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龙幻想谭

红龙幻想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7章 前奏

“异种之母消失了?”

在幸存者营地木屋之中,娇小的妖精公主展开比她大上不少的世界地图,细细凑上去看着白色光点的一个个消失......

“贵族妖精、我是不是太累了?”

妖精公主表情恍惚,有些不可思议的揉了揉脑袋,满脸的疑惑——怎么会产生幻视的?

装饰在她秀发之上的花铃叮咚作响,让小小的妖精公主清醒了不少。

这是由风铃所制的超凡物品,同时具备装饰作用和特殊效果,也是妖精们出口的商品之一。

“要么是这张地图年久失修......要么就是异种之母真的死去了?”

“对的,请相信这张地图的判断。”

贵族妖精点点头,:“异种之母刚刚被父亲消灭了,而腐化之主也暂时无力插手我们的世界。”

“这场灾难该划下休止符了,只要解决地下的那些增殖的虫豸。”

谈到地底的那些破魔虫,二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落寞的神色。这些破魔虫对古树的伤害太深,以至于妖精现在对它们难以下手。

倘若要去除这些虫豸,那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古树连带破魔虫一起毁灭......

可对古树痛下杀手......真的做得到吗?

并不是妖精公主优柔寡断,只是这森林之中的一切都源于古树,连妖精之树都是古树的子嗣。

换言而之,古树便是妖精爷爷一般的存在......

“唉......压力好大,该怎么办呢?”

妖精公主坐在桌面上,看着集中在森林地下的紫色光点托腮沉思,这张由超凡生物的皮所制成的地图忠实地反映着现状。

——白色光点寥寥无几,黑色光点群龙无首。

异种之母的死去带走了绝大多数的异种,在碎片空间之中只留存零星的几只在迷惘徘徊。

而腐化子嗣的数量虽有减少,可还是有数量庞大的个体在世上游荡,执行着腐化之主最后下达的命令。

“先着眼于更为直观的问题吧......慢慢将腐化子嗣的数量削减至零。”

只要目光着眼于当下,那么妖精公主心底的焦虑便会被压下。

她起身飞翔,取下挂在高处的细剑,很是怀念的看着这柄陪伴着她许久的武器。

在成为公主之前,谁又能想到她是曾经最强的妖精剑士呢?

魔力将二者相连,木屋之中出现了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将地图吹成一卷。

“呵呵,它还认我这个主人呢......贵族妖精,不劝一下我吗?”

贵族妖精双手抱住地图,用绳子将其绑好、放在箱子之中。

随后笑着摇摇头,“我只会说一句话——祝您武运昌隆,我的公主。”

当初可是她选定公主人选的,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位的本性是怎么样的。

不如说......所有的妖精都是这样,只有被岁月侵蚀的无力动弹的老年人才会懒洋洋的晒太阳吧?

“好,我也受够了这每日繁琐的文书工作了,之后就拜托你了!”

妖精公主打开木屋的小门,自灾难开始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那是能让森林恢复生机的活跃笑容,是森林的瑰宝——

“哦对了,我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做阿丽雅。”

“这是森林的咏叹调,我将乘风而行、保护我亲爱的森林,守护这世界!”

在后方调动人员统筹大局是保护森林,上前线率领妖精们夺回森林又何尝不是保护森林?

......

“你看,失去了目的的它们反倒有些可怜......”

鲸天顺着师傅指的方向看去,寥寥无几的异种在湖边游荡,很是无助的寻找着自己的母体。

一只异种滑到湖边,将口中浓郁的白色魔力吐入湖水之中,很是疑惑地看着它为什么没有被母体接收。

随后将魔力收敛,再次吐出,期望湖中的异种之母吸收这一部分的魔力......

它们一次次的重复这个动作,让鲸天的内心不禁生出几分不忍。

“唉,咎由自取啊。”

少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有种没来由的荒凉之感。

它们的母体已经逝去,而它们还在忠实地为它的复苏而四处奔波。

“让老夫我来告诉它们真相吧,至少不能让它们继续掠夺森林的生机了。”

妖精剑师抬手,挥舞着剑鞘在沙滩上留下几道魔力刻痕,让在场的异种们动作一顿。

使用魔力的信息态传播,能对所有具有魔力感知的生物有效,而异种恰好就是其中各位敏锐的那一类生物——

“嗷~”

于是异种们同时扬天长啸,狰狞的口器之中吐露出声调凄婉的哀叹。

它们条状的身躯颤抖不已,无数的眼瞳淌下乳白色的泪滴。

“嗷......”

一个个异种瘫倒在地,像阳光下的积雪一般融化为水,渗透回了大地之中。

乳白色的液体四散,少年能感知到这些液体之中的勃勃生机......正是它们所掠夺的。

“师傅,它们真的对母体没有感情吗?”

“谁知道呢?”

妖精剑师叹气,不知道是在为谁叹息。

“在你的心中应该有答案,无需问我。”

师徒二人就这样静静地立在原地,目送着这些异种的最后一程。

虽然这些异种作为敌人很是棘手,但在死亡的前夕不妨他们给予对方作为生命的尊重。

现场的气氛一点点沉降,直到某个熟人的到来——

“你们这是在干嘛......是妖精文化特有的祷告吗?”

莫诺的声音从树上传来,随即机械少女一跃而下出现在二人面前。

鲸天与莫诺二者的目光相互交集,随后二人都不约而同的开始打量对方。

莫诺的衣物多了很多破损的缺口,白色的手套已然被染的漆黑一片,是腐化子嗣的血液所致。

她的裙摆下方粘着不少灰尘,钢铁的外壳上被腐蚀出斑斑锈迹。

明明是灵魂结合魔力所构的躯体,却如此真实地反映出了莫诺一夜的经历......

“你怎么这么狼狈,有影响机械结构吗?”

“要不要我帮你检修一下......”

莫诺嘴角勾勒甜蜜的笑容,随后摇摇头。

“与其担心我,不如看看你身上的伤痕。”

鲸天面色一红,将右手背在背后......右手至今还未恢复正常,依然覆盖着灼热的龙鳞。

少年夜间作战时虽然覆着龙鳞,可在最危急的时刻面对的可不止一只腐化子嗣,自然双拳难敌四爪......就算他多了一对翅膀还有一条尾巴也是一样。

在胸口处还有有点点被腐蚀出的伤口,那是腐化子嗣唯一一次噬咬到他的地方,直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他的全身上下还有不少淤青,那是龙鳞所吸收不了的强烈冲力所致,这具身躯很是忠实的作出反应。

“咳咳,老夫先走了,你们年轻人慢慢聊......到时候来古树下找我。”

阿玛兹出声提醒一句,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鲸天和莫诺对视一眼,纷纷露出了无奈的笑容......那就走吧。

“我能感知到古树所在,我们一边走一边聊吧。”

少年迈开步伐,从满目狼藉的湖畔启步。这里由于被异种之母肆虐过的缘故,实在不适合增进感情。

“昨晚你一个人负责这么重要的任务,有没有感觉很紧张?”

鲸天率先开口,关心起莫诺昨晚的情形起来。

不料机械少女捂嘴轻笑,另一只手朝少年摇摆着......

“你怎么开口就是任务,这么正经的吗?”

“既然我们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又何必担忧昨晚的险境?”

莫诺露出促狭的笑容,弯腰看向少年。

“还是说,昨晚某人很担心我?”

“......确实很担心,不过这不是正常现象吗。”

覆盖龙鳞的右手挠挠脸,抓出一条条白痕,鲸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认了对她的担心。

毕竟一个人深入敌后什么的......换做现在他也还是很担忧,哪怕莫诺本就比他强大也是一样的。

“不聊这个了!”

少年一脚踢碎倒下的黑色大树,继续向前走着。

“在来这里之前我好像听闻警卫厅要给我们颁发奖章,莫诺你知道吗?”

“嗯~那又要上电视了?”

机械少女前几日深居简出,所以这种只有内部人员才能知晓的消息......她自然知道了。

可别忘了,莫诺的机体能做到自体上网。

对于龙国的信号网络而言,莫诺的存在本就相当于一个移动的接入口。

在超凡中心上过号之后,莫诺自然能自如的登上警卫厅的内网——用鲸天的账号。

“要我说,那无非就是安抚民心的手段,用偶像之类的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鲸天的口气带着一丝担忧,他虽无力改变国家的现状,但思虑的心力还是有的。

谁知道超凡正式现世之后会发生什么,等民众知晓了潜藏在社会之下的危险之后......龙国还能像往日一样安稳吗?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功绩真的值得颁发这个徽章呢?”

莫诺笑着捏住少年的脸颊,替对方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

“先不说那份文件的实际证据,光是拯救警卫小队、剿灭世界驱逐者等等功绩也够了吧?”

“请对自己自信点啊,你可是我莫诺的恋人呢!”

机械少女的鼓励让鲸天面庞有些通红,她实在是太会了......

“再说了,谁不喜欢长着龙翼的帅气大男孩呢?”

萨尔厄尔

作家的话
3k
今天空下来就是8点半了,不好意思(跪地)
下一卷的标题也起好了,如果好奇的话就去看看吧。
【感谢推荐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