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少,你家夫人又掉马了

墨少,你家夫人又掉马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章 你的裙子掉了

酒店套房。

宁岁被墨朝禁锢在怀中走了一路,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脸颊滑落,就算是防水粉底也开始斑驳了。

咔一声,位于顶楼的总统套房灯火通明,将宁岁脸庞照耀得异常细致。

墨朝垂眸一怔,微微俯身靠近宁岁,浅眸缀光盯着她脸上原本长红斑的地方。

沉敛的气息熏染着宁岁,她屏息,步步后退,最后身体都贴着墙,而他却还在靠近。

墨朝素指伸出,缓缓抬起了宁岁的下巴。

低沉迷离的声音带着诱惑,“你的红斑……”

宁岁黑眸晃动,身体用力靠墙,顺势关了房间的灯,绝不能让他看清自己的脸。

顿时,整个房间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夜如黑纱,遮掩在宁岁和墨朝中间,看不清对方,却放大了彼此的气息。

呼吸交错间,宁岁感觉腰间墨朝的手不由得越来越用力。

“岁岁,你有点心急了。”墨朝声色一哑。

“墨少爷,到底谁心急?你的手可比你诚实。”宁岁挣扎。

“是吗?”

话落,墨朝贴近了宁岁,让两人之间只隔了薄薄衣料。

宁岁瞪眼,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还是能感受到他浅眸中的戏谑,他的手也从她的腰间顺着背脊往上,让她一颤。

“你别乱来!”宁岁摸针。

墨朝弯唇,“你想多了,我开灯。”

“……”

腹黑男!

趁着墨朝开灯,宁岁捂着脸冲向旁边的浴室,在灯亮起的时候,她用力关门。

浴室中,宁岁一边内心诅咒墨朝,一边洗掉了脸上斑驳的粉底,露出了素颜。

白洁的脸蛋毫无瑕疵,眼尾哪里还有骇人的红斑?

她摸了摸脸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然后从大腿上绑着的小袋中掏出了一小管药膏,熟练的涂抹在了眼尾,很快羽状的红斑便毫无破绽出现了。

她刚拜师时,师父就说过她这张脸以后会惹麻烦,所以她干脆就告诉别人自己儿时重伤喝了太多药造成毒素堆积,毁了容。

从小到大的确是给她省了很多麻烦。

要不是黎婉晴招惹她,她也不会用这招让黎婉晴这个女神跌落神坛。

宁岁左右照了照,确定没有破绽了,就开始脱礼服。

她的手伸到背后去解裙子的绑带,谁知化妆师为了好看,给她绑的实在是太复杂了,她照着镜子都是越解越乱。

这时,咚咚两下敲门声。

“拿一下干净的衣服。”

宁岁无奈只能拉开了一道门缝,探出脑袋,“衣服给我。”

墨朝扫了一眼宁岁脸蛋,不禁蹙眉。

看来是自己看错了,刚才有一刹那,他还以为宁岁脸上根本没有红斑。

目光往下,他发现宁岁进去这么久竟然还没换上干爽的浴袍,连泡个温泉都能发烧的人,不知道潮湿的衣服贴在身上更容易感冒吗?

不过看到宁岁不自然的扯着后背,他便知道了她肯定是解不开身后的系带。

“转过去。”墨朝沉声道。

“不用,我自己会解。”宁岁拒绝。

“解到明天吗?”

宁岁一想到身后乱七八糟的结就头大,只能转身背对着墨朝。

“快点。”宁岁不好意思的催促。

墨朝看着面前白生生的肌肤,喉头滚动,沉寂多年的心也有了波动。

以前,顾斯越看他不见生人,怕他性冷淡,没少塞女人给他,但是他从来没多看一眼。

怎么对宁岁这丑丫头起了兴致?

墨朝快速解开衣带,却发现宁岁耳畔发红,故作镇定。

他莫名想要逗她,缓缓凑近她耳边,浅声道,“怕什么?吃了你?”

宁岁听出了墨朝的逗弄,抽针向后刺去,却一把被墨朝捏住了手腕,只能将银针藏在指间。

墨朝望着宁岁,眼尾一红描绘着危险,“裙子掉了。”

繁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