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通天大道

第55章 高中状元

很快,弘治皇帝便在仪仗旳簇拥下亲临了。

“鸣鞭!”

弘治皇帝仪仗快要临近谨身殿的时候,一位气宇轩昂的侍卫高喊了一声鸣鞭,然后便手持一根环形用黄丝编织而成的长鞭,鞭梢似乎还涂蜡,用力的甩起,然后重重的抽打在地面上,一共甩了三下。

鞭声特别特别响,如晴空霹雳。

与此同时,府乐响起,连绵不绝,当乐声停下的时候,有太监大喊着‘陛下亲临,百官朝见’,然后文武百官便开始行三跪九叩大礼,魏闲等人也跟着行跪见礼。

三跪九叩完后,有鸿胪寺的官员宣读《制》,说着“弘治十二年己未殿试,策试天下贡士,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随后便有一个小太监将殿试弥封的皇榜排名交到了内阁学士手上,内阁学士手捧皇榜跪地向高坐龙椅上的弘治皇帝行礼,然后起身走到大殿东面摆放的一张桌子上,将皇榜打开放下。

大殿内礼部官员走到桌前打开金榜,鸿胪寺的官员站在金榜前开始唱榜了,从第一名开始依次唱榜,也就是先从状元开始。

“弘治十二年己未殿试一甲第一名......魏闲!”鸿胪寺官员唱榜的声音打破了大殿的寂静。

鸿胪寺官员的声音虽大,却传不到殿外,不过没关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的声音刚落,值守的侍卫便大声的重复一遍,从殿内传到殿外,每隔几个侍卫便有人重复一遍,一直传到最外面末尾的侍卫。

第一名......魏闲!

魏闲听到自己的名字,暗暗有些诧异,虽然会试第一名,但是殿试是殿试,在他估计中,哪怕他殿试答得再好,可因为他年纪还比较小,皇帝有可能将他调整到后面,将其他人放在第一名。

不想皇帝竟是钦点他为状元,魏闲心中暗暗佩服弘治皇帝,难怪能够开辟‘弘治中兴’,这份心胸和气魄确实是让人佩服,从这殿试排名管中窥豹,弘治皇帝着实是一位有为之主,是为雄主!

在唱榜时,一甲三名的状元、榜眼、探花,都要连着宣布三遍,用来表示嘉奖和不同,此时第二遍唱榜声再次传来,侍卫们接力的大声的重复着——一甲第一名......魏闲!

“你是魏闲?请随我来!”伴随着唱榜声下来的鸿胪寺官员见魏闲走出来,走到魏闲面前。

鸿胪寺的官员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按照仪式流程来的,按照流程,一甲第一名唱榜也就是状元唱榜,是要连着唱三次的,鸿胪寺的官员要领着状元前去台阶下的御道左侧跪谢皇上隆恩。

魏闲拜谢弘治皇帝后,此时开始唱榜第二名,一甲第二名正是王守仁。随后的一甲第三名,则是唐寅!

等到王守仁、唐寅拜见弘治皇帝后,就被传胪官带到一个很特殊的位置,魏闲在最前面,位置居中,比榜眼、探花的位置稍微靠前,他们三人差不多呈三角形。

在等待殿试金榜的时候,魏闲注意到自己脚下这第一块御道石与众不同,这块石头雕刻了一只巨鳌,大鳌背上盼着一条龙,自己脚正好落在了巨鳌头上;或许巨鳌和龙头本就是一体的,曾经有传说巨鳌乃龙头,龟身,麒麟尾。无论是哪一种说法,这雕刻都是栩栩如生,让人真有一种踩在巨鳌头上,在大海中乘风破浪一样。

果然是独占鳌头呢,还真是形象!魏闲心中不由暗自感慨。

唱榜也是有规定,第一甲三人,都是唱榜三次,引至拜谢皇帝;第二甲、第三甲仅唱一次,不引出班。

随着唱榜结束,府乐大作,大学士至三品以上各官及新进士再行三跪九叩,中和韶乐奏显平之章,随着礼成,弘治皇帝才乘舆还宫。

随后便是殿试放榜的重头戏——御街夸官,也就是游街夸官,状元郎骑着高头大马在皇城御街上走,享受万民夸羡的荣耀。当然榜眼和探花郎也会如此,只不过要落在状元郎后面,至于其他进士只能步行了。

其实御街夸官的目的就在于表彰状元郎等进士,激励天下众人的上进心,尤其是学子们的上进心,鼓励他们向状元郎学习,以他们为楷模,积极努力,奋力攻读,参加科举考试,为我朝天子效力。

在礼部和鸿胪寺官员的安排下,魏闲、王守仁、唐寅由人引领去了偏殿。因为御街夸官是很注重颜面的事情,要给一甲三人更换喜庆、耀目的衣服才可以。

偏殿里有小太监和宫女早早拉起了帷幔,分割出来了三个换洗间,魏闲三人分别由人引领进去,更换状元、榜眼、探花郎的专属冠服。

魏闲在太监、宫女的协助下更换好了状元冠服,状元冠服处处彰显了有别于其他进士的优越感,更为接近文武百官的朝服,二梁的朝冠,一根纯金冠簪,青色的垂缨从下巴下绕过。

状元袍服是绯罗色的,有别于其他进士的青罗色,更为显眼贵气。腰带是六品官的光素银带,还有一块垂着珍珠流苏的药玉佩。

当魏闲散入换好冠服返回大殿前,有数位宫人端着托盘款款而来,托盘上放着三杯御酒,一一呈给魏闲散入,三人端着御酒遥遥向这皇帝所居方向行礼,然后一饮而尽,将酒杯再次放在托盘上。

随后便正式开启御街夸官,礼部、鸿胪寺等部门的官员捧着金榜,走在最前头,魏闲领着王守仁、唐寅走在中间,其余的进士走在后面。

魏闲骑在马上,心中暗暗感慨,底下这匹马浑身雪白,无一点杂色,马长得很高大,颇为神骏,一看就是一匹千里宝马,可日行千里,这么一匹马,价值万金!

普通人看都没看过,更何况是能够买到呢,像这般千里驹,估计也就只有皇宫以及极少数的达官贵人才有。

魏闲再看王守仁、唐寅,看到二人喜气洋洋,显然对于能够高中榜眼、探花很是欣喜。

魏闲笑了笑,若是没有他的出现,按照原轨迹来说,王守仁应该是二甲进士第七人,至于唐寅则是被卷入会试风波,从此与科举无缘,仕途已绝,哪里有现在风光。

白白是只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