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双体

第5章 极光包裹的七彩地球

旦复旦兮,昼夜轮转。

36个昼夜交替——三年的地球时间一晃而过(月球一年有十二个月,每个月只有一天)。

上河梅枝与梦常在已经成为合格的月球法官,协助大法官梦有贵处理多起案件,积累了大量宝贵办案经验,行迹遍布月球正面各国企业六大传统开采区域。

此时的哥白尼运输中心,一片繁忙景象。

基地外,全是发射架以及来来往往的运输车,一种异样的繁忙美感,整个基地充满人类的活力。

哥白尼基地,高出月表1.5公里,头顶布满了一层层的防护罩,看上去就像放大了无数倍的矮树桩。

抵达基地内部的出口处于半山腰,爬到出入口向上望去,距离基地顶部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往下看是个2公里深、方圆将近一百公里的大盆地,里面布满了各种各样风格的庞大建筑群。

从出口抵达下方的方式很有意思,是太空滑翔!

由于月球重力只有地球的六分之一,所以这里是滑翔者的天堂。

使用滑翔设备需要交10万RMB的押金,却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滑翔到目的地后,只需找到同一家滑翔机构就可以取回全额押金。

这是一家华人开设的共享太空滑翔联盟。

梦常在与上河梅枝一起滑翔在这座繁华城市上空,往下看去,一处处酒楼商铺林立,各种各样的文字招牌若隐若现,各种名族特色的建筑随处可见。

一幅世界人民大团结的真实写照。

整个哥白尼基地的北方是一大片平原,南方是一些低矮的山丘。繁华之地仅限于北方平地,及靠近中央的山丘。

而哥白尼最出名的就是三座中央山,这里是整个哥白尼联合基地的最中心,是人类几十年的月球建设标志物,月球特别法院就建在这里。

“两位,请问想吃什么?我们有地球运来最新鲜的黄瓜,要不来一份黄瓜鸡蛋汤?”

“或者来一份洋芋土豆焖饭加一碗萝卜汤?这是月球最美味的食物,食材全部选自月球最大的粮食基地——东方海基地。”

刚退回押金的上河梅枝嘴角一阵抽搐,整个东方海可以作为食物的就只有土豆、稻米和萝卜,其中旱稻因为种植要求高、产量少所以种植面积很少,导致月球最多的食物就是土豆和萝卜。

土豆粉、土豆泥、油炸土豆片、荷包洋芋、凉拌土豆丝、椒盐薯条、油炸黄金小土豆……

多年以来,月球人类主食是土豆,副食是土豆和萝卜,弄得听到土豆就头疼,但比起能量食物——土豆真的是美味。

月球的食物当然不止土豆、萝卜,很多企业也会走私一些地球特产。

食用油、面粉、调料、黄瓜、鸡蛋之类的就全是地球走私货物。

“洋芋土豆焖饭”这是来自地球华国的“洋芋火腿焖饭”月球改造版,由于月球吃不到火腿,所以才出现将洋芋做成一软一硬两种口感的做法。

上河梅枝瞄了一眼一串数字的价格,决定无视这家华国餐馆。

“一份黄瓜蛋汤,竟然标价5万元!”上河梅枝好怀念地球老家的生鱼片,鲜嫩、便宜又好吃。

黄瓜蛋汤,贵的不是地球运来的蛋,也不是新鲜黄瓜,而是做汤的水!

“两位吃汉堡吗,牛肉汉堡,5000元一个。”一位服务员似乎看出梦常在脸上的诧异:“先生有所不知,这几天出现太阳风暴,地月火箭运输受到一定影响,我们月球店面存着的面粉坚持不了多久,所以价格有些浮动……”

月球特别法院的工资仅能养活自己,没有多少闲钱吃名贵小吃。何况大法官梦有道最近几个月一直病重,老法官清正廉明,那点微薄的积蓄,根本维持不了住院费用,梦常在大半工资都垫了进去。

至于上河梅枝,由于反对姐姐建议,胆敢自立门户,已经被冻结了原本的资金账户。

两人都穷,或者说月球上就没几个真正的富人。就像没人愿意行走在月夜一样,地球人类除非万不得已,谁也不会选择长久居住在荒凉的月球。

“烤洋芋,50元小份,80元中份,100元大份!免费赠送萝卜条。”

远处传来吆喝声,是如此亲切和诱人。

两人跑了过去,果然是熟悉的价格,熟悉的酱伴洋芋和腌萝卜条。

在价格的绝对优势面前,土豆用自身无以伦比的优越性击败了所有食物,成为月球食物中的霸主。

华国东方海基地也成了月表人类最向往的地方,那里具有最先进的环大裂缝地下恒温种植仓,培育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食物。

月表温差巨大(-180℃至150℃),不适合植物生长,也不适合人类居住,但月球内部温度相对稳定,下月幔温度在1300至1900℃,幸运的华国人在东方海基地范围的某处月壳内部,找到了一段连通上月幔的大裂缝。

经过多年改造,东方海基地已经成为月表人类的粮食生产中心,跟北熊国企业生产的淡水、双鹰国企业的氧气蜡烛、欧共体企生产的太空服并列称为:月表人类四大生存要素。

“滴!”正在享受着洋芋的上河梅枝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内容看得她心花怒放:“发工资了,还有奖金!万岁!一天发一次工资的感觉真好!”

月球一天就是地球一月,所以月球工资当然是按天结算。

梦常在却魂游天外,看着酱伴洋芋发愣,没能及时回应上河梅枝的欢呼。

“咦,小梦哥,这几天你一直心不在焉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上河梅枝很快反应过来:“你是担心梦大叔吧,他会好起来的,实在不行我们偷偷给他注射长寿基因药剂;或者把他麻醉了,直接利用定向培育器官移植技术,把他老化的器官替换掉。”

“……”梦常在摇了摇头,自家小叔跟老头子一样的倔脾气,哥哥公开反对人类基因技术,弟弟不声不响,用实际行动默默支持。

很多时候,小辈总不能理解老一辈的坚持。

活着多么美好,260多岁的理论寿命,工作到80岁,剩下的一百多年游览世界各国的山川大江,或者探索火星、金星,多么美妙的人生,怎么就有人舍得离去?

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即使不能理解,也得支持他们,哪怕老辈的决定显得多么荒唐与不可理喻。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一个梦,一个反复出现的梦。”梦常在犹豫了一会儿,低声道:“我这两个地球日一直梦到你冰冰姐,梦到她生病,梦到她住院,梦到她孤苦无依……”

现场沉默了许久,如同整个世界按下了暂停键。

“哼,想她就去呀,我又没拉着你,跟我说有啥用!”上河梅枝心里突然冒出莫名火气,重重地咀嚼着洋芋,再也感受不到一丝香味。

小暴脾气蹭蹭地上涨,嘴巴嘟了起来。

两人的关系超出普通的好友,但距离男女朋友还有一层薄纸。

“我接着就过去月背阿波罗基地,悄悄看她是否真的生病住院,是否真的无人照顾,如果她好好的,我就第一时间赶回来。”

梦常在心里计划着,等回来就向上河梅枝表白,将两人恋人的关系定下来。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过梦这种东西还真说不准,既然担心,那就去看看吧,一万个梦里总有几个变成真的。”上河梅枝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她指着基地上空:“今天进基地的时候,我注意到地球南北极变成彩色的,听说是发生了大面积极光现象,新闻报道说,这几天太阳风暴突然加强,出现多处太阳耀斑……”

“呃——醒醒!”梦常在苦笑着轻轻拍了拍上河梅枝肩膀:“这些都是巧合罢了,我家那位老头子,不仅害得我们一家流浪到月球,气得我娘去世,也害得自己归了西。华国没人相信他的那些疯言疯语,包括我、我娘、我叔。人类能够随意DIY自己的基因?还什么新人类,想想都不可能!”

“我知道,这不是看你心情沉重嘛,跟你开个玩笑啦。再说,我可不是华国人!”上河梅枝掩嘴偷笑,两人相处很愉快,但梦常在是个闷葫芦,总要找点事情调节一下气氛,想了想,她认真道:“早去早回,代我向冰冰姐问好。”

“嗯,你也保重,这次过去我还将暗中调查三年前的7743号案件。”梦常在低声道:“那场谋杀案已经过去这么久,我想如果真有凶手,对方一定放松了警惕,这是我们的机会!”

上河梅枝回议起了三年前的那场改变自己一生的祸事,双眼很快湿润,继而变得通红:“去的时候帮我祭拜一下我爸!还有,当年我在阿波罗基地大屏幕下骑自行车撞到的那个人,一直没动我留下的银行卡,如果你碰到他了,帮我看看对方是否需要帮助。”

“好,我会的。”梦常在叮嘱道:“有空多去看看叔,也帮我照顾一下他,算是拜托你了。”

“那当然,梦叔可是我的导师,是我的领路人!”上河梅枝点头应道:“未来如果能抓到那个凶手为我父亲报仇,那绝对是梦叔的教导有方。”

——

三年时光足够改变许多人,也会改变很多事。

阿波罗基地医疗区,新建了一尊美人鱼雕塑以及配套的公园池塘,一股拳头大的流水从美人鱼雕像的嘴里淌出。

再匆忙的行人,都会停下脚步欣赏一番这处月球出名的风景,人们张大着嘴巴,贪婪地呼吸着湿润的空气。

走动配枪的护卫紧盯四方,防止游人偷水,月球的水很贵很贵!

曾经的副院长已经变成院长,位列联合采矿和医疗公司高层,曾经的十三四岁小姑娘巴拉达娃,已经出落得漂亮大方,唯独不见了担心挂念的梦中人——前女友阮黎冰冰。

“谢谢你当年救了我。”梦常在将手里的袋子递给巴拉达娃,两人坐在医疗区的高档餐厅:“也向你道歉,当年冰冰给你造成了很大伤害。”

阮黎冰冰为人豪爽大气,脾气不好不坏,但对巴拉达娃是特例,很可能两人八字相冲,梦常在私下这样想。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老惹冰冰姐生气,其实她很好的,只是稍稍凶了点,但我知道她是在护着我。”巴拉达娃推脱了几次不成,只得收下礼物。

只能她自己打骂,这也算一种保护?

梦常在默默叹息,巴拉达娃右脸上的浅浅巴掌印,不用想就明白,最近阮黎冰冰又发火了。

保护不保护不知道,但打骂欺压一直存在。

“你们这几年过得还好吗?”梦常在一边聊天,一边向送餐的服务员道:“谢谢!”

“嗯,我们过得比以前好,我还在住所周边开了一间药店,帮助了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巴拉达娃脸上布满微笑,纯粹至极的笑容。

“那这几个地球日你冰冰姐正常吗?”梦常在切入正题。

“截止昨天刚好轮到冰冰姐休息,今天应该来上班的,但她没来。”巴拉达娃想了想道:“新的副院长还打过电话问我冰冰姐怎么没来上班,但我一般很少主动跟她联系。”

回想到梦中阮黎冰冰一直用头撞墙的诡异场景,梦常在顿时心中一沉,起身邀请巴拉达娃:“我们去找她,我担心她出了意外。”

“意外?”巴拉达娃稍稍迟疑后摇了摇头:“冰冰姐很能打的,有次几个流氓想要欺负我,被她轻松放倒了,而且她还随时带着电棍,拍别人一下,敌人就抽搐倒地呢,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世上很多事情并不是武力可以解决的,我们直接去她住处。”梦常在起身结账:“你带我去吧,她的新住处我好久没去,听说这边变化很大,我一个人找不到地点。”

“我——我去年去过一次,只知道大概地址。”巴拉达娃有些不好意思:“我很笨的,经常找不到回家的路,我都是使用导航回去。”

“没事,知道地址就可以找过去。”梦常在抬头看着基地上方,在月球背面高空的地月拉格朗日点运行着一颗中继卫星,给月球背面提供导航、定位、通讯等服务。但这段时间太阳风暴出现异常,各种卫星定位和导航服务都受到影响。

梦常在心里说不出的担心,不仅仅是因为阮黎冰冰是否真的受伤。

“父亲在金星遭遇了什么?为何回归地球就精神失常?冰冰身上的怪异情况也跟那里有关,金星隐藏了什么秘密?难道那里真的正在形成一个黑洞?还有,家父留下的那块金星矿石标本是什么时候遗失了,不过只是一块矿物标本罢了,丢了就丢了吧。”梦常在一边跟随导航前进,一边想着心事,想着上河梅枝的那句玩笑,想着被极光包裹的七彩地球,心情越来越沉重。

梦常在翻到一本父亲从未公开的私密日记:上面记载了他对暗物质和宇宙生物的猜想。如果将宇宙生物生存的环境分层,第一层生活在水里,第二层生活在有氧环境里,第三层就是空气之外的暗物质环境。

水对于鱼,就如同氧气对于人,离开水鱼活不了,离开有氧环境人也无法生存,那么是否有某种宇宙生物,他们生存在大气之外的虚空里,暗物质是他们生存的必需品?

水之于人,是必需品,但不能没防护就长时间呆水下会死!那么这种推测的宇宙生物,是否也不能长时间离开暗物质环境,特别是进入有氧环境,就会被有氧环境“淹死”?

巴拉达娃同意道:“好的,等我一会儿,我得去打个电话。”

——

“今晚我不回住处,你需要适应一个人生活!”巴拉达娃拨通电话低声,教育孟常在道:“你已经长大了,你比我还高,力气比我还大,比我还有主见。你得学会没有我的日子,我不是你的妈妈,而是你的表妹,往后,需要你照顾我,而不是等着我来照顾你。”

“好!”

双体

作家的话
毁灭地球的最大危机是什么?疫情?核战争?15级地震带来的火山喷发和超级海啸?也许都不是!
宇宙三大危机,也许会快速毁灭地球!
一是大型彗星撞击,详见1994年苏梅克列维9号彗星与木星相撞;
二是宇宙贪吃蛇——黑洞!特别是无法观测到的微小黑洞,如果一个无法被现有技术侦查到,且正在不断成长的黑洞,就在地球周边某个地方,想想都不寒而粟!
三是持续性的超级太阳风暴,会毁灭人类现有的所有蕴含电器元件的东西,包括:工业系统、通讯系统(详见2022年02月10日,米国马斯克发射的49可卫星,其中40颗被太阳风暴直接摧毁坠落)、运输系统……人类可能……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