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我为武魂殿之主千寻疾

第6章 实力回复

“教皇冕下这边请。”千寻疾在御医阁的医生的带领下来到了就诊室。

清新淡雅的味道弥漫着房间,给人一种安定心神的效果。

千寻疾其实是对这御医阁没有抱多大希望的,连个毒都看不出来,也不知道养他们有什么用。

但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这是比比东派了十几个毒师调制,在加上她的死亡蛛皇毒,没有封号斗罗又怎么看的出来。

而且目前治疗系武魂的封号斗罗绝无仅有。

“幸亏从千道流那里要来了好东西,也不知道能不能让我的身体痊愈。”千寻疾搓了搓手心里嘀咕的想着。

“教皇冕下这是三千年的黄金叶对您的伤势有很大的帮助。”一名医生手里拿着一个小匣子放在千寻疾面前的桌子上。

棕色的小匣子,花纹雕刻在箱子上,那历史的痕迹说明这个箱子也是存放很久了,对于那些医生来说这个就是一等一的宝贝。

但是千寻疾听到只有三千年的年份后,也只不过撇撇嘴,脸上带着是不屑的神色。

毕竟看过斗罗的都知道在后期什么仙草随地都有,这个还真的入不了千寻疾的眼。

而且在其他小说里面动辄上百万年的,三千年真的不够看。

千寻疾打开匣子里面平躺着的是一片如同黄金一样的叶子,但是蕴含着的生命力量是很浓郁的,这让千寻疾有了些许期待。

周围的医生也一展真容,不由的发出感叹,不愧是药用价值不低于仙草的黄金叶也算是实属罕见。

“教皇冕下服用吧,你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了,我们为您护法促进药物吸收。”三位医生亮出了魂环都是七环魂圣,在他们面前的可是武魂殿教皇他们可不敢马虎。

“嗯,拜托你们了。”千寻疾点了点头服用下去,入口即化黄金叶直接变成一股暖流往千寻疾的全身散开。

“教皇怎么这么好说话了?”他们一愣就赶紧为千寻疾护法,单手对准千寻疾,一股魂力注入千寻疾的体内为他抵御住药物的猛烈性。

顿时间千寻疾全身发出金光,庞大的魂力正在千寻疾体内涌出,额头上流出的汗液也是金色的,突然千寻疾身后出现六个翅膀很显然是他的武魂六翼天使。

那充满圣洁的天使气息在房间中绽放,千寻疾身上散发出的光芒过分耀眼,让众人不得不用手挡住这强光。

“这就是教皇冕下吗!”

“太强了!”

……

“原本我只能发挥出魂尊的实力,现在已经可以使用魂斗罗级别的强度了,美滋滋。”千寻疾喜出望外虽然没有达到巅峰实力,但是有魂斗罗的实力就够了。

在带上几个封号斗罗的小弟撑撑场面足以。

“不愧是黄金叶药效还真是霸道。”三位医生惊叹连连,药效居然直接让原本让病恹恹千寻疾直接支棱起来,倒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为首的医生使用武魂给千寻疾查看伤势,然后摸着那长须笑着说:“教皇冕下您现在的伤势已经好的有七成之多,只需多加休息不出一月定能痊愈。”

“一个月!”千寻疾不由的皱起眉头,一个月对别人来说很短,但对于要去干大事的千寻疾来说,这点时间太漫长了。

心里萌生出一个想法,千寻疾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成。

“既然这样我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千寻疾感觉到现在身体状况不要太好,大步离开走时还将门关掉。

“教皇好像变了个样。”

“嘘,慎言。”

温暖的阳光照在千寻疾脸庞上,一改往常的是那积极向上的模样和原先那肾虚的样子真的有一种天差地别的感觉。

千寻疾张开手手仿佛要将世界拥抱在怀中,因为当时力恢复到魂斗罗,千寻疾更能感觉到空气中涌动的灵气,让他体内的魂力欢声雀跃。

风在千寻疾的手中滑动,一个意念千寻疾后背张开了充满神圣的六翼翅膀,那圣洁的羽毛掉落地上化作光点在空气中消散。

羽翼一振便凌空飞翔起来,这一刻千寻疾仿佛置身于天地之中在空中畅快翱翔,背上的羽翼在和太阳的照射下显得尤为金光灿烂好似一个真正的神明。

“队长有人在教皇殿上方飞翔,是否射杀。”教皇殿的一名年纪轻轻的巡逻使看到在天空漫游的千寻疾连忙和自己的队长报道起来。

“谁那么大胆。”巡逻使小队的队长和其他巡逻使仰天看去突然全部人脸上一绿。

队长愤怒的拍了一下那名巡逻使头上的头盔沉闷的声音响起,队长激动的骂道:“六翼!这是教皇啊!笨蛋!”

“这新人真敢说。”

……

千寻疾自然不清楚地上的事情,他现在心里想的就是回到自己的住所,然后饱餐一顿,从刚才也就吃了一片叶子而已,现在的他可以说是饥肠辘辘。

千寻疾有了魂斗罗实力这些路途也不过是喝水一样简单,没过两分钟也便到了先前的殿中湖边,缓缓的降落在吐水的天使雕像的头上。

“老婆!”千寻疾看见比比东正在殿中湖的中央庭上准备着饭。

连忙张开手臂朝她打着招呼便纵身一跃的跳了下去,奇怪的是并没有扬起灰尘。

“你的伤势好了?”比比东走上前去检查起来千寻疾的身体,脸上充满关心。

看到比比东这么心疼自己,千寻疾也是一把抓住比比东的手放在胸前说:“你就放心吧,等我的伤势好了就带你去拿十万年魂环。”

比比东被吓一跳,赶紧甩开千寻疾的手。

千寻疾愣住有点不解,比比东意识到自己好像变的有点抗拒。

“抱歉,可能是因为你这脸看起来还是不够熟悉,总感觉是在和别人握手。”比比东扭捏的说道,突然想到什么看千寻疾的眼神立马就犀利起来。

“你果然看中的是皮囊而不是灵魂,看到比比东这么漂亮脸就凑了上来,一点也不生分。”比比东说完气的脸蛋一鼓,脚用力一跺撇过脸不想在看到千寻疾。

千寻疾看着那气鼓鼓的比比东,被说的有点脸红摸了摸脸解释说:“那有,这不是知道的灵魂是我的东儿老婆嘛,一回生二回熟,自然就不生分了。”

千寻疾在比比东面前张牙舞爪的解释起来,看了千寻疾的解释,比比东也噗嗤一笑便不在找千寻疾的茬说道:“我知道你肯定饿了,去吃吧。”

“哇!这么丰盛。”千寻疾拿起筷子心茫然,毕竟在他眼前的菜可真的是多,菜里冒出的香气扑鼻,不难发现其中也有魂兽肉,可惜没有兔兔。

光是看着千寻疾感觉就要流口水了,比比东说:“你该不是忘记自己是教皇的身份了吧。”夹了一块肉放在千寻疾的碗里。

“不愧是教皇的伙食,真不错。”千寻疾大快朵颐起来吃的满嘴流油好不痛快。

比比东静静的看着千寻疾,眼神中流入出的是犹豫之色,她突然感觉到了张脸是让自己如此厌恶,那种好似深入骨髓的厌恶让比比东有点不适应千寻疾。

现在的她只感觉到脑海中回荡着一个声音那就是:“杀了他!”

千寻疾注意到比比东双眼茫然,然后在她的眼前挥了挥手,但是还是无法唤醒比比东。

便伸出手准备将比比东摇醒但是迎接千寻疾的却是一声呵斥。

“别碰我!”比比东厉声道,好像是本能反应的躲开了千寻疾的手。

然后顿了一下比比东才回复意识,脸上带着歉意的说:“对不起我也不清楚为什么…”

千寻疾似乎想到什么摸着下巴说:“难道是夺舍的不够干净,原主的灵魂还留在你体内?”越想越有可能,摸着下巴细细打量着比比东。

“是这个原因吗?”比比东听到好像也明白了什么。

“怪不得脑袋中一直有个声音要我杀了你。”比比东恍然大悟点点脑袋,但是这一句话让千寻疾的后背一凉。

千寻疾咽了下唾沫,脸上带着无辜的样子看着比比东。

“老婆你告诉他,千寻疾已经死了,我夺舍的,而且那禽兽做的坏事关我陈疾屁事。”千寻疾嘟囔个嘴有点不服气。

“我也无法沟通啊?要不你以后时常备个银针以防不时之需?”比比东提议道,她也害怕万一不小心将千寻疾干掉了那真的是太冤了。

千寻疾一听好主意,但是总感觉有点哪里不对劲。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关于我的多重人格老婆,想要多次毒害自己的那二三事?”千寻疾摇晃着脑袋打断自己那天马行空的想象。

“放心我会注意的,一定会顽强的活下去。”千寻疾有点哭笑不得,这到底是什么破事情。

原本千寻疾是想着养好身体然后找个良辰吉日去密室和比比东贴贴。

然后过上没羞没臊日子这样才有一个密室斗罗的觉悟,想不到现在居然还有保护机制,但是这和宝宝锁有什么区别。

难道是未成年?这完全就是禁止进入游戏!

这个文人肚里没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