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证吗?外星人

第15章 015:虎啸声

路桥点了点脑袋,下一秒拉格斯拉开了舱门。

金属板弹了下去,一整片倾斜而下掉向地面。

路桥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在一栋大楼内,距离出发现在的时间应该是早上九点多几分不到十点,应该是白天,可外面的强光居然透不进来,只能看见最远处,由飞船撞出的洞口处投入了微弱的光。

只有零星一点,没有光源的原因也很简单,大楼内所有的窗户,都被密密麻麻的植物所覆盖。藤蔓植物的枝叶虽然很小很细,可一片叠着一片着实完全密封了阳光。

飞船撞出的洞口微弱光照下,大楼内居然看见了许多树枝铺满了地面。

这让路桥更加能够确定,这是鸟类搭建了巢穴,而且应当是很大的鸟类!

脑海里扫过动物相关的知识,大鸟有些什么?

在乌托邦的动物学科内,基本上没有多少关于野生动物的。

因为辐射后有的产生了变异,所以不太好判定。

但是陈振斌所给的记忆,那真是动物的百科全书。

鸟类中大型的,鸵鸟、鹰、雕、鹫、鹞、隼、鸮从脑海中一一闪过。

此时的拉格斯从口袋内投出了一个圆形的球,圆球碰触地面爆裂而开,荧光液体溅射而出,瞬间绿光照亮了一小片区域,光源扩散而出。

眼前一个巨大且散乱的鸟巢,底座几乎由爬山虎的藤蔓盘踞而成,将捡来的树枝加固。

鸟窝内,一窝如同小狗般大小的幼鸟惊恐的扑腾着,还有两只大鸟半人高,此时张开了翅膀似乎也想展示威压吓唬路桥等人。

翅展打开足有两米!灰色的羽毛中夹杂着白毛和土黄色的毛发,最重要的是刚刚啄击飞船的大嘴是橘黄色的。

看起来像是雕,金雕之类的野生品种。

在无人区存活多年,占据山头,应该是这一代的霸主级别动物,此时大鸟张开了翅膀扑腾着冲向路桥这边。

“路桥,火力压制!我精准射击!”下一秒拉格斯扣下了扳机,三发子弹倾泻而出。

拉格斯的枪法很准,目标是两只大鸟的头部。

一枪头两枪胸,第一只大鸟被子弹贯穿,瞬间就软了下去。

当拉格斯抬起武器对准第二只大鸟的时候,路桥却开口大喊道:“等等!别开枪。”

拉格斯显然没停的意思,路桥伸手顶开了枪口。

两米五的拉格斯,一米八的路桥高举着手将枪抬起了一个高度。

子弹射向了天花板,拉格斯百思不得其解:“疯了吗?”

路桥此时激动地说:“它们未必是敌人!”

没错,路桥看见眼前的配置瞬间想起了自己家的一窝罗娜。

拉格斯不解的开口道:“难不成?这些动物会迷惑你们的神经?我先打死,等会儿再治疗被迷惑的你。”

拉格斯说完就打算一个肘击将路桥打倒,拉格斯眼里路桥作为人类应该是被地球生物蛊惑了。而自己种族不同,所以这种蛊惑对自己无效。

此时的陈振斌在飞船舱门上大喊:“别动手!路桥说的没错,地球的动物,未必都是坏的。这应该是雕,看样子是金雕!”

仅剩下的一只大鸟护着一窝孩子,没有再度进攻。

拉格斯端起枪看向陈振斌询问道:“你也被迷惑了?”

“不不不,金雕,鹰科猛禽,它们吃兔子、狐狸之类的动物,真的不会吃人。这个大小,我差点以为我来到神雕侠侣片场了。它们现在剩下一只,你看样子也知道了是在保护幼崽。你只要不攻击,它也不会轻举妄动。”陈振斌解释道。

拉格斯看了看陈振斌和路桥:“你们的意思就是没有威胁?”

“我记得郑立百佳说过,以前她酷爱看动物百科。会介绍各种动物,当时大雕来的时候她说过。这玩意不是中国的物种,但繁殖季节会迁到中国繁殖。想必就是两只大鸟在这里落了窝,然后生了一堆小鸟。这些小鸟羽毛也已经长齐了,差不多就应该学飞然后离开了。”陈振斌补充道。

路桥脑海里响起了陈振斌的过往询问道:“陈振斌,你能驯服这些雕吗?这样的话,大家就能都放心了。”

“我只能驯服没威胁的,野生的我也是第一次见。我只能试试,这边路桥你看过我的记忆,应该也学会了一点野外生存技巧吧?在晚上之前,你试着把地面找平阻隔火焰然后堆一点可燃烧的植物,想办法点火升堆火起来保持体温。等修好飞船,我们就离开这里。”陈振斌开口道。

不亏是被关押了上百年,当了上百年鲁滨逊的男人。

路桥开始帮忙,清理藤蔓腾出一片空地确保不会让火势蔓延。

陈振斌走向鸟巢开始尝试接触和诱导,金雕还是很警觉的发出了叫声。

拉格斯则是拿着武器,随时打算将出手攻击的金雕击毙。

机长童格福此时也走出了飞机,提着一箱子工具,打开了飞船的面板开始慢慢细致地检查了起来。

这一检查,九个小时就过去了。

夜黑下来了,温度也开始骤降。

而有了陈振斌的前车之鉴,靠着篝火不至于冻死,做驯化工作的陈振斌失败了。

这些金雕因为害怕没有攻击性,但也因为害怕完全无法接触。

陈振斌退而求其次,依靠自己丰富的经验,找到了石头制作了简易石斧,并切割起了死去的大雕。

一顿烤制的雕肉晚餐,可只有陈振斌大快朵颐。

路桥没什么胃口,尝试了一下,这肉质几乎可以用糟糕形容,结实的肌肉柴的一塌糊涂。

路桥还偷偷将一口掉肉塞给了罗娜,但罗娜几乎是立刻就排了出来,显然也不是很喜欢。

估计也只有,吃了上百年绿色凝胶的陈振斌,会觉得这种肉都是美味。

拉格斯和童格福并没有吃地球上的肉类,而是选择了自己带来的作战应急食物。

童格福作为机长一直在忙碌,此时才闲下来吃上两口食物。

路桥询问道:“飞船能修好吗?”

童格福摇着脑袋:“外部的损坏不是最严重的,似乎是那一枪损伤到了主板核心。手头的工具修理需要至少两天时间,而且能确定的是某些损毁会让自动飞行模式停用,只能手动飞行了。我想修好了之后,我们只能立刻选择离开,不能继续任务了。”

陈振斌此时在大厦的窗户,扒开了爬山虎向下望去思索了片刻指着稍远处开口道:“这栋大楼我认识,怀化的地标建筑,步步高大楼,那么说那边就是我的家。两天时间修理对吧?两天时间下去看看不就好了吗?”

拉格斯摇着脑袋:“不行,这里有怪物。我不可能离开这里跟你们下去,我要保护飞船和机长童格福。”

士兵拉格斯如果不守着飞船,又怕金雕对童格福下手。

但如果想打死金雕一家,陈振斌和路桥又不会同意。

路桥此时开口道:“如果我拿着手机进行记录的话,我跟陈振斌去一趟两天内回来应该没问题吧?”

路桥说着起身走入了飞船,靠着便携手电筒在角落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可尝试解锁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坏了。

路桥走出了飞船,高举着自己的手机解释道:“坏了!估计是摔坏了!那就没办法一路拍摄了。”

拉格斯看着路桥的坏手机:“那我就没办法让你们两个一起去了。”

路桥思索着开口道:“如果你一定要守着飞船,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回去如果能拿到物件证明陈振斌是地球人是不是就可以了?”

“是,但如果没有呢?”拉格斯反问道。

“如果没有的话,用罗娜让拉格斯你和我进行连接。我放空思想,只让你读取到回家的这一段内容。确保真实性如何?这样你就可以作证了?到时候陈振斌是不是地球人,你可以自己判断。”路桥指着肩头的罗娜解释道。

拉格斯看向机长,机长给了一个眼神和手势。

路桥和陈振斌并不懂是什么意思,拉格斯同意了开口道:“两天时间,修好我们就会离开。准时回来,否则我们会把事情告诉宇宙联盟,由我们的领导联系你们乌托邦,到时候就不是我们来找你们了。”

路桥点了点脑袋:“都是为了完成任务,请你放心。”

“我可不放心,让你火力掩护你可没做到呢!”拉格斯靠的是设备发音,听不出语气词,但话都到这里了,显然是带着埋怨。

无奈招手跟两位泽塔族外星人道别,路桥带着陈振斌一路向下。

“喂,等等!这个拿着,如果遇到危险,就对天按侧边的按钮。”拉格斯反而追了上来,将死去士兵的步枪递给了路桥。

路桥则将手摇的手电筒给了拉格斯:“你们在大厦里白天也很黑,这玩意你们用得着。”

两个人做了简单的交换,互相都看着不属于自己星球的物品,都清楚是对方的好意。

电梯已经不能用了,两个人从满是灰尘的应急通道向下。

一路上都是难闻的味道,现在楼梯内都是动物的排泄物。

路桥无法判断,陈振斌俯下身子检查了片刻开口道:“什么动物不好判断,但是从凝结的形状来看似乎是肉食性的。”

听到这话,路桥显然更加警觉了。

陈振斌看出了什么解释道:“别急,看程度都完全风干了,应该很久很久了!”

就算陈振斌说了结论,路桥架着枪精神高度紧张。

两个人到了一层,从大楼出来之后都是茂密的树龄和灌木丛。

这里应该没有被核弹攻击过,但是遭受过不少洲际导弹。

看起来很荒漠,但到处都充满了野生动物留下的痕迹。

原本在绿化带里的植物,成功在马路上延展开。

陈振斌只花了半个小时,搞定了两把简易手斧。分给路桥一把,两个人一边用石斧疏通道路,一边按照自己在高层看见的方向前进。

天亮了,太阳照射下可见度变高了,陈振斌感叹道:“这里看着好熟悉,但又好陌生。”

“自然地,你是2022年被抓走的,距离2063的上一次地球末日,至少又演变了四十年。再加上现在都长了草,你能认出家的大致方向就不错了。”路桥回答道。

走在勉强能看清马路的道路上,两边的大树上时不时有猴子松鼠和鸟类的出现。

路桥在乌托邦还是在乌托邦的禁区内,很少能看见动物。

如今人类圈养的动物也不多了,除了猫狗之外就是罗娜了,当然有人喜欢养异类爬虫,但只要不被发现都不算违法。

“这里我认识了,迎丰西路!右边是红星南路,到头有一家米粉店,那时候我每天早饭都吃米粉。然后再往前就是怀化五中,我当年考试的地方,也是当年被外星人带走的地方。”陈振斌说到这里,忽然沉默了。

“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路桥询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不到现在这里成了无人区。话说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振斌看着路桥。

“你指的是地球2063年的末日吗?没人知道,我这种地球的乌托邦人,也就是活下来的地球人,都是住在北极科考站逃过一劫的科学家的后裔。我们都是属于知道这段历史,但没人会深究这段历史。毕竟现在最崇尚的就是和平,所以没必要去追溯当年的战争。”路桥连忙回答。

“那么现在的乌托邦真的和平吗?在外星人的管理下?”陈振斌再度反问。

路桥摇着脑袋:“不存在什么管理,互帮互助而已。”

“别骗自己了,真要是单纯的互帮互助,为什么我从外太空回到地球,这些宇宙联盟的飞船就守在太阳系?而且船长的话你也听见了?常年宇宙飞行,不熟悉星球内飞行。这话总结起来,不就是在太阳系外监视地球吗?”陈振斌反问道。

路桥瞬间无言以对,确实陈振斌说得都有道理。而且陈振斌说的这些内容,路桥通过罗娜连接的时候基本可以证实都是真的。

这群宇宙联盟的泽塔人目的是什么?宇宙联盟是不是真就那么单纯?

显然这些都值得考虑,但并不是一个人能思考得过来的。

“我只是地球签证员,也不搞什么阴谋论。有的问题我没法回答,但我和所有地球人一样,爱好和平。”路桥不是高层,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帮助陈振斌摸清楚地球人的身份。

“那就不聊这些了,过了学校。再往前就是肉联厂,旁边就是我家小区了!终于又回来了,你别说还真有些紧张。”陈振斌兴奋地说。

下一秒,咆哮声从远处传来,位置似乎就是肉联厂附近。

“你听到了吗?肉联厂里面传出来的?”陈振斌询问路桥。

路桥点着脑袋:“好像是老虎的叫声,所以大厦走廊肉食动物的粪便也是老虎吗?”

陈振斌指着右侧开口道:“我知道一条小路,可以绕过肉联厂从别人小区到我家。”

“成,那就绕路走吧。”路桥认同了陈振斌的想法。

从隔壁的小区进去,上坡一路往里走。

老虎叫声从远处传来,微弱但连绵不断,似乎不是一只老虎发出的声音。

在小区的高处俯瞰,能看见肉联厂就在两个小区的中间夹缝处,由一道院墙将两个小区完全分隔开。

陈振斌所在的位置,刚好是两个小区的高低差。

围墙延伸到这里就停止了,大概有两米高度跳下去就是陈振斌家的小区了。

陈振斌摸着墙一跃而下:“我每次快迟到了,就会从这里走捷径。要我接你吗?”

路桥摇着脑袋:“你让开一点就好了,我自己跳。”

陈振斌侧身让开位置,路桥右手撑着地面左手拿着步枪跟着跃下。

得了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