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九天

笑傲九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9章 事实未明引争端

那李云飞想是见惯了他此番模样,脸上毫无表情,这期待已久的恨意,只是片刻之后便能得到释放。

黑旋风手中的毛笔在夜风中闪闪发光,“我再问你一次,那天玄金丹到底在哪里?”

天玄金丹无论是在任何人体内都是无法强行取出的,只有待那服丹之人自愿吐出才可以为己所用。当日厉鬼堂利用刘盈盈才完成了七星血煞大阵,本以为只要她在,那天玄金丹总有一日能得到,只是当日刘盈盈私自去了刘家村,黑旋风二人本欲在金丹出现之时将其夺去,没想到却被人抢先一步。眼见唾手可得的稀世灵丹无故失踪,这整个厉鬼堂却是如何能轻易放弃。想来当时要不是陆乘风无意间破了他们的七星血煞阵,这金丹也不会遗失,一时便是恨不能将他杀之而后快。

陆乘风闻听对方的质问却也一脸的满不在乎,“别说我不知道,就是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那黑旋风也是个火爆脾气,听了对方的话,当下便是暴怒而起,“不知好歹,那我就送你上西天……”说话间,只见手中的毛笔一抖,一道强光瞬时便是击了出去。

“陆师弟,快躲开……”

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间,一声断喝便是自半空袭来。

听这声音,明显是一个女子的声音,陆乘风隐隐觉得似曾相识,但眼下却是不容多想,当时便是听了对方之言,拉着上官行儿一个转身绕道了大树的一旁躲开。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间,一道耀眼的金光便是当空斩下,两道光芒便是瞬间撞在了一起。

“轰……”

一声巨响之后,那大树之上却是出现了一道极深且大的口子,只差一半便能将这参天大树拦腰斩断。

“蜀山的人来了!”躺在树旁的狂狮便是脸色一变,继而是强撑着身子,往丛林深处跑去。

待众人循声望去之时,一道白色的倩影便是划破了整个夜空,来人正是蜀山派江无寒。地千钧,龙空门二人紧随其后。

想来是他们方才一番打斗,使得龙空门的河洛石刻有了异动,几人这才闻讯匆匆赶来。好在江无寒的及时出现,否则陆乘风便是要性命不保。

“你没事吧!陆师弟……”

江无寒便是急忙冲过去拦在其身前,与黑旋风正对而立。

“幸亏江师姐及时出手,陆乘风感激于心!”

“我道是谁呢,原来又是你们这两个鬼东西,当真是阴魂不散啊!”地千钧的言语间不乏调侃之意,待他走过来查看陆乘风的伤势之后便是一脸诧异,继而又是望了望身受重伤的幻影,不禁更为震惊道,“陆师弟你真是好本事啊!一个人竟然独战厉鬼堂两大高手,这二人可都是风云榜榜上有名的厉害人物。不知还有一位佛家高手去了何处?”

想来,那狂狮肯定是担心自己暴露身份,匆忙之间便是带着李云飞逃走了。

“看他伤势不轻,地师弟,你先帮他疗伤,此处交给我了!”

听了江无寒的叮嘱,地千钧便是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眼下幻影已是受伤,黑旋风一人定是双全难敌四手,况且此次只是为了李家的事前来,那二人想来早已逃之夭夭。两派虽是结仇已久,但此刻却是实在不宜硬拼。当下便是悻悻然的冷哼了一声,将受伤的幻影扶起,继而便是化作了一团黑气,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看着四周被烧焦的大树,江无寒便是心知陆乘风定是使出了那九阳焚仙诀才侥幸逃脱的。她之前便已在河洛石刻上看到他一人大战三大高手,心下不禁暗自赞叹此人的修为,但却对他的伤势也大为担心起来。

“江师姐,他的伤势很重啊,看来要带他回蜀山!”

地千钧看着他那一张煞白的脸,而且气若游丝,以他的修为定是无法为其疗伤的,当下便是面露难色道。

待江无寒回过头来,这才注意到陆乘风身边的那红衣女子,便是面露诧异之色问道,“陆师弟,这位是?”

“我叫上官行儿!”

上官行儿不等陆乘风开口便是自报家门。

“蜀山派,江无寒!”

江无寒见她如此落落大方,当下却也不迟疑,抱拳施了一礼道。

那地千钧此时便是嘿嘿一笑,也报上了自己的大名。但见这上官行儿生的如此漂亮,却又嬉笑着望着陆乘风,不禁叹道,“你小子真是好福气啊,送个请柬都还如此绝色佳人作伴!”

因着陆乘风却是俗家弟子,对这男女之事却是并不隐晦。但听闻这地千钧的调侃之时,江无寒和上官行儿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听完二人的介绍,上官行儿便是轻轻应了一声之后,点了点头。方才听他们以师姐弟称呼,料定便是蜀山同门,只是她不经意间感受到江无寒这凌若冰霜的气质,却料定其在蜀山也并非凡人。至于她为何好像对陆乘风如此重视,心中虽是疑惑却也不好多问。

闻听几人的对话,陆乘风突然又是一阵咳嗽,鲜血又从嘴角不断的涌了出来,上官行儿担心之余便是又急忙扶着他坐了下来,忙用衣角擦着他嘴角的鲜血,连连问道,“你没事吧!”

靠着那大树躺下来之后,陆乘风的呼吸稍微顺畅了些,便是摇了摇头道,“我有纯阳罡气护体,可以自行疗伤,不用担心!”

当日他与张昆比试之时因为使用逍遥派的功法而被掌门处罚,江无寒与地千钧二人便也是在场,一下便是想了起来。对于纯阳罡气的厉害,他们也曾有耳闻,一念及此便是放心了许多。

“陆师弟,张家一门被灭,是否与你有关?”

站在不远处的左正光便是一脸正色的问道。

这家伙倒也真是不通情面,眼下陆乘风身受重伤,他却也仍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上官行儿闻听此言,一时便有些火冒三丈,当下却是疾呼道,“此事与乘风并无任何关系,当日在赌坊却是遭了那李家的陷害,你们今日若是想带他走,除非先杀了我!”说着,他便是护在了陆乘风的身前。

想来他们来此之前定是去了吉祥赌坊查问过,如今听她此言却是另有隐情,不禁心生好奇。在听完上官行儿将当日之事尽数道出之后,在场众人都不由得更为困惑了。那吉祥赌坊的老头却只说当日两人的确发生了冲突,那张乾临走前却是生了报复之意,当问及当晚他们身在何处,做了何事之时,向来直话直说的上官行儿却是对当晚之事道不出来,因为那段记忆的的确确是空白的,她也不知为何。

而他们那段空白的记忆却正是张家遇害之时,龙空门二人听完之后便是面露怀疑之色,又拿出那枚玉佩,经过陆乘风的确认,的确是他的。而至于乾坤袋的那枚玉佩,他却也不知是何人的。

本来简单的事,一下便是变得扑所迷离,迷雾重重。

便在此时,又是一声断喝破空而来。

“陆乘风,还我全家命来!”

只见真身着孝服的赵明正飞奔而来,长剑便是豁然刺向陆乘风,其身后还跟着一脸怒气的赵明。

江无寒双眉一紧,当下便是捏诀一引,金光闪烁间,那长剑便是生生被震了开去。但见那赵昆一脸的悲痛之色,江无寒便是冷冷道,“张师弟,你丧亲之痛我可以理解。但眼下事实未明,你实在不宜对同门痛下杀手!”

“玉佩是他的,他却又对自己当晚的去向解释不清,难道事实还不够清楚么!我今日定要杀了他!”

说话间,张昆便又要动手,地千钧便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把将他拦住,正色道,“张师弟,你冷静点!”

“冷静?你叫我如何冷静,我张家满门被灭,我要如何冷静……”

想来任是何人全家被杀也是无法冷静的,更何况之前他与陆乘风早有仇怨,眼下却更是不能放过他的。

闻听他嘶声力竭的大吼,身后的赵明却也是冷哼了一声道,“不是他还会有谁,当日吉祥赌坊的掌柜还曾亲眼动手见他打了张乾,如今却是人证物证俱在,看他还要抵赖!”

“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乘风杀人,可有谁亲眼看见?”

上官行儿见陆乘风身受重伤竟还遭人冤枉陷害,当下却也是气得满脸通红,断声喝道。

“反正我绝不相信陆师弟会做出如此残忍之事!”

地千钧的观点很快也得到了江无寒的认同,眼下虽是也不明其中真相,但经历过幽冥山那一次之后,他们却是对陆乘风有了一些了解。当日他曾对江无寒舍命相救,重伤之下使出九阳焚仙诀逼迫厉鬼堂现身,此番种种却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而且此刻他虽是身受重伤,但身边的女子却是丝毫未伤,如此重情重义之人,断不会因着一点小事灭张家满门。

一生执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