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通天大道

第15章 山贼

畜生啊!

当听说,小舅要迎娶旳妻子林小娘,才刚刚15岁,两个人有7岁的年龄差,魏闲心中不由感叹道。

老牛吃嫩草啊!

问题是,这个林小娘才15岁,这简直是太犯罪了!

最可恶的是,魏闲还不得不发出自己的恭喜声。

热热闹闹地酒席,来参加的着实不少。

魏闲和妹妹、魏母以及几个亲戚一桌,有许多小孩则是帮忙着端菜,魏闲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时代的喜宴,不过很快,魏闲就有些失望了,这个时代盐巴都是比较贵的,特别是精盐,普通人一生都没机会吃一下,更别说是其他香料了。

也就有鸡鸭和猪肉、鱼肉,食材丰富一些罢了。

忽然,魏闲耳朵一动,眉头微微一皱,因为他听到了,有马蹄声,要知道马不是寻常人家能有的,要是家里没有良田千亩,那是别想着养马,连下等马都不可能。

果然,外面传来了喝骂声以及争吵声,以及女人的尖叫声,魏闲让魏母拉住妹妹,自己起身提着佩剑往外走去,就看到一个人骑在马上,后面跟着十余个人,手中要么拿着鬼头刀,要么拿着木棍之类,一个个显得凶神恶煞。

“林小娘是我看中的,谁也抢不走,今天我就要带走林小娘!”骑在马上的大汉,挥舞着手中的鬼头刀,显得颇为嚣张。

“林二狗,你自己自甘堕落,落草为寇,今日还敢回村,我已让人去报官,等官军来了,你就是死路一条!”小舅手中拿着锄头,气愤地说道。

听着双方争吵,魏闲也就听明白了,原来这林二狗乃是林家村的一个好吃懒做的懒汉,比小舅小了两岁,一直窥觑着林小娘,结果林小娘看不上林二狗,那林二狗气愤就离开了林家村,落草为寇,成了山匪。前段时间带了些礼品想要上门提亲,正巧魏父带着小舅去林小娘家说亲,双方起了争吵,而林小娘的父母显然看不起落草为寇的林二狗,选择了小舅。

结果今日小舅大喜之日,林二狗就带着人过来闹事,还要抢走林小娘。

“哈哈~~林二,今年莪带着我兄弟他们一起来,谁敢拦我,谁拦我我杀谁,等带走林小娘,回了山寨,估计官军都还没来!”林二狗抹了一下手中的鬼头刀,嚣张地说道:“识相地主动交出林小娘,念在同个村的,放你一马,不然的话,就砍下你的脑袋!”

“二狗,跟他们说什么废话,杀进去抢了人,说不定还能抢些钱财。”一个大汉闷声闷气地说道。

这话吓得有女人尖叫起来,而这些人反而哈哈大笑。

“做梦,我林二就是死,也不会将我家娘子交给你。我若死了,也要化作厉鬼索你的命!”小舅气着握紧手中锄头说道。

“那就去死~~”那林二狗目露凶光,脚一夹马,马跑出去,林二狗挥舞着手中的鬼头刀,砍向小舅。

魏闲已经动了,飞起一脚踹向那林二狗,那林二狗猝不及防,被踢了个正中,摔飞出去,砸在地上。

而魏闲没有管林二狗,而是止住要跑起来的马,不然的话冲撞起来,也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受伤。

“兔崽子,你找死!”林二狗从地上爬起来,抓起掉在身旁的鬼头刀,就要跑着砍向魏闲。

魏闲眼中闪过一抹冷意,看这林二狗凶狠模样,估计手中是沾了人命,魏闲拔出手中的佩剑,剑光一闪,一招白虹贯日,打掉林二狗手中的鬼头刀,随后一记混元掌拍出,正中林二狗的肩膀,传来‘咔嚓’声,显然肩膀处的骨头都被击碎,伴随而来的是林二狗的惨叫声。

魏闲脚踩住林二狗的胸膛,冷声道:“再敢动一下,就要了你的狗命!”

同时手中的剑指着林二狗的喉咙,那剑散发的寒光,让林二狗动都不敢动。

“赶紧放了林二狗,不然我们一起上把你给剁成肉泥!”其他人纷纷拿着鬼头刀、木棍凶神恶煞地对着魏闲围来。

“我乃华山弟子,莫非你们山寨想要被我师父‘君子剑’给剿灭不成!”魏闲冷笑道,虽然此时心中也提心吊胆,单打独斗他是不怕,但是对方人多势众,还有鬼头刀、木棍,若是打斗下来,难免寡不敌众。

虽然他后面,有更多的村民,但是村民此时估计都惊慌失措,哪里能够帮上忙,帮忙估计都是帮倒忙。

这些山贼面面相觑,眼中露出忌惮之色,毕竟岳不群的名字还是很有威慑力的,看看华阴县,如今已经没有山贼盗匪,就可以知道了。

“原来是华山派少侠,岳掌门的高徒......”其中一个拿着鬼头刀的大汉露出一个不是很好看的笑容:“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少侠,不知少侠可否大人大量,放了林二狗,我等以后定然不敢再犯。”

魏闲道:“哼,今天是我小舅大喜之日,你们来闹事已经是理亏,若非我小舅大喜之日不宜沾染血光命案,非得一剑刺了他,饶他一名已经是我仁慈,你们还想带走他,做梦!”

“再不走,等会官军来了,你们也陪着林二狗去蹲大牢!”魏闲威胁着说道。

这些大汉脸色难看,面面相觑一番,顿时撒腿就跑,已经管不得林二狗,和林二狗是狗肉兄弟,但是并非亲兄弟,没必要为了林二狗将命给搭上了。

再者魏闲,单单一个华山派弟子身份,他们就得罪不起。不然的话惹怒华山派掌门‘君子剑’岳不群,那他们山寨都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不可。

“小舅,拿根绳子将这林二狗绑起来,等官府之人到来,让他去蹲大狱,免得在外面祸害人。”魏闲对着小舅说道。

这种落草为寇的,一旦被抓住,肯定会被关入监牢,判个三五年都算是轻的了,甚至还会刺配流放。

而且这林二狗中了他一记混元掌,击碎了肩膀,日后除非是遇到极为高明的大夫,不然的话注定是个废物,也不怕威胁到小舅家。

小舅此时才醒悟过来,连忙去拿了绳子,然后几个人将林二狗捆绑在一棵树,而酒席才得以继续。

不过此时人们看向魏闲的眼神都变了,不想魏闲竟是个练武之人,还是华山派弟子,有了这重身份,就不一样了。

白白是只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