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土

第68章 故人 (一)

在那之后的几天,秋黎一直重复着醒来然后昏睡的状态。什么时候昏睡,什么时候醒来,完全没有规律。有时候醒了一天,又会连睡三天。她身体的状态无法捉摸,但有一点叶凌很清楚地认识到了。

秋黎的身体越来越差。

她的食量越来越小,即使三天滴水未进,醒来后也吃不了什么东西,即使是一个三岁的孩子都比她吃得多。因为体力的问题,她即使醒过来,也是在床上呆着。秋黎本人不想一直呆在床上,但是好几次她下床后连站都站不稳,她再也没有说要出去。只是那张小脸变得异常的沮丧,眼里的光彩也暗淡了。

为了不让秋黎醒过来的时候感到寂寞,叶凌尽他所能的陪在秋黎身边。田里的事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一些农作物无法生长的土地不再进行打理,只进行着最低限度的打理工作。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外,家务也停了大部分。

当她睡着的时候叶凌就握住她的手,当她醒来的时候就和她谈论各种各样的事情。小时候的趣事,和姐姐的相遇,在战场上的生活……叶凌和秋黎说起自己的过去,秋黎则告诉叶凌她在过去一百多年的研究中发生了什么,和千雪之间平淡温情的故事,她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的时候的事。

雪拉扎德的故事继续讲述着。这一次,他们既是听众,又是主人公。

他们就这样持续着简单又充实的时间,直到秋黎再次睡过去。没有天崩地裂,没有海枯石烂,秋黎醒过来的每一天都那么平静。秋黎没有哭,他也没有哭,当两人头靠着头,细声细语地交谈时,自然得就像从很久以前开始他们就这样交谈着。

但是,秋黎醒过来的时间越来越短,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

叶凌沉默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叶凌的心里一直恐惧着,害怕秋黎没有征兆的永眠,害怕秋黎还在睡梦中时世界的毁灭到来,害怕自己没能好好地在秋黎告别世界的时候呆在她的身边。

其实,也害怕秋黎离开之后,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这个世界。

在秋黎陷入沉睡的每一刻,他都被深深的失落和寂寞所包围着。在田里工作的时候,准备料理的时候,整理家务的时候,他都感到自己像是被什么追赶着一般。快点,快点,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这样呼喊着。他并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事实上经历了战场的磨砺后他的内心早已坚硬如铁。

但是,那经过磨砺而变得坚强的内心,在现在却又变得脆弱。

秋黎在不久的未来就会离开,那时候他又该何去何从。他和秋黎说过,他现在活着只是为了秋黎,秋黎给了他活下去的目标。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其他人在,世界也在慢慢死去。在秋黎离开后,他是不是应该和秋黎一起离开?

这个没有秋黎的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的世界,太过冰冷,太过安静。

姐姐死了,千雪死了,少校死了,很快,秋黎也会死去。他想不出自己在那之后还活在世上的理由。每天起来或睡下,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人的气息;每天出门归来,喊出的声音永远没有回应;每天坐在餐桌上吃饭,对面永远只有冰冷的空气……

不管是哪里都那么安静,不管是高声大叫还是放声大哭都不会有回应,世界安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而很多时候,也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在这样的世界里,每一秒都让自己更加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孤独。就像是每天看着一部名为“我的人生”的无声电影。电影的幕布是白色的,周围的环境是白色的,电影里的世界是白色的。久而久之,连自己也染成了白色。空荡,虚无的白色。

那样的日子,太过无趣。

他慢慢地闭上眼,意识沉入脑海的深处。

“叶凌,起床了。”

有谁在摇晃着自己的肩膀,那声音听着很怀念,很遥远。

“起床了,我要收被子了。莫非你是想学白雪公主让我给你一个吻吗,叶凌?”

让人心情舒畅的呼唤声和传来的温暖的感觉越来越近,叶凌慢慢地睁开眼。窗外的阳光笔直地照在脸上,背对着阳光的人的脸有点模糊。

“哈,终于起来了。”

“千雪?”模糊的景象一点点变得清晰,在熟悉的房间的背景下,那个人弯着腰,脸离他很近。有温暖的吐息拂过他的脸,还有淡淡的香气。

“是千雪哟,怎么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是还没看够我的美貌吗?”千雪抿嘴一笑。

“也许是呢,确实没看够。”叶凌轻声说。

“啊拉啊拉,今天的叶凌是怎么了,生病了吗?”千雪反而愣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叶凌的额头,又把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体温很正常啊。”

带着暖意的柔软的感觉,叶凌觉得自己似乎感受到了千雪的心跳。他无声地笑了笑,轻轻地移开了千雪的手,说:“算了,玩笑就到此为止吧。”

“呜哇,叶凌竟然开起了玩笑,真是难得啊。”千雪饶有趣味地盯着叶凌。

“不用在意,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不好的梦……”叶凌翻身起床,让出了位置。当他站稳的时候,一阵眩晕突然袭过脑海,眼前的景象又变得模糊。

大概是自己还没完全睡醒吧,叶凌一手按着额头,摇了摇脑袋。

“要不就当成一个梦如何?”千雪“啪啪”地拍着手,提高了音调,“梦什么的都好,好好享受今天的生活吧。”

“美好的一天是从早餐开始的哦。你先去洗一下脸,我马上就去准备早餐了,敬请期待我的手艺。”千雪从后面把叶凌推出了房间。

“我就不那么期待地等着你的早餐吧。”叶凌冲着千雪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向着洗手间迈开了脚步。

在他背后,千雪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她一脸复杂地注视着叶凌的背影从眼里消失。

叶凌走进洗手间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有人了。

“少校,早安!”看到对着镜子刮胡子的季寒辰少校,叶凌慌忙地敬了一个礼。

“早安。话说你为什么要向我敬礼?”少校用水清洗了一下刮胡刀,漫不经心地随手拿毛巾擦了擦下巴,“你不是已经成为普通的民众了吗。嘛,我知道你还保留着这样的习惯,不过现在已经没必要了。”

季寒辰默默地笑着,用手拍了拍叶凌的肩膀。随意披在宽厚的肩上的军装连扣子都没扣上,他脸上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表情,眼神慵懒。还是老样子,身为军人却没有军人的风范。看着少校叶凌的心里有点无奈,又有点欢喜。

“我也想快点退役呢。”有点郁闷地理了理衣领,季寒辰苦笑着,“做了这么长时间,薪酬是可以保证的,可是为部下考虑一下的话,想要退役就没这么简单了。真希望军方快点找个可靠的人来接替我,那我也能找个地方安静地养老。”

“少校还不到养老的年纪吧,不正是精力最旺盛的年龄吗,不如趁着难得的机会好好努力一把。”

“一大清早就想说教吗?”季寒辰挑了挑眉。

“嘛,就是那样了呢。”叶凌耸耸肩。

季寒辰咧嘴一笑,稍微用力地拍了拍叶凌的肩膀,走出了洗手间。叶凌低着头,而后朝镜子里看去。

心里有种不协调感。

刚才看到千雪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感。叶凌认真思索着,他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幻的界限。一切都像虚假,一切都像真实。眼前看到的、听到的,都那么让人怀念。但是,心里的某处又在怀疑着。

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呢?是不是忘了什么关键呢?现在所处之地,是他应该存在的地方吗?在他心里似乎有一个地方,那里有着已经失去的、再也看不见的光景。

叶凌慢慢地闭上眼睛。

简单地洗漱之后,叶凌来到了客厅,餐桌的椅子上已经坐着一个人。窈窕的身体被包裹在紧身的衣服下,白净的衬衫勾勒出美好的弧线。她正端着杯子喝茶,姿态优雅。

“啊,叶凌,早安。”

“早安,姐姐。”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叶凌心里的某处在欢欣雀跃,像是在午后穿越人潮时突然嗅到了记忆里熟悉的香气,回首看到了某个人的背影。

“嗯?怎么了,这么呆呆地看着我。姐姐就在这里,不会走的。不要在那傻站着,过来坐吧。”倾雪嫣然一笑,招了招手。

“说的也是。”压抑住心中的动摇,叶凌坐到了倾雪的对面。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茶叶在散发着袅袅热气的水中沉浮。他盯着茶叶,而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入口是一阵的苦涩,因为见到姐姐而激荡不已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巴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