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命补天匠

第31章 任务

“剑气?”

水红颜眉头一皱,剑气而已,有这么大的威力?

陆寒霜此时正躲在被窝里,表示自己最有发言权。

“哼!”

水红颜冷哼一声,屈指弹在李九龄眉心上,让他昏死了过去。

居然会对一个四品武宗的攻击产生痛感,今天这个脸能从稷下仙宫丢到云梦楼。

苏醒之后,李九龄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水红颜和陆寒霜一左一右坐在他的旁边,四只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咦?好软!

不知道是谁的屁股压在了她的手上,从体位来判断应该是年龄大的那位。

“臭弟弟,你可终于醒了!”

李九龄懒得搭理她,打又打不过,道理又讲不通,现在想要握起拳头都那么困难。

“方才我已经问过陆师妹了,她说要看你的意思。”水红颜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李九龄看了眼陆寒霜,发现她低着头不说话,这两人背着他达成了什么协议不成?

“这丫头天赋不错,我打算将她带回云梦楼,你觉得如何?”

你可拉倒吧,你还准备将我也带回云梦楼呢,真不知道这水红颜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非要揪着他身边的人不放。

“九龄,师姐说进入云梦楼能够得到一种传承。”怕李九龄误会,陆寒霜解释道。

“什么传承?”

什么传承都无所谓,你只要说出来,本少都给得起。

“天狐传承!”水红颜傲然的说道。

“不去!”

李九龄生硬的拒绝了水红颜的提议,天狐老祖的毛我都拍到你屁股里了,你还要什么天狐传承,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傻女人一个。

水红颜两只眼睛瞪得比西瓜还大,这小子脑门不会被我夹傻了吧?

“你可想清楚了,整个大陆,只有云梦楼还保留了古天狐族的一些传承,而且你这位小女友……天生适合修炼媚功。”

水红颜舔了舔嘴唇,媚态的说道。

“说了不去就不去,我们夫妻两人要躁动了,水红颜师姐要旁观么?”李九龄没好气道。

“不知好歹!”

水红颜骂了一句,施施然离开了此处。

“别忘了姐姐的龙阳丹,越多越好。”

煞笔!

待水红颜走后,李九龄骂了一句。

“九龄……”陆寒霜欲言又止。

啪——

“你就别想那个所谓的天狐传承了,我敢保证,只要你进了云梦楼,她们会把你连皮带骨头一起拆了。”

陆寒霜小手一缩,显然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作为猎狐族一支的后人,云梦楼会存留一些古天狐族的皮毛血液甚至功法李九龄都不感到奇怪,但是云梦楼会接受天狐族的传承,这让李九龄有些没想到。

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的云梦楼肯定跟当年的猎狐族人没有任何关系了。

不去想这些,李九龄抱着陆寒霜陷入了睡眠,这一天可够他累的,明天就去找遮月。

……

天还未亮,李九龄就带着陆寒霜离开了稷下仙宫,并没有直接返回落霞宗,而是偷偷开启了禁制,进入到了秘境之中。

然后就看到云遮月光着屁股在那里招蜂引……——熟悉自然气息。

“你这是做什么?”

“你怎么来了?”

两人同时说道。

云遮月下意识的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一时间有些慌乱,然而也只持续了一时间,她便扑倒了李九龄的怀里,丝毫没有穿衣服的打算。

陆寒霜在一旁瞪大了双眼,这两人已经这么不见外了么?我都穿着遮羞布……

输的就很有道理!

“月儿,你不知道白灵现在智慧很高么?”李九龄吃味道。

云遮月如同女王一般睥睨白灵。

“嗯?你看见什么了?”

呜呜——

白灵委屈吧啦的低着头,眼皮子抬都不敢抬。

“挖了你的狗眼!”

呜呜呜——

白灵一阵小跑跑没了影。

“现在好了。”云遮月朝着李九龄眨了眨眼睛,香舌已经发动了攻击。

陆寒霜:你们当我不存在么?我是空气么?歪……一个时辰了歪……

直到将情绪淋漓尽致的发泄出来之后两人才停了下来,云遮月这才看见了站在一旁的陆寒霜。

啪啪啪——

手感依旧。

“你也来了?”

本姑娘一直都在好吧,而且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算了,既然来了,今日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云遮月!单挑!”

“呵”云遮月不屑的一笑,“区区五品。”

轰——

一阵强大的水花直接将陆寒霜拍在了池子里,又有一只水做的大手将她提起来,拍下去,再提起来,再拍下去……

“行了,别玩了。”

“你心疼了?”云遮月委屈的说道。

嗯?一个两个都学会顶嘴了?是不是再过半年我就治不了你们了?

“嘻嘻,心疼了才好。”云遮月突然变了张脸,充满了狡黠。

陆寒霜像是落汤鸡一般的趴在地上,咳出了几口溺水。

“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内照顾好九龄,别让我说第二遍。”云遮月不容置疑的说道。

陆寒霜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行,我不能死,我一定要让云遮月付出代价!

这已经不知道是陆寒霜在心底第几遍发誓了。

在心中咒骂了云遮月一万零一遍之后,陆寒霜直接去找白灵了,她发现白灵的实力又增长了不少,又可以拿来练手了。

“这就是百花体?”李九龄打量着云遮月。

“你已经知道了?谁告诉你的?”云遮月好奇的问道。

“掐指一算。”李九龄淡淡的回答。

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不过她并不想知道答案,她喜欢这个男人的神秘感。于是,她的身体上开始开满小花,从含苞待放到盛开再到寂灭都只在眨眼之间。

为了让李九龄能够看清楚这副百花体的玄妙之处,她开始在身体的各个部位演示开花寂灭的过程……

“暂时就这些了,不过百花体还有妙用,我现在还掌握不了。”

“哦?什么妙用?”李九龄显然对此事比较感兴趣,因为他也是第一次见百花体。

“嘻嘻,以后你就知道了。”

云遮月卖了个关子。

“幽宁呢?”

“睡着了。”

云遮月放开神魂,幽宁静静地躺在那里。

嗯,已经被云遮月带坏了。

“落霞宗那边……”

“九龄,我们先不谈这些。”

云遮月打断了李九龄的话,依偎在他的怀里。

看着眼前的佳人,李九龄突然感觉到一丝丝的亏欠,其实加入稷下仙宫对云遮月是有好处的,最起码不会缺资源,虽然李九龄自认为已经给了云遮月最好的资源,但是对于她现在的境界来说,稷下仙宫的资源更实在一些。

如果不是幽宁的话,今天在这里被虐的就会是云遮月,她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云遮月受打击的样子。

与陆寒霜不一样,云遮月外表温柔,内心孤傲,一旦受到打击,很可能一蹶不振。

陆寒霜则是外表孤傲,内心却对人有一种依赖,以前依赖她的父亲,现在依赖李九龄,只要是有李九龄在身边,无论遭受怎样的打击陆寒霜都能挺得过来。

咦?我是不是有点厚此薄彼?

不对,这叫因材施教,区别对待。

云遮月躺在李九龄的怀里,从白天到黑夜,仿佛要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九龄,你之前说,落霞宗怎么了?”她忽然开口问到。

“哦,没什么,就是丹阁那边可能会有人来谈生意。”

“我知道,九龄为了落霞宗着想,帮落霞宗谈了一桩大生意,此时已经由帝丹阁接手了,他们占一成,我们占九成。”

一成?只收个工本费?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这是黄阁主亲自提出来了,他们出原料,出丹师炼制,我们负责销售,一九分成。”

“他们还出原料?这怕是要赔本吧。”

“嘻嘻,你还不知道吧,现在的落霞宗和帝丹阁是一家人,黄阁主是落霞宗的供奉,只出力不要钱的那种。”

“这我倒是没想到。”李九龄点了点头,看来黄如龙从令牌之中得到了不小的收获。

“现在外面都在传你是帝丹阁阁主的秘传弟子,是真的吗?”云遮月忽然问道。

“这怎么可能,谁在造谣?”

“黄阁主亲口说的。”

云遮月两只眼睛如璀璨的繁星一闪一闪的。

我靠!

一个九品武尊想上天,一个丹帝还想做天师,这是全都要造反的节奏么?

不行,我得像个办法压一压这些歪风邪气。

“这也蛮好的,让许多对落霞宗有想法的势力纷纷退走了。”云遮月如是说道。

“居然有很多势力对落霞宗有想法?”

“嗯,他们对落霞宗倒是没有想法,只对落霞宗的地盘感兴趣,有许多势力想要出钱购买,哼,言语很是嚣张。”

这丫头肯定被威胁了,敢威胁老子的女人,活腻歪了!

“都有哪些,我以后亲自找他们算账!”

云遮月掰着手指头说道,“仙衣坊、九阵宫、青云仙宗、上官世家、云梦楼、战刀盟、大威皇朝、两仪宗、南宫神域、拜月教……”

云遮月说了一连串的名子。

“他们都来过了?”李九龄一脸的吃惊,落霞宗这面子快赶上当年了。

“那倒没有,他们都是通过大唐皇朝,大唐皇朝又找到了大晋王朝,大晋王朝先去找了帝丹阁,帝丹阁只是传了个消息回来。”

“那他们是如何语气嚣张?”照理来说哪怕再嚣张的语气也不会从帝丹阁传回来,东域第一丹道势力也不是谁都能得罪的。

“是那大威皇朝,扬言不让出地盘就要血洗落霞宗。”云遮月气鼓鼓的说道。

“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过帝丹阁断了大威皇朝的丹药。”

云遮月露出一个得意的笑脸。

“嗯,他们再敢来,直接让幽宁出手,小小的皇级势力也敢犯我落霞宗?”

云遮月一只纤细的手指放在李九龄的嘴边,“不能这么说,大威皇朝自然不用害怕,只不过他们背后还有势力。”

“你倒是考虑的挺周到,不过,再大的势力也不用怕,我们还有个好邻居。”

“我当然知道再大的势力都不用怕,在九龄眼里,帝级势力算个屁啊,对不对,只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九龄两只大手摁在她的小屁屁上,鼻尖顶着鼻尖,“他们连个屁都不算。”

无话……

……

又与云遮月摩擦了一日,李九龄带着陆寒霜离去,陆寒霜耷拉着小脸,似乎在白灵那里也没有讨到便宜。

临走之前,李九龄用密语与空气交谈了一番,他倒要看看哪个不长眼的势力先来触霉头。

此次,李九龄带走了白灵,二人骑在白灵的背上飞入到稷下仙宫,只用了半柱香的功夫,因为有手中的玉牌,禁制并没有排斥二人,白灵作为灵宠也没有被排斥,说明稷下仙宫的阵法灵智很高。

帝品的阵法,肯定会有阵灵。

白灵在稷下仙宫的上方飞行,引来了注目,甚至一些武皇长老都看不出白灵到底是何种灵兽,是飞禽还是走兽?

说实话,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李九龄也认不出啦。

回到小院,白灵自己在院子里撒欢,李九龄则带着陆寒霜回到房间。

说实话,陆寒霜的屋子压根就没人住,直接让给白灵得了。

刚一坐下,李九龄就看到铜镜又在闪烁。

赵玉清:“各位,明日启程执行任务,明天卯时院内集合。任务内容:护送大唐皇朝小皇子赵玉箫前往眉山封禅,任务难度B,任务奖励5000点贡献点,任务时长,一个月。”

什么情况?

这算什么任务?到你家把你弟弟接到眉山,再从眉山把你弟弟接回来,白给5000贡献点?

这个任务肯定是赵玉清发的,发福利么?

至于护送纯属扯淡,一个皇级势力那里需要四五品的武宗护送,真遇到危险连炮灰都不算。

不行,必须弄清楚,赵玉清肯定不可能发福利,必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李九龄:“?”

赵玉清:“???”

李九龄:“????????”

赵玉清:“你是想问任务的事情?”

李九龄:“!”

赵玉清:“一个月内,我们小组贴身护卫赵玉箫的安全,就这么简单。”

李九龄:“o(* ̄︶ ̄*)o”

赵玉清:“你有意见?”

李九龄:“没有,只是有些事要提前问清楚。”

赵玉清在屋里翻了个白眼,就你屁事多。

赵玉清:“说。”

李九龄:“弟弟几岁?”

赵玉清:“皇弟一周岁半,武圣资质,秦贵妃所生。”

还是师姐好,举一反三,只不过资质再高大唐皇朝也不至于让一个奶娃娃去封禅吧。

李九龄:“为何是他?”

赵玉清:“父皇病重,他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嫡子都死光了么?那倒不一定,皇级势力继承人,资质比出身更重要,何况这个奶娃娃还是贵妃所生,贵妃的身份至少也是个武皇。

李九龄:“何事封禅?”

赵玉清:“不清楚,此乃父皇决定”

其实赵玉清也对此事颇为奇怪,因此这次护送任务她是自作主张,怕小皇子遭遇相府的毒手,哪怕他父皇再病重,撑个一两百年还不是大问题,何况赵家的老祖现在还没死,其实现在不是封禅的好时机。

李九龄:“要我们何用?”

赵玉清:“你没用,你的身份有些用处。”

身份?我什么身份?帝丹阁阁主的秘传弟子!

明白了,狐假虎威,画虎摄群狼。怪不得是贴身护卫,这是让相府投鼠忌器。

李九龄:“我这就去给师尊捎个口信。”

赵玉清:“多谢。”

不用谢,我师从天地,口信已经送到了。而且就算是他什么都不做,赵玉清也会大肆的宣传,大唐皇朝的护卫队之中有一支来自稷下仙宫的队伍做贴身护卫,这个小组有帝丹阁阁主的秘传弟子,还有大秦皇朝的恒王爷。

只要是跟这个小组有关系的势力,都会密切关注这个大唐皇朝封禅这件事,这就是稷下仙宫的资源,以几名弟子就能调动几大势力。

尤其是这些势力都知道大唐皇朝的皇室与相府不合。

赵玉清这是用5万块下品灵石做500万块灵石才能做到的事情,账算得门儿清。

既然打消了心中的疑虑,李九龄也就安心下来,他才不相信相府会在明面上出手,场面太大,只为杀一个有可能成长起来的小皇子,得不偿失。

第二日,众人早早地出现在小院,李九龄和陆寒霜骑着一头威风凛凛的白狼。

“咦?你这是什么品种的灵兽?”

赵玉清从仙宫之中租借了七匹踏云乌骓,本是用来当做众人的坐骑,现在好,省下了两匹。

“呵呵,既然如此,那本王爷也不藏拙了。”

北川恒直接从灵兽袋里放出一只六品的金眼狻猊,一狼一狮面露凶相,似乎要先干上一场。

此时的白灵可谓是霸气十足,面对六品的灵兽丝毫不怵,而且那只六品狻猊本身也不是它的对手。

“小尼!安静!”北川恒教训了一声,“大哥,让你见笑了。”

小尼?纳尼?

“咦,你居然到了六品?”

赵玉清看着北川恒,似乎难以置信。

北川恒骑在狻猊身上,洋洋得意,“没错,本王爷就是黑水岭自古至今第一天才!”

赵玉清白了他一眼,第一天才么?仔细想想,确实没有想到什么30岁之前的六品武宗,她到六品的时候已经40岁了,而且还是在仙宫之中呆了二十多年。

看了看众人,境界都有了不小的进步,云遮月五品一级,李大力四品八级,水常东四品六级,李九龄四品三级,张桐四品一级。

两个多月的时间众人至少都突破了一个小境界,李九龄与张桐则是达到了武宗层次,另外陆寒霜突破了一个大境界,北川恒,应该是使用了什么秘法,她不相信有人能够两个月跳两个大境界,而且还是武宗级别的大境界。

如此来看的话,陆寒霜天赋最高,李九龄也不差,张桐和水常东半斤八两,李大力因为本身境界就高,升的慢也很正常,何况他还不慢,甚至算是快的。

这几个人都是妖孽!

赵玉清心想。

“人都到齐了,那就走吧。”

一行人出了稷下仙宫,直奔大唐皇朝而去,从稷下仙宫到大唐皇朝的皇宫之中按照武宗的脚程需要三个月,骑踏云乌骓的话大概是8-9天,如果让白灵甩开翅膀的话顶多一天的功夫。

这还是因为白灵并没有掌控速度和空间规则,只是依靠这翅膀本身的威力。

一路之上,众人避开了繁华的郡城,抄人烟稀少的小路前进,有一名八品武尊探路,自然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危险。

“师姐,大唐皇朝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北川恒骑着狻猊很臭屁的问道。

“大唐皇朝山美,水美,人美,师弟你想玩什么?”

“哈哈,山水对于本王爷来说早就玩腻了,至于美人嘛……”

北川恒色眯眯的看了赵玉清一眼。

赵玉清还了他一眼,“师弟的想法不错,如果哪一天你能成为武圣,我不介意与大秦皇朝联姻。”

赵玉清话说的很直白,也很坦诚,总结起来就是你现在不配。

“不过皇室女子美人众多,如果恒王爷还没有娶妻,我倒是可以帮你物色一个。”

此时赵玉清已经将自己放在了与北川恒平等的地位上,不再是师姐弟,而是大唐皇朝的皇女和大秦皇朝的王爷,大唐皇朝和大秦皇朝之间相对和平,联姻之事常有发生,秦贵妃就是大秦皇朝的一名贵族女子。

所以,如果北川恒有意,她也想促成一段姻缘,只是她不是北川恒的姻缘。

“师姐说笑了,本王曾将沧海,怎会再看上一瓢水,师姐等着便好,我北川恒必是四大皇朝的第一位武圣!”

北川恒此时谈吐不俗,气质不凡,哪还有半点废物王爷的样子,倒是让赵玉清高看了一眼。

“其他几位师弟如果有意我大唐皇朝的女子可以告诉我,大唐皇朝愿与各位的家族交好。”

“在下已经娶妻,谢师姐好意了。”

说话的是李大力,他岁数最大,长得最挫,娶得最早,孩子都能打铁了。

“我此生与刀相伴,女子对于我而言是累赘。”

“小弟也早有婚约在身。”

水常东和张桐依次开口说道。

你们这群人太不给师姐面子了吧,李九龄看不下去了。

“我倒是不介意再娶几个美貌的大唐女子为妻。”

赵玉清翻了个白眼,这么嚣张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李九龄继续说道:“师姐不如给我们介绍一下那位秦贵妃。”

林麓初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