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吉祥

第21章 向老天比个中指

王芷儿很想抚额长叹……真是和她那兄长一模一样的脾性,小白得令人吃惊,活脱脱言情小说里的小白女主,什么都不懂,偏偏运气超好!嫁的是高富帅,有什么灾难有人帮她受着!她可不运气超好……恶毒正妻要陷害她了,老天爷就派了自己这么个炮灰过来替她挡灾,她就一点儿没感觉到刚刚的风起云涌?

难怪她这位娘亲都差不多四十岁的人了,依旧有少女一般的容颜,感情不明世事,活在世外桃源啊,也不想事,所以,时光在她这儿停驻了。

不过这样也好,她就不会查觉自己这个女儿已被人掉包了!

王芷儿一时心酸,一时感慨,向老天爷比了个中指,心想老天爷,您这是找了多久,才找了这么对极品父母给她啊。

接下来的几日,王芷儿只敢偷偷出府,换上了丫环的衣裳,去绮香阁打探消息,前世她和三教九流之人打得交道极多,往往三两句话下来,便能从中探听出她想要的东西,来到这里,虽初一开始,言语略有些不通,但一两日下来,加上有原主的残留记忆,便基本上没什么障碍了。

出忽意料之外的是,王齐恺进宫请求皇上做主,皇上却将此事全权交托给了李迥,当晚,王齐恺一脸严霜地回府,又把王芷儿叫了去,仔细询问了她去宪台见了王子钦的经过,王芷儿早想好了一套说辞给他,王齐恺见问不出什么,不停地在屋子里踱步,忍不住问出了声:“皇上,他这是什么意思?”

王芷儿心道你现在知道怕了,当初设计女儿攀皇室这棵靠不住的大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怕?

说实在话,她可一点儿也不同情这位老爹,只不过既是生活在这里,总不能看着大厦将倾,日后连片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

于是她也满脸忧愁的样子:“父亲,女儿这次去见哥哥,也遇上了九王爷……”一边说着,她一边打了个寒颤。

王齐恺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劝慰她:“他是皇家贵胄,天生尊贵无比,你有些害怕也是理所当然。”

“是么?”王芷儿用很是疑惑的表情朝他望着。

王齐恺哪里能还问下去,更加认定王芷儿上次没能成功,怕是没听懂自己言语之中的暗示?心底暗暗感慨,哎,谢氏纯良,生下的子女便也纯良,陈留长公主又太强势,看来,还是得多照料她们才是,如若不然,如弄得家门出什么乱子就迟了。

他柔声道:“你先回去吧,你大哥的事,有为父呢,这两日,你先和你的娘亲住在一处,别到处乱走,多宽慰宽慰她。”

王芷儿点头去了,走了老远,还听见王齐恺在屋子里哀声叹气。

接下来么,便要求得父亲同意让她参与庭审才行,她还没想好怎么要求父亲,九王爷的贴子便到了,那贴子是给王齐楷的,指明了王芷儿作为证人和王齐恺一起出席三日后的内审。

……

因此次事件牵涉到了皇家之人,为避免流言蜚语流传,参加审讯的不过是内部几人而已,连京兆尹与刑部尚书都没有参与进来,所谓的主审,就是九王爷李迥,听到这个消息,王齐恺一夜之间,脸色都憔悴了许多。

不但王齐恺疑虑重重,连王芷儿都有点儿怀疑,这皇帝老儿,是不是察觉了王齐恺对李迥的那点儿不轨之心,趁机让他有仇报仇?

她瞧着挺乐呵的。

当然,脸上是一丝儿都瞧不出来喜色来。

来到审堂,侧边有架屏风挡着,影影绰绰的,可看得见里面的衣香鬓影,这自然是当事人永阳公主了,李迥坐于堂前,见王齐恺携了王芷儿进门,便道:“来人啊,给王太傅和王家大小姐搬张椅子。”

王齐恺携着王芷儿给李迥行了礼。

王芷儿把堂上的摆设看了个清楚,因用的是内堂审讯,远没有以在电视里看到的堂审之处森严,所在之处,不过是比书房略大,略为庄严之处。

而衙差也远没有以往正常庭审时侯为多,倒有些像前世调解协调纠纷的会客室了。

看来皇帝给李迥下达的意思很明显,要让王家的背个罪名,又要让永阳公主名声不受损伤,总之就是要皇室豪发无损,损的都是别人!

连个庭审都弄得偷偷摸摸的!王芷儿暗自腹诽。

又见李迥案台两边站了两名手持拂尘年纪较大的公公,心知这定是皇帝派来听审的了。

有衙差搬来了两把椅子,抬到王芷儿面前,那衙差道:“姑娘请坐。”

王芷儿一抬眼,不由扯了扯嘴角,这可不就是那守门的小衙吏牧杉么?他可真是身兼多职!

李迥一拍惊堂木,正要开庭,王芷儿上前一步拂了拂礼:“王爷,小女子虽然只是一介民女,但到底是大家闺秀,不亦抛头露面,能否请王爷降旨,给民女设个屏风?像那扇一样?”

她拿手指了指对面挡着永阳公主的屏风。

李迥面色一沉,王齐恺便点头道:“王爷,小女说得没错,小女待字闺中,日后还要嫁人的,公堂之上,难免会有些污秽之物碍眼,小女既是证人,还请王爷立个屏风隔开为好。”

两人一唱一和,明打明的指责李迥搞特殊化,可以替那贵人立屏风,为什么就不给她立个屏风?

屏后后面的女子轻哼了一声。

李迥声音很淡,“既如此,来啊,再抬个屏风来,免得污了王家姑娘的眼。”

又耽搁了不少时间,从库房抬了屏风来,立在王芷儿前面,如此一来,堂上更加冷清了,只剩下了王齐恺一人孤身站在堂前。

紧接着,便是陈述案情,王子钦被提了上来,跪在堂下,屏风后的永阳公主先行述说。

“在宫里头呆久了,有些气闷,受了姑母之约,便想着去姑母家里住上几日,可没曾想,一去到她家,大表哥便老缠着我说话,我烦得很,所以,那一日,听到绮香阁新来了戏班子,便早早地定了包厢,想在那里听戏,可戏还没开始演呢,大表哥就跟了来,还要把玉佩送给我,我原不想要的,可为了打发他,就随便收了,我让他离开,他见我冷着他,竟然发了狂,拉着我不放,还想还想……”说着说着,屏风后只听到她抽抽咽咽的哭泣之声。

李迥坚持把话问完,“还想怎么样,十皇妹,此处并无外人,你如实道来,本王自会替你作主!”

永阳公主很抽咽了几声,仿佛痛不欲生,“他想要非礼于我!还对我说,如果我是他的人了,就不得不嫁给了他,他的父亲是当朝二品大员,皇室公主有数十位,说什么,他也会娶位公主的!他他他,扑了上来……他将我的衣服都撕乱了!”

王子钦跪在地上听到这里,目瞪口呆,急忙反驳:“不是的,不是的,公主,为什么你要冤枉我?”

云外天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