,散发出惊人的弹力,而她那一双淡然的眼神,就这样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自己。

再去扭头朝着旁边一看,林鹤坐在沙发上,叼着棒冰。

白嫩的小嘴唇咬着棒冰,她惊呆了。

陆远沉默了一会。

接着松开了手。

再然后他看着淡定,整理自己衣裙的女人:“有没有什么人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

三分钟之后。

陆远坐在桌子的旁边,看着面前的宗良清,他的言语之中有一些基础的道歉:“不好意思。”

“刚刚你突然之间对我发起攻击……”

“我自然而然的认为我们的家里面出现了一些歹徒,所以我才做出来的这种举动。”

想到将这个女子壁咚的画面,尤其是想到这个女子,当时几乎是被他压得不能呼吸……

他就觉得挺尴尬的。

这种事情真的怪不了他陆远。

要知道之前可是刚刚有一家几口人遭遇了歹徒的袭击,现在虽然是有林鹤在保护着他陆远,让他陆远能够安然的生活,但他依旧是不能完全的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自然而然的就认为林鹤那边或许就是受到了一些危险。

宗良清则是示意没有问题。

她慢条斯理的喝着杯子中的凉水:“无妨,我在攻击你之前,我就已经是收敛了我绝大多数的实力,我只不过也就是拿出来了全属性300点左右的功力而已的。”

“而你能够将我压制在墙壁上,这虽然是超过我预料的,但我并不会因为你轻薄我,我就对你起杀心。”

“是我小瞧了你。”

说完了之后又连续的喝了两杯凉水压压惊。

事情可没有宗良清说的这么的轻松。

尤其是刚刚陆远将她压制在墙壁上的瞬间,她似乎都感觉到了那种浓烈的眩晕感。

尤其是这个男人扑面而来的杀机。

这一股杀气更是对她的心房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宛若悬崖峭壁猛的遭受了千尺海浪的轰打一样。

陆远这就点了点头。

随后将目光落在了林鹤的身上,对着叼着棒冰,完全不能自理的林鹤说道:“你没有事情就好。”

“另外这种事情你应该提前发个信息告诉我的,你看这出现了误会,幸亏是对方实力比较强大,否则就我刚刚突然之间下手可能会有些重,对方可能要住院的。”

陆远的语气就像是一个长辈在溺爱的数落晚辈一样。

吃棒冰的林鹤则是终于能够说话了,她啵的一声将这一根棒棒冰从口中拔出来。

再到一声无比凄凉,无比幽婉的声音出现在她的口中:“师傅你这个大骗子,你本身的实力这么的强大这么的可怕,你结果骗我说你根本就没有什么修为,你这个大骗子!”

“今天如果不是宗姐姐来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要被蒙在鼓里多少年。”

“你这个大骗子,你不是人啊,你欺负我一个单纯的少女。”

“师傅!”

“你骗我啊!”

陆远:“……”

宗良清则意识到了事情似乎是和她想的差不多的:“我去阳台透透气,等会儿再回来。”

猴儿面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