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老师和江老师

第32章 我就是打了

这件事算是解决了,何山梅他们离开物业的时候,李简易还缩在物业厅的墙角里,江维由以为何山梅会把李简易带回家,谁知道何山梅看不都看李简易一眼。

在等电梯的时候江维由还是说了,“我以为何老师会把那个学生带回家照顾。”

何山梅:“江老师你想什么呢,我是那种烂好人吗,他没妈没家吗,我为什么要管他!”

江维由:“之前那两个你不是也管了吗?”

如果是以前那个何姗梅她肯定会管,软弱又善良,也肯定会帮忙交费,说不定见人家妈妈不在家,还跑到人家家里照顾呢,洗衣做饭拖地。

“这个能和那两个比吗!”何山梅就是这样想的这样做的,不管许茂宁打多少架惹多少事,她都会去管,但李简易她就管不了了。

“原来何老师也歧视私生子女。”江维由说了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解释,“何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

何山梅:“私生子女,本来就是不阳光的存在,一出生就被钉在德道的耻辱柱上,偷情偷生本就是极为可耻不负责的行为,江老师你可不要学他们!”

何山梅:“如果真的遇到了喜欢的人就大大方方的,不要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跟我说,我会离开会祝福的。”

人一辈子真的不可能只喜欢一个人吗,也许不可能吧,爱情这种东西来得快去得也快。

电梯的门开了,何山梅一进去脚突然抽筋了,顺手就拉江维由,“脚抽筋了,麻烦江老师扶着我!”

江维由:“何老师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

何山梅:“不用,等会儿就,就没事了!”

何山梅动不了,电梯很快就到了三十四层,只好麻烦江维由抱她回去。

江维由刚把何山梅抱出电梯就碰到了林百香,林百香手里拿着垃圾要下楼扔垃圾。

林百香看到他们这样面上只是笑了笑,让他们悠着点不要玩得那么刺激,要注意安全。

林百香虽然说着取笑的话,但手里的垃圾袋却抓得很紧,手心都出汗了。

第二天,春花小学,课间操的时候。

李简易被许茂宁叫到学校围墙旁边的荔枝树下,一来到树下这个,许茂宁一句话也不说,直接用,两人,对李简易。

许茂宁把李简易,,“让你,敢叫我妈,我都不敢让,你这个哈!”

在陆靠北听糊涂了,“阿宁,你妈不是没了吗?”

陆靠北也不知道许茂宁,以为还像以前一样只是!

许茂宁:“我刚认的妈,语文老师。这,你说,,一个学生也敢欺负老师!”

陆靠北记得李简易好像住在附近的金华小区,金华小区那可是高档小区,在那里租房应该很贵,李简易她妈真厉害不工作也能在那里租房子!

陆靠北:“老师一个月的工资不是才两千块吗,哪里够帮他交房租,而且他为什么叫老师交房租?”

许茂宁:“他妈出门找男人耍,没在家,物业催交租,他就让我妈帮他交,你说可不可恨!”

“你妈是,专门,你怎么?”陆靠北。

陆靠北三岁的时候,他爸因为私生活不检点染上了梅毒,他妈妈还很年轻不想被拖累所以就跑了,他妈妈和他爸本来就没领结婚证,他妈妈跑了之后就找了别的男人,好像还领证结婚了。

陆靠北的妈妈走后没多久,他爸就死了,他只能和爷爷奶奶生活。

陆靠北:“看你还!”

许茂宁:“叫你和你那个!”

李简易被,只能,李简易倔强地转过头来,本想,可是不经意间他却看到了许茂宁的眼睛在泛绿光。

一个不想分享想自己一个人吃零食的学生,来这个角落吃零食发现有人在打架,立即跑去告诉老师。

五分钟之后,李简易被送到了医务室里,许茂宁和陆靠北被带到办公室里。

大肚子的花蕾问许茂宁他们为什么打人,许茂宁得意洋洋地说,因为看李简易不顺眼所以就。

“看不顺眼?看人家不顺眼就可以打人家昂!”花蕾早就看这两个整天惹事的野孩子不顺眼了,没父母,没教养,长大了也是社会上的败类。

“对,我就是打了,怎么样!”许茂宁也不喜欢这个花蕾老师。

花蕾感觉自己再不离开这里肯定会被他们气死,她要出去的时候却被许茂宁叫住,许茂宁知道她要去干嘛!

许茂宁嘲讽道:“语文老师正上课呢,没时间帮你管学生,肚子大,脸盘也大,没皮没脸的,整天叫语文老师帮忙做事,自己却坐在办公室里清闲!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语文老师的吗,为什么要语文老师那么照顾你?”

见许茂宁训老师训很爽的样子,陆靠北也想爽一爽,“就是呀,语文老师在六班上课呢,班主任挺着大肚子过去找她来教育我们不合适吧,你可是班主任,学生打架,你要管,你怎么能推给语文老师呢?”

许茂宁:“就是嘛,班主任你是懒鬼吗,怎么什么事情都想让别人帮你做!”

“像你这种懒鬼老师根本就不配教育我这么勤快的学生!”没人管,陆靠北也不怕,谁叫他没了爸没了妈,他就是要横一点才不会被欺负。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把花蕾说得脸颊透红,花蕾心中的怒火都炸开了,大喘气,大肚子跟着上下波动。

花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冷静,冷静,深呼吸一口气,不要和这两个没人要的野种计较!

花蕾还是没法冷静下来,以前她哪受过这些气,因为她没教过这两个学生。

花蕾:“没教养的东西,我让你们退学没书读!”

花蕾大发雷霆,扔下这句威胁的话让许茂宁他们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就挺着大肚子去校长办公室,要求校长开除这两个态度恶劣的学生。

校长室的校长一听这话,立即拉跨老脸,看这个花蕾老师越看越不顺眼,不知道为什么校长就是看怀孕的老师不顺眼,又特别是要生二胎的花老师,这可能是老板的通病吧。

“最近学校经费紧张,开除这两个学生是要退学费的,给他们退的学费,花老师你能补上吗?”校长的老眼很尖锐。

这个春花小学可以说是城里一等一差劲的小学,要师资没师资,因为是民办的所以要拨款没拨款,要饭堂没饭堂,偌大的操场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篮球场和还有两张兵乓球桌,家里条件好一点、希望孩子能成龙成凤的家长,根本不会把孩子送到这里读书。

去年一年级还有五个班,今年只剩下三个班,二年级由六个班变成了四个班,三年级还好还有六个班,四五六年级分别只有三个班了。

可能是学生的家长赚到了钱,把孩子送到了更好的学校去念书。

花蕾听出了校长的言外之意,“辞退怀孕妇女是违法劳动法的!”

违法劳动法,劳动法就是一摆设,如果这里不是学校花蕾生一胎的时候,校长早就把她给辞了。

校长:“我有说要辞退你吗,还是我没有给你放产假?花蕾老师做人不能太不负责,小孩子本来就爱玩爱耍打架很正常,我们作为教育者作为老师应该要耐心教育他们,把他们带上光明大道,而不是因为他们说了两句实话就气急败坏要开除他们!”

“我气急败坏?他们辱骂老师,他们根本不尊重老师,像他们这种学生学校根本教不好,他们骨子里已经烂透了!”花蕾极力反驳。

校长:“不是学校教不好,是你不想教。”

花蕾:“校长、、、、、、”

花蕾被校长无情地打断,“你不想教可以让别的老师来教,让别的老师下课之后再耐心教导他们。花蕾老师你最好勤快点,你怀孕,我也不指望你能管四班,但你要教好自己的课程,三天两头的就让别的老师替你顶课,如果何老师不干了,我到哪里去找这么便宜的老师!”

校长对何山梅很满意,又负责又有耐心,关键她不嫌工资少。

问津此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