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命补天匠

第4章 日出东方

“吹……箫?”

你在干嘛?

调戏我吗?

你是水我难道就是是绿茶?

你是清明我就是河图?

你是锄禾我就是当午?

此刻云遮月的一颗心直接乱了,砰砰砰的直跳,双手紧紧的握着,一张脸紧张的能滴出水来。

她偷偷的看了眼其他人,还好还好,大家都沉浸在曲声里面,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

“不会就算了。”李九龄淡淡的说道。

噗通——

云遮月的少女心窦的紧缩了一下,隐隐作痛,有些难以呼吸,仿佛害怕失去什么一般连忙说道:“我会!”

这话一说出口她就有些后悔了,太特么丢人了。

李九龄贱贱的一笑,“嘻嘻,我就知道月姐姐会吹箫,跟我来吧。”

“去,哪儿啊?”

“找个没人的地方。”

“这……”,

还没过门呢,你这个死男人臭男人,这是要直接吃了我嘛?

哼,你要是敢始乱终弃,咬断你三条腿!

云遮月跟在李九龄后面,脑海中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始终挥之不去,连走路的姿势都有些奇怪,两条腿死死地夹紧……

“就这儿吧。”

李九龄停下了脚步,这里四周非常空旷,星空璀璨,虫鸣之声不绝于耳,微风拂过嫩草,荡起阵阵涟漪,在月光的照耀下莹莹生辉。

“这里,是不是太空旷了些?”云遮月怯生生道。

“空旷些不好么?”李九龄随意答了一句。

“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无妨,来,坐下吧。”

云遮月此时一颗心是彻底的麻了,整个人木然的坐了下来,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胡思乱想之间,只见李九龄手中多了一片玉简,非常严肃的说道:

“月姐姐,这是我在东海一处古地之中找到的,里面有一篇残缺的功法和一段曲谱,就是刚才我吹得那段曲子,你要是想学就拿去学吧。

但是记住,功法可以告诉别人,曲谱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因为这首曲子很特殊。”

云遮月一脸的茫然。

曲子?

功法?

老娘坐都坐下了你跟我聊这个?

心中一阵无语,云遮月接过玉简,神识沉浸在其中,一句句的口诀和一段曲谱瞬间映入到脑海之中。

“月落而日升,悟苍茫之东海……”

咦?这是什么功法?

前几句怎么与我修炼的《碧波决》这么像?

这是……《碧海听涛》?

这名子怎么好像是宗门的两大功法《碧波决》和《潮汐决》的合体?

后面还有首曲子,这是《落霞满天》?

不自觉间,云遮月已经在脑海之中打起谱来,只不过才引动第一个音符,就感觉自己体力的灵力好像要爆发一般,以一种神奇的线路在运转。

借此机会,李九龄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云遮月的经脉运转后发现,她修炼的功法确实是碧海听涛,但是错漏百出。

应该是祖谱丢失之后由宗门的弟子口口相传下来的,该弟子资质有限,领悟能力不强,才导致了这么多的错漏。

这就罢了,居然还有人自己为是的对这部功法进行了改动,看上去是更加容易修炼了,却也直接将一部仙品功法改到了勉强能到达到皇品的程度,怪不得落霞宗会落魄至此。

“这是?

武技???”

云遮月满脸的震惊。

李九龄道:“确实是武技,而且还是一部强大的武技,可是我修炼不来,当个曲子吹吹罢了,毕竟我是玩火的,与水系武技八字不合,看月姐姐倒是与水亲近,就送给你吧。”

云遮月没有听清楚他说得话,而是在心里喃喃道:

“碧海听涛……落霞满天……落霞满天……落霞宗……碧波决……潮汐决……碧海听涛……”

“啊!”

云遮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激动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个不停。

“你是说,这个玉简是在东海的一处古地发现的?”

“是了,怎么了?”李九龄故作惊讶的回答。

“那就对了……那就对了……以前听宗门的长辈说过,落霞宗出自于东海的一个古宗,也是一个皇级势力,看来这件事是真的,这部功法和武技应该就是落霞宗失传的功法!”

云遮月自言自语着,激动地心情难以平复,整个人都在风中凌乱。

皇级势力?怕是你的宗门长辈说的是落魄之后的落霞宗吧。

心里嗤笑一声,李九龄嘴上说道:“月姐姐,其实这个玉简我已经送给你了,你真的没有必要……”

他故意没有说出后半句话,一副看穿了一切的表情。

“真的,你信我啊!”云遮月一副着急的表情。

“我信,我真的信。”嘴上说信,脸上却是一副我信你个鬼的样子。

“你这人……哎……不信就算了,不过宗门重宝失而复得,这是能改变宗门历史的大事,你跟我去宗门,我相信你提任何要求宗主都会答应你的!”

“哦?任何事情吗?”

李九龄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你们落霞宗到底能有什么让我看得上眼的东西。”

云遮月绣眉一挑,你这人还蹬鼻子上脸呢,看不起谁啊?

皇级势力公子哥了不起啊?

“肯定有啊!”她笃定的说道。

“比如说……”

李九龄一脸期待的看着云遮月。

“就比如说,让你做客卿长老,在比如说给你划分封地,又比如说……我把许配给你,反正好处多着呢,你自己慢慢想!”

云遮月一阵懊恼的转过身去,一副要扭头就走的样子。

却在一瞬间感觉到一个温暖的大手拉住了自己的小手,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指间传入大脑,心脏又不听使唤的砰砰跳动起来。

“月姐姐,听我的,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别人,最起码,不要暴露这首曲子。”

“为何?”

云遮月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却是看到李九龄此时表情严肃,丝毫不像是个少年,倒像是一个长辈叮嘱晚辈一般。

“不为何,不听就算了,随你。”

“且!”

“我问你,你真的只有半部功法?”

“我骗你干嘛?”

“哼,谅你也不敢!”

这什么人呐这是,半部还嫌少么?

就这半部功法也足够你修炼到武皇境界,不是本公子看不起你,就你们这群人,除了羽落英那个丫头有那么一丝丝机会之外,其他人能修炼到武尊境界就顶了天了。

“你,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云遮月问道。

“没了。”

“没了你还不撒手,流氓!”

“额~抱歉,失礼了。”李九龄悻悻的收回右手。

让你撒你就撒,笨死了!

我也笨死了,让他撒手干嘛?

云遮月走后,李九龄瞥了一眼东南方向,冷哼一声:“哪儿来的臭虫,鬼鬼祟祟。”

过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出现,他也离开了此地。

此时东南方向一个黑衣人正躲在一块巨石后方,伸手平复了一下胸前的气息,她穿着紧身夜行衣,胸口处蔚为大观。

“呼……好险,还以为被发现了。”

……

回到落霞宗之后,李九龄并未像其他人一样原地打坐吐息,而是在离众人较远的地方不停地刻画着什么。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四周的灵气波动剧烈了起来,以李九龄为中心方圆大概一丈的距离内形成了一个浓郁的灵气漩涡,按照阵纹规律徐徐转动着。

不错不错,灵气浓郁程度已经相当于阵外的三倍了。

也就是说这方圆一丈的区域灵气浓郁程度达到了三品秘境的水平,修炼速度提升理论上九倍。

随即,李九龄运转九格补天神功,开启“灵”字决,天地灵气如潮水一般的涌入体内。

然而,他又苦笑了起来。

这副身体的根骨资质实在是太差了。

涌入身体内的灵气大概只有半成左右凝聚为灵力,比一般修士两到三成的水平而言,就是个渣渣。

也就是说哪怕在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下,他的修炼速度也只比普通修士在外界修炼速度快1.5-2倍左右。

一边运转功法,他一边又掏出了之前炼制的五个阵盘,阵盘的五种材料残剑、老树皮、水精、火焰砂、血纹石。

五种材料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分别在其上刻录一品剑杀阵,一品转灵阵、一品水牢阵、一品聚火阵,一品石阻阵,刚好可以组成一个攻守兼备且功能强大的五行组合阵法。

然而一个麻烦出现在了眼前,因为要将这五种阵法全部刻画成天道阵法需要用到阵笔,但是他手中没有一品的阵笔。

不过这个麻烦并没有困扰他多久,因为此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婀娜的身影。

自从回来之后,云遮月便一直无法静下心来修炼,总是在关注李九龄的一举一动,李九龄鬼鬼祟祟的举动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当然,这一切都是借口,恋爱中的小男女不都是找各种借口制造独处的机会么?

“咦,这里的灵气为何如此浓郁,这是聚灵阵?这么好的修炼环境居然敢一个人独享,太不够意思了!”

李九龄心中鄙夷,姑娘,本少好像并不欠你任何东西!

“呵,刚想喊月姐姐过来你就自己来了,我们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云遮月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表示反对,很自觉的一屁股坐了下来。

“月姐姐,不知道你身上有没有匕首或者是刻刀之类的东西?”

“刻刀没有,匕首倒是有一把,你要这个做什么?”

说着,她将一把贴身的匕首解下来递给李九龄。这种匕首这黑水五国很多女孩子都会准备一把,名叫压裙刀。

“嗯,一品精钢匕首,勉强够用了。”

“嘻嘻,你还没有告诉姐姐你要姐姐的压裙刀干嘛?”

云遮月探着身子,一脸俏皮的看着李九龄,此时他的脸距离李九龄只有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场面变得十分暧昧。

压裙刀嘛,意思很好理解嘛。

“刻阵”,李九龄的回答言简意赅。

“刻阵?你这个人都不休息的吗?”

年轻的雄性火力旺盛?

“月姐姐,对于我来说刻阵就算是在休息了,还有,你在这里打坐没关系,但是我刻阵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且~”

云遮月一脸的不屑,用得着的时候就月姐姐,用不着的时候就不喜欢被打扰,妥妥的渣男一枚,心里腹诽,但她还是没有再出声。

一夜无话。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李九龄已经完成了五行组合阵的刻制。

众弟子也都按部就班的开始了新的一天的任务,有人负责采摘灵药,有人负责寻找灵宝,还有一部分修为较高的弟子去寻找落单的一品灵兽,获取兽核。

这些弟子脸上一个个都带着兴奋之色,只因为昨晚听完曲子之后,使用水精在这秘境之中打坐吐纳效果极好,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修为有了肉眼可见的提升。

云遮月只觉得通体舒泰,昨晚给她的感觉十分安逸,导致今早上都晚醒了半个时辰,整个人仿佛升华了一般,气质更加出众。

如果美女有等级,那她绝对算是在一夜直接突破了一个新的等级。这还只是修炼碧海听涛第一夜的效果。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恋爱的感觉。

李九龄已经备好了炼制一品补元丹的药材,即便现在已经没人再对他怀有敌意,但是光说不练不是他的性格。

落霞宗的弟子们围了过去,对于他们来说,围观一个丹师炼丹还是头一次。

“去去去,都散了,你们不知道丹师炼丹不能被打扰么?”

云遮月走了过来,像个母老虎一般驱散了众人。

她倒是霸占了一个得天独厚的位置,在她看来,有她旁观绝对不能算是打扰。

那叫督导!

看到云遮月的状态李九龄也有些意外,隐隐约约发现她的天赋居然拔高了一筹,之前只能算是一般资质,修为顶天也就是个七品武尊,现在看来居然达到了九品武尊的高度。

分不清是功法的原因,还是她离着天道太近的原因……

不过这也是属于她的机缘,不会有什么天道因果之事的发生。

黑猫从诸神争霸后期开始就越来越不敢出手,甚至不敢在世间行走,以至于现在陷入沉睡,就是因为随着它对天道的掌控越来越深,一举一动都会引动天道显化。

随意干涉世间,容易出现连它都难以预测的天道因果。

李九龄则不然,他的身份,顶多算是天道的产物,或者说天道的使者,不会造成太大的因果。

他双手掐着丹决,一个兔子大小的古铜色丹炉悬浮在身前,有两个阵盘像是众星拱月一般绕着丹炉慢慢旋转,转灵阵和聚火阵,在这两个阵法的加持下,李九龄炼制丹药几乎不需要再消耗自己的灵力。

在丹炉下蓝色的丹火时而稳定,时而暴躁,时而如灯芯般烧着炉底,时而又如莲花般围绕着炉壁,阵阵丹香从丹炉中散发出来。

云遮月渐渐看痴了,两只眼睛迷离起来,只觉得眼前的少年动作是那么的优美,身形是那么的挺拔,面容是那么的俊朗,双眼是那么炯炯有神的直勾勾盯着前方……

“咦,他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

云遮月顺着李九龄的目光看去,只见羽落英正半蹲着在整理灵药,饱满的臀部将道袍绷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就在此时,一只洁白的人类爪子在李九龄面前晃动了起来。

“好看吗?看够了没?”云遮月有些愠怒道。

自己一个成熟的大美女在面前你不看,看那个小丫头片子作甚?

不过这个丫头……身材是真的有料啊!

李九龄很想说,我只是看到她快要突破了有些惊讶而已,但是我说出来你也不会信。

只能干咳了一声,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尴尬。

云遮月突然问道:“你说我把功法和武技传给落英妹子行不行?”

“额~~这自然是月姐姐说了算,不过只告诉她功法就可以了。”

哼,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还想着地里的,还想让我教她功法,你就做梦去吧!

云遮月心里一阵不爽。

就在这时,成丹了。

这丹药,自然不是天圆丹。

为了不那么惊世骇俗,李九龄刻意将丹药水平压制到了上品。

结果还是出了意外,这一炉居然练出了八颗上品一级补元丹。

这……为啥多出来两颗?

多就多吧,虽然有点不合常理,但是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猫神界单炉的成丹记录是12颗,3-6颗只是一个众数,代表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情况。

云遮月此时真的是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一炉丹药,五种灵药,成丹八颗。

乖乖,这要是让李公子把他们收集的所有灵药全部都练成丹药,仅仅凭着这些丹药就能让在场的所有人提升一个大境界!

如果能把他留在落霞宗,不出十年,落霞宗就会超越七玄门,不出百年就能不弱于那些武尊势力。

一名丹药大师对一个宗门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不行,一定要把他留下!

云遮月暗暗的打定主意。

“李公子,遮月有一个冒昧的问题想问一下。”

李九龄哪里会猜不到他的心思,伸了个懒腰说道:“帮你们再多炼几炉丹药是吧,没问题,顺手的事儿。”

“不是,遮月的意思是,你能不能留在落霞宗?”

李九龄露出一副意外的表情,“那恐怕不行,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做。”

开什么玩笑,老子可没空陪你这小小的宗门玩过家家。

老子的时间很宝贵的好不好,尤其是八百年前天道有变之后,猫神界的天地规则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自此诸神争霸时代结束,神尊一统时代开始,为了维护天道的稳定,猫神界的天道规则只允许这片大陆上每一个时代出现一名武神。

每一位武神的在位时间为一百万年,百万年后,新一代神尊诞生之前会有一个短暂的诸仙混战时代,大路上的上百位武仙争夺天命。

但是现在,天道拔高,天地规则对武神的压制开始变得松动,成神将不会变得那么困难。

而且大陆规则开始接纳上位神,也就是说大陆上的武神会被允许在这片天地间冲击更高的境界。

根据李九龄或者说黑猫的预期,下一个时代将会出现一名上位神统帅十名下位神的情况。

相应的武仙,武帝,武圣,武皇数量也都会以不下于十倍的数量增加,就相当于整个世界的武道势力整体提升一个档次。

而且,这种提升有可能会在十个或者十几个时代之后再次发生,神境结构将会出现一名上位神,十名中位神,百名下位神的结构。

就这种情况本身而言对猫神界来说是好事。

但是关键的问题在于,时间上不一定来得及。

那件即将决定猫神界存亡的大事很快就要到来了,黑猫无法预料在那件大事来临之前,猫神界能否达到上述的高度。

因此,这也就变成了李九龄的一项使命,或者说他之所以诞生的一个意义。

他之所以一出世就选择来到这片秘境,是打算将这个秘境作为闭关修炼的大本营,因为这个秘境最为适合他快速的提升修为,以便于在整个大陆时代变迁之时能够发挥出一定的作用。

秘境的九层封印之中分别是1-9级的秘境,就像是一个闯关塔一般。

而且资源丰富。

当然,即便是如此,李九龄的修炼速度也只会比普通修士快两三倍而已。

资质,还是资质的问题。

……

云遮月道:“李公子误会了,其实也不需要李公子常驻宗门,只要在每年能够抽出一点时间来帮宗门炼制一些必须的丹药就可以了。

条件你随便开,不论是财富还是女人,包你满意!”

云遮月拍了拍胸脯,满意不?

姐姐你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李九龄道:“如果只是每年帮你们炼些丹药的话,那倒不是不可以,这样吧,每年秘境开启的时候你来找我就行了。”

“你这算是同意了?难道就没有什么要求?”云遮月吃惊道。

“你希望我有什么要求?”

李九龄白了她一眼,这年头民风都这么淳朴了么,白嫖的事都不愿意接受?

“可是……”

他……在为我着想?

云遮月突然心头一暖。

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事,以李九龄的能力,只要他愿意,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整个黑水五国权利、财富、地位都首屈一指的巨擘。

就像是之前的丹师左良大师一样,连王室都奉为上宾,诸侯子孙都要下马行礼。

她不相信能有人拒绝这样的诱惑,哪怕是皇级势力的天骄都不可能。

现在李九龄居然指明将这一切都交给她,自己却隐居幕后,这一切的目的可不就是为了她么!

死冤家!

心里高兴,云遮月却还有另一个担忧:“公子不知,这个秘境对修士品级有严格的规定,最高就是二品三级,遮月明年就进不来了。”

“无妨,你只需在秘境之外说一句暗号,我自会出现在你面前。”

“什么暗号?”

“日出东方,天下无双……”

……

林麓初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