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不易荇

第19章 箭,是你拔的?

段南巳并没有听到封熙的话,因为,此时窗外又如暴雨般射进了数十支利箭。

封熙忙躲在早已残破不堪的神像背后,只见柯北陵转动长剑,顷刻间一大片的箭羽被打落在地,段南巳挥动着手中的折扇,又将另一半箭羽打落在地。

屋外雷声阵阵,暴雨淅沥,寒风自被箭羽射的更加岌岌可危,如同马蜂窝一般的窗口灌了进来。

柯北陵同段南巳藏在寺庙的两根附有残漆的红柱之下,只听一阵窗碎门破的声音响起,数十位身穿黑衣,蒙着面的人,手持弓箭和泛着银光的大刀闯了进来。

柯北陵同段南巳左右夹击,顷刻间同众黑衣人厮杀成了一片。

柯北陵长剑挥动,寒光所到之处,哀嚎遍野,段南巳手持骨扇,长臂一挥,千百支牛毛般的细针利箭一般,顷刻间放到一片,加上藏在神像后的封熙,不时地朝着那些黑衣人放出隐踪来,不多时,那些蒙面黑衣人便死伤大半。

封熙躲在神像身后,看的明白,只见一位蒙面黑衣男子,挽起长弓,拉直羽箭,瞄准了被团团围住的柯北陵。

封熙见状,却来不及阻止,大喊一声“小心!”

……

直到现在,封熙还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为柯北陵挡那一箭?许是因为没有睡醒的原因吧。

封熙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第一次看到了柯北陵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另外的表情。

那是不解,惊讶和愤怒,这么多表情集中在一个常年似木头一般的人身上,可是不容易啊。!

不知过了多久,封熙恍然闻到了一股香甜的味道,待封熙慢慢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似乎还待在先前的破庙之中,身边一堆篝火熊熊,温暖不已,上面还架着一口小的铁锅,里面煮着白色诱人的米粥,那香甜的味道就是从哪里传来的。

封熙撑着身子慢慢坐了起来,肩膀处传来阵阵痛意,只见原本尸体堆积,血迹斑驳的地面又重新铺上了一层新的干草,原本破烂不堪的窗户被木板牢牢封住,看不出黑夜还是白天。

再看自己的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衫,上面还有丝丝树叶草木的清香。

封熙喃喃道:“这是……”

边说,封熙边抬起头寻找衣服的主人,可是,空荡荡的庙宇里,哪里还有还有一星半点的人影?

封熙浑身虚弱不堪,声音也沙哑异常,“这群没良心的,竟然把本小姐丢在这里!枉我还豁出性命为你挡下这一箭……”

封熙这才想到自己是中了毒箭的,但是肩膀处又空空荡荡,衣服竟然也换掉了……

换……换掉了?

话音刚落,只听那扇木门“吱呀”一声,被推了开来,一对俊男少女并肩而行,伴着星月踏入房门。

只见那女子一袭黑衣,体态婀娜,细眉微挑,英气逼人,手中握着赤色长鞭,像是一个江湖侠女,浑身充斥着干练无比的气质。与同样一袭黑衫,丰神俊逸的柯北陵站在一起,颇有些郎才女貌的意思。

那女子的眼神同封熙对了上来,不知怎的,封熙觉得,那女子看过来的眼神似乎有着满满的厌恶。

封熙想了想:我得罪过她吗?自己好像不认识她啊。

柯北陵见封熙醒了过来,眼里闪过一抹惊喜之色,脚步不自觉的加快了一些,半蹲在地,只是声音依旧清冷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封熙看向柯北陵,咬牙道:“好的很!”

接着,用没有受伤的那只胳膊狠狠拽住柯北陵的衣领。

一旁的黑衣女子一脸紧张,正要上前阻止,却被柯北陵抬手制止。

黑衣女子只好忍着怒气,站在一旁,只是死死的盯着封熙,仿佛只要封熙轻举妄动一下,她手中的长鞭便会立刻化作火龙,将封熙绞碎。

封熙没有理会旁人,满眼都是眼前那个冰木头一般的男人,浑身充满着唳气,声音沙哑、咬牙问道:“箭,是你拔的?”

柯北陵的那张面目表情的脸上莫名浮起一阵红晕,片刻后略显僵硬的点了头。

封熙攥着柯北陵衣领的手更加紧了一些,“所以……所以我的衣服也是你……”

柯北陵不解的看向封熙,在听到封熙的话后,终于明白封熙为何如此了。

于是突然皱起眉头,将封熙的手拽了下去,“呼”的一声站了起来,清冷的声音略带一丝慌乱道:“衣服是贝锦换的,和我无关,你不要误会!你只是伤及了肩膀,我也只是褪去了你肩膀上的衣物!”

只听那位被叫做贝锦的美艳女子略带不悦的声音传来:“衣服是我帮你换的!跟北陵无关!”

听到贝锦姑娘所说,再加上柯北陵一脸被冤枉的严肃表情,封熙终是相信了,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封熙抬起头来看向那位叫做贝锦的姑娘。

北陵?贝锦?

封熙想到:叫的这么亲热,穿的又像是一家人似的,莫不是这冰木头的兄妹?可是看着也不像啊。

封熙突然再次想到什么一般,笑了起来,抬头看向贝锦说道:“啊,原来是贝锦姑娘帮我换的,那就好,那就好,贝锦姑娘是这冰……阿不,这位北陵兄台的挚爱吧?你好你好!”

冉贝锦的脸上莫名的浮起一抹红晕,还未开口,旁边的柯北陵却冷着一张脸,声音微愠的说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这是清宝阁现任阁主——冉贝锦,与我只是兄妹情义!”

柯北陵冷冷道出后,封熙却发现冉贝锦的眼里闪过一抹失落之色。

话音刚落,柯北陵心头一怔,自己为何会解释?

封熙福至心灵,心中暗想:这冰木头,人家姑娘喜欢你,你竟然还看不出来,真是木头。

封熙也明白过来,这姑娘为什么一见到自己就满脸的讨厌了。

封熙在一旁笑道:“这样啊,不好意思,我看二位郎才女貌,还以为你们是相好的呢,不好意思,是我眼拙了。”

柯北陵的脸莫名的更黑了,那冉贝锦看向封熙的眼神似乎也没那么狠了。

柯北陵面对封熙而坐,沉声问道:“你为何救我?不是说,遇到危险你就会离开的吗?”

封熙愣了愣神,想到:这不是我和段南巳说的话吗?哦~原来那晚他是在装睡啊?

封熙顿了顿,豪爽的说道:“不走是因为本姑娘有颗行侠仗义、舍己为人的善良之心,没有为何。不过你可不要以身相许,本姑娘可不喜欢你这冰木头!”

柯北陵不知是笑还是气,冷笑一声道:“那我还真谢谢你了,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听到柯北陵这样说,封熙也没在意,倒是冉贝锦的嘴角微微翘起,看着柯北陵的眼神满是柔情。

安知何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