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的成仙路

第7章 危险的猫与救命的马

阳城在琼邑的东方,所以姜弋便沿着西方的路前行,等到李氏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已经跑了千里之远了。

他也不担心琼邑是否会遭到报复,琼邑虽然偏远却也是属于靖国的地,李氏绝不敢对琼邑动手,否则靖国国君一定会讨伐李氏,那时李氏的谋划暴露事小,面临家族被灭门才是事大。

贵族都是把贪婪刻进了骨子里的,也都把懦弱写到了族谱上。

琼邑以西最近的城是临江城,因临近姜水而得名。他准备到那里修整一下,然后乘船顺着姜水而下直接到达虞江,再顺虞江而下到达虞国,这是速度最快的路线。

姜弋尽量挑有道路的地方行走,因为荒山野岭之地多大妖,崇山峻岭之间多邪灵,他现在实力还很弱小,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否则便是取死之道。

行了十几里路,天色已经黑了,但一路上姜弋还没看到可供休息的地方。

“唏律律~”就在此时,他身下的骏马突然不安的嘶鸣起来,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

姜弋敏锐地感觉到不对劲,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危险时刻存在。

他当即献祭灵魂使用气运神石,这东西他平时能不用就不用,毕竟灵魂跟灵气不一样,不能轻易损伤。

放眼望去,他的四周竟然充满了黑色的气,将他团团包围。

又是大凶之相。姜弋吃惊不已,怎么他遇到的不是大凶之相就是绝凶之相?

他竭力寻找凶相中的一线生机,却发现黑色的气中隐约透着白光,但却没有一条明确的路线。

这是怎么回事?凶相跟吉相交织在一起?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以往都是泾渭分明。

然后他试图原路返回,但接连行了几里却发现在原地踏步。

幻术!

姜弋冷汗直冒,这种及其偏门的巫法竟然被他碰见了。

是谁?

人?妖?还是邪灵?

这时他好像感觉有人在背后死死的盯着自己,汗毛直立,一扭头赫然发现黑暗中蹲着一只猫。

“喵~”

那猫突然发出十分尖锐的叫声,然后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姜弋连人带马吞了进去。

姜弋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狭小的山洞里面。

“唏律律~”他的脸上忽然感觉到一个温暖湿润的东西,原来是他的马在用粗长的舌头舔他。

“滚开!”他一巴掌推开马头。

“喵~”他扭头发现一只黑色的猫正坐在地上,瞪着朴实无害的大眼睛看着他。

姜弋心跳开始加速,他可以确定这只猫不是大妖就是邪灵,但不管是哪个都是极其危险的存在。

他想牵马离开,却发现身后根本没有路,只有前方有两个通道,而那只猫正坐在通道前挡住了去路。

姜弋不知道这只猫要干什么,只能跟它大眼瞪小眼。

“喵~”黑猫歪着脑袋又叫了一声,似乎在好奇,然后它扭头来到两个通道面前,看着两个洞口发起了呆,似乎不知道该进哪条道路,然后就这么看着姜弋。

“你是在让我做选择吗?”姜弋好像明白了黑猫的想法。他心里急剧不安起来,想到之前看到的大凶之相,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洞口里一定有极其危险的存在,或者说一旦选错了洞口,这只黑猫就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深吸一口气,他牵着马来到两个洞口面前,思考着做着选择。

而他身后,黑猫死死地盯着他,紧闭的嘴巴逐渐裂开一个夸张的幅度,时刻准备一口吃掉姜弋,和他的马。

但奇怪的是,没过一会儿姜弋就快速做出了决定,选择了右边的那个洞口走了进去。

右边洞口不长,但是里面的石壁中镶嵌着许许多多具尸体,在姜弋走进来后忽然苏醒起来,张牙舞爪,想要将他抓住。

这里到底是什地方?

姜弋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尸体的手,扭头时发现那只黑猫也跟了上来,等再去看那些尸体时,又恢复成一动不动的样子,他们好像很害怕黑猫。

看到姜弋停了下来,黑猫又叫了一声,催促着他往前走。走着走着一具尸体的手臂挡住了黑猫的去路,它忽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掉整只手臂,嚼了几下,然后又不高兴的吐了出来,似乎觉得很难吃。

时刻注意着身后动静的姜弋扭头将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不禁握紧了手指,冷汗直冒。

没过一会儿,便走到了洞口的尽头,那是一个大厅,但是大厅的那一侧竟然又出现了两个通道。

黑猫催促着姜弋再次做出选择,姜弋身不由己,无奈之下这次选择了左边的通道。

这里就好像一个迷宫,出了通道之后,下次还会出现另一个通道,每次黑猫都在逼他做选择。而姜弋每次都能做出正确的那个,但三四次后,他整个人已经精神萎靡了。

每次选择之前他都是使用了气运神石,充满黑气的那个是错误的,相反充满白气的那个就是正确的。但用过几次之后,他的灵魂已经损伤的十分厉害了,而这通道却看起来无穷无尽的样子。

不能就这样下去,否则自己不被黑猫吃掉,也会因灵魂溃散而死。

“我不知道你到底要去哪里,但我可以帮你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说的话,但如果你真的想要去某个地方而不是在戏耍我的话就给我补充灵魂之力,否则我撑不到那个时候。”姜弋停下脚步,下定决心跟黑猫摊牌,前后都是个死路,不妨搏一搏。

“喵?”黑猫疑惑的看着他,就在姜弋以为无望的时候,它忽然张开大嘴吐出一团绿色的光团,那光团里面有灵魂在挣扎,这是他以前吃掉的人的灵魂残余,他看到姜弋虚弱的样子,便认为他饿了。

“不是这个,我需要更加纯净的灵魂之力,这个东西含有生人的残留意识,我吸收不了。”姜弋连忙拒绝,一旦吸收了别人的意识,他的灵魂就会变成一个大杂烩,发生不可知的异变,那时是否还是他自己都不一定。

但是黑猫无法深入理解他说的话,见姜弋迟迟不肯往前走,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嘴巴越张越大,似乎下一刻就要把他吃掉。

“唏律律~”就在这时,他旁边的马开始朝黑猫叫了起来。怪异的是黑猫好像能听懂马的意思,逐渐镇定下来,然后把那团破碎的灵魂吃进去使劲的嚼了嚼,然后再次吐了出来,这次吐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分纯粹的灵魂之力。

姜弋先是看得目瞪口呆,继而狂喜。

他是人,猫是兽,人不能跟猫交流,有问题吗?没有。

猫是兽,马也是兽,猫跟马能交流,有问题吗?也没有。

“好马,你真是我的好马。”姜弋抚摸着马的鬃毛夸个不停。

马看见他高兴的样子,自己也十分高兴,连忙伸着舌头就要去舔他的脸。

姜弋却松开了手,侧过身子开始吸收那团灵魂之力起来,让它扑了个空,不由得气愤的叫了起来。

吃肉的葫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