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成了霸总朱砂痣

第15章 想要离开

“够了,孩子不管是谁的,我都不会认的,从此以后宫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母亲的事情我也不会心慈手软,这个牢你坐定了。”宫衍挣开她的纠缠大步离去。

“等等。”门口传来一声老态严肃的声音。

三人同时往门口看去,宫衍的父亲坐着轮椅被手下的保镖推了进来。

“爸,你怎么来了,医生说了你要好好休息。”宫衍因为父亲的到来,身上的戾气收敛了很多,态度也恭敬起来。

宫衍的父亲名叫宫盛,严肃刻板,心里只有宫家的繁荣盛衰,对待也是儿子十分苛刻。

洛白溪很怕他。

“我听洛山的女儿来了,便想出来见见,听说我昏迷的时候你们结婚了?”宫盛表情高深莫测,让人猜不出他的意图。

宫衍青着脸,没出声,仿佛不愿意提及那段羞辱的过去。

姜潇笑了笑,蹲了下来,十分亲昵地说道,“伯父,当年的事情怪我,不知道阿衍被人下了药,误会了他,所以让洛小姐钻了空子。”

宫盛看了看她,温和地笑了笑,“你何错之有,要怪只能怪宫衍,堂堂一个大男人被一个管家的女儿戏弄,不成器。”

洛白溪听着这些话浑身颤抖,她最怕的事情来了,如果真的是自己的父亲故意造成那场车祸……那她该怎么办?

“爸爸……”洛白溪喊了一声。

“不是什么人都能叫我爸爸的,你的身份不配,心肠更配不上了,当年你父亲故意造成车祸,我看得清楚,如今你又下药暗害我的儿子,毒杀我的妻子,更是拿一个野种来败坏我宫家的名声,你这样的儿媳妇,我不敢要,也不能要。”宫盛心平气和地说完一大段话。

一字一句像是敲在了洛白溪的心上,沉甸甸的,好像要把她活生生打死一样。

“您说的这些事情都不是我……”

“亲眼所见,有什么可狡辩的。”宫盛叹了口气看向一旁的宫衍,“你准备怎么做?”

宫衍愣了一下说道,“离婚,剩下的事情交给警察吧。”

宫盛点了点头,“那孩子呢?”

“不过是一个野种罢了,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区别。”宫衍一句话就判了孩子的死刑。

宫盛点点头,示意属下把东西递过去,“洛小姐,一个是离婚协议书,一个是能造成流产的药丸,选一样吧。”

“伯父……这可是您的亲孙子……您怎么能这么狠心?”洛白溪哪个都不想选,她不能让姜潇蒙骗宫衍,更不能伤害自己的孩子。

“你和阿衍离婚之后,我会息事宁人,自然不会动你的孩子,要不然这个孩子只有死路一条。”

洛白溪没有任何办法,她看了宫衍一眼,苍白的脸上泛出一抹两人初见时的微笑,“阿衍,再见了,如果再有一次的话我希望从来没有遇见过你。”

两人初见之时,是在宫家的花圃里,那是洛白溪第一次跟着父亲来到宫家,宫家的女主人喜欢玫瑰,花园里种满了红色的玫瑰,她就坐在玫瑰园的长椅上,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恬淡地笑着,像一个火红的小太阳。

离婚协议书签完了,宫盛就离开了。

“这个录音是我找的证据,能够证明姜潇就是杀害静姨的凶手,你最好听一听。”洛白溪不想白来一趟。

“没有必要,我不会再信你了。”宫衍将手机直接砸在墙上,四分五裂。

姜潇长长地舒了口气,现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她嫁给宫衍了,很快自己就会是宫家的女主人,山海国际的夫人,辉煌的人生高峰触手可及。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杀掉洛白溪肚子里的孩子,这样就死无对证了,洛白溪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洛白溪走出了宫家的大门,她到底是又失败了,这一次败得彻彻底底,就连那桩不幸的婚姻也赔了进去。

她和宫衍一点关系都没了,孩子也不会被承认……这样的结果还真是始料未及。

姜然十分兴奋地打电话来询问,“小溪怎么样了!有没有让那个该死的狐狸精现出原形?她是不是跪在地上对你苦苦哀求了!想想就爽!”

“然然……我和宫衍离婚了,他不认这个孩子,永远不会原谅我了……我该怎么办?”洛白溪站在路边大声哭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姜然风风火火赶过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她冲过去心疼的抱着洛白溪,“小溪,你没事吧?”

“我没事,姜潇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照片,上面有我和男人的床照,还有一些莫须有的聊天记录,指明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还说是我们怕事情败露合谋杀了静姨……”

“他娘的竟是放屁!”姜然恨恨地骂道,“宫衍信了。”

洛白溪点头,“不仅是阿衍信了,就连他的父亲也相信了,所以逼着我签字。”

“呸!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丧尽天良!为了逼你离婚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没一个好东西!”姜然气昏了头,“那个录音给他听了没?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没听,他说他信姜潇,手机直接摔碎了。”

“姜潇是给他下了蛊不成!堂堂一个宫氏总裁怎么能蠢到如此地步!”姜然扶她起来,“放心吧,我那里还有备份,我们先回去再想想办法,一定要让宫家人听到这个录音。”

有了她的安慰洛白溪情绪渐渐平复下来。

这时姜然接了一个电话,“死了?怎么会?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死的?”

洛白溪心中也有了不好的预感,“谁死了?”

“疗养院的那个护士,今天下午被车撞死了。”

这一定不是巧合!

“杀人灭口,这不是我那个好姐姐惯用的伎俩嘛!”姜然挂了电话,心灰意冷。

现在她们连唯一的证人也死了,只靠手机里这份录音真的能够打败心狠手辣的姜潇吗?

洛白溪看了看姜然,“然然,我想离开这里,我怕她对孩子下手,我宁愿让阿衍误会我,也不能拿孩子冒险,你帮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姜然点头,“好,我们先回家,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白洛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