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娘娘她在冷宫搞玄学

第8章 皇上是童子身?

屋内烛火微微闪烁,月光透过窗子洒进屋内。

屏风旁,时初无助地无声做着嘴型。

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紧,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盈上眼眶,第一次离死亡如此接近。

这还刚穿越过来……这样不明不白就被这个男人杀死……岂不是太亏了吗!!

时初挣扎着的手,开始比剑指,看来只能招鬼来保命了。

沈煜然狠戾的眸子紧紧盯着面前这个女人。

一个冷宫的女人……竟然有本事躲过那么多宫中那么多侍卫来到这儿?

果然,此女心思深沉,手段高深,留不得。

动了杀心的他,根本不给她反抗的机会。

时初强撑着那口气将咒语默念完,霎时间,阴风大作。

蜡烛的光被那风吹得忽闪忽闪,几近吹灭。

沈煜然蹙紧眉头看向周围,自己的手竟然被一股无形的里硬生生地给震开。

目光落在面前女人的脸上,她那一抹笑容太过刺眼。

“你究竟是谁。”

他冰冷的嗓音从时初头顶传来,周围的阴风还在乱吹,扬起了榻上的金纹床幔。

时初捂着脖子开始不停地咳嗽,眼前的雾气还未消散,她随便地擦了擦眼睛。

心里对这个狗男人意见更大了。

要不是自己的怕被殉葬,怎么可能冒那么大风险来没事儿找事儿啊!

沈煜然向前更近一步,手搭在屏风的顶上,眸子定格在她的身上,不耐烦地又问了句:“朕再问你一遍,你入宫究竟有何目的。”

明明如此狠戾的话从他嘴里发出却显得异常的平静,语气中听不出丝毫情绪的波动。

时初扬起小脸,正对上那双冷漠的眸子,知道他帅,但再一看还是会惊艳。

可这么帅的人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真的是……可惜了。

她的眼神四顾了一圈,手轻轻一挥,只见周围的四起的阴风戛然而止,窗外的乌云渐渐消散,露出方才皎洁的月光。

时初见那些小鬼消失后,才恨恨道:“简直是不知好歹。”

沈煜然眉心跳了跳,他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女人说他……不知好歹?

“来人!”

“不行!”时初听到皇上喊人,立马出声制止,可不远处的黄公公立马推门而入。

沈煜然转身坐在桌旁,漫不经心地倒了杯茶,目光停留在时初身上一会,便悠悠道:

“时氏私逃冷宫,私闯景仁宫,即日起打入大牢,永远不得释放。”

时初心里一万句国粹想骂出口,奶奶的,她真的是吃力不讨好,还没解释呢就要被打入大牢。

她一个箭步冲到他的面前,将他刚倒好的茶一饮而尽。

嗓子的灼烧感才将将消散一些。

“大胆!皇上面前胆敢放肆!”

时初压根不搭理一旁的太监,眸子始终盯着稳坐在桌旁的皇上。

“自己点火和点灯,自己说话自己听,经书未有缘,回想过去在梦中。皇上,您近日身子不太利索吧,夜惊多梦,梦到的……怕不是活人。”

她这话连珠炮似地砸进沈煜然的耳朵。

黄公公一时间听愣了神,越想越觉得神!

“对!对对对!”

还没等皇上说话,他自己却忍不出赞叹出口,说完才发现不对劲又赶紧捂住了嘴巴。

时初转头单挑了下眉,果然自己算的没错。

这个黄公公倒是有趣,憨憨的。

她清了清嗓子又道:“不仅如此,皇上近日是否体寒,手脚冰凉,后背腋下会出虚汗?”

时初故意停顿了下,余光看向黄公公的表情,果然满脸惊愕。

见没人阻拦,她又继续道:“太医是否只有一套说法:‘肝气郁结,阳气郁结’”

此话一出,黄公公更是激动得不行。

皇上召见太医一事本就鲜有人知,更别说会有除了太医以外的人知晓皇上的症状。

黄公公震惊之余,时初也愣住了神。

虽说这帅哥阳气微弱,但……这阳气从未外泄!?

他竟然还未召幸过妃嫔!?

一个皇上哎!坐拥六宫粉黛,竟然……

难不成……不行??

沈煜然当然不知道自己在面前这个女人心里被扣上了“不行”的一顶帽子。

他听到这话的时候,心猛地一惊,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

沈煜然平静地抬眸,淡淡道:“将死之人,话倒是不少。”

时初深深吸了一口气,怎么跟古人说话那么麻烦!

她直接从荷包里掏出方才的净身符,迅速拍到皇上的袖子上。

见他并未出手阻拦,便直接阖上双眼,

“以日洗身,以月炼形,仙人扶起……”

连续念了三遍净身咒后,她才缓缓睁眼。

只见那张符篆的边缘泛起淡淡的白光,从黄纸的一角开始自燃,直至燃烧成灰烬。

沈煜然眉头紧蹙,眼睁睁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凭空自燃不说,衣袖却未损坏一丝一毫。

面前的女人……究竟是何人?

黄公公紧张的压根不敢眨眼,生怕错过这难以置信的一幕。

这个冷宫的小主,当真是深藏不露。

时初看着这帅哥周身的煞气和阴气消散了许多,她心里的大石头才方才一些。

好歹……不用殉葬了!

只是这术法还得连续几天,不然没法将侵入体内的阴气逼出。

可……

时初瞅了眼脸色阴沉的皇上,八成她是来不了了。

“皇上,罪妾没骗您吧,我…不对罪妾真的是来救您的,不管您相不相信,罪妾还是要多说一句,即使在梦里,也不要接已逝之人递来的东西。”

她的话让沈煜然想起上次他梦见母妃时,正是接来母妃递给他的一张黄纸……

正是面前此女方才所画符篆所用的黄纸。

这一切的巧合让他不得不相信面前女人的所说的话。

她……果真不同寻常。

沈煜然那冰寒深渊一样的眸子紧盯着时初,薄唇轻启:“你想如何?”

时初:???

如何?她只是不想跟他一起死而已啦!帅哥和命,她还是觉得命更重要!

她摆了摆手,眼神真挚看着皇上道:“罪妾只想让皇上平安健康,您这阴气入体,还需几日的符篆驱散阴气,恳请皇上准许罪妾明日前来。”

这话说得那叫一个真挚诚恳,时初自己都佩服自己。

当初不去娱乐圈演戏真的是可惜了,少了一位影后。

沈煜然嘴角微微勾了勾,要不是看到她眼底那抹得意,他还真的信了方才她的话。

下次再来,真的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朕准了。”

他很想知道她究竟有多少本事。

小富富

作家的话
就看他作吧,今后有的是他追妻的日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