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2章 蕴轮之境

按照无瑕居士的说法,蕴轮境,是修道一途真正意义上的基石,乃根基所在。

冲脉境,虽然也能被称呼为修道者,但体内丹田未开,即便是到了九脉,体内所能够储存的灵力仍然很有限,若是施展一些比较耗费灵力的高等术法,很快就会枯竭。

而蕴轮境,则彻底为修道者打开了新天地。

开启丹田后,所有灵脉聚合为灵轮,无论是灵力储存的数量和质量上,都有了质的突破。

马家欢的一席话,让武黎瞬间茅塞顿开,犹如醍醐灌顶,这也是他直接告别马家欢,迫不及待赶回基地的原因所在。

对修道者而言,丹田和灵力,岂不是正和家与人一样?

武黎盘坐在山丘之上,调动体内所有灵脉朝着丹田冲击而去,但他这一次并非是强行冲击丹田,而是形同游子归家一般,仔细感受着灵力与丹田之间微妙的羁绊,以温柔轻抚之态敲开大门。

事实上,武黎的理解十分正确,之前怎么都无法冲开的大门,这下就被轻易打开了。

所有灵脉进入丹田之后,迅速汇集在一起,武黎凭着之前看过的书籍上所记载的方法,将金、火两种属性的灵脉给分别环绕、交融,欲形成灵轮。

两种不同属性的灵脉,想要一起化为灵轮,自然要比单一的灵脉化轮困难很多,好在经过不懈的努力,最终皆幻化成功了。

两个不同颜色不同属性的灵轮,犹如树心年轮一般,于丹田内缓缓转动,至此,武黎终于一举突破冲脉境的桎梏,成为了一名同时拥有两种不同属性的蕴轮境修道者。

“兄弟姐妹们,我达到蕴轮境了!”

武黎起身,伸手抚摸过每一座墓碑,目光坚定道:“这只是一个开始,都看着吧,看我如何改变这个冷血的组织,如何改变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

……

几日时间稍纵即逝,转眼便来到了这月初八。

李家择了个吉时,鞭炮声一响,一群接亲的队伍便抬着花轿出了门,一路吹吹打打朝着马家村而去。

李家这接亲的花轿颇为奢华,足有八人抬轿,可见其重视和隆重程度。

另一边,马家欢坐于闺房,经过精心打扮之后,静等着李家接亲队伍的到来。

武黎一早就赶去了马家村,望着精心打扮好的马家欢,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就在这时,门外来了一名喜娘,说是要为新娘子开面,这所谓的开面,其实就是为新娘子绞去脸上的汗毛,为了美丽和喜气,几乎所有的新娘子在出嫁前,都是要进行开面的。

准备好一切之后,敲鼓声和唢呐声由远而近,显然是李家的接亲队伍到了。

马家早已安排好了接待的人,将李家接亲的众人请入院中,提酒上菜,直到酒足饭饱过后,喜娘才再次来到马家欢的闺房之中。

按照这里的习俗,新娘子在上花轿之前,需要男方喜娘催三次才可走出闺房,这样会显得新娘子不舍得出嫁,寓意新娘不会忘了父母的养育之恩,亦告诫男方,新娘子乃是女方家里的宝贝千金,过门之后理应善待。

三次催促过后,马家欢盖上了红盖头,准备出闺房。

由于新娘子从闺房到花轿这段距离是不能双脚沾地的,得由新娘的哥哥或者弟弟抱上花轿,但马家欢却拒绝让自己哥哥抱上花轿。

“武黎,你来抱我上花轿吧。”马家欢的语气很平静,由于盖着盖头,看不出是何表情。

“这……”武黎有些为难,虽然他一直都把马家欢当作姐姐,但毕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只怕到时候免不了为她招来一些闲话。

马家欢的父母亦是当场反对,但马家欢似乎是心意已决,冲着武黎近乎是哀求道:“姐就要出嫁了,送我最后一程,好吗?”

“好!”武黎咬咬牙,直接将马家欢拦腰抱起,朝着外面走去,马家欢的父母虽然心有不悦,但武黎毕竟是一位修道者,他们根本不敢说什么。

马家欢伸出双手,环住了武黎的脖子,武黎整个人轻微一颤,闻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赶紧甩了甩头,疾步走到花轿前,将其放了下来。

马家欢坐进花轿后,马家这边也放起了鞭炮,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茶叶和米粒撒在轿顶。

既然有接亲队伍,那自然也有送亲队伍,武黎跟着马家送亲的队伍一起出发,朝着河图县城里的李家行去。

按照习俗,一般男方的接亲队伍和女方的送亲队伍人数都是相等的,且基本上都是单数,这样凑在一起就是双数了,寓意由单而双,讨个吉利。

一个多时辰后,众人终于来到了李家。

李家一见花轿,便急忙奏乐放炮相迎,待到花轿进院落地之后,一个俗称出轿小娘的小姑娘跑了上来,连拉三次新娘衣角,随后才由新郎李青舒出面,将新娘给请入大堂,开始拜堂。

之后,马家欢被新郎领入洞房,武黎神色复杂地转身将须弥之戒中早已准备好的一大推嫁妆拿出,直看呆了周边不少人。

“怎么?不舍得马家欢嫁给别人?”

西九语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武黎身后,出声玩笑道。

“你怎么来了?”武黎回头一脸疑惑。

西九语微微一笑,“我之前经常去马家欢的花店买香囊,也算旧识了,今日是她成亲的喜庆日子,自然也得来讨杯喜酒喝。”

武黎点点头,这时李家已然准备好了酒席,两人随便找了个位子,开始坐下来吃席。好巧不巧,就在这张桌子上,除了他们二人,竟还有着三四位修道者。

其实也难怪,这些都是修道者,根本没有人敢来坐这一桌,武黎和西九语两人也是看这一桌刚好有空着的位子,才坐了下来。

“这位姑娘是哪里人氏,为何此前从未见过?”说话的是一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此人一头红发,坐在上方正中央的位置,目光一直都在西九语身上扫来扫去,还时不时地舔舔肥厚的嘴唇。

“来,干一杯!”西九语朝着武黎举杯,对于红发中年男子,直接选择无视。

“放肆!我家大人问你话呢,知道我家大人是谁吗?”红发男子旁边的一名棕发男子当即怒喝。

“不想死就闭上你们的嘴!”西九语瞥了几人一眼,一口酒下肚后,拿起酒壶继续倒酒。

“混账!”棕发男子一拍桌子,“我家大人乃河图县的知县大人,尔等贱民竟敢口出狂言?”

“知县?”

“贱民?”

武黎和西九语对视了一眼,他明显感觉到了西九语眼中的杀意,急忙出声劝阻道:“毕竟是我姐大喜的日子,别在这里杀人。”

西九语冷哼一声,再次喝了一口酒,起身道:“走吧!”

武黎点点头,也起身准备离去,本来还在纠结要不要和马家欢道个别,想想还是算了。

“得罪了我家大人还想走?”棕发男子见武黎和西九语明显是怕了,顿时气焰更甚,“过来和我家大人磕头认个错,然后这小娘皮再陪大人睡上一晚,便可饶了你们性命!”

“你怎么说话的?”肥胖男子当即皱眉训斥道:“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位姑娘虽然天生丽质令本县一见钟情,但咱们怎能失了礼数?”

“是是是,大人您说得极是。”棕发男子急忙点头附和。

肥胖男子点点头,将目光转向西九语,笑道:“这位姑娘,你看,今日正好是我衙门募宾的儿子成亲之日,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咱们又刚好坐在了一桌,不说是前世修来的缘分,也差不多了,要不咱们就干脆趁着这喜庆的日子,再来它个双喜临门,吃过饭后直接拜堂成亲如何?”

见西九语没说话,肥胖男子又补充道:“你放心,这礼数还是不能乱的,明日一早,本县便将聘礼什么的都补齐了,再亲自送到贵府上。”

这肥胖男子之所以敢如此说话,自然是看武黎年纪轻轻,西九语又一头黑发,况且,能跑来李家吃喜酒,想来也没什么身份背景。

西九语眉头一皱,武黎赶紧拉住她的手腕,往外面行去。

棕发男子瞬间起身追来,武黎见状拉着西九语几个跳跃便来到了另一处大街上。

“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做知县,看来这平江王管辖下属的能力很一般啊。”武黎忍不住感慨一句。

西九语甩开武黎的手,冷着脸道:“上次你背我上万蝶山的事情还没找你算账,这次又来拉我手,真当我不会杀你?”

“咳咳……那个……事出紧急嘛。”武黎心虚地解释着。

就在这时,那肥胖男子已然带人追了上来,武黎见状急忙转移话题,“呐,现在我不干涉你了,你想杀人就杀人,我在旁边给你加油打气!”

西九语白了武黎一眼,瞬间化为一抹黑影,几次转换之间,对面四人包括那肥胖男子直接倒地不起,脖子上皆喷出了血雾。

大街上的行人吓得四散而逃,武黎亦被吓一跳,如今的他已然是蕴轮境修道者了,竟还是有些看不太清西九语的诡异身法。

“走吧,去万蝶山找小玉。”西九语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朝着远处行去。

武黎看了一眼大街上的四具尸体,摇摇头,反身急忙跟了上去……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