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8章 行动

从万蝶山到清水郡,正常步行需两三个时辰,但武黎心急如焚,仅用一个多时辰便赶到了清水郡城,堪比普通马车的赶路速度。

进城之后,两人又迅速租了一辆较快的马车,继续朝着河图县出发。

之前为了给马家欢置办嫁妆,武黎早已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好在西九语随身携有,不至于为钱发愁。

“既然你知道这很可能是官府引我们上钩的陷阱,那你现在心中可有什么计划?”

马车里,西九语出声询问。

“先探查出那现任知县的底细,然后再做打算。”武黎神色平静,“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去看我姐。”

“看你姐?”西九语摇头道:“所有被满门抄斩的尸体,都会被拉去乱葬岗焚毁后一起埋掉,而且这已经是半月前发生的事情了,你去哪儿看她?”

武黎没有回答,直接闭目养神起来。

西九语面色复杂,她与武黎一起相处的时间也不算少了,知道这家伙表面看上去很平静,实则只不过是强行压制着内心的怒火、伤痛和自责。

“如果此事真是那新任知县布的局,那么你去乱葬岗必然会暴露行踪,甚至还可能遭到埋伏。我们既然要报仇,还是先躲在暗处比较有利。”

西九语开口劝说,武黎却仍然闭着眼。

“武黎,马家欢是和同族家人一起去的,如今又是埋在一起的,路上并不孤单,你要去看她,完全可以报完仇再去看。”西九语继续劝说。

武黎睁开眼睛,面无表情道:“我何时说过要去乱葬岗了?”

西九语面露疑惑:“那你要去哪儿见她?”

武黎不想说话,再次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巳时,两人终于赶到了河图县。

武黎并没有去什么乱葬岗,也没有去花店,而是继续上路,朝着马家村而去。

在距离马家村几里处,武黎下了马车,又径直朝着破杀基地行去。当走到破杀基地出口外的一处密林时,这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跟在武黎后面的西九语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后者到底要干嘛。

密林外,是一个稍显陡峭的山坡,坡上青草成毯,露水晶莹。

在斜坡的侧边,还有着一个不足三丈高的小峡谷,溪水倾泻而下,砸在水潭边缘光滑的石壁上,水花四溅。

武黎缓步走到溪边,半蹲着捧起一汪清水,观之澄澈,饮之清冽甘甜,这熟悉的口感,和自己当初第一次走出破杀基地时所喝的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他回身看向侧面的斜坡,就是在这里,他遇见了破杀基地以外的第一个人,那是个十七八岁,身材瘦高的黑发少女。

少女有着一张瓜子脸,五官还算清秀,手持一柄弯月镰刀和一把短小锄头,背上驮着个竹编小背篓,正顺着斜坡缓步往上爬。

“你跑什么?”

“没……没跑啊,我……我就是脚踩滑了没站稳。”

“你一个小姑娘,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干嘛?”

“我来挖盆栽啊……叫谁小姑娘呢?我都快十八岁了,怎么看都比你大上两三岁吧?”

“什么是盆栽,有什么用?”

“盆栽都不知道?盆栽,就是可以养在家里或者院子里的植物,有一些是平日里做观赏用的,有一些则拥有特殊功效和寓意,比如可以驱赶蚊虫、净化空气、招财进宝什么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对话。

“武黎,你来抱我上花轿吧。”

“这……”

“姐就要出嫁了,送我最后一程,好吗?”

“好……”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对话,所有的画面,武黎都历历在目。

“武黎……”西九语见武黎一会儿皱眉一会儿露出笑容,忍不住喊了一声。

武黎没有搭理她,就这么坐在草坪上发呆,宛若木桩……

足足一个时辰后,他突然站起身来,浑身气势暴涨,金、火两种属性的灵力纵横交织,把西九语给吓了一大跳。

几息过后,武黎原本的一头金发已然变成了赤金之色!

“这……你头发怎么变成这样了?发生了什么?”西九语惊讶出声。

“我姐回来了,这是她送给我的礼物。”武黎伸手拔下几根赤金头发,喃喃出声。

西九语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难道是因为悲伤和内疚过度,精神有些失常了?

武黎丝毫不在意西九语的异样目光,喃喃开口道:“我姐说了,家就是所有人梦想启航的地方,是游历在外的人儿魂牵梦绕、心中永远都温馨的港湾,是幸福的欢聚,是精神的花园,是疗伤的圣地……所以,她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

西九语整个人听都懵了,心道这下完了!这是脑子真出问题了?

武黎淡淡一笑,一口气将几根短发吹走,冲着西九语喊道:“走,杀人!”

“杀人?”西九语神色一凝,“杀什么人?咱们不是应该先去打探那知县的底细,彻底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报仇吗?”

“既杀人,也查案!”武黎丢下一句话,径直朝着河图县的方向行去。

再次来到河图县城,武黎有意自花店路过,可惜此时的花店早已物是人非,守店之人他根本不认识,只是进去拿走了当初送给马家欢的小茶壶。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河图县的县衙。

武黎二话不说,直接敲响了衙门侧边红漆白边的敢谏鼓。

“两位,你们这是来报案还是鸣冤?”

县衙里很快跑出来一名衙役,冲着武黎出声询问。

虽然武黎这一头的赤金发色他从未见过,但肯定是一位修道者无疑,故而语气还算客气。

“叫你们新来的知县滚出来!”武黎转头怒喊道。

“武黎,你要干嘛?”西九语很不解,在她的印象中,武黎并不是一个鲁莽之人,可这两天却如同换了个人一般。

那衙役闻言面色巨变,眼前这人乃是一位修道者,又敢在县衙面前如此口出狂言,要么就是个疯子,要么就是一位大人物。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他一个普通人可以得罪的,因此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回身就跑去报信了。

不多时,一名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带着数名同为修道者的捕快赶了出来。

此人四十几岁,一头红发,长相斯文,仔细打量了一下武黎和西九语,正欲开口,却被武黎抢了先:“你就是河图县的新任知县?”

红发中年点头,“我是这河图县新任的知县付云斐,敢问阁下——”话才说到一半,一个赤金色的拳头便在他眼中极速放大。

付云斐慌忙闪躲,却被武黎另一只手瞬间抓住衣襟,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提了起来,双脚离地悬在空中!

“嘭!”

下一刻,付云斐直接被武黎横砸在地上,骨骼断裂之声清晰可闻,大口吐着鲜血,还没等反应过来,胸膛又被武黎一脚踩住,如同万钧石柱,无论他怎样挣扎,都纹丝不动。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则只不过在一瞬间,由于发生得太过突然,旁边那些捕快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

西九语也被吓一跳,此时的武黎,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皆为赤金之色,且其上隐有烈焰火苗跳动,看上去宛如火神下凡,就连周围的温度都似乎高出了几分。

旁边那些捕快刚刚反应过来,正欲出手,眼前便亮起了刺目的赤金色光芒,数十只赤金色蝴蝶翩翩起舞,将所有人都围困其中,恐怖的高温令周边空气都似乎出现了扭曲之感,根本不敢有丝毫妄动。

“付云斐是吧?”武黎低头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半月前,李家和马家,就是你下令满门抄斩的?”

“大……大……大人,不是我下的令啊,是……是郡守大人下的令,小人只是……只是在奉命行事啊……”付云斐赶紧艰难回答,武黎脚上的高温令他胸膛灼热难忍,直到此时,他哪里还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

“郡守大人?”武黎脚下略微用力,怒斥道:“还敢胡言乱语,李家和马家不过区区普通家族,那清水郡的郡守为何要下令将其满门抄斩?”

“大……大人,小人句句属实,绝无半分欺瞒啊!”付云斐强忍着周身剧痛和胸口灼热解释道:“您有所不知,这河图县前任知县,乃是清水郡郡守大人的亲表弟,在得知表弟突然遇害后,勃然大怒,派人到处捉拿凶手,但两月过后仍未抓住真凶,为了泄愤,这才下令将有所牵连的李家和马家满门抄斩……”

“当真如此?”武黎怒瞪着眼睛。

“此事千真万确啊大人!”付云斐说着又喷出一口鲜血,竟是当场昏死了过去。

“他没有说谎。”一旁的西九语开口道。

武黎回头看向西九语,“你怎么知道?”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