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2章 七劫问世(1)

不知道过了多久!

武黎从昏睡中醒来,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光亮,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睛。

他清晰的记得,自己和西九语被清水郡的郡守半路埋伏,好不容易破了那所谓的绿阎摄魂阵,与那郡守交战中,自己却突然遭人偷袭,刺瞎了双眼,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圆形的屋顶,屋顶上雕刻着许多复杂的纹路和图案,一只年幼的小蜘蛛此刻正在屋顶的边缘处织网……

不对!

我怎会看得如此清晰?

武黎突然意识到不对劲,自己离那只小蜘蛛少说也有三四丈远,此时竟能够看得清晰无比,连那小蜘蛛的动作,甚至连它本就极细的腿上的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简直不可思议!

换作以前,别说是三四丈的距离,就是将这只蜘蛛拿在手里看,也未必能看得如此详细。

武黎甩了甩脑袋,起身环顾四周,赫然发现,此时的大殿内,石月的娘亲,那位号称七杀盟主上的蓝发女子、小玉的那位师尊、曾经在马家村上空出现过的红发女子、萧欣儿竟然都在看向自己!

除此之外,此时大殿内还有着一名看似行将就木的绿发老人。

我这是在哪里?

武黎伸手揉了揉眼睛,心想自己眼睛不是被刺瞎了吗?难道是出现了幻觉?

咦?怎么回事?

武黎再次抬眼打量,突然无比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看透在场这些人的身体!

在蓝发女子、青发女子和红发女子的体内,都有着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空间。

而萧欣儿,体内则是有着八个乌黑的阵法!

至于那名绿发老人,则比较特殊,因为武黎看到的乃是一株不知道是何品种的树,树上结满了拳头般大小的白色果实……

这时,萧欣儿朝着武黎走了过来,躬身微笑道:“黎少爷,您醒了!”一向冷漠的萧欣儿,这还是第一次在武黎面前面露笑容。

“你叫我什么,黎少爷?”武黎一头雾水,“欣儿姐,我怎么会在这里?”

“黎儿,你可算是醒了。”一头赤红卷发的破杀走了过来,拍了拍武黎肩膀。

眼见武黎面露疑惑,破杀笑着解释道:“我是你的七姨,代号破杀。”

武黎瞪大眼睛:“七杀盟的七字杀手?劫、瞬、影、囚、蝶、诱、破中的破杀?”

破杀点点头,指着一旁的青发女子介绍道:“这位是你二姨,代号瞬杀。”

说完转指向绿发老人,“这位是木老。”

“至于这一位……”破杀又指向坐于大殿上方的蓝发女子,“她是你姑姑,也是咱们七杀盟的现任盟主!”

七姨?二姨?姑姑?

这都什么跟什么?

武黎直感觉脑子嗡嗡的,有种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蒙圈之感。

不过略微一思考后,之前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如今都能够解释得清了。

比如当初为何让石月给自己不灭金身术,为何设计给自己裂山大剑,为何让西九语引导自己上万蝶山拜师学艺……

现在想来,自己的师尊无瑕居士,必然就是劫、瞬、影、囚、蝶、诱、破中排行第五的蝶杀了。

“我爹娘是谁?”武黎咬着牙,沉声问道。

十六年了,从未体会过父爱和母爱的他,不止一次在心底呐喊和质问为什么别人都有爹娘,自己却从小就被遗弃在破杀基地?

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是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自己却每天经受着非人的折磨,甚至还被逼着与其他的孤儿自相残杀?

如果眼前这位所谓的盟主真是自己的姑姑,那么石月岂不是自己的表姐或者表妹?

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石月就可以从小锦衣玉食胡作非为,而自己却要经受这噩梦一般的地狱式童年?

他心里着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和愤怒了。

破杀开口解释道:“你娘,乃是七字杀手之首的劫杀,也就是我们的大姐,至于你爹……”

“你现在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些!”一直未曾开口的蓝发女子突然出声打断了破杀的解释,“等你哪天达到源域境以上的实力了,我自会亲口告知你一切事情的真相。”

破杀转头看向蓝发女子,躬身道:“小姐,黎儿如今都成年了,咱们是不是……”

“住口!”蓝发女子一声厉喝,破杀被吓得赶紧低了头,不敢再多言语。

“你真是我姑姑?”武黎抬头直视蓝发女子,“为何不能告诉我真相?难道我连了解自己身世的资格都没有?”

蓝发女子面无表情道:“你现在还太弱,知道得太多对你没好处,若是心有不服,那就先努力达到源域境。”

武黎无语。

源域境,自己现在才是蕴轮境,中间可是隔了聚核境和启阵境两个大境界,这得等到何年何月?

“对了,西九语呢?”武黎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并未见到西九语的身影。

“她死了。”蓝发女子面无表情道。

“什……什么?”武黎瞪大眼睛,蓝发女子轻描淡写的话,对他而言却宛如晴天霹雳。

萧欣儿出声解释道:“黎少爷,您在清水郡城外被人埋伏,而后又被人偷袭刺瞎了双目,西九语拼死护您周全,自己却身受重伤,等破杀大人赶到的时候,她已然重伤不治,不过她临终前将自己的眼睛献给了您,由木老亲自出手,运用特殊秘法成功移植给了您。”

“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武黎不停地摇头,他急忙跑到大殿某侧的一面铜镜前。

镜子里,一双灰色的眸子映入眼帘……

“不——”

撕心裂肺的吼声在大殿内响起,武黎看着镜子里的一双灰色眸子,直接抓狂!

“你在骗我对不对?”

武黎反身抓着萧欣儿的肩膀,不停摇晃道:“欣儿姐,你在骗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对不对?”

萧欣儿一脸无奈道:“黎少爷,还请节哀。”

“不……不会的,她不会死的……”

武黎不断摇头,他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马家欢这才刚死没多久,还未从之前悲伤之中走出来的他,如何能够接受西九语再遭不测?

但实际上,在看到镜子里那双灰色眸子时,他已然明白,自己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坐在大殿上方的蓝发女子,对于武黎的反应毫无动容。

于她而言,西九语无非就是一枚棋子罢了,天生就是用来做牺牲品的,若非是无瑕居士亲口求情,可就不光是献出眼睛那么简单了。

就在这时,武黎直接跪坐在地上,大殿内突然一阵死寂,仿佛连空气都被静止了一般。

下一刻。

“嗡——”

一团血红色的雾气瞬间自武黎体内爆发而出,将其周身完全笼罩,随后化作血红色的光柱冲天而起,直接洞穿屋顶,直上云霄!

于此同时,数十条如同鲜血一般的血色细线自武黎体内爆射而出,在大殿内到处乱飞乱窜,萧欣儿一个不小心,右膀直接被其中一条血色细线穿过,剧烈的疼痛令她惊恐万状,急忙抽身后退。

身为启阵境的高手,竟被这血色细线毫无阻力地穿透了她的臂膀,且穿过的地方连血液都被蒸发了一般,刺痛感剧烈无比!

“这……这是?”

原本坐在大殿上方面无表情的蓝发女子,见此情景瞬间起身,下一秒,那张仿佛亘古不变的脸上,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劫……劫杀觉醒了?”

瞬杀和破杀见状后亦是先惊后喜。

蓝发女子屈指一弹,一个淡蓝色的半透明泡沫飘飞而出,并随着她的手势瞬间变大,将整个大殿都笼罩在其中。

武黎头顶那原本直上云霄,几乎就要刺破天际的血色光束,也被瞬间阻断隔绝。

那些仿佛能够洞穿一切的血色细线,撞击在这半透明的泡沫上,却只是荡起一圈圈蓝色光晕,随后被直接反弹而回。

“啊——”

痛苦至极的呐喊声响彻大殿,武黎原本的一头赤金色短发瞬间化为血红色。

是的,就是血红色,虽然与火属性灵脉同为红色,但这血红却与赤红有着天壤之别。

那血色的短发,在众人无比震惊的目光中,直接疯涨而出,片刻间就到了腰间!

这些血色细线到处乱窜了一阵后,纷纷再次没入武黎体内。

而此时,就在武黎的丹田内,数十条血色细线直接闯了进来,原本悬于正中央的赤金色灵轮,如同见了鬼一般退避三舍!

这些血色细线,并没有理会退在一边的赤金色灵轮,而是如同绕毛线团一般全部绕在一起,耀眼的血色光晕一圈圈扩散而开,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红到妖艳的血色光束自线团内爆射而出,所有血色细线纷纷解开,如同花束般托起一颗血色珠子。

这颗红到妖艳的血色珠子,看上去只有一个鸭蛋大小,但其爆发出的血色光束,却盖过了丹田内的所有色彩!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