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鬼魂索命

“烧死过什么人?”

马家欢一脸茫然地看着武黎,完全不知道后者为何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但还是答道:“我所知道的,就只有大概七八年前,村里有过一起火灾,但当时也没有死人。”

“对了,还有一次是在三年前,有一家的小孩被严重烧伤,但也同样没死人啊!”

武黎摇摇头,纠正道:“我是问,你们马家村的村民,以前有没有出手烧死过什么人,不是问你有没有人被烧死!”

马家欢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摊手道:“这怎么可能,咱们马家村的村民岂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来?”

武黎仔细关注着马家欢的反应和表情,后者完全不像是在说谎。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之前那小玉都是在胡言乱语?

“不好了不好了,山上又死人了!又死人……”

喊声再度响起,武黎和马家欢转头看去,就见小玉从山上跑了下来,边跑边喊着。

“什么又死人了?”马家欢面色铁青,这接二连三发生的意外事件,都快将她给逼疯了。

确切的说,整个马家村的村民,都快被逼疯了。

“有……有人在山上不……不小心滑落山崖,摔死了!”小玉喘着粗气回答道。

武黎和马家欢对视了一眼,“走,去看看!”

两人赶到山上,之前的那三具烧死的尸体已经被埋好了,现在不少人正在山崖下搬运新增的尸体。

武黎站在崖边,说是山崖,其实也就两三丈的高度,那滑落摔死的,看上去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武黎依稀记得,好像就是之前抬尸体上山的其中一个。

周围大部分村民都惊恐无比,有些甚至瘫软在地,万念俱灰,这种莫名其妙的诡异事件,已经笼罩了他们大半个月了,甚至比直接杀了他们还要感到难受和压抑。

武黎仔细观察了一番四周的地形,这山崖缺口整齐,视野开阔,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失足掉下去的。

“小玉,你知道他是怎么掉下去的吗?”武黎拉住在一边玩耍的小玉,问道。

小玉手里拿着一根树枝,上面依旧绑了一块白色布条,左晃右晃道:“他跑来崖边撒尿,踩到了一块圆石头,就摔下去了啊。”

武黎神色一凝,“你亲眼看到他摔下去的?”

“嗯。”小玉点点头。

“你不是说天上的神仙要烧死坏人吗,他怎么是摔死的?”武黎满脸疑惑。

“你是傻子吗?”小玉白了武黎一眼,“这周围光秃秃的,放火下来也燃不起来啊!”

武黎闻言眼皮子一跳!

光秃秃的放火燃不起来?这岂不是说,小玉所谓的神仙,杀人还会根据不同的地理位置,采取不同的手段?

如此一来,和马家村里这段时间发生的各种意外,岂不又是严丝合缝,毫无破绽?

越想,武黎就越觉得小玉的话很可能不是在胡言乱语。

“大哥哥,你还有什么事吗?”小玉问道。

“没了没了……”武黎挥挥手,转身朝着另一边走去。

“大哥哥,那我们还是朋友吗?”小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是的是的。”武黎随口应了一声,头也不回,直接走到了马得力跟前。

“大人!”马得力微微躬身,“您可查出什么眉目了?”

武黎摇摇头,“我有事要单独问你。”

“好。”马得力点点头,随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武黎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这才开口问道:“不知大人想问什么?”

武黎深吸一口气,“你们马家村的村民,以前有没有出手烧死过什么人?”

马得力闻言神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道:“大人何出此言啊?”

死死盯着马得力的武黎,自然注意到了他神情的细微变化,严肃道:“你只需要告诉我,有,还是没有!”

“当然没有了,咱们村里的村民,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来呢?”马得力不断摇头,并不敢与武黎直视。

见马得力不说实话,武黎将双手负于身后,转身看向马家村的方向,“村长,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至于我刚才问你的这个问题,将是直接关系到整个诡异事件的关键所在……”

说到这里,武黎回头看着马得力,“马家村到目前为止,已经意外死伤了一百多人,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不出半年,你们马家村就不复存在了,作为村长,要不要说实话,你自己看着办。”

“还有,我来你们马家村,时限仅有三日,若是连你们自己都不愿配合,那我也只能期满离去,你们自求多福。”

马得力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一咬牙,点头道:“好吧,我说。”

“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马得力遥望远方,“说起来,也算是我们马家村的耻辱。”

武黎点头,没有说话,等着马得力的下文。

马得力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开口道:“十几年前,王朝之间征战不止,皇朝内乱不休,纵观天下,各地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恰逢一日,一个逃难的年轻女子偶然来到马家村,老村长见她可怜,又受了伤,便将其救了下来,并留在了村里。”

“女子名叫李匀韵,生得极美,自称是来自清水郡的大家族,只因战乱导致家族破灭,族人四散分离。”

“不久后,这李匀韵与村里当时的一个小伙子日久生情,拜堂成亲,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自然美好。”

“可惜自古红颜多祸水,好日子没过多久,村里就传出了风言风语,说是李匀韵不守妇道,到处勾引村里的青壮伙子,李匀韵的丈夫作为男人,自然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终日饮酒麻痹,时不时地就拿李匀韵来出气,打骂成了家常便饭。”

“再过不久,李匀韵怀孕了,这让原本暗无天日的家庭突然迎来了转机,李匀韵的丈夫不再对她打骂,关系算是缓和了不少。可就在这时,村里又传出了风言风语,说是李匀韵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她丈夫了,而是在外面偷人怀的野种!”

“李匀韵的丈夫,虽然同样怀疑,但并没有办法确认,只能忍着等孩子生下来,再做亲子鉴定。”

“十月怀胎,孩子终于生了下来,但意外也随之发生了,李匀韵的丈夫,突然被人下毒害死,当场毙命!村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李匀韵干的,怕的就是做亲子鉴定时会露馅。如此一来,这野种的名声算是彻底落实了。”

听到这里,武黎大眼一瞪,问道:“这个生下来的孩子,就是小玉?”

“你怎么知道?”马得力眼睛瞪得比武黎还大。

武黎挥了挥手,“你不要管我怎么知道,继续说。”

马得力点头,继续道:“由于没有证据,毒杀丈夫的事件终究只是个猜测,后面也就不了了之了。”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李匀韵在村里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加上长得又实在漂亮,纵观整个马家村里都找不出比她更漂亮的女人,因此,一些村里讨不到媳妇儿的光棍儿,以及一些不坏好意之人,总会打着帮助孤儿寡母的名号,有意无意地跑去占点便宜。”

“李匀韵始终只是一个女人,孩子又小,生活可谓十分艰难,即便知道这些人不怀好意,很多时候也实在没什么办法,必要的时候,只能偶尔出卖点色相来维持生计。到了后来,她甚至还会明目张胆地主动去勾搭别人……”

“随着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村里偶尔也会出现意外事件,直到玉儿五岁那年,有人无意中亲眼目睹了李匀韵杀人,经过调查,这才发现,原来在这五年里,她已经前前后后杀了七八个人了!之前那些以为是意外死亡的村民,原来都是被她杀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按照她的话来说,当年就是因为这些人在村里乱嚼舌根,才害得她家破人亡的,这显然是在报复。”

“兵荒马乱的年代,县城里的官府根本无暇顾及我们普通百姓的生死,更不可能专程跑来处理一个杀人犯,而我们马家村又历代都有村规,对于十恶不赦的杀人犯,基本都是用火刑焚毁,故而,经过村里人的投票决定,最后就将这李匀韵给绑起来一把火烧了。”

讲完这些,马得力一屁股坐在地上,苦笑道:“大人,其实您不说我也知道,或者说,咱们村里大部分人都知道,这大概就是李匀韵的鬼魂回头找我们索命来了。”

“鬼魂索命么?”

武黎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转头冲着马得力喊道:“给我找一个住处。对了,你们当年在烧死李匀韵的时候,小玉在不在场,她有没有亲眼看到?”

马得力想了想,眉头微皱,“这个倒是没注意。不过,那时候她才五岁,脑子又有点问题,就算看到了,如今十几年过去,也肯定早都忘记了。说起这丫头,倒也是个苦命人,自小就父母双亡,甚至到了现在,都没有人可以确定,他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给我找个住的地方,顺便告诉一下小玉的居住地址。”武黎眼睛微眯,现在,想知道的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那么,接下来……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