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连接提瓦特,开局一只胡桃

第33章 魈

极北。

魈将一只深渊使徒的尸体扔在了冰面上,呼了口气。

寒风凛冽,魈瘦小单薄的身躯袒露着,仿佛一吹就会倒。

“这是最后一个了吧。”流云借风真君道。

“嗯。”魈微微点头,“此次深渊势力作乱,多谢帮助。”

相较于璃月港,这个世界需要照看的地方实在是太多,而且魈还不能在常人面前显露元素能力。

“都是仙人,除魔卫道本就是我等职责,何必言谢。”流云借风真君道。

“帝君可有传达新的谕令。”魈问道。

“没有,你也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流云借风真君道。

上次魈去往和裕茶馆时,钟离本就是想让魈休息一段时间,但因为洛洵笙元素力的显露,致使深渊势力愈发的不老实。

魈主动请缨,他无法坐视那种情况的再次发生。

深渊的力量过于邪恶,深渊法师和使徒的尸体都必须搬运到这极北之地来处理。

“封印肉身的术式已经完成,我们也该回去了。”流云借风真君道。

“走吧。”

高空之上,魈俯视着地面的城市,眼中无喜无悲。

他不喜欢这里,若不是帝君的命令,他可能会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把自己封闭起来。

业障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落到一处地面上,迎面走来一人,见到魈,微微一礼。

“魈上仙。”

“嗯。”

铜雀是钟离利用璃月百姓供奉的香火之力复活的。

在王平安修复完铜雀庙后,洛洵笙将收集愿力凝聚魂魄的方法告诉了魈,在愿力汇聚到一定程度后,钟离出手,为“铜雀”塑造肉身,将其复活。

“这里也已经解决了,劳烦上仙挂念。”铜雀道。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魈道。

“礼节不可废。”铜雀摇摇头。

和裕茶馆。

回归到凡尘,流云借风真君也用了一个化身的术法,毕竟一只走在路上的鹤,可是会引起不小的麻烦。

“钟离先生,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茶馆门口,云堇看着深色凝重的钟离,不禁问道。

她还从未见过岩王爷脸上这般凝重的表情。

“没什么。”钟离回到屋里,希望是他想多了。

那股躁动还带有邪恶气息的力量,居然会出现在胡桃和洛洵笙身边。

“钟离先生,魈上仙回来了。”

行秋从屋外喊了一声。

刚刚坐下的钟离站起身,又走了出去。

“帝君,幸不辱命。”流云借风真君道,“所定位的深渊力量已经全部清除。”

“辛苦。”钟离点头,随后看向魈,眉头一皱。

和深渊接触的缘故,魈体内业障的浓度又增加了。

护法夜叉所沾染的业障始终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就算是强如钟离,也无法将深印在魈灵魂里的业障清除。

“帝君,我无碍。”魈摇摇头,他已经习惯了。

如果有一天,他无法控制自己了,那在这之前,他会自我了断。

“哎。”钟离叹了口气。

璃月人都说岩王爷无所不能,但自己却连魈体内的业障都无法彻底解决。

钟离觉得自己有些失败。

从神位置退下之后,他便愈发重视这些还存于世间的故人。

魈离开了。

从在灯红酒绿的街道上,魈被强光刺激的有些烦躁,就是这一点的情绪变化,让他体内的业障又躁动了几分。

带上面具,魈才感觉好了一些。

“这人真怪,走路还带着一个面具。”

身旁经过的一对中年夫妇对着魈指指点点,他却和没听到一样,自顾自走开。

凡人,他不在意。

若是魈在意世人的看法,这位深受业障之累的护法夜叉便不会苟于世间千年之久。

....

“甘雨小姐,凝光董事长让你把这份文件和xx集团签署一下。”

“知道了。”

某集团。

甘雨刚刚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文件,打算去和甲方签订合约。

顶楼。

凝光看着四周的建筑,轻轻一笑。

无论何时,天权凝光都是一个喜欢积累财富的人,无论是作为璃月七星之首,还是一名富商。

“凝光,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竞标也搞定了。”

刻晴走进办公室,伸了个懒腰,坐在了皮质的沙发上。

“辛苦刻晴小姐。”

“这个倒没什么。”刻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就是你能不能给我些假期。”

“严谨工作的刻晴小姐居然会主动要假期,倒是罕见。”凝光勾唇,对于刻晴主动要求假期这一件事,她还是很好奇的。

“没什么事,就是最近太累了,想休息一下。”刻晴也跟着笑了笑。

你这一副看好戏的嘴脸是怎么回事?

“来玩会儿游戏,听说这次复刻的是稻妻社奉行的那位大小姐。”凝光拿出了手机。

“刚好我今天的日常和体力都还没做。”刻晴坐正姿势。

“要一起吗?正好今天周一,可以一起打一下周本。”凝光问了一句。

独立风行的刻晴很少接受凝光的邀请。

“不必了,变强这种事情,还是要靠自己的好。”

.......

某剧院。

优菈刚结束今天的演出,正在后台换衣服。

自小学习贵族礼仪,优菈有着很深的舞蹈功底,在来到这边的世界之后,她便做了一名舞蹈演员。

这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喜好。

“优菈,好久不见,想我了没。”温迪端着一杯酒溜进了换衣间。

“就这么闯入女孩子的换衣间,可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话虽这么说,但优菈还是接过了温迪递过来的酒杯。

“我这不是怕你等的太急了吗。”温迪露出标准的摸鱼笑,“这可是迪卢克姥爷最近新研制的一款,我还没尝过呢。”

优菈白了温迪一眼,虽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但优菈对于温迪不偷喝酒这件事,一点都不相信。

“快尝尝,不好喝,我回去就让迪卢克姥爷重做。”

温迪哎嘿了一声。

他们两个住的很***时优菈喝杯酒什么的,一般都是他送过来。

“嗯,不错。”优菈满意地点点头,这款酒她喜欢。

“不错吧,我们两个的品味果然差不多。”

“嗯?”

小仪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