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土

第38章 洛汐(二)

“真是的,为什么我非要受到这样的侮辱。”换好衣服后转过身,少女恨恨地说,这对任何一个女性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事。从头到尾穿衣服的过程都被叶凌看在眼里,虽然叶凌自认为没有带有一丝旖念,但叶凌看光了她的身体这件事是不容辩解的。她的身体哆哆嗦嗦地颤抖着,声音像是快哭出来一样。

虽然有点抱歉,但为了避免那个人在叶凌转身的时候逃跑,叶凌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错。毕竟那是孤身一人闯进这座山的人,而且还没被叶凌发觉,谨慎对待总不会错。在战场上,因为轻视女性和小孩而遭到杀害的人太多。

“双手交叉放到脑后。”叶凌的语气冰冷。

“事先说明,我可不是可疑人物。”

“那个是由我来判断,再说一遍,双手交叉放到脑后。”

“‘之后就不只是警告了事了’,你是想这么说吧。”少女哼了一声,不满地照着叶凌的要求做了。她的脸还留有稚气,年龄应该比叶凌小一些。

“你是一个人吗?”

“我看上去像两个人吗,你还是去看下眼科医生比较好。”少女斜视叶凌一眼,说不出的轻蔑。

叶凌无言地拉开扳机,对着少女脚边的泥土开了一枪。少女“呀”地往后跳了一下,发出了怪异的惨叫声,那叫声连叶凌都有点吓到。

“给我认真地回答,在这个时候还耍小聪明是笨蛋才会做的事,再废话的话我就杀了你。”

“切,草泥马。”少女嘀咕了一句,努努嘴,装出一副认真的语气,“只有我一个人。”

叶凌只是冷冷地看着少女不说话,少女先是毫不示弱地和叶凌对视着,然后慢慢地移开了视线,自暴自弃地说:“是真的啦!要是有同伴的话,我就不会一个人在这个到处都是陷阱的山里头转来转去!够了吧,我都回答你的问题了还要这样看着我……明明我从山脚来到这里都花了五天的时间。”

啧,叶凌烦躁地咂了下嘴。如果相信她说的话,那么说明他设置的陷阱也只是起到限制行动的作用。而且像这样没有什么肌肉的人都只被阻拦了五天,那么那陷阱对特种部队的人来说就更加构不成什么威胁。

“下一个问题,你的姓名和所属是什么?”

现在杀掉她也不好,这家伙是谁,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这里。与调查尸体相比,还是直接询问本人得到答案要快。不是任何事情用杀来解决都是最好的,从军时代的长官曾这样絮絮叨叨地说过。先把要问的问题问清楚,然后再把这个人绑到秋黎那里,之后再考虑其它的问题。

“洛汐。如果用叶凌和她的母语来说的话,塔楼的塔,野原的野,然后洛汐是洛汐中的洛汐。我说的对吗?”虽然是询问的说法,说话人的语气却无比的确定。

“你怎么跑出来了?”叶凌吃了一惊。

明明一直警戒着周围,但直到声音传来后叶凌才发现身后有人。他回过头一看,秋黎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站在那。

“我心里有点不安,心跳有点不稳定。”秋黎对叶凌点点头,转而仔细打量着少女,“呐,名字没错吧?”

“是没错了,不过,”洛汐目不转睛地看着秋黎,眼神发叶凌,“哇啊啊,太可爱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

“那种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可是秋黎。”秋黎捋了捋长发,一副“再明显不过了”的语气。

“啊,抱歉,第一次见到本人有点兴奋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洛汐擦了擦嘴边不存在的口水,收敛了一下花痴一样的表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其实煎鸡蛋的方法不知道,叶凌把这句话憋在了心里。“洛汐,自由记者,以前就移民船的设计问题采访了材料工学的权威,我曾看过那段影像。你的主要工作是对地球脱出计划的技术人员进行采访,然后把报导刊登在几个二流杂志上。文章虽然啰嗦,不过粗略一读的话会觉得报导得很有趣,用个词来形容的话大概是笨蛋文章吧。”

“是吗,其实也没那么好了。”误会了秋黎意思的洛汐自顾自地脸红了,扭扭捏捏地低下头在那傻笑。看来不仅文章是笨蛋文章,连人也是个笨蛋。

“我说,既然搞清楚我的身份了,那边的兄弟是不是可以把枪放下了?万一那把枪不小心走火了会非常不妙。放下枪,让我们心平气和地来谈谈吧。”洛汐一脸笑容,试图往这靠,伸出了白嫩的手。

“再走过来一步我就开枪,即使秋黎阻止也没用。”叶凌语气森严地警告着。

“呜,真是可怕的人。”洛汐的笑容一下变得僵硬无比。

“我不是开玩笑的,站在那别动。从实招来,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叶凌彻底冷下脸。

“目的?哈,那种像是审判犯人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这种事还用问吗!我可是来见秋黎的!”洛汐怒气冲冲地说,那已经不是稚气尚存的脸,她的表情充满了一步不让的气势,“就是为了见秋黎我才千里迢迢跋山涉水跑到这样的深山里来!穿过潮湿的陷阱,徘徊在山中,身上的气味都已经超过了身为女人可以忍受的极限了!正在舒服地洗着澡时,突然被人拿枪对着!虽然穿着泳衣,但身上的每寸肌肤还是被看到了。不仅如此,还被盯着换衣服。太悲剧了,少女的心中满是伤痕啊!尽管如此我还是想要见到秋黎,想听到她的声音。目的是什么?这怎么可能是目的,这是理想!是梦想!”

“别想骗人!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的伙伴还有几个,都在哪。”叶凌有点烦躁地说,语气也变得粗鲁。只是个记者,却比军队更快找到他们?虽然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她也有可能就是军队的先遣队,毕竟人容易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放松警惕。里应外合之下,他们安全带回秋黎的可能性就会高得多。

虽然有着这种看似合理的想法,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不对劲。他的心里十分焦躁,无法冷静下来。虽然知道,却无法改变。一想到秋黎可能被带走,他就无法冷静。

“真的没有骗你!秋黎就在我面前,你手里还拿着枪,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说谎。”洛汐冲着叶凌大喊。

“切,真是麻烦。”一直看不到她的同伴出现,独自一人的说法或许是真的。但至少要问清楚她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从研究所到这座山的足迹,虽然不能说完美地消除了,但叶凌也有自信说几乎没有留下。那样的话,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哪怕动用粗鲁一点的手段,他也要问出来。

“我问你……”

“叶凌,已经够了,把枪放下。”秋黎打断叶凌的话,平静地说着。

“可是。”

“我说已经够了。”秋黎冰冷尖锐的声音传来,空气像是裂开了一样,让人心里发冷。自从来到这之后,秋黎第一次以这样的语气说话。叶凌眼神不善地看了洛汐一眼以作警告,放下了枪。

“我知道了,但是有情况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射击。”

“这样就好,用枪杀掉她也只是浪费子弹而已。”秋黎的语气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刚才的叶凌过于急躁。这样很不好,被情绪冲昏了的大脑是无法想清楚事情的。冷静下来,叶凌,不用把事情想得那么糟糕。”

“的确是呢,我知道了。”这里没有子弹的补给,如果用完手上的又遇到了突发事件就糟了。在这样的少女身上浪费子弹确实没有必要,自己过于冲动了。叶凌深呼吸了一下,努力平复着心情。

“喂喂,两位能不能不要自顾自地在那讨论啊,你们讨论的关键在这无辜地看着你们讨论要怎么处理她啊。能不能在讨论用枪杀还是用刀杀之前问下我的感受,怎么是以我要被处理掉的前提来讨论的……”洛汐欲哭无泪地争辩着。但叶凌和秋黎都没有理她,她用幽怨的眼神一直看着两人。

“暂时先带回家再问吧,叶凌觉得怎样?”

“仔细想一下的话,其实没有什么需要问的。”叶凌想了想,摇摇头。没错,不去追问事情发生的原因,也不去懊恼大意的自己。比起那些,想办法解决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更加重要。但这样留着一个威胁也不好,叶凌皱眉思考着,要想个办法在秋黎察觉不到的情况下解决掉这个人吗?

巴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