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0章 初温

“你怎知他未说谎?”武黎回头看向西九语。

西九语抬手指了指自己眼睛,答道:“我这双眼睛,名洞虚之瞳,不但目力惊人,还能看穿任何对手的实力等级,甚至还能感应和辨别对方精神波动程度,从这个付云斐刚才的精神波动来看,应该没有说谎。”

武黎十分吃惊,西九语的这双灰色眸子,竟有着如此多的特殊能力!

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心思在意这些,脚下突然用力,早已昏死过去的付云斐,胸膛瞬间塌陷下去,同时脚上的赤金色烈焰点燃其衣物,燃起大火。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几名捕快见状惊恐万状,纷纷跪地求饶。

武黎面无表情,随手一挥,那数十只赤金色蝴蝶瞬间割破所有人喉咙,翅膀上的烈焰点燃其衣物,再次升起几个火堆。

西九语瞥了一眼武黎,问道:“现在的你,可还记得临行前师尊的嘱咐?”

武黎面无表情道:“李家和马家的灭门惨案,这些人都曾出过力,杀他们不算滥杀无辜,况且,这也是一次很重要的警告,此事过后,无论河图县的再任知县是谁,都绝不敢再轻易欺压百姓,随意灭人满门。”

西九语点点头,武黎倒是难得做了一件令她颇为认同的事。

“走吧,去清水郡。”武黎将周身赤金烈焰收回体内,冲着西九语喊道。

两人再次找了一辆马车上路,西九语面露疑惑道:“你早就调查过那新任知县付云斐?”

武黎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他的底细,且知道并无陷阱?”西九语又问。

“一个知县而已,不可能找来聚合境的强者,以我现在的实力,无需再探查。”武黎面无表情道。

西九语若有所思,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武黎了,可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对方一直都在藏拙。

“你这一头的赤金色头发,以及刚才施展术法时的赤金色火焰是怎么回事?”想来想去,西九语还是忍不住开口再问。

“这是金、火两种属性的灵力合在一起的效果。”武黎如实答道。现在的他,丹田内已然只有一个赤金色的灵轮,当然,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够将两种属性的灵轮随意地拆分与融合。

“两种属性的灵力融合在一起?”西九语闻言十分吃惊,“你是怎么做到的?”

武黎面无表情道:“早说过了,我姐送我的礼物。”

见西九语再次一头雾水,武黎又补充道:“如果说我是金属性的灵力,那我姐就是火属性的灵力,她是我的家人,是可以随时给我温暖的人,而丹田,就如同我们的家。”

西九语大概理解了武黎的意思,她完全没有想到,马家欢一个普通人,竟然可以在武黎的内心深处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

“武黎,我们……算朋友吗?”西九语突然问了一句。

武黎有些愕然,并不知道西九语为何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他有内心深处突然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同样的问题,曾经小玉就问过他不止一次。

“我们当然是朋友!”尽管不知道西九语何出此言,武黎还是表情认真地答道。

西九语展颜一笑,“如果有一天我也死了,你会伤心难过吗?”

武黎眼皮子一跳,急忙反问:“怎么突然说这种话?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破杀大人给我下达了一个任务,完成难度系数很高,死亡率也很高。”

西九语叹了口气,额头上金色“宫”字浮现,古朴的卷轴飘飞在她手中,随即递向武黎,“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这天宫秘境图就暂时交给你保管,若我能够活着回来,你再还我吧。”

“破杀大人给你下达的任务?”武黎并没有伸手去接天宫秘境图,而是皱眉道:“那样的大人物,为何会亲自给你下达任务?既然你说难度系数很高,那为什么不安排给实力更强的杀手去完成?”

西九语摇头,“这个任务,难就难在实力再强都无作用,也只有我才有机率完成。”

“和你的这双灰色眼睛有关?”武黎猜测道。

西九语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等报了我姐的仇,我陪你一起去完成。”武黎语气平静。

“你不问我到底是什么任务?”西九语疑惑。

武黎并不在意道:“你若不想说,我就不问。”

西九语眼中闪过一抹感动,再次将天宫秘境图递向武黎,“拿着吧,滴一滴鲜血上去,你就是这天宫秘境图的副宫主了。”

武黎将天宫秘境图推回西九语怀中,正色道:“这天宫秘境图,乃是你最大的秘密和依仗,关键时刻是能够救命的东西,你赶紧收起来,放心吧,作为朋友,我也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任何人威胁到你的性命。”

西九语神色一凝,亦是严肃道:“武黎,你可记得,当初在我们还不太熟的时候,我就主动帮你存放过裂山大剑?你若真当我是朋友,就不该说这些客套的话。”

武黎注视着西九语,两人对视良久,最终还是武黎败下了阵来,点头道:“好。”

接过天宫秘境图,武黎将一滴鲜血滴入其中,一股莫名的精神链接之感袭遍脑海,额头上亮起刺目白光,很快,一个银色的“宫”字便出现在其额头之上。

“收起来吧。”西九语满意地笑了笑,从须弥之戒中拿出几壶酒,“知道你不喜欢喝酒,但今天再陪我喝一回,好吗?”

“好。”武黎点点头,心念一动,天宫秘境图便被收入脑海,伸手接过酒壶,猛灌了一口,从喉咙到胸膛,火辣到如同熊熊烈焰燃烧。

今日的西九语明显有些异常,武黎虽然早有察觉,但并未多问,两人心照不宣地喝了一会儿,西九语眼神逐渐迷离,脸蛋微红,靠着马车侧边的窗子睡了起来。

武黎还是第一次见到西九语闭上眼睛睡觉的样子,此时的她显得很可爱,此前两人喝酒,基本上都是自己喝不过她,没想到今日却醉得如此之快,想来也应该是心里藏着什么难受的事情。

其实武黎自己心里何尝不是难受无比,马家欢的死,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内心深处究竟有多么痛心和悔恨。

武黎觉得酒真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刚喝的时候觉得辛辣难喝,到了后面却让人有种欲要一醉方休的冲动,不过他现在不敢冲动,也不能冲动,马家欢的仇,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这时马车突然一阵颠簸,西九语整个身子都斜倒了下去,坐在对面的武黎急忙过去搀扶,西九语似乎真的是醉了,一头偏靠在武黎肩膀上,呼吸均匀,睡得香甜。

武黎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着西九语,突然想起了此前看到过的一句诗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和别的大多数少女不同,西九语历来不喜欢擦脂抹粉,但正是这种自然天生的美,才真正称得上天生丽质。

闻着西九语身上淡淡的幽香,武黎反而心中莫名升起一抹心疼。

这些天来,自己只顾着报仇,一路跋山涉水舟车劳顿,却完全忽略了对方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从小便历经生死磨难,孤苦无依,连个信任的人都没有,甚至还要被破杀大人逼着去做危险任务的女孩……

武黎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抚摸西九语如玉般细致白皙的脸庞,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敢真去摸,毕竟这位姑娘现在看似睡得宁静香甜,一旦清醒过来,那可是极其可怕的。

“武黎……”

西九语突然出声,吓了武黎一跳,以为是西九语清醒了过来,急忙想要抽身,却发现她并没有醒,直接横倒在武黎大腿之上,继续酣睡。

一个杀手,得是有多么信任一个人,才能够做到这般完全放松警惕?

如果说此前武黎还对西九语或多或少有着戒心,那么现在却是一点都没有了。

“既然你如此信任我,那我也定会尽我所能,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武黎握紧拳头,暗自发誓。

“武黎……武黎……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西九语又开始喃喃自语,武黎吓得赶紧低头看去,发现西九语依然睡得很香甜。

“喜欢我?”武黎一脸的错愕,西九语喜欢自己吗?她平日里的表现,可不像是喜欢自己的样子啊?

可俗话说酒后吐真言,眼前这西九语,莫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吧?

武黎仔细回忆着过去,越来越觉得西九语此前的很多行为都确实显得异常。

比如自己第一次背她上万蝶山,她曾亲口说过所有碰触过她的人都死了,而自己却安然无恙。

在李家吃席的时候,自己伸手去拉着她的手往外跑,虽然事后被严厉呵斥,但她当时不也没有直接甩开自己的手么?

再说这天宫秘境图,乃是她最大的秘密,怎么如此轻易就告诉自己了?甚至被师尊发现后,自己仅仅一个肯定的眼神,她就选择相信了自己师尊?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自己在她心中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

看着眼前熟睡的人儿,武黎忍不住伸手抚摸着她一头乌黑的青丝,不知道为什么,曾经拒绝马家欢的那种抗拒感荡然无存,难道说,自己也喜欢眼前这个女孩?

武黎并不知道的是,原本熟睡的西九语突然眯眼看了他一眼,脸上闪现一抹稍纵即逝的不甘与伤感!

就在这时,变故突然发生,武黎原本以为只是又有颠簸的马车,竟然直接被什么东西给掀飞了起来……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