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夜人

断夜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0章 顿悟

准备好一切之后,第二日,武黎又去了一趟河图县城,只因他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马家欢要嫁的人是谁。

虽说以马家欢的眼光应该不会太差,但他还是决定问出对方身份,且亲自去见上一面,顺便帮着把把关。

况且在看人识人方面,武黎自认还是不错的,马家欢此次成亲又是终身大事,他怎能不上些心?

通过打听,武黎终于得知,将与马家欢成亲的人名叫李青舒,而李家则是河图县内的一个书香门第,这李青舒的父亲,目前正职县衙募宾。

这所谓的募宾,其实就是县衙从外面招募进来,辅佐朝廷官员处理政务和出谋划策的谋士,自身并无正式官职。

在整个太渊王朝,甚至整个御林大陆上所有皇朝、王朝中,读书人的地位一般都要比普通百姓高出一些,当然,读书人其实也只是普通人,远远无法与修道者相提并论。

据说,这位李青舒早在几年前就与马家欢相识了,且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对马家欢一见钟情,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想方设法苦苦追求,从未有过半分松懈。

只可惜马家欢似乎对他并无爱意,几年来任凭李青舒如何追求,仍然无动于衷。

但令人十分不解的是,马家欢一边对李青舒的追求视而不见,一边却又将这些年所有上门提亲的人家都给回绝了。

时至今年,马家欢已然十九岁了,纵观整个马家村,未出阁的女子中,已经没有比她年龄更大的了。

而反观李青舒,今年都二十岁了,这些年不顾家人反对,硬是非马家欢不娶,一直拖到了现在,此等痴情,整个河图县的人都只能够摇头叹息。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前两日,马家欢突然就接受了李青舒,并且要求这月初八就即刻成亲。

李青舒自然是高兴坏了,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完全不顾传统成亲的繁琐礼节和步骤。

武黎来到李家门口的时候,不少人都正忙碌着,贴“喜”字、挂红灯笼、铺红地毯……

“这位大人,请问您是要找人吗?”

有人见武黎站在大门外观看,急忙上前躬身询问。

武黎点点头,“我找李青舒。”

那人急忙反身去喊人,不大会儿,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便急忙破门而出,冲着武黎躬身行礼道:“大人,您找我?”

武黎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李青舒,此人身材修长,长相斯文俊秀,身上还自带一股儒雅气质,就光这外表而言,还是非常不错的。

李青舒见武黎盯着自己不说话,心里甚是忐忑,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位大人,更不知道对方找自己到底所谓何事。

半响过后,武黎才缓缓开口:“找个地方吧,咱们聊聊天。”

“啊?”李青舒措手不及……

一刻钟后,某酒楼之上。

“坐吧。”武黎率先坐于桌上,对着李青舒比了个手势。

“这……大人……”李青舒有些犹豫,他想不通眼前这位修道大人到底要干嘛,自己平日里好像也没有结交或者得罪过哪位修道者吧?

“坐下说话!”武黎神情严肃,同时提高了音量,李青舒吓得急忙就范。

“来,喝酒!”武黎端起酒杯,笑道:“放心,我对你并无恶意,所以你无需拘谨。”

李青舒闻言忐忑之心稍缓,但还是急忙捧杯相迎,一口酒下肚后,呛得咳嗽不止,眼泪汪汪。

“不会喝酒?”武黎抿嘴一笑,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被石月灌酒的情形。

不待李青舒接话,武黎又意味深长地开口道:“听说你要和马家欢成亲了?”

李青舒原本刚刚才平复下来的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他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武黎,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整个身子都猛然一震。

为何?

只因他已然猜出了武黎的身份!

早在一年多以前,他就听说过,有一位修道少年在马家村破了神秘诅咒案,自此以后,经常都会跑去马家欢的花店,虽然多方打听,但始终不知道这位修道少年与马家欢究竟是何关系。

直到昨日,他听说那位修道少年时隔一年多,又一次去了马家欢的花店,还呆了好长时间才离去……

最重要的是,那位修道少年才刚一离去,原本多年来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的马家欢,竟然突然就要和自己成亲了!

怎么办?李青舒内心纠结万分,修道者的问话,他不可能不回答,可究竟要怎么回答?

万一眼前这位修道少年也喜欢马家欢,只是因为当日闹得不愉快,马家欢要和自己成亲也仅仅只是为了赌气,那么自己现在却要和马家欢成亲了,这位修道少年会不会一怒之下将自己给杀了?

可若是否认这回事,先不说眼前这位修道少年信不信,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和执着,难道就要这般亲手丢弃?

思考和纠结良久之后,李青舒最终深吸一口气,看向武黎语气坚定道:“是的。”

武黎点点头,笑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李青舒完全不知道武黎究竟要干什么,但还是点头道:“好,我自当知无不言。”

“你很喜欢马家欢?”武黎问道。

“是!”李青舒咬牙以答。

“别这么紧张嘛,我又不吃了你。”武黎展颜一笑,举起酒杯先干为敬后,问道:“对于目前太渊王朝的形势,你应该知道吧?你是希望太渊王朝打败平江王再次统一,还是希望平江王起义成功,推翻太渊王朝?”

李青舒陪饮后摇摇头,面色涨红地叹气道:“谁输谁赢,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百姓而言其实并不重要,我们所希望的,不过是天下太平,不起战乱,所有人都能够安居乐业,正常生活罢了。”

武黎点点头再次敬酒后,又问:“你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李青舒再次抬杯陪饮后,已然感觉头晕目眩,但还是答道:“不同之人,对于人生的看法各有千秋,我个人并无太大抱负,无非就是想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然后相敬如宾白头偕老,另外再生几个孩子,将其培养成人,为父母养老送……”

话还没有说完,李青舒便已一头栽倒在酒桌上。

武黎会心一笑,突然明白当初那石月为何要灌自己酒了。

将李青舒送回去之后,武黎又去了一趟花店。

“姐,我刚从李青舒那里回来,感觉这个人还算不错。”武黎很是自来熟地坐在凳子上,冲着马家欢笑道。

“怎么,你这是跑去替我把关了?是怕我眼光不行?”正在沏茶的马家欢回头玩笑道。

她掩饰得很好,但观察一向细致的武黎,还是在她眼神深处看到了一丝哀伤。

不过武黎并没有戳破,而是拿出一块半透明的浅蓝色玉佩,起身递向马家欢,“姐,这是一块质地特殊,且篆刻有微型阵法的玉佩,常年戴在身上,会有温养气血、静气凝神的功效。”

马家欢转身看向武黎,出奇地没有拒绝,而是伸手接过玉佩,点头道:“好。”

两人沉默了良久,武黎率先打破沉默,“姐,我其实是一名杀手!”

“嗯。”马家欢点头,继续回头做事。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武黎继续找话聊。

“就算是杀手,也是一个善良的好杀手。”马家欢毫不在意,将洗干净的杯子放在桌上,倒上刚沏好的茶,准备再次反身去忙。

武黎一把拉住马家欢胳膊,“姐,你先别忙了,坐下来陪我说说话。”

马家欢整个身子一颤,回身坐了下来,问道:“你想说什么?”

武黎也坐了下来,端起茶杯饮了一小口,熟悉的苦涩感和温暖袭遍全身,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果然,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喝茶,喜欢这种拥有无穷回味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武黎才睁开眼睛,问道:“姐,你说家……究竟是什么?”

“家?”马家欢神色复杂,转头看向花店外面的大街,“家,大概就是所有人梦想启航的地方,是游历在外的人们魂牵梦绕、心中永远都温馨的港湾,是幸福的欢聚,是精神的花园,是疗伤的圣地……”

武黎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突然起身告别了马家欢,马不停蹄地朝着破杀基地赶去。

来到山丘之上,他直接盘膝而坐,金、火两种属性,一共十八条灵脉迅速汇聚,朝着丹田冲击而去……

三千思美人儿

作家的话
下班太晚了,所以更新得晚了点。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