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乌云渐散

“大人,就是这里了。”

马得力指着眼前的木屋瓦房,冲着武黎强颜一笑。

“好,忙你的去吧,没什么重要的事别来打扰我。”武黎挥了挥手,朝着木屋里走去。

看得出来,马得力对武黎是真的很尊重,这木屋看上去,可比村里绝大多数的屋子都要好了。

当然,武黎并不在意这些,他来到房间,喝了口茶,开始整理脑海中的思绪。

目前基本上可以确定的是,马家村的意外事件,必然是和那小玉有关系的。

至于马得力所谓的鬼魂索命,在他看来仍然是无稽之谈。

他现在比较疑惑的是,小玉说村里的人以前烧死过人,所以都是坏人,而这个被烧死的人,显然就是她母亲李匀韵。

那么,她是亲眼目睹了自己母亲被烧死,且十几年过去了还清晰记得吗?

还是说,这是有人刻意告诉她的?

以及,如果村里的这些意外事件真的是小玉参与的,那她为什么还要给自己透露一些信息?

她究竟是在装傻,还是真的脑子不太正常被人给利用了?

如果真是被人利用了,那利用她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和小玉甚至李匀韵有何关系?

是李匀韵其实根本没有死?

是小玉不为人知的亲生父亲?

然,根据村长马得力的讲述,李匀韵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小玉的父亲,无论是谁,也只会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普通人如何能够做到这种毫无破绽的上百起意外事件?

如果不是李匀韵和小玉的亲生父亲,那么还有谁会帮李匀韵报仇?

是小玉自己?

武黎并不认为小玉有这个能力。

是小玉口中所谓的神仙?

这个可能性比较大,但又回到了之前的问题,小玉口中的神仙,和小玉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忙报仇,而且看样子还极其残忍,想要整个马家村的村民都在恐惧与绝望中慢慢死去?

武黎越想越觉得头痛,索性摇摇头,不再耗费精力。

反正他早已经想好了计划,等时机一到,直接行动就好了。

这也是他叫马得力给自己找个住处的主要原因。

“趁着现在有空,研究一下满月斩。”

武黎喃喃开口,随即盘膝在床,开始研究起之前在术殿得到的金属性术法。

这所谓的满月斩,又分为半月斩和满月斩两层。

顾名思义,半月斩,就是通过特殊的运用方法,将体内金属性灵力凝聚成弯月镰刀状的利刃,以达到切斩目标的目的。

至于满月斩,相对于半月斩,则要难上许多,对于施术者本身的实力等级以及对术法操控熟练度的要求都高得多。

当然,施展出来的威力,也自然远非半月斩可比。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一分一秒地流逝,转眼已然来到了晚上。

武黎起身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浑身气势攀升,右手猛然挥出,一抹金色流光瞬间飞出,仔细一看,正是一柄弯月状的飞刃虚影。

飞刃虚影快如闪电,眨眼之间,便已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留下了寸长的切痕!

半月斩,虽然武黎现在只能发出点弯月虚影,但这威力对于普通人来说,足以秒杀。

如果说之前的火属性烈焰弹乃是范围性的撞击类术法,那么这金属性的满月斩,便是单体性的切割类术法。

武黎抬头看了看天空,月如银盘,光之皎洁,和破杀基地里的血月完全不同,他从未想过,原来这外面的世界,月亮竟是这样的色彩。

“唉……还是出发去破案吧!”

叹了口气,武黎很无奈地走出了院子。

自己本来是一个杀手,职业性质就是要去杀人制造案子的,但现在却反而要跑去破案,这可真是……

半刻钟后,武黎悄声来到一间茅草屋前。

根据马得力之前给的讯息,小玉就住在这间草屋里。

武黎找来一个梯子,悄然爬上屋顶,未免打草惊蛇,他的动作十分轻巧,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趴在屋顶上,武黎小心翼翼地拨开干草,投过缝隙往里看去。

视线还没进去,一股莫名的恶臭味便扑面而来,但此时的武黎顾不得这些,定睛一看,小玉果然还没有睡觉,破旧的四方桌上油灯还亮着。

环顾屋内四周,各种各样的东西丢得随处可见,毫无章法,就连床上都丢有破旧的木盆、半截的梳子、脏乱的衣物,以及一些武黎根本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东西。

而此时的小玉,则是坐在一个小木凳子上,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但声音很小,无法听清念的什么。

于此同时,在小玉身前的地面上,还摆放了不少用破布裹起来的不明物。如果非要说这些破布裹起来的形状像什么,倒是有一点点像小人偶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小玉终于睁开了眼睛,拿起身侧一根竹条,竹条顶端绑了一条白布……看到这里,武黎很是疑惑,似乎他每一次见到小玉,后者手里拿的竹竿、树枝上,都会绑上一条这样的白布,他真的很好奇这玩意儿究竟是干嘛用的。

只见小玉手握竹条,在那些人偶头上轮番点了一遍,同时开口轻声唱道:“冤魂缠上身,无处可逃哟,厉鬼索命来,因果终相报,冤魂不散场,怨气漫天升,在劫难逃哟……”

武黎见状神色一凝,这……这奇怪的歌谣,可不正是今日白天,烧死的那三具尸体被抬上山时,小玉所唱的么?

唱完之后,又见小玉另一只手拿起油灯,直接将那些破布裹的人偶给点燃了起来!

看到这里,武黎心神俱颤。

难道说,白天被烧死的那三人,跟小玉目前烧掉的这种类似人偶的东西有关?

还是说,她现在仅仅只是在模仿白天发生的事情?

就在武黎思索不定之际,烧完人偶的小玉,抬头看向屋顶,喊道:“大哥哥,你偷看我干嘛,你来找我,直接敲门就行了嘛,我们不是朋友吗?你可真不懂礼貌。”

趴在屋顶上的武黎,吓得差点直接从屋顶上摔下来。

自己从始至终,可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啊,就这也能被发现?

不管小玉是如何发现的,暴露已然成了事实,武黎只得硬着头皮从梯子上下来,解释道:“小玉啊,我这不是看你刚才正忙着嘛,所以就没敢打断你。”

小玉起身开门,对着武黎点点头,“好吧,虽然我是女孩子,不能随便让人进来,但我们是朋友,你进来坐吧。”

武黎站在门口有些犹豫,这大门一开,屋内的恶臭更加扑鼻了。

“怎么?不进来?你不把我当朋友?”见武黎犹豫,小玉有些不高兴了。

武黎将心一横,强忍着呕吐的欲望,踏步走了进去。

“随便坐吧!”小玉又坐回了小木凳子,对着武黎招呼道。

武黎环顾四周,进来之后,看到的场景可比之前看到的乱多了。整个房间内,除了小玉正坐着的小木凳,能坐的就只剩床了,而床上的被褥脏得惨不忍睹,怎么坐?坐哪里?

见武黎站着不动,小玉更生气了,怒道:“我是女孩子都不介意,你还磨蹭什么?赶紧坐下,我的床可是从来没给别人坐过的。”

武黎直接风中凌乱。

你是不介意,可我很介意啊……

不过想归想,他还是硬着头皮坐了下去。

“那个,小玉啊,你刚才是在干嘛?”武黎实在不想在此多呆,赶紧切入正题。

小玉冲着武黎神秘一笑,答道:“我刚才是在跟神仙交流,同时挑选明天要被杀死的坏人。”

武黎眼皮子一跳,“那你们可挑好了?”

小玉点头道:“嗯,挑好了,神仙说明天一共有十三个坏人会死。”

看着小玉那云淡风轻,无比自然的样子,早已杀人无数的武黎,内心深处竟是升起一丝莫名的恐惧。

这很不合常理,但事实真就如此。

“那个,小玉啊,我能不能参加一下,我也想杀掉那些坏人。”武黎强行压下内心升起的一丝恐惧,试探道。

“当然可以啊,我们是朋友嘛,明天一早你来找我,我们一起去。”小玉竟是一口答应了下来,“或者,你今晚就在这儿睡吧,毕竟来者是客,你就睡床吧,我睡地上,明早直接一起出发!”

“哦不不不,不用了,我还是明早来找你吧!”武黎急忙起身,朝着门外逃也似的跑去……

……

一夜无眠。

竖日一大早,武黎便再次来到了小玉草屋前。

“你怎么才来,我都快等得又睡着了。”

草屋的门是开着的,小玉一见武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顺手拿起绑着白布的竹条,催促道:“走吧!”

武黎点点头,他昨晚冥思苦想了一晚上,是真的想不明白,这小玉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以及她究竟是如何与所谓的神仙联系,并通过什么方法和原理来制造意外,以达到杀人目的的。

“好了,就是前面了,就从他们开始吧。”半刻钟后,小玉伸手指着前方的一处草屋,开口道。

武黎顺着小玉所指的方向看去,这户人家此刻正忙碌着,透过大门可以看见妇人在屋里爨火煮饭,男人在门口磨一把不知道是用来打猎还是砍柴的大刀。

“我要开始了,你就站在这里不要动。”小玉对着武黎嘱咐一声,拿着捆绑白布的竹条大步走了上去……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