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的师兄实在太妖孽了

第62章 他长得比较帅

焦土很大,广袤无垠。

深处隐藏着诸多大机缘,但荒族之人不敢踏入这里,人族修者每隔三百年进来一次,因为时间的缘故,也不会选择焦土。

温雨晴则要深入其中。

从刚才的对话中,光小雨捕捉到这一道信息。

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身上有一股波动,不同寻常,让光小雨想起了一位可怕的神族大敌。

“前辈是要去屠龙吗?”光小雨忍不住询问。

“不是!”温雨晴撇着嘴角:“我对它没兴趣。”

“那?”

“随便走走,顺便历练历练。”温雨晴笑着。

随便?

这个词语让光小雨嘴角抽搐,荒界,焦土,甚至还有许多她不知道的地方,这也叫随便?

你这也太随便了吧?

既然前辈不肯说,她也不好过问下去。

半个时辰后,两女踏出焦土。

“她出来了。”一位隐匿在暗中的荒族强者抬起头,神情冷漠,可是……他很快注意到光小雨身旁的温雨晴,脸色不由的大变。

不仅仅是他,所有隐匿在暗中的荒族强者也是如此表情。

难以置信。

那个人族女人,她为什么和光小雨待在一起?

消息很快传入墒的耳中,脸色一僵。

连同荒主也难以平静:“她要保人族魔修。”

他无法理解,人族修者不是很讨厌魔修的吗?但凡遇上,那都是生死相向啊!

温雨晴为何要保一个魔修?

暗中蠢蠢欲动的他们,脸色突然铁青起来,有温雨晴在,谁他喵敢出手?

“荒界内的荒族,共有十八王族,四大皇族,两个太古种族,虽然以血脉区分等级,却也有家族势力的包容在内,他们的结构很奇特,你必须要清楚这一点。”温雨晴说:“所以……荒界内有两个荒族,以两个不同的太古种族为首,我这些年在荒界内打打杀杀,震慑不少荒族,但大部分都是其一,还有另外一股势力,他们并不惧怕我。”

“前辈,你这么说,我是不是死定了?”光小雨弱弱的问。

“那也不一定。”温雨晴耸耸肩:“你如果一直在这片区域活动,至少明面上没有人敢动你,年轻一代的天才或许会找借口挑战你,借籍斩杀,可你若到了另外一片区域,他们可不会惧怕我。”

所以?

我还是定了,对吗?

光小雨脸色煞白,突然发现,魔帝有时候也很无力。

前行数百里,一直相安无事,虽然感知到暗中的强敌,可他们不曾妄动,这让光小雨非常焦虑。

你们倒是出手啊!

再不出手,前辈就要走了。

她想着利用前辈的实力,来一场杀鸡儆猴,结果……一群怂货,都不敢出手。

温雨晴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色,说道:“好了,到此为止。”

光小雨叹道:“好的,感谢前辈护送。”说着,她丢下魔帝的颜面,给温雨晴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

暗中观望的荒族强者心头震动,脑海中多了一句话:“她们的关系不同寻常。”

从离开焦土到现在,荒族一直在判断,两女到底是什么关系?

若关系浅薄,两女分开之时,他们便会出手,可如果关系很好,那么……他们就需要掂量掂量了。

如今看来,她们的关系似乎很好啊!

温雨晴微微一笑,并不拒绝,心中还赞许这丫头真聪明,她说道:“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走下去,我希望你不管遭遇什么样的强敌,紧握手中的剑。”

光小雨点头。

“去吧!我在你身后目送你离去。”她笑着。

光小雨牵着老黄牛前行。

身后的温雨晴,看了看天空,似乎洞穿那个方向。

有个人影,荒主。

前行的光小雨也感知到了,一股莫大的威压,很薄弱,她意识到有人在注视着她,不过身后有前辈,她倒也不是很惧怕。

不能怯场。

光小雨回过身子,挥挥手与她告别,旋即大步离去。

她的背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于视线中。

蛰伏在暗中的荒主并未出手,温雨晴暗暗松了一口气,现在不会出手,短时间内估计也不会,希望这丫头能好好修行下去。

哎!

温雨晴一声轻叹,这才转身离去。

…………

一道消息,在这座古城中炸开了。

有个人族修者居然大摇大摆的来到这里,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啊!

众多荒族吃惊。

要知道这座古城真正的掌控者,可是明月宫啊!十八大王族之一的强大势力,并非是一座普通的城邸。

人族修者胆敢踏入这里,岂不是自寻死路?

连王明阳听到消息的时候,也是一愣一愣的:“真的是他?”

大半年前陈平平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走了原始魔神的手臂,整个荒族为之轰动,各大势力纷纷派遣出强者寻找。

结果,这家伙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现在,他大摇大摆的踏入古城,进入明月宫的视线范围内。

有猫腻。

王明阳的第一个直觉:“我见过他,此人与寻常的人族修者不同。”

哦?

明月宫的一位长老询问:“有何不同?”

“……”

仔细回想陈平平,王明阳在他身上能捕捉到的,估计只有平静二字,对,他太平静了,那种处事不惊的平和是任何一个年轻人都无法做到的。

不仅如此,在面对诸多强敌时,他更是不曾表露出一丝胆怯。

还有他强大的实力。

王明阳沉思了许久,这才开口:“他长得比较帅。”

太帅了。

以至于人们忽略了他本身的实力,那张长相迷惑了很多人。

明月宫高层:“……”

“此人突然前来,必然有猫腻。”王明阳凝声说道:“长老,我认为明月宫应该启动最高级别的防守。”

“你在开玩笑?”那长老看着他:“区区一个人族,你让明月宫启动最高级别的防守?”

哎!

王明阳急忙解释:“他很强,真的。”

长老大袖一挥,打断他的话:“好了,好了,上一次启动最高级别的防守时,还不是一样让那个人族女子九进九出?此事,令十七王族嘲笑我明月宫多年,而今又是一个人族修者来到这里,我明月宫万万不可启动最高级别的防守。”

太强大的修者,启动了也没用。

太弱的修者,也用不着启动。

长老继而说道:“人族修者身上携带有原始魔神的手臂,此事关乎甚大,而且他大摇大摆前来,或许也有底牌,自信能够从容离去,但无论如何这对于我们明月宫而言都是一个机会。”

终究是长老,考虑事情远比一个年轻人全面。

不管陈平平为何而来,他踏入古城是事实,而他一个人族修者是用不上原始魔神的手臂,既然如此,为何要动武?

能够通过协商,不费一兵一卒得到,岂不是快哉?

王明阳恍然大悟:“长老我懂了,我这就去与他打招呼。”

长老满脸欣慰:“关系要打好,他孤身前来,必有所求。”

一株仙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