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掌握无数技能

第34章 凑合用!

一个漆黑的地下室内。

唯一的光线来源是一把冒着炎热之气的鹤嘴锄。

房间角落处,地上的一个黑影不断翻滚着,扭曲着。

“大...大人!”

“小人真的不知道啊!”

黑影处传来一道气息虚弱的声音,是赵栗!

黑影对面,乌元恺一边把玩着鹤嘴锄,一边运转元气于足尖,然后将赵栗被折磨的不成样的身体朝着石壁之上挑去。

乌元恺戏谑的看着赵栗像是一块破布一样,高高‘飞起’又重重跌落。

“不知道啊?”乌元恺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道:“挺忠心耿耿的嘛。”

说话间,乌元恺点燃了一盏油灯。

他作为二阶下品的修炼者,自然是不需要油灯的照明的。

之所以点燃油灯,是为了让赵栗更快的吐出他想知道的东西。

随着油灯内一丝微弱的火光摇曳着升起,地下室的全貌也被满脸淤青之色的赵栗看在眼底。

这里好像是甲级队长的地下室。

四周除了黑曜石石壁之外,角落里还摆放着许多制式相同的黑曜石箱子。

这种箱子是专门用来盛放元石的。

看这数量规模,箱子的主人也是起早贪黑的勤奋干活了。

“看清楚咯,给你看个好玩的!”

乌元恺桀桀笑着将赵栗给搀扶起来。

然后将赵栗整个人,以大字形按在黑曜石石壁之上。

“大...大人!”

“小人真是不知啊!”

“小人要是要知道早说了啊大人!”

“大人你想做什么???”

赵栗的声音充满了凄凉且无助。

在乌元恺铁钳般有力的手掌扼制下,赵栗他什么也做不了。

“做什么?”

乌元恺嘿嘿怪笑两声,随即嘶溜一声舔了一下唇角,眼皮颤抖着兴奋道:“以前贤者们教过我一些酷刑。”

“可惜以前都不能走出圣地,直至这次,要不是我比那些家伙有脑子,估计也不让我出来吧?”

乌元恺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唇角,朝上半翻着的眼睛里满是追忆之色。

“哎呀呀呀,扯远了呢!”

“檀香刑听过吗?”

乌元恺单手扶额,猩红的长舌舔舐着嘴角,一脸期待的望向赵栗。

可还未等赵栗开口说些什么,他便将一截木头塞了进去,同时伸出毛茸茸的手掌一把捂住了赵栗的嘴!

“虽说这里布置了姓王的小子给的什么静音符。”

“但你们震旦帝国的东西?”乌元恺鄙夷道:“我才信不过!”

话音未落,他空余的右手手掌一翻,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长长的铁钉出来!

在赵栗一脸惊恐的表情中,乌元恺桀桀怪笑着将长钉一枚一枚钉在赵栗的四肢关节处。

每钉下一根铁钉,乌元恺那捂住赵栗嘴巴的左手处都会渗出殷红的血液来。

听着赵栗不住发出沉闷的痛哼声,乌元恺狂捐大笑道:“别急!马上才开始呢!”

不一会的功夫,赵栗的四肢关节等处全都被钉满了铁钉。

眼看赵栗已经没有了力气在颤抖了,乌元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来到一旁的角落里。

这里早已备好了一口大铁锅。

锅内盛满了凝固的油脂。

乌元恺小心翼翼的将锅下的柴火点燃,略等一会后,随着火势逐渐狂烈起来。

锅内的油脂也慢慢融化成液体。

乌元恺手持一块木头,不住的用鹤嘴锄的金属部分将其削成自己想要的宝剑形状。

他抬头看了眼满脸惊恐的赵栗,随即嬉皮笑脸道:“不用害怕,我不会将你放入油锅里炸的!”

“在你没有吐出我想要的东西之前,我可舍不得呢。”

乌元恺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不多时,手上的檀香木变成了一把尺寸较大的宝剑形状。

随着宝剑下锅,噼里啪啦的声音不住的响起。

乌元恺站在铁锅旁,单手摸着下巴看着锅内的事物琢磨道:“第一步要先把檀香木削成宝剑的形状,然后放进香油里煮。”

“可惜啊,一时间找不到那木头,随便找了个,你凑合用!”

乌元恺扭头看了看被钉在墙上的赵栗怪笑了两声。

“第二步呢,煮的时候要加进去面团和生的牛肉,可惜也没有,凑合一下吧你!”

“然后呢,捞出来,让檀香木沾染上谷物和肉食的气息。”

“按理说呢,煮三五天左右,时间越长越好,檀香木会变成坚硬而柔韧的材质,这样刑具就准备好了。”

“桀桀桀.....”乌元恺一边小声讲解着,一边看了眼眼珠暴起的赵栗怪笑道:“桀桀,条件有限,啥都没有,你凑合下吧。”

“然后让犯人俯趴在条案上,用大木锤将刑具从犯人的谷道里一点点打进身体里面。”

“有的从喉咙那里穿出来,有的从脖子后面穿出来,这个过程中檀香木避开了犯人身体里面的重要器官,所以犯人不会立刻毙命。”

“还会活一段时间再死。”

乌元恺绞尽脑汁的回想着之前在圣地时,贤者教给他的技巧。

“如果犯人活不到指定的天数,刽子手会给犯人喂参汤来续命,犯人最终会看着自己腐烂生蛆。”

“我一个人自言自语挺没意思的,来,我听听你的响声。”

乌元恺一边说着,一边取出赵栗嘴巴里的木头。

可怜的赵栗此刻已经晕厥了过去。

“啧,这几个时辰内晕过去多少次了?”

乌元恺一脸不屑,视线从赵栗血流不止的四肢关节处缓缓扫过。

“啧,可别流血流死了啊!”

乌元恺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他有点担心再问出莫文远的秘密之前,赵栗就被自己玩死了。

“好吧,为了不让姓王的那小子失望,我快点吧。”

乌元恺自言自语之间蹲下身去,一把攥住赵栗被焰火炽烤的焦黑脚掌,然后将一根铁钉狠狠的冲着某个部位戳了进去!

“啊!!!”

随着铁钉的没入。

昏死过去的赵栗猛然间被唤醒!

暴凸的眼珠里满是血丝和剧痛。

面容上的肌肉每一根都在颤抖着。

无意识间,赵栗嘴巴张的老大,喉管里不断挤出‘嗬嗬’‘嗬嗬’的气管之音来。

乌元恺取出一幅手套,从油锅中捞出那根木头。

一手按住赵栗的脑袋让他好看清楚自己的下体。

一手拿着木头在赵栗下身某处比划着。

“这都几个时辰了?”

“嘴巴这么硬干嘛呢?”

乌元恺一脸不屑的撇嘴道:“明白告诉你,说与不说,你都走不出去这里!”

“说了吧,不然这檀香刑滋味可不好受哦。”

“我...我不知道....”赵栗的声音已经显得气若游丝起来。

“随便说点什么,比如,莫文远是和别人有勾结?别人给了他书墨之类的东西?”

“或者,他修炼时有什么异样?”

乌元恺循循善诱着,试图在赵栗死亡前,获得哪怕一点都行的有用信息。

“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哼,你们震旦帝国有句话叫: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乌元恺冷哼一声,随即冷森森笑道:“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这事只有我自己参与!”

“监狱长身边新来的那个姓王的少年才是主导!”

“人家可是九大黄金家族之一的地主王家!”

“拖时间是没用的,虽然说我没伤及你的骨头,但你失血过多,早晚是个死!”

“你......”

正当乌元恺一手揪着赵栗的头发攻心之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惊动了他!

嘭!

密室入口的石板四散分裂成无数碎石哗啦啦坠落在地。

光线,也从缺口处散落了进来。

“哎呀!老弟!”

惊砂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