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是cp粉

女配她是cp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淑妃

余沁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跟拌了浆糊似的。

看着陌生的床帏,她瞪着眼睛反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她好像是喝醉了。

然后......

她靠在凉亭的柱子上缓神。

然后......

云祈好像过来了。

然后......

然后她好像占人便宜了!

卧槽!

花酿酒香,扯袖子,贴贴!

余沁猛地把被子扯上来遮住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圆溜的眼睛。

救命,人家会不会觉得自己是女流氓啊!

“小主?”

红漪的声音传来,余沁转头,看见小丫鬟坐在內寝外的桌边,正探头看着她这边,看样子像是之前一直趴在桌上休息。

“嗯。”她应了一声,自己慢慢坐了起来,“你坐着吧,现在什么时候了?”

红漪揉揉眼睛,探头看了下窗外,答:“午时了。”

刚说完,门就被敲响。

红漪应了一声,门外的人就道:“敢问虞贵人可醒了?小王爷请虞贵人去膳厅用膳。”

红漪看向余沁,余沁扬声答:“醒了,劳烦等一会儿,洗漱完便去。”

红漪起身出门。

余沁抬起手闻了闻袖子,还沾着些花酿酒的香味,淡淡的。

她下床整理身上的衣裙,红漪端着热水进来。

洗漱完毕,红漪给她简单的梳了一下发髻,两人就随着来传话的人一起去膳厅。

红漪依旧没能一起跟着进去,余沁自己进了膳厅。

两个小王爷已经坐好了,云祈也在。

云平安看到她就招手唤她:“小青姐姐,坐我这边。”

余沁看了一眼云祈,他没看她,表情也没什么异样,看不出什么。

她悄悄吞了一下口水,坐到了云平安旁边。

没事,就当做喝断片了,啥也不记得了。

直接摆烂。

云平安对她笑了笑,“昨晚我和二哥好像喝醉了。”

“我、我好像也是喝醉了......”余沁试探地说:“我都不记得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了。”

她偷瞄了一眼云祈,刚好撞见他眸光沉沉地望着自己。

她赶忙移开视线,拿起筷子给云平安夹了块肉,说道:“好了好了别聊了,赶紧吃吧,平安你多吃点。”

“嗯呐!”小朋友点头,乖乖应道。

熊孩子云安平从昨天被弟弟哄好后就一直没对她发难了,安安静静的吃着饭。

膳厅里只剩下吃饭动筷的动静。

余沁趁着夹菜的间隙,偷看了一眼云祈,对方低垂着眼帘吃饭,没有再看她。

她松了一口气。

安心的吃起饭来。

别人喝醉酒都是断片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倒好,不仅记得,而且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回忆起来,都好像还能闻到那浓郁的花酿酒香。

打住。

不能再想了。

再想心都要起飞了。

虽然但是,云祈可是她的心动嘉宾啊,抛去他人的感受,对她来说,这简直是美到冒泡的福利啊。

其实酒精只是,给了勇气让她做自己内心本就想做的事吧。

包括她没头没脑问的那句话。

听说有些书里世界都会有世界意识,或者说是剧情的强制性。

她在想,云祈会不会只是强制性被剧情推着走呢?

虽然其实原剧情已经被她打乱了不少,但......

但她有私心。

她的私心不少,想小玉之后的生活顺遂平安,想回家......尽管可能没办法和云祈来一段轰轰烈烈的异世恋,但她也不想他最后死在战场上。

她在小玉身边,可以随机应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甚至她都可能猜到大概会发生什么,把危机掐死在萌芽中。

回家也只用等到世外高人就有希望。

但云祈,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想要告诉他,假如自己的信念不是真心的内心所愿,可以不用那么死磕的。

可是。

可是看到他的眼神,他的表情,在说起保家卫国时,和她平时看到的一点都不一样了。

坚毅,锐利。

那一刻她真的才相信,云祈真的是个将军。

护国大将军。

于是,她的话全都说不出口了。

“吃饱了。”

云安平的声音打断了余沁的思绪,他看了一眼自家弟弟的碗,“平安,你吃饱没?”

云平安扒完碗里最后一口饭,答:“饱了。”

三束目光落到余沁身上。

她看了看碗里的小半碗饭,有些尴尬。

她把碗放下想直接说吃饱了的,但云平安看见她的动作猜出了她的想法,直接道:“小青姐姐,皇叔叔说浪费粮食是不好的喔。”

她端起假笑:“我就是端着累了。”

云安平离开了椅子,“你们要等就等吧,本小爷走了,还等着看嘉庆带来的新玩意儿呢。”

边说边走出了膳厅。

“哎二哥!”云平安叫了一声,见自家二哥没了影了,转头对余沁道:“小青姐姐你自己慢慢吃喔,我去找二哥了。”

余沁巴不得他们都走,小鸡啄米地点头。

云祈看了她一眼,然后牵着云平安一起出去了。

她舒了一口气,才认认真真的吃起饭来。

吃饱了之后和福绵宫的掌事嬷嬷说了一声,余沁就带着红漪回漾月宫了。

回到宫里,青漪说早些时候皇上身边的蒋公公来传话,让余沁记得去找淑妃拿令牌。

余沁咬了咬牙,还是去沐浴换了一身衣裙,重新梳了发髻,带着红漪去懿泽宫找淑妃。

淑妃,其实也算大Boss吧。

原剧情中女主的第一胎就是被淑妃给弄掉的。

淑妃......在她文里的设定是只要权势的,她不仅仅是会害女主的胎,就算是其他人的,她也不会允许的。

狗男主让她去找淑妃拿令牌,就表明了把一半的后宫掌权话语交到了她的手上,这简直就相当于虎口夺食,淑妃指不定已经在心里想好怎么弄死她了。

妈的。

有没有一种可能,她可以把云萧墨干掉,然后让小单纯玉当女帝独美?

余沁冷静思考了一分钟,发现此路行不通。

她认命的长叹一口气。

红漪疑惑问:“这不是好事吗?说明皇上器重你呀。”

“器重......”余沁顿了一下,忍不住骂了一句:“器重个屁!”

红漪不明所以,余沁也不说话了,表情也不太好看。

每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