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吉祥

第31章 恶魔女人

贞莫宁哆嗦着嘴唇,“不在窗台砖缝里,在我衣柜的那件大棉袄夹层缝着,这次是真的,是真的……”

她倚着身边的花树,树上的花一朵朵地飘飞而下,落在她的身上,衣襟之上,“真的?这次没有骗我?”

“没有,没有!”

她叹了口气,站稳了:“也好,我便再去找找,但是,我却怕这园子周围有人守着呢,大表哥,你可有什么办法?”

她知道,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

连他往来内外院的地方都知道!

她是怎么知道的?

贞莫宁看着她的面孔,血泪之中,她的面孔那么的青涩,稚嫩,洁白如玉,可眼神那样的冷,仿佛洞夕一切。

“在假山后边,有一道侧门,平日里不开的,你只需把锁一拧,就开了,那道门,直通到我的院子……”眼前有花枝一颤,他便吓得一哆嗦,“是真的,是真的……”

她笑得那么温和,手里的枝桠颤颤地上下摇着,“我要不要再相信表哥一次呢?表哥这么大的本事,和永阳公主都能搭得上桥?”

贞莫宁只觉自己已在地狱,面前这个女人,就是旁的人从地狱里派来的,是不是作孽太多,所以上天派了这么个人来?他首次感到了后悔……她连这个都知道?

“大表妹,我对不起你,我就是个贱胚……”他一下一下地打着自己,脸已经麻木了,可比起那无边的绝望算得了什么?她说得出做得到,“是,是永阳公主叫我在这儿等你的,她把所有的人都调开了,整个下午,只有我们俩在这儿,她还吩咐,听见了什么,都不会有人打扰!附马爷进宫了,府里不会有人理……她说,这是一个好时机,天大的好时机!我说的是真的,只有她有这么大的权势,能调开府里所有的人!能让这菊香园一个仆佣都没有!”

王芷儿把花枝上上下下地晃,悠然地笑,“啊……我得罪了她了?没有吧?怎么会呢?”

“她说大表妹上次给她没脸,她要你一世凄凉无比,比那最下等的乞丐都不如!”贞莫宁不知道脸上流的,是眼泪还是鼻涕,但这都不要紧,只要她能相信他就成!

她轻悠悠地叹气,转身往假山走了去,“怎么这世上,有这么多不自量力之人呢?”

是的,永阳公主不自量力,他也不自量力!

她回眸一望,他竟是吓得一哆嗦,想把自己埋在土里。

他老老实实的挂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任由眼泪和着血和汗水糊在脸上,等了一会儿,便见着王芷儿花般的娇容出现在了假山那头,他松了一口气,有些讨好:“大表妹,找着了么?”

王芷儿边走着,边翻着手里的册子,笑吟吟的,“这册子上记了这么多好东西啊,母亲对您可真信任,咦……原来你在乡里还中过秀才啊,还是名才子呢,家里边有一个妹妹,父母双全,都盼望着你衣锦还乡呢,怎么,多少年没回去了?”

贞莫宁脑子里忽现出了在家乡时的情形,考中秀才的那日,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来了,举着杯子庆贺他中了秀才,可他心底知道,没有贵人相助,秀才又算得了什么!他查族谱,居然查出自己有个这么隔了几代的亲戚,他放下了一切,就来了都城,在这贵门大阀苟延残喘,只期望能得到贵人的相助,为了这一天,他什么都肯做!

凭什么王齐恺可以成为公主的夫婿,位极人臣,而他不可以?

他被人踩在泥地,那么,他也要把人踩在泥底!

从什么时候开始,家人的面孔已渐渐的糊模,而那辉煌的前程,一直在前面,却永远够不着!

“大表妹,册子你已经拿了,何不放了我,咱们就当今日之事没有发生过?”贞莫宁有气无力地道。

王芷儿微微地笑了,哪有这么容易!

这种人,如毒蛇一般,不打中他的七寸,一击便中,他便会反扑而来了!

“大表哥,我既得了这册子,当然要给母亲看看的啦,我是个孝顺的女儿,不是么?”

贞莫宁赫然地望着她,忽地道:“不,表妹,你不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这册子交给了长公主,他便会死路一条,而且死得极不光彩!但他还有什么光彩呢?在这王府,他就是一条狗!

王芷儿同情地望着他,极温柔极温柔地道:“今日之事之后,怎么大表哥还认定,你还能活得了么?母亲是个守规矩之人,既使是处置人,也会找好了借口,准备好一切,她会把处置你的理由向官府备案,官函会传到你的家乡……家乡的人会知道,你的父母会知道,原来啊,这位给家里带来无数荣光的秀才,原来是个这样的东西!让我想想,母亲会安个什么罪名给你呢?偷窃?**?杀人?你会除去族谱,死后也不能葬进祖宗的坟墓,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贞莫宁摇头,拼了命的摇头,“不,不,大表妹,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你要我做什么,我全都做!我会像对长公主一般对你忠心的……”

王芷儿温和地笑了,“大表哥,你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内宅女子,能用得着你么?我只是担心大表哥啊,母亲处死你之前,会把你送往官府?啊,不,不会的,她不会送你进官府,那会怎么样呢?她会使人折磨你,看看你会不会把这册子上的东西告诉了别人……当然,你怎么辩解,都没有用的……你死之前,要受很多很多的罪!”

朦胧之中,贞莫宁抬起眼来,看清了她的双眼,略带些笑意,略有些同情,带着些蛊惑,他喃喃地道:“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又或许,你死了,就没这么多事儿了,体面地死,死得豪无痛苦,谁都不知道你的过往,长公主不会追究,你在这王府的事也不会传了出去!一杯水加一点儿药,脖子一仰,就是你房间桌子上的那杯水,你看,我对你多好,全给你准备好了……你一回去,就饮下它,饮下了它,什么都不用想了,像睡着了一样,好不好?”她低声地,温柔地道,“大表哥,你说好不好?”

她缓缓地放下了挂在树上的藤蔓,放下了他,他摇摇晃晃地站着,望着她:“我死了,你就不会把这册子的事说出去了?”

他眼底全是死灰的神色,全忘了面前站着的,不过是个少女,他一掌就可以捏死她……可此时,他看着她,那双眼仿佛有蛊惑一般,瑰丽的面孔映着阳光,缓缓而开,可他只想逃离,逃离这个魔鬼。

她说得对,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不用痛苦地挣扎,挣扎得到那永远得不到的前程。

她温温和和地道:“当然,大表哥,你死了,一切都完结了,有谁还记得你的过往?”

他往假山那边的侧门而去,喃喃地道:“不错,不错,死了就解脱了,死了就解脱了……”

直至身影消失在假山之后。

王芷儿笑了笑,把那染了血的藤蔓丢进附近的荷花池里,心想,古人可真好,没有什么刑侦手段,也不会有人查了出来。

她扬了扬手里的册子,慢慢地往自己的房间走,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暖暖的,她抬起眼来,看着远处繁花似锦,却是想,这华堂玉雕之处,其实和前世差不多,人么,也差不了多少。

每个人说慌的时候,表情还是说千年之后差不了多少。

幸亏,她最擅长的,就是识辩这些。

她晃了晃手里的册子,不错,这本册子上的东西,的确记载了他替人办的那些龌龊事,可也记载了他心底最深的隐痛,唯一的善念和执着……出人头地,让他故乡的父母乡亲刮目相看……她便要毁了他这个执着,既使有怎样的借口,也不能利用这种它来残害其它的人!

在府里的这些日子,她竭尽所能的和下人们聊天,了解府内各式人等,早已将这个人摆在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当中了!

如果是现代,这个人,是十恶不赦残害女性的连环杀手!

可这个社会,奴婢的命,却是那样的卑贱,贱得如蝼蚁一般。

她缓缓地步出菊香园,园子外边,或有人等着她,看她的笑话罢?

凹字用金粉漆就的月洞门就在眼前,可忽地,她听到了一声叹息,猛地转过身去,喝道:“谁?”

云外天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