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这个心愿有点难

第24章 新手任务22

闺蜜把男友的兄弟吐槽得不像样,张雅禾脸上的笑都保持不住了,忙打圆场,“其实余风白人很不错的,估计是因为不熟,所以没话聊。”

边说边朝对面狂使眼色。

喂喂。

姐妹儿你说话注意点场合好吗?好歹也自诩是社会一姐了,含蓄内敛低调点行不行?

当着介绍人的面说他刚拉的皮条不咋地你一嗲嗲都看不上甚至嫌弃得连手机都不想碰了,人家不要面子的啊。

成年人了诶。

还是做生意的。

请把面具戴好再出来混吧。

关键,她男盆友也是好心,你把人好心当驴肝肺了。

赶紧的,给我圆!

眼睛眨得跟飞蛾扑火似的,裴雨欢赶紧把甜点们往窗户边挪了挪。

张雅禾:“...?”

就听对面那人抱怨道:“你招子咋了,出毛病啦?睫毛膏粉底都快眨到我蛋糕上面了。”

不是说贵吗?

那就别浪费呀。

确保精致可口的点心们处于一个较安全的位置了,她提出一会儿去逛商场。

张雅禾:手痒。

努力控制双手蠢蠢欲动的洪荒之力不往这厮脸上去。

她微笑着建议:“不如把余风白叫上?”嘴角弯起,双眼却死死瞪着塑料花姐妹,只要对方敢说出一个不字,就,呵,等着吧。

来自“闺蜜”的爱。

摩拳擦掌。

徐哲勾了勾唇,垂眸,为难道,“要不还是算了吧。”

“小宁,你觉得呢?”张雅禾没理会男友的话,只看着闺蜜,声音温柔得过于诡异了。

目光充满凉意。

裴雨欢捧着杯子咬着吸管,瑟瑟:“那、那也行。”

气势特别弱。

一副“虽然我不乐意但拗不过闺蜜”的怂包样。

张雅禾满意了。

“嗯,这才乖嘛。”

裴雨欢: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是你好不好。

徐哲像一个背景板,给好友发消息。

哲里还有鱼:还在等妹纸消息啊(狗头)(狗头)

半夜微凉:(白眼)滚

哲里还有鱼:可惜人女孩子不爱搭理你,觉得你油腻又无趣,嘿嘿(墨镜)

半夜微凉:我?(黑人问号脸)(黑人问号脸)

半夜微凉:你认真的?(震惊)

徐哲抬眸看了眼正跟张雅禾聊得十分嗨皮的莫小宁,移到她随意倒扣在桌面的某果手机。

唇角微微上扬。

继续打字。

哲里还有鱼:收拾得干净清爽点,别让女孩纸久等,一会儿在金天广场正门口碰面。

半夜微凉:ok

嗯。

从字面上看就是一对关系极好的兄弟在聊天。

张雅禾见他放下手机,便问道,“他要来吗?”

“来。”徐哲把刚才约好的地点说了,“咱们坐着休息会儿,他要半个小时才能到呢。”

是住得挺近。

那不得要洗头洗脸梳妆打扮一下吗,争取在目标眼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力求达到一见钟情的效果。

多浪漫。

靠脸赢得好感。

再用幽默风趣的人格魅力巩固加深这种好感。

恋爱中的女孩纸智商都为零,对付这种零智商的女人那还不简单?比如说他身边的这位。

再给他一段时间,言听计从不是问题。

徐哲身上散发出一种由内而外的自信,他双目闪着智慧从容的光,引得张雅禾一颗心小鹿乱跳。

更倾心了有木有。

人生能得此男友,夫复何求。

裴雨欢:中“毒”太深但还能再挽救一下。

期间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徐哲套出女友这“嘴巴直”的闺蜜是家中独女,家境殷实虽然家住老小区但可能近期会拆迁,毕业后就自主创业,如今经营一家生意口碑都不错的蛋糕店,并有望在三个月后开一家分店,目前已经在市中心闹中取静地段看好了房。

就,人蠢钱多,挺好的。

裴雨欢就直接多了。

“小徐你哪儿的人呐?”

“家里都有谁?”

“父母干什么的?”

“有房没?有车没?房在哪?车啥牌子的?”

“现在哪工作?工资待遇如何?公司里年轻可爱的小姐姐多吗?有木有人经常请你喝咖啡?”

“小徐你不会在意我问这些吧。”

“其实有什么呢。”

“大家都是年轻人,又不是什么机密的东西,我这人性格直爽,最烦那些事事藏着掖着问一句话就扭扭捏捏结结巴巴的人了。”

“不愿说明说呗。”

“谁逼你了。”

“就像我家要拆迁的事,说不说的怎么了,难道会因为我不说就不拆了?阔不阔能嘛。”

耿直大哥范儿。

说得难听点就是口快无脑没有半点防备心。

徐哲笑着点头,“是,我也觉得。”

其实内心鄙视到极点。

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才养出这么一朵绝世大奇葩。

服了!

他忽视掉内心那一点羡慕,想着真是便宜余风白了,只要摘下这朵葩,绝对是赚翻了。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裴雨欢一双大眼望着徐哲,特别无辜自然的说道。

徐哲:...

看来这关是忽悠不过去了。

轻咳一声,云淡风轻道,“也没什么可说的。”

裴雨欢顺口一接:“那你随便编个?”

徐哲:“...”就噎住。

正常情况下看他这样不是该露出好奇的表情进一步追问吗?

呵,好烦。

话说他以前编好的个人信息还要不要说出来。

总感觉达不到预计的效果。

求助似的看向女友。

张雅禾也特无奈,“小宁,咱能别皮吗?”

什么编。

说话前过过脑子行不。

以前闺蜜智商低还日常犯二,怎么两年过去,竟越发的跑偏了,无可救药拉不回来了。

绝望。

“你这样会得罪很多人的。”

裴雨欢嫌弃的翻着白眼:“开个玩笑而已,你们还真当真啦。”摆手,“算了,爱说不说。”

把最后一口小蛋糕吃完,“扭扭捏捏的点都没意思,我走了,你俩继续约会,以后别喊我了,咱们性格不合,玩不到一起去,再见。”

说着拿起手机跟包站起来,一副要走的样子。

气呼呼的。

“不喊就不喊!”张雅禾也生气,闺蜜在男友面前完全不给自己面子,她忍很久了。

两人闹掰。

徐哲目光闪了闪。

好一会儿才低笑出声,“说来都是我的错,让小宁产生误解了。”

张雅禾:“跟你没关系,是她太小心眼儿。”

“别这么说,雅禾。”他拉住女友的手安抚她的情绪,抬头看向裴雨欢,神情平静透着包容,“我知道你是关心雅禾,怕她被人骗了,不然也不会问这些,毕竟对你来说,我只是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有些戒备心也正常。”

“我的情况,其实很简单。”

“父母都是国外做生意的,就我一个独子,因为一些事跟家里产生了分歧所以如今一个人留在国内,房子车子也被父母收了回去,好在有几个好朋友,现在一起合作开了个公司,生意还不错,正处于上升期。”

短短几行字就概括了。

不然呢。

多说多错。

简单好啊,简单才有后续发挥的空间。

那么,还满意你所听到的吗?

裴雨欢撇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谁稀罕听你这些。我现在生气的点,是这个女人对我的态度!”

“还我得罪人?”

“我得罪谁了?”

“小徐我得罪你了吗?”

徐哲笑容僵住:如果说真话的话那就是的。

叫他怎么说。

不管是女友,还有女友闺蜜,都不想得罪。

关键,跟他毛关系都无啊!

这女的脑回路也太歪了吧,难道女人都这么不讲道理的?

只能,“呵呵。”

“本姑娘长这么大,人生漫漫二十个秋,从来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外界风评一向都好。”

“甜美,可爱,风趣,诙谐是我的代名词。”

“我得罪谁?”

“徐雅禾你马上在高中班级群里问一句谁是高三19班人气最高的开心果小仙女。”

“你敢问吗?”

“你不敢。”

“你绝壁会被我比下去!”

“你承受不了这种来自同桌的对比后内心受到的深深伤害!”

“所以你诬陷我!”

“你这是嫉妒,你这是红果果的嫉妒!我绝不接受,除非你跟我道歉!”

她不顾形象的拍着桌子,大睁着眼瞪张雅禾。

穿着优雅连衣裙的女孩纸直接趴在桌上,双手捂脸,小声道,“好了好了我道歉行了叭,你快坐下,别嚎了,都是我错,我错了。”

脸皮滚烫。

一定羞臊红了。

天神大帝这可是高档餐厅呀,环境好,又安静,前来光顾的都是衣衫靓丽的小哥哥小姐姐。

你还要不要形象了?

不,要也晚了。

她刚才都看到好几桌的男女都一边憋着笑一边拿起手机,还有前台服务员,忍得好辛苦。

脸快憋烂了。

还班级群,幼不幼稚!

可为了自己仅存的一点面子,她选择暂时低头。

“我错了。”

“你哪错了?”

“...我说错话,我不该那么说,你原谅我。”

“看你认错态度良好,我就大方的不计较了。”朝前台招了招手,“小姐姐过来一下。”

服务员笑容异常的明媚灿烂:“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裴雨欢:“再来一份榴莲爆浆蛋糕。”

服务员:“好的,请稍等。”

步履轻快的走了。

张雅禾瞪圆眼睛,“你还吃?”

裴雨欢轻飘飘看了她一眼,“你不是知道自己错了吗?怎么,现在犯了错的人就嘴上说句无关痛痒的对不起就行了哈,不用付出半点代价吗?现在犯错的成本都这么低了哈。”

张雅禾:...

其他顾客、服务员:今天也是心情愉快的一天!!

闺蜜风波平息。

多加了一份赔礼,张雅禾心痛无比的付了钱,但还是要在男友面前维持得体大方的笑。

心累。

等三人走到金天广场时,就看到一个浑身透着青葱气息的白衣少年正满头大汗的站在门口。

他气质安静青涩。

像一个邻家大男孩。

路过的小姐姐们都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他露出礼貌疏离的微笑。

裴雨欢跟塑料闺蜜咬耳朵:“你说他妆是不是有点花了?”

张雅禾面无表情。

只要我不回答,就说明我没听到。

裴雨欢:掩耳盗铃真不好。

年轻人要学着面对现实,即使现实有时候很残忍,就跟卸了妆的脸一样。

游7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