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吧?夫人,你竟然是魔教教主

第8章 早起做饭

忽的,传来一阵银铃悦耳动听之声,言语中充斥着喜悦!

原来床上的新娘早已等不及了,白天等到半夜,难免有些心急。

闻言,萧凌云才意识到如今正是洞房花烛夜,床上新娘呼唤自己掀起盖头,他便徐徐走去,拿起桌上摆放的喜棍,在新娘面前慢慢挑起。

掀开喜帕的那一瞬间,秦思怡如昙花一现,倾国倾城的花容月貌竟然映入萧凌云眼帘,这肤白细腻的脸蛋参夹着一抹红晕,身体上悄悄有些抖动,多半是新娘有些羞涩。

她双目如似水柔情,眼眶里的眼泪像是酝酿许久,看到萧凌云的那一刹那,内心的情绪如潮水澎湃!

于是,新郎和新娘二人此时四目相望,晗情脉脉的看向彼此,同样陷入痴迷之中。

美到难以言表,无法想象!

萧凌云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之人,自从父母去世后,他得独自一人闯南走北,阅过千万女子,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但就算这样,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世间,竟会有如此

貌美华容之佳人。

“夫君,此时应是你我二人喝交杯酒之时!”

旋即传来的一阵美声,打断了二人正痴醉的氛围。

………

画面转至婚房前庭院,此处正有人偷偷摸摸。

“春花,你说,为什么没啥动静,太奇怪了吧!”

“兰姐,洞房花烛夜难道不是新人一起入睡吗,这能听到什么声音啊!”

“害,你还小,连这事都不知道……”

翌日,一轮红日正高高挂起。

秦思怡贤淑持家,并没有像其他新娘一般久睡房中,她早早起床,走到萧家大厅。

“少夫人。”

见到秦思怡徐徐走来,路过的两位侍女齐齐哈腰,拜见萧家少夫人。

见状,秦思怡发出银铃悦耳之声,温柔似水问道,“想问,这萧家厨房在何处?”

“少夫人这是要去厨房吗?”

忽的,传来一阵声响,春兰也徐徐走来。

秦思怡温柔的嗯了一句,“对,昨日夫君为大婚的事情操办劳累,喝了不少酒,我想给他做早餐,暖暖胃。”

“少夫人,这种粗活交给我们这些下人就行!”

闻言,秦思怡脸上飘过一抹红晕,有些难为情低声道,“如果我亲手做给他吃的话,夫君一定会感到高兴的。”

春兰开怀大笑,羡慕道,“哈哈哈,少夫人和少爷的感情可真好,行!我这就带您过去。”

话音刚落,春兰便带着秦思怡一起走向后院厨房。

路程中,秦思怡不禁问道,“听夫君说,你是她的贴身丫鬟春兰对吧?”

“嗯嗯!”

“想问,你待在这萧府多长时间了?”

“自我打小那会,无依无靠,孤苦零仃,不过幸运的是,那会第一次在乱葬岗遇见少爷,他便将我带回来了。”

闻言,秦思怡好奇道,“那你跟夫君相处了好长时间,关于他的事情你可是知道不少,可否与我诉说一番?”

“少爷他………”

春兰陷入了沉思,下定决心道,“少爷为人十分温和,基本上没什么脾气,可有件事他却从未跟我们提起过,也不让我们多问!”

“少爷是个爱运动的家伙,平日里最喜欢吃些酸的东西,对于书画他是爱不释手………”

在前往后院厨房的路程当中,春兰喋喋不休地对秦思怡介绍了关于萧凌云的种种,秦思怡也听得乐不思蜀,想拼命记在心中。

很快,她们已然走到萧府后院厨房门口,忽的,春兰放高声音道,“大飞,快将火烧起来,夫人想亲自做些吃的,送到少爷那边去。”

“明白!”

厨房里面传来一句憨厚回应,伴随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很快一位虎背熊腰的粗汉将厨房门推了开来,笨拙的走到春兰的跟前。

就当着粗汗出现到面前之时,顿时吸引到秦思怡的目光,可不一会儿便恢复往常,不被他人发现。

“少夫人,我给您介绍一下,他是我们萧府的大厨,名字叫李大飞,除了大厨的主职,也是我们萧府的看卫……”见此,春兰开始为秦思怡介绍起来。

听到这里,秦思怡不禁疑惑道,“他仅仅一人,为何有这么多职责?”

闻言,春兰勉为其难笑道,“这……这是因为他欠萧家太多太多的钱了,如果不干这么多活,他无法还清这些债务……”

这大厨大飞也没耽搁,很快就将火烧好了,支起锅。

秦思怡这才进到厨房,开始展露厨艺,但一开始她有些慌张。

很明显她慌张的,正是自己的厨艺。

在嫁给萧凌云之前,她可是做足了准备,苦苦训练了长达半年的时间,今日终于能表现一下!

但不知自己的功夫,能否让夫君满意?

苦练了这么久,要是表现不好,那这么长的时间准备可就白搭了。

说什么也得保证这一顿早餐合夫君的胃口,一定要争口气呀。

将近一刻钟的时间过后。

萧凌云缓缓睁开双目,他在婚床醒来的那一刹那,竟发觉夫人并未在床上。

疑惑着她能到哪去?

忽的,传来了一阵房门推开之声。

只见秦思怡双手托着一盘白碟,白蝶上方更是平放个碗,正小心翼翼的走进房内。

“夫君,你醒了,快起来喝碗莲子粥吧!”

“这是刚做出来的莲子粥,快趁热喝,不然凉了可就不好喝了!”

见到秦思怡十分小心的端着盘子走了过来,萧凌云不禁感到疑惑,“莲子粥?”

“这是哪来的莲子粥?”

秦思怡慢慢将粥放入桌上,之后轻声回答道,“我见夫君昨日操劳过度,喝了不少酒,心想今早起床为夫君亲手做碗莲子粥,暖暖胃!”

话音刚落,她又慢慢坐至床边萧凌云的身旁,拿起放在床头架上的衣服,便说道,“夫君,让我为您更衣吧!”

这么看来,这秦思怡确实温柔贤惠!

就这么体贴贤淑的女子,萧凌云心想,如果这都亏待她了,自己可真不是人呢。

画面转至太青州的城南地区,一家名为旺角客栈。

奔驰会上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