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掌握无数技能

我掌握无数技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4章 莫家

先登营是帝国军队中,完全由修炼者组成的成建制部队。

先登营的成员大多出自帝国专门的训练营内,这种训练营会挑选幼龄儿童从小进行严格的训练。

成功者进入先登营为帝国效力。

失败者,则成为成功者脚下的尸骨阶梯。

当然也有特殊成员的存在。

比如,按照不成文的规定。

九大黄金家族的直系男丁都要前往先登营,进行一次为期两年的入伍。

但是一千多年下来,随着帝国的昌盛,这条不成文的规定已经逐渐被废除。

因为这些人的出身导致了他们自小便能接受更好的教育与训练。

所以,他们没必要浪费两年时间,也不愿意与那些底层民众一起接受训练。

镇獄军,第九师先登营满建制为两千三百零四人。

营指挥使为太尉,六阶修炼者。

第九师先登营驻地,傅太尉的营帐之内。

宽大的营帐约莫有四百多平的面积。

极为简陋的内里摆设,似乎在告诉所有旁观者,营帐的主人很是清廉。

主人仅有一座武器架和一座书架。

以及一张软塌和低矮木桌。

武器架分为四层。

最上方横放着一把制式朴刀。

下方依次则摆放着先登营成员们的制式标配武器:火铳,短刀,弓弩。

“一会儿会有莫家的墨者过来,不用通报,直接让他进来即可。”

“诺!”

营帐外走进来一名身穿制式皮甲,头发略有花白的中年男人。

年近四十多岁的傅太尉此刻面容上满是愁苦之色。

就在刚才,自己一直巴结的一位大人物告诉了他,莫家的墨者即将抵达他这里。

所谓墨者,是九大黄金家族之一莫家的精锐私人部队。

墨者成员,每个人实力都在五阶以上。

为首者实力为七阶,且拥有比秘术和战技还要更为强力的神通。

乃是上三阶修炼者。

并且,由于莫家实在有钱,还和每一任的神符师关系亲密。

所以,他们每个人都携带有宝贵的纳物装备。

这种装备由神符师绘制的纳物符制成。

内里拥有无数来自各大家族,民间官方的神奇道具。

可以说,他们不仅每个人战力出众,就连装备道具,也是武装到了牙齿。

收到消息的傅太尉顿时觉得天昏地暗起来。

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墨者是奔着之前手下的那个校尉军官莫文远而来!

他缓步走至低矮木桌旁坐下。

看着木桌之上的各种公文,一向勤勉的他陷入了沉默之中。

奋斗了半生的傅太尉,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人生目标。

成为七阶修炼者,然后名正言顺前往帝都任职!

他只差一步便可踏入七阶,成为掌控神通的上三阶修炼者!

到那时,不仅他的地位将会发生巨大变化,他的寿命也会极大的延长!

可是在南部疆域这么个地方,他根本没有立功的机会!

没有军功,傅太尉就没有办法向军团申请突破境界所需的功法及其他物品。

一些辅助突破的物品还好说,傅太尉凭借多年的积攒,还是可以在私下里买到的。

毕竟就在南部疆域深处,有一处商栈,那里汇聚着蛮族,外联邦,帝国等各个阵营势力的商人之流。

大量物品道具,军用战械,奴隶异兽,珍稀的天材地宝......

只有你有金盾,那里应有尽有!

某些方面的繁华程度甚至不亚于帝国内的大型商会城市!

但是突破七阶所需的功法,却被皇室牢牢掌握在手中。

没有军功,就无法换取下一层次的功法,无法突破到七阶,无法成为掌控神通的上三阶修炼者。

傅太尉在现有的位置上苦等十数年之久,却一直未等到合适的机会。

直到数月之前,一位大人物的使者找上了门。

这位使者是之前莫文远被分配到这里之时,与顶头上司郝参将一同过来之人!

确认身份,经过直入主题的谈话之后。

当时的傅太尉觉得自己将迎来人生最重要的时刻!

这个大人物的使者承诺会给自己突破到七阶境界的所需一切,包括被皇室牢牢掌握的功法!

并且,还提供给了傅太尉父子一个在军中更进一步的机会!

帝国的明珠。

皇帝陛下最喜爱的子嗣。

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镇獄军团长飙龙-妙影最喜欢的小侄女。

年方九岁的帝国九公主殿下。

需要一只宠物!

然后,帝都方面安排了镇獄军配合帝都的一位高阶修炼者进行抓捕。

镇獄军方面需要派人为这位高阶修炼者充当路引的角色,在当时,这就是众多太尉纷纷争抢的好活!

毕竟,只需要派出几个校尉军官当个路引即可,又不需要自己动手抓捕,帝都来人自然会负责武力方面的行动。

如此能讨好帝都,讨好上司的机会怎能错过?

在那位大人物使者的帮助下,傅太尉成了众多太尉乃至将军们羡慕的对象。

捕捉宠物的美差落到了傅太尉的头上!

至少在当时,傅太尉觉得是一件美差。

可直到他准备调派人手之际,那位大人物的使者终于露出了獠牙。

指明要求:校尉军官,莫文远参与此次行动!

傅太尉当时就表明了拒绝的意思,虽然不清楚莫文远到底在莫家是什么样的地位身份。

但人家是黄金家族的人啊!

他可没这个胆子干这事!

可当那位大人物的使者表明自己的身份:自己来自莫家之后。

以及唾手可得的七阶修炼功法和各种现成的天材地宝。

傅太尉终于心动了。

于是,就有了监狱长所看到的那些档案信息。

事情的最后,在傅太尉与儿子傅鸿轩的暗中龌龊之下,莫文远丢失了阵盘。

可直到此刻,身位既得利益者的傅太尉通过帝都的一些流言蜚语,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妥。

于是本该被斩首的莫文远,在傅太尉拼死的阻拦之下,给丢到了黑曜石矿场之中。

虽说这么做有些让那位使者不满,毕竟使者的意思是直接按照军规法办即可。

也就是,直接就地将丢失了阵盘的莫文远斩首示众。

但是心忧的傅太尉也是没办法,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实在不敢再蹚这个浑水了。

于是便用:帝国即将执行冬猎计划,目标地点就是黑曜石矿场。

莫文远必死无疑!

结果都是一样的,这样做更不容易被人指摘不是吗?

傅太尉用这样的理由,才躲过了使者的诘问。

可这样一来,本该立刻到手的七阶修炼功法,却要等到冬猎计划之后,才能给予傅太尉。

这几个月来,傅太尉每日都吃不好睡不好,每日在两级反转之中。

既想让莫文远感觉死掉,一了百了。

这样傅太尉就可以早日拿到修炼功法,突破至七阶。

可他又担心此事古怪,万一莫文远真死了,后续九大黄金家族之一的莫家进行追责,自己担不起啊!

几个月来,在下属们关切的目光中。

傅太尉日渐消瘦,整个人也老态龙钟起来。

直到今日,那位大人物的使者送来消息。

莫家的私军:墨者卫队将会抵达他这里,询问一些莫文远的事情。

然后让傅太尉按照大人物事先交代的意思进行回答。

时间飞快流逝。

不多时。

一名头戴紫色斗笠,身穿墨绿色劲装的人影鬼魅般出现在木桌对面。

咚咚。

斗笠人轻轻敲了敲木桌发出咚咚之声,这才惊醒了回顾数月以来所发生的事情的傅太尉!

门外的亲卫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要知道门口的亲卫可是跟随自己多年的五阶修炼者!

惊醒的傅太尉眼底闪过一抹惊愕,但久经官场的他很快便调整了心态,他快速抬头看向来者大笑道:“大人来的好快。”

通过来人头上斗笠的颜色,傅太尉很快便认出了,这是墨者中的七阶修炼者!

所以他咽下了指责对方不告而入的行为。

“你好像,并不开心于见到我。”墨者发出铿锵有力但一丝感情都没有在内的声音,带着紫色面具的脸上仅能看到一双幽深的双眸。

“怎么会......”傅太尉干笑着想要说些什么。

“你的心跳刚才加快了很多,体内元气也不自觉的调动了。”

“刚才有些....”未等傅太尉再次解释。

墨者继续道:“你可以说是行伍之人比较谨慎之类的理由,但我不信。”

“呵呵,大人真是风趣.....”傅太尉干笑着回道,却再次被这个强势的墨者所压住。

“好了,我来是为了莫文远的事情。”

“希望你...”墨者顿了一下继续道:“如实交代。”

“一定一定!”傅太尉猛一机灵,快速说起了莫文远的有关事情。

但一脸谄媚笑容的傅太尉,所说皆是档案记录的信息。

他说了半天之后,也不见墨者有何反应。

于是便小心翼翼试探道:“大人?在下真的是尽力了啊!”

“实在是军令如山,莫文远丢失了阵盘,按照帝国律法。”

“他是要被就地枭首的啊!”

傅太尉言谈中满是痛惜之色,好像自己损失了一员爱将。

他眼神微微移动,余光中发现墨者的身形没有哪怕一丝的微动之后,傅太尉继续道:“我是实在没办法了。”

“只能让他前往黑曜石矿场,将功赎罪啊!”

傅太尉又是一番诚恳的尽力言论之后,墨者依然没有丝毫反应。

怎么回事?

他不是来问罪的?

傅太尉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便试探性问道:“大人!”

“我都说完了,大人要是无事的话,不如赏赐在下一个薄面,在下略备薄酒,为大人接风洗尘.....”

“不必了,将黑曜石矿场的详细地图给我。”

墨者没有一丝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

傅太尉快速从桌上取出一幅羊皮地图交予墨者。

后者接到地图之后,没有丝毫言语,极为冷漠且强势的扭头便走。

看着墨者消失的背影。

傅太尉表面上一幅凄惨的模样,内心却冷笑道:“哼,就算莫文远没死在矿场里面,战械营也早已开拔,此刻应该火力全开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万一莫文远没死在矿场里面......

他突然想到了之前那位大人物使者的警告,与那位莫家大小姐:莫近武。

外界皆传,莫家这一代嫡传的年轻人里只有两位,一位是大小姐:莫近武。

还有一位嫡传被隐藏的很好,外界均不知其信息。

关于莫近武的传闻有很多。

比如这个外表瘦弱的女子是内定的下一代莫家家主,从小便帮助其父亲莫家家主处理各种家族事物,她不是修炼者却牢牢掌控着墨者卫队等。

众多传闻里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一次与金家的冲突。

以冶金术士闻名帝国的金家与枪焰家族关系极好。

金家的一位五阶修炼者在酒后,嘲讽莫近武没有修炼天赋,大放厥词说什么一个娘们持家如何如何,然后又鄙夷莫家一代不如一代,身后无人的莫家不应该再与其他八家并列,应该被革除黄金家族之列!

可结果就在当天晚上,莫近武乘坐齐家的一架速度型浮空艇,孤身一人前往了金家的领地。

然后找到了他所在的那家酒馆,招呼都不打的情况下,径直甩出无数高阶符箓。

活生生将那个五阶修炼者给砸死了.......

就连酒馆,也损毁大半。

而当事人莫近武,直接甩下一枚令牌和一句话便施施然离去了。

说是这酒馆她买了,想要多少钱,直接拿着令牌找莫家在此城的商会,绝不议价。

后来,酒馆老板以一千万金盾的价格,将这座城市最大的酒馆卖给了莫家。

整件事情里,最令人惊骇的不是莫家的财大气粗,甩出那么多符箓以及对一个城池最大酒馆的购买。

而是一个女子的雷利风行,做事居然都不带隔夜的!

以及,一个没有气海的无法修炼的人,是如何做到拥有了元气气海,然后激活符箓的呢?

后来,与莫家交好的天空齐家传出消息,好像是神符师青禾,给了莫近武一张符箓:通壁符。

这种符箓可以帮助没有修炼天赋的普通人,在体内壁障中开辟一条和天地元气沟通无障碍的通道,也就是开辟气海!

神符师青禾,是帝国最高科研院所,天启学院的院长。

同时也是皇帝的首席剑术老师。

并且,是世代传承的!

也就是说,下一任皇帝,也将会是青禾的学生。

九大黄金家族中有这么个有趣的说法:不成为青禾的学生,无法成为皇帝。

......

第九师先登营驻地外。

一个高耸的山坡之上。

佩戴紫色斗笠的墨者在腰间一摸,取出一张一张符箓。

激活符箓之后,他对着正在缓缓自然燃烧的符箓轻声将刚才的事情如实禀报了一遍。

“地图是假的,等待巨子下一步命令。”

随着最后一句话说完,传音符便燃烧殆尽。

墨者双手负在身后,身后的披风在寒风中微微荡漾。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次取出一张闪闪发光的符箓。

激活之后,符箓内传来一道涓涓细流的泉水般声音:“做掉那个太尉,明日凌晨,镇獄要塞的天马骑士会将详细的军事地图给你送来,尽快找到文远,带他回家。”

这让人听了如同在炎炎夏日里有一股甘冽感觉的声音,却平静诉说着一件似乎很简单的小事情。

做掉一个帝国的太尉!

这个太尉还是隶属那位传奇麾下的镇獄军团......

虽然那位传奇不喜管事,可如此直接的作为,不知会带来何等的后续反应?

墨者对此等命令并不奇怪,他将手上来自傅太尉的假地图扔到半空,随即地图无风自燃起来。

咻!

一道嘹亮的口哨声响起。

不多时的功夫,十几道带着灰色斗笠的身影出现在原地。

他们身上的服饰分为两个不同标准。

一个是如同紫色斗笠墨者身上的墨绿色劲装,一个是墨绿色的露出白花花大腿的紧身旗袍装扮。

但人人皆是带着一顶灰色斗笠。

“去附近打些野味。”

说完,为首的紫色斗笠墨者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

营帐内。

在墨者离开后不久,傅太尉便唤来了自己的儿子,傅鸿轩。

“去抽调一伍人,那莫文远想来只有三阶,五位久经战阵的三阶修炼者,加上你应该足够了。”

在傅太尉的认知里,六位会元气合击之术的先登营成员去对付一名,身为二阶修炼者的莫文远。

那绝对是杀鸡用了牛刀了!

“父亲,那莫文远说不准已经死在黑曜石矿场了,我跑这一趟不是白白.....”

身着皮甲,手持朴刀而立的傅鸿轩显得有些不情愿。

此地距离黑曜石矿场颇远,浮空艇无法使用,在骑兽的帮助下,来回也还需要数日。

且那里刚被战械营打击过,那莫文远应该必死无疑了,为何父亲还要自己跑这么一趟?

“哪那么多话?让你去你就去!”

傅太尉想起刚才那名墨者冷淡强横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父亲是不是担心那位大人物会......”傅鸿轩小心翼翼的问道。

傅太尉之所以答应那位大人物,除了事关自身的修炼境界和官场的更进一步之外。

儿子傅鸿轩能踩着莫文远的尸体,更进一步,也是主要原因!

因为莫文远的事情,缺少战功的儿子还成功晋升了一级!

现在他已是掌管着四个校尉的骑尉了!

而且手下还有一百四十四人听命!

“说起来,整个事情,我们父子才是明面上的既得利益者......”

傅太尉长叹一声想要说些什么,可却突然感觉有些些心悸。

他严声喝道:

“去后勤处带上阵盘!”

“然后取到骑兽直接出发!”

“快去快回!”

等到傅鸿轩离开之后。

傅太尉快速返回木桌之后,提笔便书写着什么。

一时间,宽大的营帐内满是沙沙之声。

过了许久,傅太尉终于有些不舍的放下笔。

小心翼翼的吹干墨汁,然后放在了木桌下方的暗格之内。

做完这一切,傅太尉走到营帐中央,闭上双眼静静等待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声音响起:“在等我?”

是刚才离开的那个头戴紫色斗笠的墨者!

傅太尉猛然睁开双眼,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快速迎了上去。

可他刚迈动步伐,却发现墨者已然消失不见!

感知范围内也没有了对方的气息和元气波动!

是神通?

就在傅太尉眼底刚刚闪过一抹了然之际。

墨者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后。

他伸出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手轻柔的放在了太尉的脖颈之间。

嘎嘣一声,将其头颅利落的拧断。

整个过程里,身为六阶修炼者的傅太尉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做完这一切的墨者看了傅太尉的无头尸体一眼。

随即闪烁间出现在木桌处!

他极为熟稔利落的从木桌下方的暗格里取出一页纸张。

在看清上面有些墨迹未干的话语之后。

紫色面具之下传来不带有丝毫感情的两个字:“傻杯。”

然后便将纸张重新放回了暗格之内......

惊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